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述的大鐘

07/20/2012

 
這 個 古 老 的 故 事 告 訴 我 們 , 人 世 間 正 義 的 本 質 就 是 人 們 應 該 履 行 相 互 保 護 的 義 務 。

亞 述 是 意 大 利 一 座 小 城 的 名 字 。 這 是 一 座 非 常 古 老 的 城 市 , 建 在 一 個 陡 峭 的 山 坡 上 。

很 久 以 前 , 亞 述 國 王 買 了 一 口 精 制 的 大 鐘 , 把 它 掛 在 市 場 的 一 座 塔 裏 。 拴 在 鐘 上 的 繩 子 長 長 地 拖 到 地 上 , 最 小 的 孩 子 也 能 拉 住 繩 子 鳴 響 大 鐘 。

“ 這 是 正 義 之 鐘 。”國 王 說 。

終 于 大 鐘 准 備 啟 用 了 , 人 們 像 過 節 一 樣 高 興 。 男 女 老 少 都 來 到 市 場 觀 看 這 正 義 之 鐘 。 那 是 一 口 非 常 漂 亮 的 大 鐘 , 光 芒 四 射 , 像 金 光 燦 燦 的 太 陽 。

“ 什 麼 時 候 把 鐘 敲 響 呢 ?”人 們 問 。 國 王 從 街 上 走 來 。

“ 或 許 他 會 敲 鐘 。”人 們 說 。 眾 人 肅 立 , 看 國 王 要 做 什 麼 。 但 他 沒 有 敲 鐘 , 甚 至 連 繩 子 也 沒 有 動 一 下 。 他 來 到 塔 邊 , 停 下 , 舉 起 了 手 。

“ 百 姓 們 , ”他 說 , “ 看 見 這 口 漂 亮 的 大 鐘 了 嗎 ? 這 是 你 們 的 鐘 。但 只 有 需 要 的 時 候 才 能 鳴 響 它 。 任 何 人 無 論 何 時 受 到 冤 屈 都 可 前 來 鳴 鐘 , 法 官 會 立 即 前 來 , 傾 聽 訴 說 原 委 , 作 出 裁 決 。 不 論 窮 人 、富 人 、 老 人 和 兒 童 , 皆 可 前 來 。 但 只 有 你 確 實 有 冤 時 才 可 鳴 鐘 。”

這 樣 過 了 很 多 年 , 市 場 上 的 大 鐘 無 數 次 響 起 , 法 官 們 聚 在 塔 前 進 行 裁 決 , 許 多 冤 案 得 到 昭 雪 , 不 義 之 人 受 到 懲 罰 。 最 後 麻 繩 磨 損 得 很 厲 害 , 最 底 下 的 部 分 松 開 了 , 一 些 繩 股 斷 了 , 繩 子 變 得 很 短 , 只 有 高 個 子 才 能 抓 到 它 。

“ 這 可 不 行 。”一 天 , 法 官 們 說 。“ 要 是 孩 子 受 了 委 屈 呢 ? 我 們 就 不 能 知 道 了 。”

他 們 下 令 馬 上 接 上 繩 子 , 要 一 直 垂 到 地 上 , 以 便 最 小 的 兒 童 也 能 夠 到 。 但 亞 述 全 城 都 找 不 到 一 根 繩 子 。 他 們 得 派 人 到 山 那 邊 去 找 , 但 這 需 要 很 多 天 。 這 期 間 要 是 有 大 的 冤 案 發 生 怎 麼 辦 呢 ? 要 是 受 到 傷 害 的 人 抓 不 到 繩 子 , 法 官 怎 麼 能 知 道 呢 ?

“ 我 給 你 接 上 吧 。” 站 在 旁 邊 的 一 個 人 說 。

他 跑 進 果 園 , 果 園 不 遠 , 他 很 快 拿 著 根 葡 萄 藤 回 來 了 。 “ 這 可 以 當 繩 子 。”他 說 。 他 爬 了 上 去 , 把 葡 萄 藤 拴 在 鐘 上 , 柔 軟 的 葡 萄 藤 上 還 帶 著 葉 子 和 須 子 , 一 直 垂 到 地 上 。

“ 是 呀 , 真 是 根 好 繩 子 , 就 這 樣 拴 著 吧 。” 法 官 說 道 。 村 子 上 邊 的 小 山 坡 上 住 著 一 個 人 , 他 曾 經 是 個 勇 敢 的 騎 士 。 年 青 的 時 候 他 騎 馬 走 過 很 多 地 方 , 打 過 很 多 仗 。 他 那 匹 馬 一 直 是 他 最 好 的 朋 友 ——— 一 匹 強 壯 、氣 派 的 駿 馬 , 馱 著 主 人 經 曆 了 很 多 危 險 。

