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 厄 同 

07/17/2012

 
約瑟夫·康拉德說, 青年的感覺就是那種「長盛不衰, 其生命超過大海、地球與所有人」的感覺。然而, 不知為什麼,正如我們都曾經歷過青年時代一樣, 年輕人難以認識到這一事實:無所不能只是一種幻覺。下面是奧維德講述的一個著名故事, 向我們描述了年輕人的輕率, 告誡父母必須利用其謹慎的思想來管束兒女的言行。
法厄同是太陽神阿波羅與仙女克裡門娜的兒子。一天, 一位同學嘲笑他是神之子的說法,法厄同又惱又羞地跑來見母親。约瑟夫·康拉德说, 青年的感觉就是那种“长盛不衰, 其生命超过大海、地球与所有人”的感觉。然而, 不知为什么,正如我们都曾经历过青年时代一样, 年轻人难以认识到这一事实:无所不能只是一种幻觉。下面是奥维德讲述的一个著名故事, 向我们描述了年轻人的轻率, 告诫父母必须利用其谨慎的思想来管束儿女的言行。

法厄同是太陽神阿波羅與仙女克裡門娜的兒子。一天, 一位同學嘲笑他是神之子的說法,法厄同又惱又羞地跑來見母親。
「如果我真是神的後代,」他說「, 請給我提供一些證據。」
「你自己去問你的父親吧,」克裡門娜回答說「, 這一點也不難。
太陽神居住的地方離我們不遠。」聽母親這樣一說,法厄同心裡充滿了希望與驕傲。他便開始動身前往太陽升起的地方。太陽宮矗立在許多高大雄偉的廊柱上, 上面鑲滿了熠熠發光的黃金與寶石。房頂用經過精心磨制的象牙製成,大門則是銀制的。在牆壁上, 伍爾坎用金屬雕鑄了地球、大海與藍天以及在這三個地方生活的居民。海洋中有美麗的仙女, 有的在浪花中戲耍,有的騎在魚背上, 還有的坐在礁石上晾曬她們那海藍色的秀髮。地球上有城鎮、森林、河流與土地神。在所有這些東西上面雕刻的是燦爛輝煌的藍天,在銀制的房門上面有十二宮圖, 每扇門上刻有六個。
克裡門娜的兒子爬上陡峭的山崖,來到父親的大廳之中, 他向太陽神的寢室走去,但是走了一半就停了下來, 因為裡面發出的光線強度太大了。太陽神身披紫色罩袍,坐在閃著寶石般光澤的寶座上, 左右兩側分別站著日子、月份、年份與小時。春天的頭上戴滿了鮮花。
夏天將衣服扔到一邊, 脖子上掛著一個用熟透的谷穗編成的花環。
秋天腳上粘滿了葡萄汁,而嚴冬的頭髮上則結滿了白霜。
在僕人的簇擁下,太陽神用他那雙可以洞察世間萬物的眼睛看到了這位被眼前這種奇特而輝煌的場面弄得眼花繚亂的年輕人。

「你來這裡幹什麼 ?」他問道。
「噢, 世界之光,」年輕人回答說「, 我有件事求你, 請證明我的確是你的兒子。」
聽他說完後,父親將頭上的光環放到一邊, 讓年輕人向前走近些。
「你是我的兒子,」他說著擁抱了年輕人「, 你母親對你說的是真的。為了打消你的疑慮,你想要什麼, 就可以得到什麼。我要讓水流湍急的冥河來作證。每當諸神在隆重的場合發誓時, 都要到冥河旁邊。」
法厄同曾多次看到太陽神駕車在天空中飛馳, 他一直夢想著有一天能駕著父親的太陽車, 趕著長有翅膀的駿馬在天宇的大道上飛奔。現在他意識到他的夢想就要實現了。「我想替你值一天班, 父親,」想到這裡他大聲喊道「, 就一天, 我
想駕著你的太陽車在天空中暢遊,將陽光灑向世界。」
太陽神突然意識到自己剛才做出的允諾太愚蠢了。他搖了搖他那金光四射的腦袋,警告兒子說「: 我剛才說話沒有經過認真考慮, 惟有這個要求我無法滿足你。我請求你收回你的要求。兒子, 你的這種要求不適合像你這樣的年輕人, 而且你的體力也不行。你的生命是有限的,而你的要求已經超過了凡胎肉體的範圍。你竟然渴望做許多別的神都不能做到的事情, 真是太無知了。能駕馭那輛噴著火焰的馬車的僅自己一個人, 別人都沒有這個能力。即使是右臂一搖可以發出霹靂的朱庇特也沒有嘗試過。”

