木马王国

07/31/2012

 
从 这 个 故 事 中 , 我 们 可 以 看 到 , 好 朋 友 总 是 互 相 关 心 对 方 , 给 彼 此 以 成 长 的 空 间 。

弗 雷 德 林 王 子 一 觉 醒 来 , 就 睁 开 双 眼 , 跳 下 床 , 走 进 阳 光 里 。 那 天 早 上 , 根 据 全 国 的 时 钟 和 日 历 推 算 , 他 满 5 岁 。 天 气 真 好 , 每 一 分 钟 都 像 金 子 般 珍 贵 。 仆 人 们 还 不 知 道 他 已 醒 来 , 他 便 穿 好 了 衣 服 。

前 厅 里 摆 着 一 堆 堆 闪 闪 发 光 的 礼 物 , 当 他 在 中 间 穿 行 时 , 礼 物 直 堆 到 他 腰 际 。 他 的 仙 女 教 母 送 给 他 一 件 最 令 人 开 心 的 玩 具 , 标 签 上 写 着 : 
“ 把 我 打 碎 , 我 将 变 成 别 的 东 西 。”所 以 他 每 次 把 它 打 碎 , 都 能 得 到 一 件 比 上 一 件 更 好 看 的 玩 具 。 开 始 是 一 个 圈 , 然 后 不 断 变 幻 。 整 整 一 个 小 时 , 王 子 不 停 地 打 碎 它 , 它 不 断 变 化 ——— 一 个 陀 螺 , 诺 亚 方 舟 , 跳 绳 , 士 兵 , 一 盒 积 木 , 一 块 七 巧 板 , 一 副 高 跷 , 一 架 鼓 , 一 把 号 , 一 个 万 花 筒 , 一 台 蒸 汽 机 , 有 整 整 95 0 种 东 西 。 后 来 , 他 开 始 感 到 不 满 意 了 , 因 为 它 一 旦 变 过 去 , 就 不 能 再 变 回 来 , 把 士 兵 打 碎 后 , 他 就 想 让 它 再 变 回 来 。 他 还 想 看 看 蒸 汽 机 能 否 装 进 诺 亚 方 舟 , 而 这 个 玩 具 也 不 能 同 时 变 为 两 件 东 西 。 这 令 他 很 不 满 意 , 他 觉 得 他 的 仙 女 教 母 应 送 他 两 件 玩 具 , 他 从 中 可 以 任 意 组 合 。最 后 他 又 打 碎 了 一 次 , 变 出 一 个 风 筝 。 他 放 风 筝 时 扯 断 了 线 , 风 筝 飞 上 蓝 天 , 一 去 不 复 返 。

于 是 弗 雷 德 林 坐 下 抱 怨 他 的 仙 女 教 母 。 仙 女 教 母 都 是 假 好 人 , 没 错 ! 她 们 总 是 设 下 圈 套 , 一 定 要 她 们 的 教 子 怏 怏 不 乐 。 虽 然 如 此 , 他 还 是 听 话 地 拿 起 笔 , 规 规 矩 矩 地 给 她 写 了 一 张 短 笺 , 上 面 满 是 错 字 和 小 小 的 谎 言 , 说 他 打 碎 了 她 送 来 的 漂 亮 玩 具 , 过 了 一 个 多 么 快 乐 的 生 日 。

然 后 他 去 看 剩 下 的 那 些 玩 具 , 发 现 打 碎 几 个 又 使 他 很 开 心 , 这 些 不 会 变 的 玩 具 让 他 眼 花 缭 乱 。

忽 然 , 他 的 眼 睛 兴 奋 地 定 住 了 。 在 房 间 的 尽 头 , 孤 零 零 地 站 着 一 匹 黑 色 的 大 木 马 。 马 鞍 和 缰 绳 上 坠 着 小 金 铃 和 珊 瑚 球 , 马 尾 和 马 鬃 几 乎 垂 到 地 上 。

