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現了 !

07/20/2012

 
阿 基 米 德 是 古 希 臘 著 名 的 發 明 家 和 數 學 家 , 約 於 公 元 前 29 0 年 出 生 於 希 臘 殖 民 地 西 西 裏 的 敘 拉 古 。 這 個 有 關 他 最 著 名 的 發 現 之 一 的 故 事 , 對 人 類 在 智 力 領 域 的 堅 韌 品 格 是 一 個 珍 貴 的 啟 示 。 正 如 美 國 的 阿 基 米 德 , 托 馬 斯 · 愛 迪 生 所 說 , 天 才 是 百 分 之 一 的 靈 感 加 百 分 之 九 十 九 的 汗 水 。

從 前 有 一 個 叫 希 羅 的 敘 拉 古 王 。 他 統 治 的 國 家 相 當 小 , 但 正 因 此 他 想 要 一 頂 世 界 上 最 大 的 王 冠 。 於 是 他 叫 來 一 個 有 名 的 金 匠 , 當 然 , 他 是 一 個 技 藝 非 常 出 色 的 金 匠 , 並 交 給 他 十 磅 純 金 。

“ 用 它 鑄 出 一 頂 讓 世 界 上 所 有 國 王 都 羨 慕 的 王 冠 , ”他 說 “,   把 我 給 你 的 每 一 粒 金 子 都 用 上 , 不 許 混 進 任 何 別 的 金 屬 。”

“ 你 會 得 到 你 想 要 的 王 冠 , ”金 匠 說 , “ 我 收 了 你 1 0 磅 金 子 , 90 天後 我 將 給 你 一 頂 同 樣 分 量 的 王 冠 。” 
90 天 後 , 正 如 他 所 答 應 的 , 金 匠 送 來 了 王 冠 。 這 是 一 件 出 色 的 作 品 , 每 個 人 都 說 世 界 上 再 也 找 不 出 可 與 它 相 匹 敵 的 王 冠 了 。 當 希 羅 王 把 它 戴 在 頭 上 , 它 並 不 那 麼 令 人 愜 意 , 可 國 王 並 不 在 乎 它 戴 著 是 否 舒 服 ——— 他 相 信 世 界 上 再 也 沒 有 國 王 擁 有 如 此 漂 亮 的 王 冠 了 。 他 端 著 王 冠 左 顧 右 盼 , 然 後 把 它 放 到 他 的 秤 盤 上 。 它 和 國 王 要 求 的 分 量 毫 厘 不 差 。

“ 你 應 該 受 到 最 高 的 獎 賞 , ”國 王 對 金 匠 說 : “ 你 的 工 作 非 常 出 色 , 而 且 沒 有 丟 失 一 粒 金 子 。” 

在 國 王 的 朝 廷 中 有 一 個 非 常 聰 明 的 人 叫 阿 基 米 德 , 當 他 被 叫 來 欣 賞 國 王 的 王 冠 時 , 他 將 王 冠 翻 來 覆 去 地 端 詳 了 很 長 時 間 。

“ 怎 麼 , 你 覺 得 它 怎 樣 ?”希 羅 問 道 。

“ 手 藝 確 實 很 出 色 , ”阿 基 米 德 說 , “ 不 過 這 金 子 ⋯ ⋯”

“ 金 子 一 點 不 差 , ”國 王 叫 道 , “ 我 已 經 用 自 己 的 秤 秤 過 了 。”

“ 分 量 也 許 一 樣 , ”阿 基 米 德 說 ,  “  但 金 子 的 成 色 不 大 對 頭 。 它 不 像 是 赤 金 , 而 呈 亮 黃 色 , 你 能 清 楚 地 看 出 這 一 點 。”

“ 絕 大 多 數 金 子 都 是 黃 色 的 , ”希 羅 說 , “ 不 過 你 這 麼 一 說 , 我 倒 想 起 來 原 先 的 金 塊 的 確 比 它 顏 色 要 深 。”

