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 伯 斯 特 把 堅 強 的 意 志 定 義 為“: 使 一 個 人 以 冷 靜 和 勇 氣 面 對 危 險 或 者 在 痛 苦 和 逆 境 中 不 帶 任 何 抱 怨 、絕 望 和 灰 心 的 意 志 或 力 量 。”約 翰 · 洛 克 稱 其 為 最 根 本 的 品 質“,        它 守護 其 他 所 有 的 品 德”。 在 布 萊 克 福 德 這 個 印 第 安 人 的 童 話裏 , 我 們 將 從 一 個 年 青 戰 士 的 堅 強 意 志 裏 發 現 誠 實 、忠 誠 、友 誼 、勇 氣 、自 信 以 及 其 他 更 多 的 東 西 。

很 久 以 前 , 在 一 個 印 第 安 部 落 中 有 一 個 貧 窮 的 男 孩 , 他 父 母 雙 亡 , 也 沒 有 關 心 他 的 朋 友 。 善 良 的 印 第 安 婦 女 盡 她 們 所 能 幫 助 他 , 把 她 們 省 下 的 食 物 和 衣 服 送 給 他 , 在 寒 冷 的 冬 天 給 他 提 供 藏 身 之 所 ; 男 人 們 帶 他 去 狩 獵 , 教 他 各 種 林 中 生 活 的 技 能 , 就 像 教 他 們 自 己 的 兒 子 一 樣 。 男 孩 長 大 了 , 成 了 一 個 勇 敢 而 強 壯 的 人 , 部 落 裏 的 男 人 們 都 說 他 有 朝 一 日 將 成 為 一 個 偉 大 的 獵 手 。 在 他 還 小 的 時 候 , 他 參 加 了 一 次 圍 獵 大 灰 熊 的 戰 鬥 , 與 大 灰 熊 進 行 了 激 烈 的 搏 鬥 , 並 最 終 殺 死 了 它 。 但 是 在 搏 鬥 中 , 大 灰 熊 的 爪 子 撕 破 了 男 孩 的 臉 , 傷 愈 後 留 下 了 一 個 難 看 的 紅 疤 , 從 那 以 後 人 們 就 管 他 叫“ 疤 臉”了 。

在 他 愛 上 酋 長 的 漂 亮 女 兒 之 前 , 他 很 少 在 意 被 毀 容 的 事 實 。 當 他 看 著 那 些 英 俊 的 小 夥 子 穿 著 光 彩 照 人 的 印 第 安 戰 服 前 往 她 父 親 的 棚 屋 向 她 求 婚 的 時 候 , 他 的 心 開 始 嘗 到 痛 苦 的 滋 味 , 因 為 他 貧 窮 , 無 依 無 靠 , 尤 其 是 臉 上 那 可 怕 的 傷 疤 。

但 是 酋 長 的 女 兒 並 沒 把 那 些 圍 在 她 身 邊 的 誇 誇 其 談 、華 而 不 實 的 年 輕 人 放 在 眼 裏 。 當 他 們 鼓 起 勇 氣 向 她 求 婚 的 時 候 , 每 個 人 都 發 現 自 己 被 拒 絕 了 。“ 疤 臉”簡 直 不 敢 接 近 她 , 但 當 他 從 樹 林 邊 走 過 時 , 姑 娘 卻 常 常 看 到 他 。 她 感 到 他 比 那 些 大 膽 追 求 她 的 年 輕 人 更 勇 敢 、更 可 靠 。
       有 一 天 , 當 她 坐 在 她 父 親 的 小 屋 外 ‘, 疤 臉’正 好 路 過 那 兒 , 他 凝 視 著 她 , 眼 睛 裏 流 露 出 充 溢 他 身 心 的 愛 慕 之 情 。 一 個 被 姑 娘 拒 絕 過 的 年 輕 人 注 意 到 了 他 的 目 光 , 嘲 弄 地 說 “: ‘ 疤 臉’也 成 了 酋 長 女 兒 的 求 婚 人 了 。 她 對 沒 有 傷 疤 的 男 人 不 感 興 趣 , 也 許 她 渴 望 一 個 有 疤 記 的 、破 了 相 的 男 人 。 疤 臉 , 去 向 她 求 婚 吧 , 看 她 會 不 會 接 受 你 。”

