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人的慾望難以節制,勢必導致一無所獲。英國哲學家約翰·洛克是這樣看這個問題的“:無法控制個人性情
的人,不知如何抵禦眼前的歡樂與痛苦的人,欠缺真正的美德與勤奮的原則,會有一事無成的危險。”下面故事中的維
尼哥先生就是這樣一個人。
很久以前,有一個貧困的男子,他的真實姓名已經被人忘記。長得個頭不高,滿臉皺紋,老氣橫秋。朋友們為此都叫他維尼哥先生。
他的妻子也長得又矮又老。他們住在一間狹小而破舊的農舍中,房前有一小塊農田。
一天,維尼哥夫人掃地時,由於用力過猛,農舍的門掉了下來。
這下可把她嚇壞了。她跑到田中,大聲喊道“:約翰!約翰!咱們的房子快倒了。我們再也沒有地方住了。”
維尼哥先生回來看了看房門,然後說道“:不要擔心了,親愛的。戴上你的帽子,我們到外地發財去。”
於是維尼哥夫人戴上帽子,而維尼哥先生則把房門往頭上一頂, 兩人便動身出發了。
他們整整走了一天。晚上來到了一片黑黝黝的森林,那裡有許多高大的樹木。
“在這裡住一晚上,很不錯。”維尼哥先生說道。
於是他爬上一棵樹,把房門橫放在幾根大樹枝上。維尼哥夫人隨後也爬上樹,兩個人往門上一躺。
“睡在房頂比睡在房子裡面好多了。”維尼哥先生說道。但是維尼哥夫人已經睡著了,根本沒有聽到他的話。
天很快就黑了下來,四周一片漆黑。維尼哥先生也睡著了。夜裡,他被下面的說話聲吵醒了。
他坐起身,聽個究竟。
“這10個金幣給你,傑克,”他聽到有人說話“,這10個給你,比爾。其餘的歸我。”
維尼哥向下一看,發現地上坐著三個男子,旁邊放著一隻點燃的燈籠。
“強盜!”他驚恐地喊了一聲,然後縱身向高處的樹枝跳去。
他這一跳卻把房門從樹枝上蹬落了下來。房門連同熟睡中的維尼哥夫人一下子摔在地上。
這下可把強盜們嚇壞了,他們慌忙向樹林深處跑去。
“你受傷了嗎,親愛的?”維尼哥先生問道。
“啊,沒有!”他的妻子回答說“,誰也沒有想到這房門半夜裡會掉下來。這只燈籠很漂亮,可以為我們照亮。”
維尼哥先生從樹上溜下來。他把燈籠拿到手中端詳。然後他看到地上有一些亮晶晶的東西。他想那是些什麼東西呢?
“是金幣!金幣!”他喊道。他撿起一枚,拿到燈光下。
“我們發財了!我們發財了!”維尼哥夫人喊道。她高興得手舞足蹈。
他們把金幣堆到一塊,總共有50枚,金燦燦的,非常誘人。
“我們太幸運了!”維尼哥先生說道。
“我們太幸運了!”維尼哥夫人說道。
然後他們坐下來,守著那些金幣一直到天明。
“現在,約翰,”維尼哥夫人說“,我告訴你我們要用這些錢幹什麼。你必須去城裡,買一頭奶牛。然後我擠奶,並負責攪拌,這樣我們就什麼也不缺了。”
“這個計劃很好。”維尼哥先生說道。
於是他動身去城裡,而妻子則在路邊等他。維尼哥先生在城裡的大街上走來走去,找賣奶牛的人。過了一會兒,一個農夫牽著一頭又肥又壯的奶牛走了過來。
“噢,如果我有了那頭奶牛,”維尼哥先生說道“,我將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這是一頭很不錯的奶牛。”農夫說道。
“好吧,”維尼哥說“,我用這50個金幣來買你的奶牛。”
農夫微微一笑,伸手拿過錢。“你可以牽走它了,”他說道“,我非常樂意幫朋友的忙。”
維尼哥先生牽著奶牛,沿著大街走去。“我現在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他說“,你瞧,所有的人都在看我和我的奶牛。”