“ 金 匠 會 不 會 偷 下 一 兩 磅 金 子 , 然 後 用 黃 銅 和 銀 子 補 足 分 量 呢 ?” 阿 基 米 德 問 道 。

“ 哦 , 他 不 會 的 , ”希 羅 說“, 金 子 不 過 是 在 鑄 造 過 程 中 改 變 了 顏 色 罷 了 。”

但 他 越 是 琢 磨 這 事 , 對 王 冠 的 滿 意 程 度 就 越 少 。 最 後 , 他 對 阿 基 米 德 說 , “ 你 有 沒 有 什 麼 辦 法 證 明 金 匠 確 實 欺 騙 了 我 , 或 者 他 是 誠 實 的 ?” 

“ 我 想 不 出 有 什 麼 辦 法 。”阿 基 米 德 回 答 道 。

但是阿基米德從來不認為什麼事是不可能的。他從解決難題中 得到極大的樂趣。當有什麼 問 題 難 住 了 他 , 他 總 是 拼 命 鑽 研 , 直 到 找 出 答 案 為 止 。 因 此 , 一 天 又 一 天 , 他 反 複 思 考 著 關 於 這 個 金 子 的 難 題 , 試 圖 找 到 一 個 既 不 損 壞 王 冠 又 能 檢 驗 金 子 成 色 的 辦 法 。

一 天 早 上 , 當 他 准 備 洗 澡 的 時 候 , 他 仍 然 思 考 著 這 個 問 題 。 澡 盆 裏 放 滿 了 水 , 當 他 跨 進 去 的 時 候 , 水 就 從 澡 盆 裏 溢 了 出 來 。 同 樣 的 事 情 發 生 過 上 百 次 , 但 是 第 一 次 阿 基 米 德 開 始 思 考 這 個 問 題 。

“ 當 我 跨 進 澡 盆 時 , 有 多 少 水 溢 了 出 來 ?”他 問 自 己, “  誰 都 知 道 溢出 來 的 水 的 體 積 等 於 我 身 體 的 體 積 。 一 個 體 積 是 我 的 一 半 的 人 跨 進 澡 盆 時 , 溢 出 的 水 也 將 是 我 的 一 半 。”

“ 現 在 假 如 我 把 希 羅 的 王 冠 放 入 澡 盆 , 那 麼 它 所 排 出 的 水 正 好 是 王 冠 的 體 積 。 啊 , 讓 我 想 想 ! 金 子 比 銀 子 沉 得 多 。1 0 磅 純 金 的 體 積 比 七 磅 金 子 加 三 磅 銀 子 的 體 積 要 小 。 如 果 希 羅 的 王 冠 是 純 金 的 , 它 排 出 的 水 將 和 任 何 10 磅 純 金 的 水 一 樣 多 。 但 是 假 如 金 匠 在 金 子 中 攙 進 了 銀 子 , 它 排 出 的 水 就 會 比 純 金 多 。 我 終 於 想 出 辦 法 了 ! 我 知 道 了 ! 我 知 道 了 !”

阿 基 米 德 不 顧 一 切 地 沖 出 浴 室 , 身 上 一 絲 不 掛 , 向 王 宮 跑 去 , 嘴 裏 大 喊 大 叫:  “  尤 裏 卡 ! 尤 裏 卡 ! 尤 裏 卡 !”這 是 希 臘 語 , 意 思 是“ 我 發 現 了 ! 我 發 現 了 ! 我 發 現 了 !”

王 冠 接 受 了 檢 驗 , 發 現 它 排 出 的 水 遠 遠 多 於 1 0 磅 純 金 排 出 的 水 。 金 匠 的 罪 行 得 到 了 證 實 。 但 是 不 知 道 他 是 否 受 到 了 懲 罰 , 因 為 這 比 起 阿 基 米 德 的 發 現 來 已 顯 得 不 重 要 了 。

阿 基 米 德 在 澡 盆 裏 的 發 現 對 世 界 來 說 比 希 羅 的 王 冠 更 有 價 值 。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