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一個很偶然很偶然的機會,在一個僻靜的地方,一根枯黃的稻草碰到了一片潔白的雪花。

「你是誰?」雪花忽閃著美麗的大眼睛問道。

「我叫稻草。」

「稻草?」雪花問,「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別提了,幸虧我身子輕跑得快,要不駱駝的主人非把我給燒死不可。」

「為什麼?」雪花疑惑的看著稻草。「他要拿你取暖?」

「不是,」稻草沮喪的說,「他非說是我壓死了他的駱駝。」

「啊?!你就是那個大家都在議論的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你也聽說了?」稻草委屈的眼淚都快流下來了。「駱駝的主人把我們稻草一根根的往駱駝背上放,放了很多。當時我就聽見駱駝在喊:不行了,主人,我扛不住了。但駱駝的主人好像根本聽不見,或者說是根本聽不懂。他還不斷的往駱駝身上放稻草,一邊放還一邊說,這麼輕的稻草,裝多少也不多。結果,就在把我放到駱駝背上的一瞬間,駱駝倒下了。我們都嚇得四處飛逃。氣急敗壞的主人硬說是最後一根稻草惹的禍,非要抓住我燒死不可。嚇得我一路飛奔,撞到這裡。你說,這能怨我一個嗎?」

稻草一口氣訴完他的委屈。忽然,他瞪大他的小眼睛問:「咦?我光顧自己說了,都忘了問你是誰呀?」雪花不好意思的說:「我叫雪花。我也遇到了跟你差不多的情況。我是從亞古斯雪山的雪崩中飛出來的。」

「就是那個把一個登山運動員給埋在裡面了的雪崩?」稻草詫異的看著雪花。

「你也聽說了?那個運動員被埋在裡面,我們也很難過。當時我們這些雪花還互相推諉,都說此事於己無關。」

「那你覺得這該怨誰呢?」稻草怯怯的問。

「原來我也覺得不是自己的事。我這麼輕,怎麼能壓死他呢?」雪花認真的答道,「可是聽完你的故事,我忽然明白,其實我們都有責任。一根稻草輕得甚麼也不是,但多了,就把駱駝給壓死了。一片雪花薄得幾乎沒有重量,但堆積起來就成了雪山。否則,哪來的雪崩呢?」

思考:

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   腓 立 比 書 2:4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