王 子 急 忙 穿 过 房 间 , 抱 住 了 这 个 漂 亮 的 动 物 的 脖 子 。 当 马 脑 袋 优 雅 地 垂 下 来 时 , 所 有 的 金 铃 叮 当 作 响 。 王 子 吻 了 吻 它 的 前 额 。 马 的 眼 睛 很 大 , 火 焰 一 般 的 颜 色 , 明 亮 极 了 。 看 上 去 栩 栩 如 生 , 只 是 不 能 转 动 , 而 是 目 不 转 睛 地 盯 着 墙 上 的 挂 毯 , 上 面 绘 着 全 副 武 装 的 骑 士 纵 马 奔 赴 战 场 。

于 是 弗 雷 德 林 王 子 爬 上 了 这 匹 木 马 的 马 背 。 整 整 一 天 他 骑 着 马 , 像 那 些 披 甲 的 武 士 一 样 呐 喊 , 向 他 们 挑 战 , 或 率 领 他 们 同 敌 人 战 斗 。

最 后 , 到 了 睡 觉 的 时 间 , 他 已 经 赢 得 了 太 多 的 荣 耀 , 有 些 疲 倦 , 被 人 从 马 鞍 上 抱 下 来 , 送 到 了 床 上 。

在 睡 梦 中 , 弗 雷 德 林 还 感 觉 到 黑 色 的 木 马 在 他 身 下 摇 来 摆 去 , 听 到 清 脆 悦 耳 的 铃 声 , 他 眼 前 看 到 的 是 开 阔 的 旷 野 , 到 处 是 厮 杀 声 , 号 角 声 , 召 唤 他 去 迎 接 那 些 奇 异 的 危 险 和 胜 利 。

半 夜 里 , 他 慢 慢 醒 了 , 心 中 充 满 了 对 黑 色 木 马 的 热 爱 。 他 轻 轻 下 了 床 。 他 要 去 看 看 , 他 的 黑 马 那 么 雄 伟 而 肃 穆 地 站 在 隔 壁 。 他 要 确 保 它 的 安 全 , 确 保 它 独 自 在 黑 夜 里 不 会 害 怕 。 掀 开 门 帘 , 他 走 进 空 阔 的 前 厅 , 那 里 的 礼 物 散 落 了 一 地 。

透 过 窗 子 , 月 光 洒 进 来 , 照 亮 了 一 方 地 板 。 这 时 , 他 一 眼 看 出 木 马 离 开 了 原 来 的 位 置 。 它 穿 过 房 间 , 紧 靠 窗 口 站 着 , 脑 袋 向 着 夜 空 , 仿 佛 是 在 看 飘 动 的 白 云 和 在 风 中 摇 摆 的 树 木 。 王 子 不 明 白 它 怎 么 会 离 开 原 来 的 地 方 。 他 有 点 怕 , 小 心 翼 翼 地 走 过 去 , 抓 起 缰 绳 , 用 叮 叮 当 当 的 铃 声 安 慰 自 己 。 当 他 靠 近 , 仰 起 头 看 着 黑 暗 中 肃 穆 的 马 脸 时 , 他 看 见 它 的 眼 中 噙 着 泪 水 , 觉 得 一 滴 热 泪 落 在 他 的 手 上 。

“ 漂 亮 的 马 , 你 为 什 么 哭 ?”王 子 问 道 。

木 马 答 道 : 
“ 我 因 为 自 己 是 个 囚 徒 , 不 能 获 得 自 由 而 哭 泣 。 打 开 窗 子 , 主 人 , 让 我 走 !”

“ 可 是 你 走 了 , 我 就 会 失 去 你 , ”王 子 说, 
“ 你 在 这 里 跟 我 做 伴 不 快乐 吗 ?”
       
木 马 说 : “ 让 我 走 吧 , 我 的 兄 弟 们 在 木 马 王 国 召 唤 我 。 我 还 听 见 我 的 妻 子 在 对 小 马 驹 低 诉 。 他 们 都 在 寻 找 我 , 找 遍 了 我 遥 远 故 国 的 每 个 角 落 ! 好 主 人 , 今 天 晚 上 让 我 离 开 吧 , 白 天 我 会 回 到 你 的 身 边 !”

于 是 , 弗 雷 德 林 说 : 
“ 么 名 字 ?”