但 是 騎 士 老 了 , 不 再 想 騎 馬 參 戰 了 , 也 不 再 想 建 功 立 業 了 , 他 想 的 只 是 金 子 , 成 了 個 守 財 奴 。 他 變 賣 了 所 有 家 產 , 只 留 下 了 這 匹 馬 , 住 在 山 坡 上 的 一 個 小 棚 屋 裏 。 日 複 一 日 地 , 他 坐 在 錢 袋 邊 , 數 著 他 的 錢 , 盤 算 著 怎 麼 得 到 更 多 的 金 子 。 一 天 天 , 他 的 馬 站 在 那 個 沒 頂 的 馬

廄 裏 , 忍 饑 挨 餓 , 在 寒 風 中 瑟 瑟 發 抖 。

“ 養 著 一 匹 懶 馬 有 什 麼 用 ?”一 天 早 晨 , 守 財 奴 對 自 己 說 道, “ 一 個 星 期 它 吃 的 東 西 就 超 過 了 它 應 有 的 價 值 。 我 想 賣 了 它 , 但 沒 人 想 買 。 我 也 不 能 把 它 送 人 。 把 它 趕 出 去 讓 它 自 己 想 辦 法 , 到 路 邊 吃 草 去 吧 , 如 果 餓 死 了 , 最 好 不 過 。”

勇 敢 的 老 馬 被 趕 出 家 門 , 到 了 光 禿 禿 的 山 坡 上 , 在 亂 石 崗 中 尋 找 草 料 。 它 又 瘸 又 病 , 在 土 路 上 﫸 﫳 , 尋 找 草 葉 和 薊 條 。 孩 子 們 向 它 扔 石 頭 , 狗 沖 它 叫 喚 , 沒 人 同 情 它 。

一 個 炎 熱 的 下 午 , 街 上 沒 有 人 過 , 馬 碰 巧 踏 進 了 市 場 。 那 裏 沒 有 大 人 和 小 孩 , 暑 熱 把 人 們 關 在 家 裏 。 市 場 的 大 門 洞 開 , 老 馬 四 處走 。 它 看 見 了 正 義 之 鐘 上 垂 下 的 葡 萄 藤 。 葉 片 和 卷 須 還 又 嫩 又 青 ,
  因 為 藤 才 掛 上 不 久 。 對 一 匹 饑 餓 的 老 馬 來 說 這 真 是 一 頓 豐 盛 的 晚 餐 。

它 伸 出 了 細 長 的 脖 子 , 咬 了 最 誘 人 的 一 口 , 咬 下 來 不 太 容 易 , 它 用 力 拉 葡 萄 藤 , 上 面 的 大 鐘 開 始 鳴 響 。 亞 述 全 城 的 人 們 都 聽 到 了 , 鐘 聲 好 像 在 說 :

有 人        欺 負        了 我 !

有 人        欺 負        了 我 !

噢 !       快 來 給 我        評 評 理 ! 
噢 !       快 來 給 我        評 評 理 ! 
我 受 了                委 屈 !

法 官 聽 到 了 , 他 們 穿 上 制 服 , 穿 過 炎 熱 的 大 街 走 向 市 場 , 心 裏 想 著 是 誰 在 這 個 時 候 鳴 響 大 鐘 。 他 們 穿 過 大 門 看 見 老 馬 正 在 葡 萄 藤 上啃 著 。

“ 哈 !”一 個 法 官 喊 道 , “ 是 守 財 奴 的 馬 。 它 也 來 找 公 道 了 , 誰 都 知 它 主 人 欺 侮 它 。 ” 

“ 它 可 以 像 所 有 不 會 講 話 的 畜 牲 一 樣 進 行 申 訴 。”另 一 個 法 官 說 。

 “ 它 會 得 到 公 道 !”第 三 個 法 官 說 。

這 時 , 一 大 群 男 女 老 少 湧 進 市 場 , 急 切 地 想 看 看 法 官 要 斷 什 麼 案子 。 看 著 老 馬 , 他 們 個 個 都 若 有 所 思 地 站 在 那 裏 。 大 家 都 准 備 告 訴 法 官 , 他 們 看 見 老 馬 在 山 上 徘 徊 。 沒 人 喂 它 , 沒 人 管 它 , 它 的 主 人 卻 坐 在 家 裏 數 著 金 子 。

“ 把 守 財 奴 帶 到 這 兒 來 。”法 官 說 。

守 財 奴 來 了 , 法 官 命 令 他 站 在 一 旁 等 候 裁 決 。

“ 這 匹 老 馬 侍 奉 你 多 年 , ”法 官 說,  “ 它 救 你 脫 險 , 幫 你 掙 錢 。 我 們 命 令 你 : 把 你 一 半 的 金 子 拿 出 來 為 它 遮 風 擋 雨 , 購 買 草 料 , 你 要 給 它 建 一 個 牧 場 , 供 它 食 用 , 建 一 個 暖 和 的 馬 廄 , 讓 它 在 晚 年 有 一 個 舒 適 的 住 處 。”

守 財 奴 低 下 了 頭 , 因 痛 失 金 子 而 難 過 。 人 們 興 高 采 烈 , 老 馬 被 牽 到 新 的 馬 廄 , 吃 了 一 頓 很 長 時 間 沒 有 吃 過 的 豐 盛 晚 餐 。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