但是在大街的一頭,他碰到一個人在吹風笛。他停下來,側耳細聽。“噢,這麼悅耳的音樂,我以前從未聽過,”他說道“,瞧,所有的孩子都擁擠在吹奏者的周圍,向他扔硬幣!如果我擁有那 ​​​​​​ 些風笛,我將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可以把它們賣給你的。”吹笛人說道。
“是嗎?我沒有錢,就用這頭奶牛來換吧。”
“你可以把它們拿走了,”吹笛人說道“,我非常樂意幫朋友的忙。”
維尼哥先生接過風笛,而吹笛人則把奶牛牽走了。
“現在我來吹奏幾支曲子。”維尼哥先生說道。但是不管他用多大力,卻一支曲子也吹不出來。他從風笛裡吹出來的只有刺耳的“吱吱”聲。
孩子們不但不給他硬幣,還嘲笑他。一陣涼風吹來,他感到吹笛的手很冷。他真希望自己剛才沒有用奶牛換風笛。
他正準備回家,卻遇到一個戴手套的人,看上去很暖和。“噢,如果我擁有那 ​​​​​​ 副手套,”他說道“,我將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你想出多少錢買這副手套?”那人問道。
“我沒有錢,但我會用這些風笛來換你的手套。”維尼哥先生回答說。
“好吧,”那人說道“,你可以把手套拿走了,我非常樂意幫朋友的忙。”
維尼哥先生把風笛給了那人,然後把手套戴在幾乎凍僵的手上。
“我太幸運了!”他說著開始步履艱難地往家趕。
他的手很快就暖和起來了,但是路非常難走。他來到一座小山的山腳下時,已經累壞了。
“我怎麼才能爬到山頂呢?”他說道。
就在這時,一個人從對面走來,手裡拄著一根木棍當拐杖。
“朋友,”維尼哥先生說“,如果我擁有你那根木棍,我將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你想出多少錢買這根手杖?”那人問道。
“我沒有錢,我想用這副手套來換你的手杖。”維尼哥先生回答說。
“好吧,”那人說道“,你可以把手杖拿走了,我非常樂意幫朋友的忙。”
維尼哥先生的手現在已經非常暖和了。於是他把手套給了那個人,然後拄著那根粗木棍,繼續向前走去。
“我太幸運了。”他一邊腳步蹣跚地向前走,一邊自言自語道。
爬到山頂後,他停下來休息。正當他回想一天中他的好運氣時, 突然聽到有什麼東西在叫他的名字。他抬頭望去,發現樹上有一隻綠鸚鵡。
“維尼哥先生!維尼哥先生!”它叫道。
“什麼事?”維尼哥先生問道。
“你是個大傻瓜!你是個大傻瓜!”那鸚鵡回答道“,你去尋找發財的機會,你成功了。然後用得來的錢買了一頭奶牛,接著又用它換了幾支風笛,隨後又用風笛換了一副手套,最後又用手套換了一根你自己就可以在路旁樹上砍下來的木棍。嘿!嘿!嘿!你是一個大傻瓜!你是一個大傻瓜!”這可把維尼哥先生惹惱了。他用盡全力,將木棍擲向鸚鵡。而鸚鵡卻回答道“:你是一個大傻瓜!你是一個大傻瓜!”那木棍落在了樹上。他再也無法把它拿下來了。
維尼哥先生腳步緩慢地繼續前行,因為他有許多心事。他的妻子正站在路邊等著他,一看到他,就大聲問道“:奶牛在哪兒?奶牛呢?”
“哎呀,我也不知道哪裡去了。”維尼哥先生回答說,然後他把事情的經過向她講述了一遍。
我聽到她說了些比那隻鸚鵡還難聽的話,但那是維尼哥夫婦兩人之間的事,與別人無關。
“我們現在和昨天沒有什麼差別,”維尼哥先生說道“,我們回家, 好好守護我們那間小破房吧。”
說完,他又把房門放在頭頂上,向前走去。維尼哥夫人緊隨其後。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