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星

07/18/2012

 
這 則 古 老 的 英 格 蘭 童 話 告 訴 我 們 , 我 們 的 目 標 越 高 , 我 們 的 付 出 也 越 多 。

從 前 有 一 個 小 姑 娘 , 一 心 想 要 天 上 的 星 星 。 在 晴 朗 無 月 的 夜 晚 , 她 斜 倚 在 臥 室 的 窗 口 , 凝 視 著 天 空 中 成 千 上 萬 顆 閃 爍 的 星 星 , 她 很 想 知 道 把 一 顆 星 星 握 在 手 裏 會 是 什 麼 感 覺 。

在 一 個 溫 暖 的 夏 夜 , 當 銀 河 比 任 何 其 他 日 子 都 更 明 亮 的 時 候 , 她 決 定 再 也 不 能 忍 受 下 去 了 ——— 無 論 如 何 她 要 摸 摸 一 顆 或 兩 顆 星 星 。 她 悄 悄 溜 到 窗 外 , 出 發 去 尋 找 星 星 。

她 走 了 很 遠 , 很 遠 , 然 後 仍 然 堅 持 往 前 走 , 直 到 來 到 一 架 磨 坊 水 車 旁 , 水 車 咯 吱 咯 吱 地 旋 轉 著 。

“ 晚 上 好 , ”她 對 水 車 說 “,  這 兒 附 近 有 星 星 嗎 ?”

我 很 想 和 天 上 的 星 星 一 起 玩 兒 。 你 看 “ 噢 , 當 然 有 的 , ”老 水 車 回 答 說“,  每 天 晚 上 她 們 的 光 芒 都 從 這 池子 的 水 面 照 到 我 的 臉 上 , 直 到 我 睡 著 了 。 跳 進 這 池 子 , 小 姑 娘 , 你 一 定 能 在 裏 邊 找 到 她 們 。”

小 女 孩 跳 進 水 池 , 在 裏 邊 遊 過 來 遊 過 去 , 直 到 兩 臂 酸 疼 , 再 也 遊 不 動 了 , 但 是 她 沒 找 到 一 顆 星 星 。

“ 請 原 諒 , ”她 沖 老 水 車 喊 道 “, 我 不 認 為 水 池 中 有 什 麼 星 星 !”

“ 是 嗎 , 但 是 你 跳 進 池 子 把 水 攪 渾 以 前 , 她 們 確 實 在 那 兒 呀 。”水 車 嚷 嚷 道 。 小 女 孩 爬 上 岸 , 盡 可 能 把 自 己 弄 幹 , 然 後 穿 過 田 野 , 重 新 出 發 了 。

過 了 一 會 兒 , 她 遇 見 了 一 條 小 溪 , 從 長 滿 苔 蘚 的 石 頭 上 潺 潺 地 流 過 。

“ 晚 上 好 , 小 溪 , ”她 禮 貌 地 說 “, 你 在 附 近 見 過 她 們 嗎 ? 我 想 要 和 天 上 的 星 星 一 起 玩 兒 。  ”

“ 噢 , 當 然 有 的 , ”小 溪 細 聲 細 氣 地 說“, 每 天 晚 上 她 們 都 照 耀 著 我 的 兩 岸 , 直 到 我 睡 著 了 。 下 水 來 吧 , 我 的 姑 娘 , 你 會 找 到 她 們 的 。” 於 是 小 姑 娘 下 到 小 溪 中 , 趟 著 水 找 了 一 圈 , 爬 遍 了 長 著 苔 蘚 的 石 頭 , 但 是 一 顆 星 星 也 沒 有 找 到 。

“ 請 原 諒 , ”她 盡 量 有 禮 貌 地 說 “, 但 是 我 不 認 為 這 裏 有 什 麼 星 。”