「第一段路程非常陡峻,」太陽神接著說道「, 即使是休息了一晚上的馬匹也難以爬上。第二段路程,我要飛入高高的天空, 每次低頭看到下面的地球與海洋就會驚出一身冷汗。最後一段是下坡路, 坡度很大,駕車時必須十分小心。在下面等著我的海神之妻蒂錫斯看到我駕車時那種驚險的樣子, 禁不住渾身顫慄, 恐怕我頭朝下摔下來。此外,天空與所有的星星都在不停地旋轉。我必須時刻提高警惕,以免被這種威力巨大的天體運動把我帶走。
「假設我把太陽車借給你, 你想幹什麼 ? 如果腳下的天空旋轉不停,你能保持太陽車不偏離軌道嗎 ? 也許你以為路上有森林、城市, 諸神的住處、宮殿與寺廟。恰恰相反, 路上有的是可怕的魔鬼。你要從金牛的牛角旁經過,從人馬星座的前面走過, 在獅子嘴邊溜過, 從天蠍與巨蟹的利爪中穿過。此外,那些馬也不好馴服, 它們從嘴和鼻子中向外噴射火苗。如果它們不聽指揮,我也幾乎沒有什麼辦法。「請注意, 兒子,我不想將一件致命的禮物送給你。趁現在還有
機會,收回你的要求吧。你不是要我提供你是我的血肉的證據嗎 ?
單從我為你擔心這件事看, 就足以證明這一點。你看我的臉———但願你能看到我的心,在那裡你會看到一位父親對兒子的關心。
「看一下周圍, 從地球或海洋中各式各樣的財寶中挑選一件你喜歡的。你想要, 就能得到 ! 但是我請求你不要提剛才那樣的要求。你那是自尋毀滅,而非榮耀。但是, 如果你堅持, 也可以得到它。我發過的誓言,一定會遵守。但是我請求你選擇時更加明智一點。”

他的話說完了,但是他的告誡並沒有起作用, 法厄同仍堅持自己的要求。於是,太陽神在苦口婆心地勸說一段時間之後, 最後還是領著兒子去看太陽車。太陽車是用黃金做成的, 輪輻則是銀制的。車軛上鑲有許多珠寶,反射著太陽的光輝。男孩用羡慕的目光凝視著太陽車,黎明將東方紫色的大門推開, 一條堆滿玫瑰花的道路呈現在面前。
「如果你堅持這樣做,」他說道「, 至少應該聽一下我的建議。少抽鞭子,抓緊韁繩。你不用趕那些駿馬, 但是要讓它們停下, 可得費點力氣。不要走那條穿過天空中五個圓圈的筆直的道路, 而是向左邊走。避開北方與南方,保持在中部。你將看到車輪上的標記, 它們將給你帶路。天空與地球都需要獲得適當的熱量, 因此不要飛得太高,否則你將把天上的各個地方都燒毀, 也不要太低, 否則你就會點燃地球。中間道路最安全,也最好走。
「現在我要把你託付給命運之神。我希望命運之神能為你制定更好的計畫。夜晚正在走出西門, 我們不能再等了。抓住韁繩。我看你還是接受我的建議,好好呆在這裡看著, 讓我把光明灑向世界。」
儘管他這樣苦苦規勸, 兒子還是跳上太陽車, 身體站得直直的, 滿心歡喜地把韁繩抓在手中, 連聲感謝一臉不樂意的父親。駿馬向空中噴射著一團團火苗,馬蹄焦急地蹬著地。放下柵欄後, 無邊無際的宇宙展現在面前。駿馬向前沖去,穿過彩雲, 迎著東風疾馳而去。