“ 疤 臉”被 這 個 人 的 嘲 弄 深 深 激 怒 了 。 他 驕 傲 地 站 著 , 就 像 一 個 酋 長 的 兒 子 , 原 來 那 個 貧 窮 、普 通 、臉 上 有 疤 痕 的 人 似 乎 不 見 了 。 他盯 著 這 個 嘲 笑 他 的 年 輕 人 , 說 “:  我 的 兄 弟 , 你 說 了 實 話 , 雖 然 你 是 用
惡 意 的 舌 頭 說 出 這 些 話 的 。 我 確 實 正 要 去 請 求 我 們 偉 大 的 酋 長 的 女 兒 做 我 的 妻 子 。”

年 輕 人 大 笑 不 已 。 部 落 裏 另 外 幾 個 年 輕 人 走 過 來 了 , 他 把 “ 疤 臉”的 話 說 給 他 們 聽 , 他 們 也 跟 著 取 笑 他 , 稱 他 為 偉 大 的 酋 長 , 誇 贊 他 的 富 有 和 無 與 倫 比 的 英 俊 , 假 裝 向 他 鞠 躬 致 敬 。“ 疤 臉”沒 有 理 睬 他 們 , 他 堅 定 而 平 靜 地 走 開 了 , 雖 然 他 心 裏 很 想 撲 過 去 把 他 們 揍 扁 了 , 就 像 大 灰 熊 把 他 撲 倒 在 樹 林 裏 那 樣 。 但 是 當 他 下 到 河 邊 , 酋 長 的 女 兒 也 隨 著 他 來 了 。 她 是 來 河 邊 采 集 燈 芯 草 的 , 她 要 用 它 們 編 籃 子 。 他 的 怒 氣 完 全 消 失 了 。 他 向 她 走 去 , 同 時 意 識 到 如 果 現 在 不 馬 上 把 心 裏 話 說 出 來 , 他 的 勇 氣 將 永 遠 離 開 他 。 盡 管 她 是 那 麼 溫 柔 和 友 善 , 但 她 的 風 采 和 氣 度 卻 使 他 的 聲 音 顫 抖 了 , 雖 然 最 凶 猛 的 武 士 和 最 可怕 的 熊 都 不 曾 使 他 有 過 一 點 害 怕 。

“ 姑 娘 , ”他 說 “, 我 是 一 個 窮 漢 而 且 並 不 在 意 這 一 點 , 因 為 我 沒 有 儲 藏 獸 皮 或 幹 肉 餅 的 倉 庫 , 就 像 部 落 裏 那 些 勇 敢 的 戰 士 擁 有 的 那 樣 。 我 必 須 每 天 用 我 的 弓 箭 和 長 矛 辛 苦 地 工 作 才 能 維 持 生 計 。 我 的 臉 破 了 相 , 看 起 來 很 難 受 。 但 我 的 心 充 滿 了 對 你 的 愛 。 我 非 常 希 望 你 做 我 的 妻 子 。 你 願 意 和 疤 臉 結 婚 , 在 他 貧 窮 的 小 屋 裏 和 他 一 起 生 活 嗎 ?”

姑 娘 看 著 他 , 從 她 的 臉 上 , 他 看 到 了 他 所 乞 望 的 愛 情 。

“ 我 知 道 你 窮 , ”她 說 , “ 但 那 無 關 緊 要 。 父 親 給 我 的 嫁 妝 會 提 供 我 們 需 要 的 所 有 東 西 。 但 我 不 能 做 你 的 新 娘 , 也 不 能 做 部 落 裏 任 何 一 個 男 人 的 新 娘 。 偉 大 的 太 陽 神 對 我 有 令 , 不 許 我 結 婚 。”  

聽 到 這 些 可 怕 的 話 , 可 憐 的“ 疤 臉”的 心 沉 了 下 去 , 但 他 並 沒 有 完全 放 棄 希 望 。“ 為 什 麼 他 不 能 讓 你 自 由 呢 ?”     他 問 道 , “他 是 仁 慈 的 。他 賜 給 了 我 們 那 麼 多 好 東 西 。 他 不 會 願 意 我 們 都 在 痛 苦 中 掙 紮 的 。” 
“ 那 麼 , 你 去 找 他 吧 , ”姑 娘 說“,  請 求 他 把 我 從 我 的 諾 言 中 解 放 出 來 。 為 了 使 我 確 信 他 已 這 麼 做 了 , 讓 他 消 除 你 臉 上 的 傷 疤 作 為 證 明 。”