“ 這 兒 沒 有 星 星 ? 你 這 是 什 麼 意 思 ?”小 溪 嘟 噥 道 。“ 這 兒 有 很 多 星 星 。 我 每 時 每 刻 都 看 見 她 們 。 有 些 個 晚 上 , 從 樹 林 那 邊 一 直 到 磨 坊 的 水 池 邊 到 處 都 是 星 星 。 我 看 這 兒 沒 有 比 星 星 更 多 的 東 西 了 。”小 溪 喋 喋 不 休 地 叨 叨 著 , 直 到 它 甚 至 忘 記 了 小 女 孩 的 存 在 , 于 時 她 踮 著 腳 尖 輕 輕 地 穿 過 了 田 野 。

過 了 一 會 兒 , 小 女 孩 在 一 處 草 地 上 坐 下 來 休 息 。 這 一 定 是 一 片 帶 仙 氣 的 草 地 , 因 為 在 她 還 沒 弄 明 白 之 前 , 有 一 百 個 小 精 靈 在 草 地 上 蹦 蹦 跳 跳 地 跳 起 舞 來 。 他 們 只 有 蘑 菇 那 麼 高 , 但 卻 穿 著 金 子 和 銀 子
裝 飾 的 華 貴 衣 服 。

 “ 晚 上 好 , 小 精 靈 們 , ”小 女 孩 上 前 說  “ 你 們 在 附 近 見 到 過 星 星 嗎 ?  ” 

“ 噢 , 當 然 見 過 的 。”小 精 靈 用 唱 歌 似 的 聲 音 回 答 她 。“ 她 們 每 天 晚 上 都 在 草 葉 中 眨 著 眼 睛 。 來 和 我 們 一 起 跳 舞 吧 , 小 姑 娘 , 你 想 要 多 少 星 星 就 會 有 多 少 星 星 。”

於是 小女 孩 和小 精 靈 們 跳 了 又 跳 , 他 們 圍 成 一 個 圈 子 轉 了 又 轉 。雖然 草地 在 她的 腳下 閃 著微 光 , 可 是 她 連 一 顆 星 星 也 沒 有 發 現。 最 後 她再 也跳 不 動了 , 不得 不 終止 了小 精 靈們 的旋 轉舞 。

“ 我 試 了 一 次 又 一 次 , 可 是 在 這 兒 我 怎 麼 也 找 不 到 星 星 , ” 她 叫 道 , “ 如 果 你 們 不 幫 我 , 我 永 遠 也 不 能 和 星 星 們 一 起 玩 了 。” 小 精 靈 們 一 起 小 聲 商 量 了 一 會 兒 。 最 後 , 一 個 小 精 靈 爬 到 她 身上 , 抓 著 她 的 手 說 :  “ 如 果 你 真 的 下 定 了 決 心 , 你 就 得 繼 續 往 前 走 。 一  直 向 前 , 不 要 走 錯 路 。 然 後 請 求 ‘ 四 腳 先 生’把 你 帶 到‘ 無 腳 先 生 ’那 兒 , 然 後 告 訴 無 腳 先 生 把 你 帶 到 沒 有 台 階 的 梯 子 那 兒 , 如 果 你 爬 上 去 了 ———”

“ 那 我 就 能 和 天 上 的 星 星 在 一 起 了 , 是 嗎 ?”小 姑 娘 叫 道 。 “ 如 果 你 不 在 那 兒 , 你 總 會 在 一 個 別 的 地 方 的 , 不 是 嗎 ?”那 個 小 精 靈 笑 著 說 道 , 然 後 和 別 的 小 精 靈 一 起 消 失 了 。 這 回 小 姑 娘 帶 著 一 顆 輕 快 的 心 上 路 了 , 不 久 她 發 現 了 一 匹 帶 鞍 的 馬 , 拴 在 一 棵 樹 上 。

“ 晚 上 好 , ”她 說 。“ 我 想 找 到 天 上 的 星 星 , 我 已 經 走 了 很 遠 很 遠 的 路 , 我 的 骨 頭 都 走 痛 了 。 您 願 意 馱 我 一 段 路 嗎 ?”