那幾匹駿馬很快就感覺到它們馱的東西比以前要輕得多。就像一艘沒有壓艙物的輪船船體傾斜著在大海上漂流一樣, 太陽車搖晃得非常厲害,仿佛上面什麼東西也沒有似的。駿馬疾馳向前, 偏離了原先的路線。法厄同開始發慌了。他不知道向哪邊扯動韁繩, 即使他知道,也沒力氣那樣做。就這樣, 大熊(星)與小熊(星)生平第一次感到酷熱難當,很想跳到水中涼快一下。居住在北極、從不懼怕寒冷的巨蛇(星)也感到熱氣撲面,氣憤地翻動著身子。當渾身不自在的法厄同俯視展現在下面的廣袤地球時, 他嚇得臉色發白,雙膝開始顫動起來。儘管他被罩在一片強光之中, 他的眼睛卻逐漸模糊起來。他希望自己根本沒有碰父親的馬匹。他被駿馬拉著向前走,就像一條船遭遇了風暴, 舵手除了向天祈禱之外別無辦法。他已經走過了很長一段路程, 但是前邊的路還很長。他覺得自己頭暈眼花,不知道是應該收住韁繩還是鬆開。他忘記了那些駿馬的名字。看到天空中各種恐怖的東西,他驚恐不已。例如, 天蠍伸出兩只利爪,而毒刺拖在身後。法厄同的勇氣消失了, 韁繩從他的手中滑落下去。
駿馬感覺到背上的韁繩鬆開後, 便朝著未知的天宇疾奔而去。它們在星際之間穿行,拉著太陽車在人跡罕至的荒野上奔跑, 時而飛上高空,時而向大地俯衝而去, 幾乎碰到了地面。看到兄弟的太陽車在他下面飛馳,月亮大吃一驚。彩雲冒起了黑煙, 山嶺燃起了大火。田野乾裂,植物枯萎, 莊稼被點燃, 城市被摧毀, 城牆、塔樓與整個國家被化為灰燼。
法厄同看到整個世界都變成了一片火海, 自己也感到了難以忍受的熱浪。空氣就像一個大火爐噴出的熱流, 充滿了火星與灰燼。太陽車也被烤得白熱,一會兒向這邊傾斜, 一會兒又歪向另一側。森林變為荒漠,河流乾涸, 地球乾裂了口。海洋面積急劇縮減, 極有可能變成一片乾燥的平原。海神三次試圖抬頭露出海面, 但都被熱浪趕了回去。
這時,身陷濃煙之中的地球在海水中, 以手遮面, 抬頭向天空望去,然後用顫抖的聲音向朱庇特求救。

「噢, 眾神之主,」她喊道「, 如果我理應受到這種虐待, 而且你也希望我葬身火海, 你為什麼不使用雷電 ? 讓我至少死在你的身旁。
難道這就是我的多產應得的回報嗎 ? 難道我給牲畜提供飼料, 向人類提供水果,向您的神壇敬香就是為了最終得到你的懲罰嗎 ? 我的兄弟大海作過什麼孽,竟遭到這般厄運 ? 看一下屬於你的天空吧, 兩極正在冒黑煙,如果它們傾倒了, 你的神宮也將會倒塌。如果大海、地球與天空消失了,我們將返回到遠古的混沌之中。萬望將那些還沒有毀掉的東西從那吞食一切的火焰中挽救出來吧。想想吧, 趕快把我們從現在這種可怕的境況中解救出來吧 !」
由於燥熱與饑渴難當, 地球再也說不下去了。但是朱庇特聽到了她的話,知道如果自己再袖手旁觀, 世上萬物將毀於一旦。他爬到天庭中最高的塔樓之上,以前他經常在這裡為世界編織雲彩, 並製造出威力巨大的雷電。他揮動手中的雷電, 向駕駛太陽車的那個人用力拋去。太陽車爆炸了。那些瘋狂的馬匹掙脫了韁繩, 車輪被炸成碎片,太陽車的殘骸散落在太空之中。
法厄同頭髮上著了火, 像一顆流星一樣墜落下去。在他離開天宇之前就早已死去。一個河神接住了他, 將他熾熱的身軀冷卻了下來。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