我 怎 么 知 道 你 会 不 会 回 来 呢 ? 我 该 叫 你 什 木 马 回 答 道 “:

我 叫 罗 兰 , 在 我 的 马 鬃 里 找 找 , 你 会 找 到 一 根 白 发 , 拔 下 来 缠 在 你 的 手 指 上 。 只 要 它 在 你 手 上 缠 着 , 你 就 是 我 的 主 人 , 不 管 我 在 哪 里 , 都 会 按 照 你 的 命 令 离 去 或 回 来 。”

于 是 王 子 按 下 木 马 的 头 , 在 马 鬃 里 寻 找 , 直 到 找 出 那 根 白 发 。 他 把 它 缠 在 手 指 上 系 好 , 然 后 吻 了 吻 罗 兰 的 额 , 对 它 说“:

走 吧 , 罗 兰 , 因 为 我 爱 你 , 想 看 到 你 快 乐 , 只 是 , 白 天 你 要 回 来 !”说 着 他 打 开 窗 户 , 窗 外 是 喧 闹 的 夜 。

木 马 抬 起 黑 色 的 脑 袋 , 欢 快 地 发 出 一 声 长 啸 , 神 气 地 打 了 个 转 , 向 前 一 跃 , 腾 空 而 起 , 跳 进 了 面 前 的 自 由 世 界 。 弗 雷 德 林 看 着 它 划 了 个 弧 线 , 越 过 树 梢 。 它 再 次 在 暗 夜 里 发 出 一 声 长 嘶 , 便 一 阵 风 似 地 消 失 在 远 方 , 远 处 隐 约 传 来 许 多 马 的 嘶 鸣 , 同 它 应 答 。

后 来 王 子 关 上 窗 , 悄 悄 回 到 床 上 。 他 整 夜 都 在 做 着 离 奇 的 梦 , 他 梦 见 了 木 马 王 国 。 他 看 见 那 里 的 山 岗 和 谷 地 缓 缓 起 伏 , 没 有 一 块 突 兀 的 石 头 或 一 棵 树 破 坏 那 平 展 的 表 面 ; 山 谷 起 伏 有 如 玻 璃 般 光 滑 , 阵 阵 疾 风 吹 过 ; 伴 随 着 如 蜜 蜂 发 出 的 嗡 嗡 的 声 音 , 飞 驰 着 成 群 的 木 马 , 马 群 起 起 落 落 , 闪 亮 的 马 鬃 如 流 动 的 火 焰 , 马 蹄 不 动 , 它 们 在 轻 快 地 飞 来 飞 去 。 它 们 修 长 的 身 体 躬 起 , 脑 袋 高 昂 。 它 们 萧 萧 长 鸣 , 应 答 声 响 彻 山 谷 。“ 我 们 谁 将 当 先 ? 我 们 谁 将 当 先 ?”牝 马 和 马 驹 跟 随 在 后 面 , 转 来 转 去 地 看 着 , 也 发 出 长 嘶: 
“谁 将 当 先 ?”

罗 兰 , 罗 兰 当 先 !”王 子 大 叫 , 在 它 们 到 达 终 点 后 拍 起 巴 掌 。 这 时 他 忽 然 醒 来 , 发 现 天 已 大 亮 , 于 是 他 跑 过 去 , 猛 地 推 开 窗 户 , 伸 出 缠 着 白 色 马 鬃 的 手 指 , 喊 道  : “ 罗 兰 , 罗 兰 , 回 来 , 罗 兰 !”

他 听 到 一 声 应 答 从 远 方 传 来 , 转 眼 间 高 大 的 木 马 飞 来 了 , 在 山 岭 之 上 且 飞 且 舞 。 它 穿 过 树 林 , 一 纵 身 越 过 宫 墙 , 从 窗 口 飘 然 进 来 , 在 弗 雷 德 林 王 子 身 边 落 地 , 轻 轻 地 前 后 摇 摆 , 似 乎 是 长 时 间 飞 腾 之 后 的 喘 息 。