“ 我 會 去 的 , ”“ 疤 臉”說 “, 我 要 在 光 輝 之 神 的 故 鄉 把 他 找 到 , 懇 求 他 哀 憐 我 們 。”於 是 他 轉 身 走 了 , 把 姑 娘 留 在 河 邊 。 “ 疤 臉”立 刻 開 始 了 他 的 旅 程 。 他 走 了 很 遠 很 遠 的 路 。 他 一 會 兒高 興 , 一 會 兒 憂 傷 。 高 興 時 他 對 自 己 說 “: 太 陽 神 是 仁 慈 的 , 他 一 定 會把 我 的 新 娘 給 我 。”憂 傷 的 時 候 他 變 得 垂 頭 喪 氣 , 他 想 “: 也 許 太 陽 神自 己 希 望 和 她 結 婚 , 誰 能 指 望 他 放 棄 一 個 這 麼 漂 亮 的 新 娘 呢 ?”他 穿 越 森 林 , 翻 過 大 山 , 尋 找 那 標 志 著 進 入 太 陽 神 之 國 的 入 口 的 金 門 。 動 物 們 知 道 這 次 他 不 會 像 一 個 獵 人 那 樣 對 付 他 們 , 因 此 它 們 走 到 他 的 跟 前 , 很 樂 意 地 回 答 他 的 問 題 。 但 是 誰 都 不 能 告 訴 他 太 陽 神 之 國 在 哪 裏 。“ 我 們 的 足 跡 從 未 越 出 過 森 林 的 邊 界 , ” 它 們 說 “,  也 許 飛 翔 在 天 上 的 靈 巧 的 鳥 兒 知 道 你 要 去 的 地 方 , 它 們 到 過 很 遠 的 地 方 。” “ 疤 臉”呼 喚 在 他 頭 頂 飛 翔 的 鳥 兒 , 鳥 兒 飛 落 下 來 , 聽 著 他 的 問 題 。 但 是 它 們 回 答 道“:  我 們 飛 過 很 遠 的 地 方 , 知 道 很 多 很 多 的 事 情 , 但 是 我 們 從 未 見 過 兩 扇 閃 閃 發 光 的 金 門 , 也 沒 有 見 過 光 輝 的 太 陽 神 。”

雖 然“ 疤 臉”對 此 感 到 失 望 , 但 他 卻 變 得 更 加 堅 定 。 一 天 , 正 當 他 感 到 筋 疲 力 盡 的 時 候 , 他 遇 到 了 一 只 黑 獾 。 他 又 一 次 向 它 請 教 他 曾 經 問 了 許 多 遍 的 問 題 。 令 他 喜 出 望 外 的 是 , 它 回 答 道 : “ 我 曾 見 到 閃
光 的 金 門 , 也 到 過 光 輝 的 太 陽 神 之 國 。 但 是 到 那 兒 的 路 非 常 遠 , 又 非 常 艱 險 。 當 你 到 達 目 的 地 的 時 候 , 你 一 定 會 累 壞 的 。 我 願 意 給 你 指 路 , 如 果 你 的 心 沒 有 背 叛 你 , 終 有 一 天 你 會 看 到 我 曾 見 過 的 東 西 。”

帶 著 新 的 勇 氣, “ 疤 臉 ”繼 續 上 路 了 。 一 天 又 一 天 , 他 走 呵 走 呵 , 直 到 他 累 得 不 行 了 , 才 歇 一 小 會 兒 。 每 天 早 上 出 發 的 時 候 , 他 都 希 望 這 一 天 的 晚 上 將 把 他 帶 到 那 兩 扇 金 門 之 前 。 然 而 有 一 天 他 遇 見 了 一 條 又 寬 又 深 的 大 河 , 他 沒 法 過 去 。看 來 他 的 一 切 辛 勞 困 苦 都 白 費 了 , 他 在 河 邊 坐 下 來 , 感 到 希 望 正

