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小英雄

07/18/2012

 
根 據 埃 塔 · 奧斯 汀 · 布 萊 斯 德 爾 和 瑪 麗 · 弗 蘭 西 斯 ·布 萊 斯 德 爾 原 著 改 寫  

在 任 何 困 難 的 地 方 真 正 的 毅 力 都 是 : 為 了 完 成 職 責 , 不 顧 痛 苦 、孤 獨 和 危 險 的 勇 氣 ; 堅 持 到 底 、永 不 放 棄 的 意 願 ; 比 大 海 的 分 量 更 強 大 的 決 心 。

荷 蘭 的 絕 大 部 分 國 土 低 於 海 平 面 , 只 有 依 靠 海 堤 的 阻 擋 才 能 使 陸 地 免 受 海 水 的 侵 襲 。 為 了 保 護 自 己 的 家 園 , 幾 個 世 紀 以 來 , 荷 蘭 人 民 一 直 在 加 固 這 些 海 堤 。 即 使 是 孩 子 們 也 知 道 這 些 海 堤 必 須 時 刻 得 到 看 護 , 哪 怕 指 頭 大 小 的 一 個 小 洞 , 也 會 引 起 災 難 性 的 後 果 。

許 多 年 前 , 在 荷 蘭 有 一 個 叫 彼 得 的 男 孩 。 彼 得 的 父 親 是 一 個 守 衛 海 堤 水 閘 的 工 人 , 負 責 啟 閉 水 閘 以 便 船 只 從 荷 蘭 的 運 河 進 入 大 海 。彼 得 8 歲 那 年 , 一 個 早 秋 的 下 午 , 母 親 招 呼 正 在 玩 耍 的 彼 得 。

 “ 來 , 彼 得 , ”她 說 
,   “你 穿 過 海 堤 把 這 些 餅 給 你 的 瞎 子 朋 友 送 去 。 如 果 你 走 快 點 , 不 停 下 來 玩 耍 , 在 天 黑 前 就 可 以 回 到 家 裏 了 。” 這 小 男 孩 非 常 樂 意 去 做 這 件 事 , 他 帶 著 輕 快 的 心 情 上 路 了 。 

他 和 那 個 瞎 子 男 人 一 起 呆 了 一 小 會 兒 , 告 訴 他 走 過 海 堤 的 情 形 , 他 見 到 的 太 陽 、花 朵 和 遠 處 海 上 的 船 只 。 他 想 起 了 母 親 讓 他 天 黑 前 回 家 的 囑 咐 , 就 和 他 的 朋 友 道 了 再 見 , 走 上 回 家 的 路 。 當 他 走 過 運 河 邊 的 時 候 , 他 注 意 到 雨 水 使 水 面 上 漲 了 , 波 浪 沖 刷 著 海 堤 。 這 使 他 想 起 了 父 親 守 衛 的 水 閘 。

“ 我 真 高 興 海 堤 這 麼 堅 固 , ”他 對 自 己 說 “, 如 果 它 們 垮 了 , 真 不 知 道 會 發 生 什 麼 事 ? 這 片 美 麗 的 土 地 將 被 海 水 淹 沒 。 爸 爸 總 是 叫 它 們 ‘ 憤 怒 的 水’, 我 猜 想 爸 爸 認 為 它 們 對 他 發 怒 是 因 為 他 把 它 們 關 在 外 邊 太 久 了 。”

他 不 時 停 下 來 在 路 邊 采 上 幾 朵 美 麗 的 藍 色 花 兒 , 或 者 聽 一 聽 野 兔 跑 過 草 地 時 發 出 的 輕 柔 的 足 音 。 更 多 的 時 候 , 他 因 為 想 起 對 那 個 可 憐 瞎 子 的 看 望 而 微 笑 著 。 可 憐 的 瞎 子 是 那 樣 缺 少 快 樂 , 每 次 見 到 他 總 是 那 麼 開 心 。

突 然 他 注 意 到 太 陽 正 在 西 沉 , 天 快 黑 了 。“ 媽 媽 一 定 在 盼 我 呢 , ” 想 到 這 裏 , 他 拔 腿 朝 家 中 跑 去 。

正 在 這 時 , 他 聽 到 了 一 個 聲 音 。 那 是 水 流 的 嘀 嗒 聲 ! 他 停 住 往 下 看 。 海 堤 上 有 一 個 小 洞 , 一 小 股 水 流 正 通 過 它 滲 進 堤 內 。