“ 现 在 你 快 乐 吗 ?”王 子 抚 摸 着 它 , 问 道 。

“ 啊 , 好 王 子 , ”罗 兰 说“,

啊 , 好 心 的 主 人 !”此 后 他 再 没 说 什 么 , 变



成 了 昨 天 那 个 睁 大 眼 睛 一 动 不 动 的 木 马 , 目 不 转 睛 , 四 肢 僵 硬 , 只 会 在 王 子 骑 上 它 时 , 上 下 摇 动 , 发 出 清 脆 的 铃 声 。

这 天 夜 里 , 当 王 宫 里 的 一 切 都 归 于 寂 静 时 , 王 子 又 来 了 , 同 前 一 天 一 样 , 罗 兰 离 开 自 己 的 位 置 , 站 在 那 里 , 脑 袋 伸 向 窗 子 , 等 着 被 放 走 。“ 啊 , 亲 爱 的 主 人 , ”看 到 王 子 走 来 , 他 说 , 
 “ 今 天 晚 上 再 让 我 离 开 吧 , 天 亮 前 我 肯 定 会 回 来 。”

于 是 王 子 又 打 开 窗 子 , 看 着 他 消 失 , 并 听 到 远 处 马 群 的 嘶 鸣 , 那 是 它 们 在 木 马 王 国 发 出 的 召 唤 。 早 晨 , 他 把 白 色 马 鬃 缠 在 手 上
, 喊 道:  “ 罗 兰 , 罗 兰 !”罗 兰 便 嘶 鸣 着 回 来 了 , 在 山 峰 之 上 且 飞 且 舞 。 

此 后 每 个 夜 晚 都 是 这 样 , 每 天 早 晨 木 马 吻 着 弗 雷 德 林 , 说 完“ 啊 , 亲 爱 的 王 子 , 好 心 的 主 人”之 后 , 便 变 得 一 动 不 动 。 就 这 样 一 年 过 去 了 , 直 到 有 一 天 早 晨 , 弗 雷 德 林 醒 来 , 发 现 这 是 他 的 6 岁 生 日 。 正 如 6 比 5 大 , 他 在 6 岁 生 日 收 到 的 礼 物 也 比 一 年 之 前 收 到 的 更 多 更 奇 妙 。 他 的 仙 女 教 母 送 给 他 一 只 鸟 , 一 只 活 生 生 的 真 正 的 鸟 。 然 而 当 他 拽 动 它 的 尾 巴 时 , 鸟 变 成 了 一 只 蜥 蜴 , 他 拽 动 蜥 蜴 的 尾 巴 , 它 又 变 成 一 只 老 鼠 , 他 拽 动 老 鼠 尾 巴 , 它 又 变 成 一 只 猫 。 他 很 想 看 看 猫 会 不 会 吃 掉 老 鼠 , 却 不 能 同 时 拥 有 两 者 , 他 因 此 对 仙 女 教 母 大 为 恼 火 。 他 还 是 拽 了 拽 猫 尾 巴 , 它 变 成 一 条 狗 , 狗 又 变 成 一 头 山 羊 , 山 羊 继 续 变 , 最 后 成 了 一 头 奶 牛 , 他 拽 了 拽 牛 的 尾 巴 , 奶 牛 变 成 骆 驼 , 他 拽 了 拽 骆 驼 尾 巴 , 骆 驼 变 成 了 一 头 象 , 他 拽 了 拽 象 尾 , 象 又 变 成 了 一 只 豚 鼠 。 豚 鼠 没 有 尾 巴 可 拽 , 只 能 永 远 是 一 只 豚 鼠 。 于 是 弗 雷 德 林 王 子 坐 在 地 上 , 对 他 的 仙 女 教 母 大 发 雷 霆 。

他 最 好 的 礼 物 是 他 的 父 王 给 他 的 。 那 是 一 匹 骏 马 , 因 为 国 王 说 : “ 你 现 在 长 大 了 , 可 以 学 骑 马 了 。”

于 是 弗 雷 德 林 被 送 上 马 背 。 因 为 骑 了 这 么 长 时 间 的 木 马 , 他 只 用 了 一 天 就 把 骑 术 掌 握 得 很 好 了 。 所 有 廷 臣 都 声 称 他 是 他 们 所 见 过 的 最 优 秀 的 骑 手 。