從 他 的 心 中 一 點 點 消 失 。 但 是 沒 過 多 久 他 看 到 兩 只 美 麗 的 天 鵝 從 對 岸 向 他 遊 來 。“ 我 們 來 帶 你 過 河 , ”它 們 說 “, 到 我 們 的 背 上 來 吧 , 我 們 將 把 你 送 到 對 岸 。”“ 疤 臉”高 興 地 跳 了 起 來 。 他 小 心 翼 翼 地 在 兩 只 天鵝 背 上 保 持 平 衡 , 它 們 平 穩 地 滑 過 水 面 , 安 全 地 把 他 送 到 了 河 對 岸 。 “ 你 是 不 是 在 尋 找 太 陽 神 之 國 ?”它 們 問 道,  “ 沿 著 你 面 前 的 道 路 一 直 往 前 走 , 不 久 你 就 可 以 到 那 兒 了 。“ 疤 臉 ”真 誠 地 感 謝 了 它 們 。 現 在 他 比 開 始 這 次 旅 行 以 來 的 任 何 時 候 都 更 快 樂 , 他 邁 著 輕 快 的 步 伐 向 前 走 去 。 沒 走 多 遠 , 他 忽 然 在 地 上 發 現 了 一 副 非 常 漂 亮 的 弓 和 一 些 箭 。 他 停 下 來 看 了 看 , 心 想 : “ 它 們 一 定 屬 於 一 個 傑 出 的 獵 手 , 它們 的 確 比 一 個 普 通 戰 士 的 弓 箭 漂 亮 多 了 。”但 是 他 沒 有 把 它 們 拿 走 , 雖 然 作 為 獵 手 他 心 裏 渴 望 得 到 它 們 。“ 疤 臉”是 一 個 非 常 誠 實 的 人 , 他 從 不 要 不 屬 於 他 的 東 西 。 

他 繼 續 上 路 , 心 情 比 以 前 更 輕 松 了 。 不 久 他 看 見 一 個 英 俊 的 年 輕 人 邁 著 輕 快 的 步 子 沿 著 道 路 向 他 走 來 。 當 他 停 下 來 說 話 的 時 候, “ 疤 臉”感 到 自 己 被 一 股 柔 和 、明 亮 的 光 輝 照 耀 著: “ 我 把 我 的 弓 箭 丟 失 在 路 上 某 個 地 方 了 , 你 看 到 它 們 了 嗎 ?” 

“ 它 們 就 在 我 身 後 不 遠 的 地 方 , ”“ 疤 臉”說 , “ 經 過 我 剛 剛 從 它 們 旁 邊 。”

“ 太 感 謝 你 了 , ”年 輕 人 說 , “ 我 是 一 個 幸 運 的 人 , 因 為 是 一 個 誠 實 的 人 從 我 的 弓 箭 旁 邊 走 過 , 否 則 我 將 永 遠 見 不 到 它 們 了 。”他 沖“ 疤 臉”笑 著 , 這 使 這 個 印 第 安 人 感 到 巨 大 的 歡 樂 , 就 連 空 氣 中 也 仿 佛 閃 耀 著 金 色 的 光 斑 。“ 你 要 去 什 麼 地 方 ?”陌 生 人 問 道 。

疤 臉 回 答 道: “ 我 在 尋 找 太 陽 神 之 國 , 我 相 信 它 已 經 不 遠 了 。”

“ 確 實 如 此 , ”年 輕 人 說 , “ 跟 我 來 , 我 帶 你 去 見 他 。 我 是 晨 星 奧 匹 斯 瑞 茲 , 太 陽 是 我 的 父親 。    ” 

於 是 兩 人 沿 著 寬 闊 、明 亮 的 道 路 向 前 走 去 , 經 過 了 那 兩 扇 閃 耀 的 金 門 。 在 那 裏 面 , 他 們 看 見 了 一 棟 巨 大 的 房 子 , 充 滿 了 光 輝 和 榮 耀 , 裝 飾 著 疤 臉 以 前 從 未 見 過 的 美 麗 的 圖 畫 和 雕 像 。 一 位 有 一 張 美 麗 的 臉 龐 和 一 雙 清 澈 明 亮 的 眼 睛 的 女 人 站 在 門 前 , 用 慈 祥 的 目 光 打 量 著 這 位 旅 途 勞 頓 的 陌 生 人 。“ 進 來 吧 , ”她 說 “, 我 是 月 亮 女 神 珂 珂 米 吉 斯 , 這 個 年 輕 人 是 我 的 兒 子 。 來 吧 , 你 已 經 累 壞 了 , 腳 也 走 痛 了 。 你 現 在 需 要 食 物 和 休 息 。”