荷 蘭 的 每 一 個 孩 子 一 想 到 海 堤 的 裂 隙 都 會 感 到 恐 懼 。 彼 得 立 刻 意 識 到 了 危 險 。 一 旦 水 流 在 海 堤 上 穿 出 一 個 小 洞 , 它 很 快 會 將 小 洞 變 成 大 洞 , 最 後 將 淹 沒 整 個 國 家 。 他 馬 上 意 識 到 自 己 該 幹 什 麼 。 他 扔 掉 手 中 的 花 束 , 爬 下 海 堤 , 用 手 指 堵 住 了 洞 眼 。

水 流 停 止 了 。

“ 嘿 !”他 對 自 己 說 “, 憤 怒 的 水 這 下 被 擋 回 去 了 。 我 用 手 指 把 它 們 擋 回 去 了 。 只 要 我 在 這 兒 , 荷 蘭 就 不 會 被 淹 沒 。”

開 始 的 時 候 , 一 切 都 不 錯 , 但 是 不 久 天 就 黑 了 , 也 變 冷 了 。 小 男 孩 拼 命 喊 叫 。“ 來 人 哪 ! 來 人 哪 !”但 是 沒 有 人 聽 到 他 的 叫 喊 , 沒 有 人 來 幫 助 他 。

天 更 冷 了 , 他 的 兩 臂 酸 疼 , 又 僵 又 麻 。 他 再 一 次 呼 叫“: 幫 我 嗎 ? 媽 媽 ! 媽 媽 !”

沒 有 人 來 太 陽 下 山 以 後 , 他 的 媽 媽 已 經 焦 急 地 用 目 光 在 海 堤 上 搜 尋 了 好 多 次 , 但 是 現 在 她 關 上 了 農 舍 的 門 , 因 為 她 想 她 的 小 男 孩 一 定 留 在 他 的 瞎 子 朋 友 那 兒 過 夜 了 。 未 經 她 的 允 許 就 在 外 邊 過 夜 , 明 早 她 一 定 要 好 好 訓 誡 他 一 頓 。

彼 得 想 用 口 哨 引 起 別 人 的 注 意 , 但 是 天 冷 得 他 的 牙 齒 直 打 顫 。

他 想 著 他 的 正 躺 在 溫 暖 的 被 窩 裏 的 弟 弟 和 妹 妹 , 還 有 他 親 愛 的 爸 爸 、媽 媽 。



“ 我 不 能 讓 他 們 被 水 淹 死 , ”他 想 , “ 我 必 須 一 直 呆 在 這 兒 , 直 到 有 人 來 幫 我 , 即 使 我 得 整 夜 呆 在 這 裏 也 不 能 退 卻 。” 

小 男 孩 蹲 坐 在 海 堤 邊 的 一 塊 石 頭 上 , 月 亮 和 星 星 向 下 看 著 他 。 他 的 頭 低 下 了 , 眼 睛 閉 上 了 , 但 他 並 沒 有 睡 著 , 他 不 時 用 另 一 只 手 揉 一 揉 那 只 抵 擋 著 憤 怒 的 大 海 的 手 。

“ 無 論 如 何 我 一 定 要 堅 持 住 , ”他 想 。 他 堅 守 了 整 整 一 夜 , 把 海 水 擋 在 堤 外 。

第 二 天 一 早 , 一 個 從 堤 上 走 過 的 趕 路 人 聽 到 了 孩 子 的 呻 吟 聲 。 他 從 堤 邊 往 下 探 看 , 發 現 一 個 小 男 孩 緊 靠 在 海 堤 上 。

“ 發 生 什 麼 事 了 ?”他 喊 道 “, 你 受 傷 了 嗎 ?”

“ 我 在 阻 擋 海 水 , ”彼 得 叫 道 , “ 告 訴 他 們 快 來 人 !” 


警 報 傳 開 了 。 人 們 帶 著 鐵 鍁 趕 來 , 洞 口 很 快 修 複 了 。 他 們 把 彼 得 帶 回 家 , 交 給 他 的 父 母 。 不 久 整 個 小 鎮 都 知 道 了 他 如 何 在 那 天 夜 裏 救 了 大 家 的 命 。 直 到 今 天 , 人 們 還 永 遠 銘 記 著 這 位 勇 敢 的 荷 蘭 小 英 雄 。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