“ 我 對 天 上 的 星 星 一 無 所 知 , ”那 馬 回 答 說,   “ 我 只 聽 從 小 精 靈 們 的 命 令 。” 

“ 但 我 正 是 從 小 精 靈 們 那 兒 來 的 呀 , ”她 叫 道 , “ 他 們 讓 我 找 四 腳 先 生 把 我 馱 到 無 腳 先 生 那 兒 。” 

“‘ 四 腳’? 我 就 是‘ 四 腳’呀 !”那 馬 長 嘶 一 聲 “, 我 馱 著 你 走 。跳 到 我 背 上 來 吧 , ” 

他 們 奔 馳 了 很 久 很 久 , 直 到 他 們 跑 出 了 森 林 , 來 到 大 海 邊 。

“ 我 已 經 把 你 帶 到 了 大 地 的 盡 頭 ,  “ ‘四 腳’能 做 的 就 到 此 為 止 了 , ” 那 馬 說 ,  “ 現 在 我 得 回 家 去 了 。”

於 是 小 女 孩 下 了 馬 , 沿 著 海 濱 走 著 , 不 知 道 下 一 步 該 做 什 麼 , 直 到 一 條 其 大 無 比 的 魚 ——— 這 麼 大 的 魚 她 可 從 來 沒 見 過 ——— 遊 到 她 的 腳 邊 。

“ 晚 上 好 , ”她 對 魚 兒 說 ,“ 我 想 找 到 天 上 的 星 星 。 你 能 幫 幫 我嗎 ?”

“ 恐 怕 我 幫 不 了 你 , ”魚 兒 咕 噥 道 , “ 除 非 你 帶 來 了 小 精 靈 們 的 命 令 。” 

“ 正 是 小 精 靈 們 讓 我 來 的 呀 , ”她 叫 道 “, 他 們 說‘ 四 腳 先 生’會 把 我 帶 到‘ 無 腳’那 兒 , 然 後‘ 無 腳’會 把 我 帶 到 沒 有 台 階 的 梯 子 那 兒 。”

“ 那 就 對 啦 , ”魚 兒 說 “, 爬 到 我 背 上 來 吧 , 緊 緊 抓 住 我 。”

魚 兒“ 撲”的 一 聲 跳 進 了 水 中 , 沿 著 一 條 銀 色 的 航 線 向 前 遊 去 , 一 直 來 到 大 海 的 盡 頭 , 那 是 天 水 相 連 的 地 方 。 在 那 兒 , 小 女 孩 遠 遠 地 看 見 一 條 美 麗 的 彩 虹 從 海 上 升 起 , 直 入 天 空 , 閃 耀 著 世 上 所 有 美 麗 的 色 彩 , 藍 色 的 , 紅 色 的 , 還 有 綠 色 的 , 好 看 極 了 。 她 們 離 那 彩 虹 越 近 , 它 就 越 明 亮 , 直 到 光 芒 刺 得 她 睜 不 開 眼 睛 。

他 們 終 於 來 到 了 彩 虹 的 腳 下 。 小 姑 娘 看 到 那 彩 虹 是 一 條 寬 敞 明 亮 的 道 路 , 向 上 斜 著 伸 入 天 空 , 在 那 很 遠 很 遠 的 盡 頭 , 她 看 到 一 些 發 光 的 小 東 西 在 跳 舞 。

“ 我 不 能 遊 得 更 遠 了 , ”魚 兒 說,  “ 這 兒 就 是 沒 有 台 階 的 梯 子 。 如 果 你 能 , 就 向 上 爬 吧 , 但 是 千 萬 要 抓 緊 , 這 梯 子 可 不 是 為 小 姑 娘 的 腳 准 備 的 , 你 要 明 白 。於 是 小 姑 娘 從“ 無 腳 ”的 背 上 跳 下 , “  無 腳 ”  一 頭 鑽 進 了 水 裏 。 “ 嘩 ”的 一 聲 , 她 沿 著 彩 虹 往 上 爬 呀 爬 呀 。 這 可 不 是 一 件 輕 松 的 事 兒 。 每 次 她 往 上 邁 出 一 步 , 就 好 像 往 下 滑 了 兩 步 。 但 即 便 這 樣 , 她 也 爬 到 了 高 高 的 地 方 將 大 海 遠 遠 地 甩 在 下 面 了 , 可 是 星 星 看 起 來 卻 比 任 何 時 候 都 離 她 更 遠 。