“ 疤 臉”簡 直 被 這 裏 每 一 件 東 西 的 美 麗 弄 迷 糊 了 。 他 走 進 房 子 , 珂 珂 米 吉 斯 溫 柔 地 照 料 他 , 不 一 會 兒 , 他 就 感 到 神 清 氣 爽 了 。 過 了 一 會 兒 , 偉 大 的 太 陽 神 本 人 也 回 家 來 了 , 他 對“ 疤 臉 ”也 是 那 麼 慈 祥 。

“ 跟 我 們 在 一 起 吧 , ”他 說 “,  為 了 找 我 , 你 已 經 過 長 途 跋 涉 。 你 要 做 我 的 客 人 在 這 裏 呆 上 一 個 季 節 。 你 是 一 個 偉 大 的 獵 手 , 你 將 在 這 裏 發 現 極 好 的 娛 樂 。 我 的 兒 子 也 喜 歡 打 獵 , 他 會 和 你 在 一 起 的 。 你 和 我 們 在 一 起 會 感 到 快 樂 的 。”

“ 偉 大 的 神 , 我 非 常 願 意 留 下 來 , ”“ 疤 臉”十 分 高 興 地 回 答 道 。 於 是 他 和 太 陽 神 、珂 珂 米 吉 斯 以 及 奧 匹 斯 瑞 茲 一 起 過 了 很 多 日 子 。 每 天 早 上 他 和 晨 星 一 起 去 打 獵 , 直 到 晚 上 才 回 到 光 輝 之 屋 。“ 不 要 去 那 大 河 邊 , ”太 陽 神 警 告 他 們 “,

因 為 那 兒 住 著 凶 猛 的 野 禽 , 它 們 一 直 想伺 機 殺 死 晨 星 。” 但 是 奧 匹 斯 瑞 茲 私 下 裏 卻 很 想 會 會 這 些 野 禽 , 以 便 把 它 們 殺 死 。

一 天 他 悄 悄 地 丟 下“ 疤 臉”, 奔 向 那 條 大 河 。 有 一 小 會 兒 , “ 疤 臉”並 沒有 發 現 他 不 在 , 以 為 他 就 在 附 近 。 過 了 一 會 兒 , 他 看 看 四 周 , 沒 有 發 現 他 的 同 伴 。 他 焦 急 地 到 處 找 他 , 一 種 不 祥 之 感 襲 上 他 的 心 頭 , 他 立 即 向 那 可 怕 的 野 禽 的 棲 息 處 飛 奔 而 去 。 一 陣 可 怕 的 叫 喊 聲 傳 進 他 的 耳 朵 , 很 快 他 看 見 晨 星 被 一 群 窮 凶 極 惡 的 怪 獸 包 圍 著 。 它 們 緊 逼 著 他 , 以 致 他 幾 乎 無 法 用 他 的 武 器 保 護 他 自 己 。“ 疤 臉 ”擔 心 放 箭 會 傷 到 晨 星 , 他 一 頭 沖 進 那 群 可 怕 的 怪 獸 中 , 使 它 們 大 為 吃 驚 , 它 們 威 脅 著 飛 走 了 。 他 急 忙 抱 起 晨 星 , 穿 過 森 林 , 把 他 帶 回 到 安 全 的 地 方 。

當 天 晚 上 他 們 回 到 家 中 , 奧 匹 斯 瑞 茲 把 他 的 違 命 和“ 疤 臉”的 英 勇 表 現 都 告 訴 了 父 親 。 偉 大 的 太 陽 神 把 臉 轉 向 這 位 貧 窮 的 陌 生 人 。

“ 你 從 一 場 可 怕 的 災 難 中 救 出 了 我 的 兒 子 , ”他 說 “,  你 對 我 有 什 麼 請求 , 我 會 報 答 你 的 。 你 為 什 麼 到 這 兒 來 找 我 ? 你 心 中 一 定 有 什 麼 強 烈 的 願 望 , 否 則 你 不 會 曆 盡 這 麼 多 磨 難 來 這 裏 找 我 的 。 ”