这 些 赞 誉 和 骑 真 马 的 乐 趣 使 他 无 心 他 顾 , 那 天 晚 上 , 他 完 全 忘 记 了 去 放 走 罗 兰 。 他 沉 沉 睡 去 , 梦 里 只 有 真 正 的 骏 马 和 奔 赴 战 场 的 骑 手 。 第 二 天 晚 上 也 是 如 此 。

第 三 天 晚 上 , 他 正 要 入 睡 , 听 到 床 边 有 啜 泣 声 , 接 着 一 个 声 音 说 道:

“  啊 , 亲 爱 的 王 子 , 好 心 的 主 人 , 让 我 走 吧 , 看 不 到 我 的 故 乡 , 我 的 心 都 要 碎 了 。”可 怜 的 木 马 罗 兰 站 在 那 里 , 泪 水 从 它 漂 亮 的 眼 中 滚 落 , 滴 到 洁 白 的 床 罩 上 。

王 子 因 为 忘 记 了 老 朋 友 而 满 心 羞 愧 , 此 时 , 他 跳 起 来 , 搂 住 它 的 脖 子 , 说 : “ 别 伤 心 , 罗 兰 , 现 在 我 一 定 放 你 走 。”他 跑 过 去 打 开 窗 户 让 马 从 这 里 出 去 。“ 啊 , 亲 爱 的 王 子 , 好 心 的 主 人 !”罗 兰 说 , 接 着 它 昂 起 头 , 长 啸 一 声 , 整 个 王 宫 为 之 一 震 , 它 把 脑 袋 向 前 一 摆 , 几 乎 触 到 地 面 , 才 一 跃 而 出 , 向 木 马 王 国 飞 去 , 消 失 在 山 岭 上 空 的 夜 色 中 。

弗 雷 德 林 王 子 站 在 窗 前 , 若 有 所 思 地 解 下 缠 在 手 指 上 的 白 色 马 鬃 , 让 它 飘 进 夜 幕 之 中 , 眼 睛 看 不 见 , 手 也 抓 不 到 了 。

“ 再 见 吧 , 罗 兰 , ”他 轻 声 说 , 
“ 勇 敢 的 罗 兰 , 我 的 好 罗 兰 ! 去 吧 , 祝 你 在 自 己 的 王 国 里 快 乐 , 因 为 我 , 你 的 主 人 都 快 忘 记 要 对 你 好 了 。”从 远 方 , 他 听 到 木 马 王 国 里 马 群 的 嘶 鸣 。

多 年 以 后 , 弗 雷 德 林 继 承 他 父 王 的 宝 座 成 为 国 王 , 他 的 儿 子 ——— 小 王 子 的 5 岁 生 日 来 临 了 。 在 这 一 天 的 早 晨 , 前 厅 的 地 板 上 摆 满 礼 物 , 其 中 有 一 匹 漂 亮 的 小 木 马 站 在 那 里 , 全 身 黑 色 , 深 沉 的 眼 睛 闪 闪 发 光 。 没 人 知 道 它 是 怎 么 来 的 , 也 不 知 道 是 谁 送 的 礼 物 , 最 后 国 王 亲 自 来 看 它 。 看 到 它 酷 似 他 少 年 时 代 所 喜 爱 的 罗 兰 时 , 他 笑 了 , 抚 摸 着 黑 色 的 马 鬃 , 在 它 耳 边 轻 轻 地 说 , “ 你 是 罗 兰 的 儿 子 吗 ?”马 驹 答 道 “:   啊 ,



亲 爱 的 王 子 , 好 心 的 主 人 !”此 外 没 有 多 说 一 个 字 。 于 是 国 王 把 小 王 子 带 来 , 向 他 讲 述 了 罗 兰 的 故 事 , 跟 我 现 在 向 您

讲 的 一 样 。 最 后 他 走 过 去 , 在 马 驹 的 鬃 毛 里 搜 寻 , 直 到 找 出 一 根 白 马

鬃 , 拔 出 来 , 缠 在 小 王 子 的 手 指 上 , 要 他 好 好 保 存 , 做 罗 兰 之 子 的 好 主 人 。

这 里 , 我 所 讲 的 罗 兰 的 故 事 有 了 一 个 圆 满 的 结 局 。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