“ 但 是 我 決 不 放 棄 , ”她 對 自 己 說 ,  “ 我 已 經 走 了 這 麼 遠 , 決 不 能 就這 樣 回 去 。” 
接 著 她 爬 呀 爬 。 她 感 到 越 來 越 冷 , 但 是 天 空 卻 越 來 越 明 亮 , 終 於 她 接 近 了 星 星 。

“ 我 快 找 到 她 們 了 !” 她 喊 道 。

她 終 於 到 達 了 彩 虹 的 最 高 處 。 在 她 的 四 周 , 到 處 是 星 星 在 旋 轉 和 跳 舞 。 她 們 忽 而 向 上 , 忽 而 向 下 , 忽 而 向 前 , 忽 而 向 後 , 在 她 的 四 周 閃 耀 著 成 千 上 萬 種 奇 異 的 色 彩 。

“ 我 終 於 來 到 了 這 兒 。”她 輕 聲 對 自 己 說 。 她 從 沒 見 到 過 這 麼 美 麗 的 東 西 , 她 睜 大 眼 睛 凝 視 著 天 空 , 贊 歎 不 已 。 過 了 一 會 兒 , 她 意 識 到 自 己 正 凍 得 發 抖 。 當 她 低 頭 向 下 邊 的 黑 暗 中 望 去 , 她 發 現 自 己 已 看 不 見 大 地 。 她 不 知 道 她 自 己 的 家 在 哪 兒 。 離 得 這 麼 遠 , 她 無 法 在 黑 暗 中 發 現 一 絲 街 燈 的 光 芒 或 者 窗 戶 中 透 出 的 燈 光 。 她 開 始 感 到 有 點 頭 暈 。

“ 除 非 我 能 摸 摸 一 顆 星 星 , 否 則 我 決 不 回 去 。”她 對 自 己 說 。 她 踮 起 腳 尖 , 雙 臂 盡 量 前 伸 。 她 使 勁 往 前 夠 呀 夠 呀 ——— 突 然 一 顆 閃 閃 發 光 的 星 星 忽 地 一 下 飛 過 她 面 前 , 她 激 動 極 了 , 以 致 一 下 子 失 去 了 平
衡 。

她 滑 倒 了 ——— 沿 著 彩 虹 , 她 往 下 滑 呀 滑 呀 。 她 越 是 往 下 滑 , 就 越 感 到 溫 暖 , 越 是 感 到 溫 暖 , 她 就 覺 得 越 困 。 她 打 了 一 個 大 呵 欠 , 輕 輕 歎 了 一 口 氣 , 馬 上 就 昏 昏 沉 沉 地 睡 過 去 了 。

當 她 睡 醒 時 , 她 發 現 自 己 正 躺 在 她 每 天 睡 覺 的 床 上 。 太 陽 從 窗 戶 縫 裏 窺 望 著 她 , 晨 鳥 在 灌 木 和 樹 枝 上 唱 著 歌 兒 。

“ 我 真 的 摸 到 過 星 星 嗎 ?”她 問 自 己 。“ 抑 或 這 只 是 一 個 夢 ?” 這 時 她 感 到 有 什 麼 東 西 在 她 的 手 中 。 當 她 松 開 拳 頭 , 一 星 亮 光

在 她 的 掌 中 閃 爍 , 立 刻 又 消 失 了 。 她 笑 起 來 了 , 因 為 她 知 道 這 是 一 點 星 星 的 碎 屑 。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