自 來 到 光 輝 之 屋 的 那 天 起 “, 疤 臉 ”就 無 時 不 惦 記 著 他 的 請 求 。很 多 次 他 都 想“: 該 是 我 提 出 請 求 的 時 候 了 。”但 因 為 這 是 一 個 特 別 重大 的 請 求 , 他 的 心 裏 總 是 忐 忑 不 安 。 他 又 想 “:  再 等 等 吧 。 太 陽 神 已經 對 我 這 麼 慷 慨 、仁 慈 , 貿 然 向 他 提 出 這 麼 重 大 的 請 求 還 太 早 。”但 是當 他 聽 到 太 陽 神 如 此 莊 重 地 說 出 上 面 那 番 話 時 , 他 終 於 有 了 勇 氣 。

他 回 答 道 : “ 偉 大 的 神 呵 , 在 我 的 家 鄉 我 愛 上 了 一 個 姑 娘 , 她 是 我 那 個 部 落 的 酋 長 的 女 兒 。 我 只 是 一 個 貧 窮 的 戰 士 , 而 且 正 如 你 看 到 的 , 我 破 了 相 , 看 起 來 很 可 怕 。 雖 然 如 此 , 她 卻 以 她 的 善 良 愛 上 了 我 , 願 意 跟 我 結 婚 。 但 是 出 於 對 您 的 敬 畏 , 她 一 直 遵 守 您 給 她 下 的 命 令 。 因 為 她 曾 經 向 您 許 諾 , 偉 大 的 神 呵 , 她 永 遠 不 跟 任 何 男 人 結 婚 。 因 此 我 懷 著 希 望 來 找 您 , 請 求 您 解 除 她 的 諾 言 , 以 便 她 能 夠 走 進 我 的 小 屋 , 和 我 一 起 幸 福 地 生 活 。”

太 陽 神 笑 了 , 慈 祥 和 藹 地 望 著 這 個 勇 敢 地 說 出 這 番 話 的 印 第 安 人 , 顯 然 他 的 內 心 已 被 深 深 感 動 了 。

“ 回 去 吧 , ”他 說 , “  讓 這 位 姑 娘 做 你 的 妻 子 。 告 訴 她 我 同 意 她 和 你 結 婚 , 為 了 證 明 這 一 點 , ”——— 他 說 著 在 這 印 第 安 人 的 臉 上 揮 了 揮 , 那 塊 難 看 的 傷 疤 立 即 消 失 了 ———“ 讓 她 看 看 你 的 臉 , 告 訴 她 太 陽 神 怎 樣 消 除 了 你 臉 上 的 傷 疤 。”

他 們 給 這 位 不 再 是 疤 臉 的 印 第 安 人 送 了 許 多 禮 物 , 讓 他 滿 載 而 歸 , 並 且 又 用 酋 長 的 華 貴 衣 服 換 下 了 他 那 身 破 舊 的 衣 服 。 然 後 他 們 帶 他 走 出 了 太 陽 神 之 國 , 穿 過 金 門 , 指 給 他 一 條 輕 松 回 家 的 捷 徑 。

他 走 得 很 快 , 不 久 就 回 到 了 家 鄉 。 全 部 落 的 人 都 出 來 注 視 著 這 位 年 青 富 有 的 勇 士 , 他 邁 著 輕 快 的 步 伐 , 顯 得 充 滿 渴 望 , 幸 福 洋 溢 。 但 是 沒 人 認 出 他 就 是 那 位 他 們 曾 給 以 嘲 笑 挖 苦 的“ 疤 臉”。 即 使 酋 長 的 女 兒 第 一 眼 也 沒 認 出 他 , 但 是 看 第 二 眼 的 時 候 她 認 出 來 了 。 她 叫 出 了 他 的 名 字 。 然 後 她 意 識 到 他 臉 上 的 疤 痕 消 失 了 , 並 記 起 了 這 意 味 著 什 麼 , 於 是 她 尖 聲 歡 叫 著 向 他 跑 去 。 關 於“ 疤 臉 ”的 神 奇 的 旅 行 故 事 到 此 就 結 束 了 , 酋 長 愉 快 地 把 他 的 女 兒 嫁 給 了 這 位 受 到 太 陽 神 祝 福 的 戰 士 。 他 們 結 婚 的 日 子 , 酋 長 給 他 的 女 兒 送 了 一 間 漂 亮 的 棚 屋 作 為 她 的 嫁 妝 。 

這 對 伴 侶 在 一 起 幸 福 地 生 活 了 很 多 年  ,  “ 疤 臉”的名 字 逐 漸 被 人 忘 記 了 , 全 部 落 的 人 現 在 都 叫 他 “ 俊 臉 ”。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