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 个 古 老 的 故 事 是 狮 子 和 老 虎 寓 言 的 略 微 复 杂 一 些 的 翻 版 。 在 这 里 , 人 代 替 了 动 物 。 本 故 事 的 独 特 之 处 在 于 , 奴 隶 安 德 鲁 克 里 斯 虽 然 自 己 受 着 残 酷 的 待 遇 , 但 仍 然 对 别 人 的 痛 苦 表 示 了 同 情 。 能 设 身 处 地 地 替 别 人 着 想 , 这 是 人 类 的 一 种 独 特 之 处 。 最 后 , 安 德 鲁 克 里 斯 凭 着 自 己 的 善 良 获 得 了 解 放 。

从 前 在 罗 马 , 有 一 位 贫 穷 的 奴 隶 , 名 叫 安 德 鲁 克 里 斯 。 他 的 主 人 是 一 个 残 酷 的 人 , 对 他 很 不 好 , 以 致 安 德 鲁 克 里 斯 最 终 逃 走 了 。

他 在 一 处 原 始 森 林 里 躲 了 好 多 天 。 找 不 到 任 何 食 物 , 他 一 天 比 一 天 病 弱 , 他 想 , 他 活 不 了 多 长 了 。 于 是 , 有 一 天 , 他 爬 进 了 一 个 山 洞 , 在 里 面 躺 了 下 来 , 不 久 , 他 就 睡 着 了 。

过 了 一 会 , 他 被 一 阵 很 大 的 声 音 吵 醒 了 。 一 只 狮 子 来 到 了 他 的 洞 里 , 大 声 吼 叫 着 。 安 德 鲁 克 里 斯 怕 极 了 , 他 想 , 狮 子 肯 定 会 把 他 吃 掉 的 。 但 是 , 不 久 他 就 发 现 , 狮 子 不 仅 没 有 发 作 , 而 且 还 一 瘸 一 瘸 的 , 腿 好 像 受 了 伤 。

于 是 , 安 德 鲁 克 里 斯 壮 起 胆 子 , 抓 住 了 狮 子 受 伤 的 那 只 爪 子 , 看 看 究 竟 发 生 了 什 么 事 。 狮 子 静 静 地 站 着 , 用 他 的 头 蹭 着 安 德 鲁 克 里 斯 的 肩 膀 。 他 好 像 在 说: “ 我 知 道 你 会 帮 助 我 的 。”

安 德 鲁 克 里 斯 把 狮 子 的 爪 子 抬 了 起 来 , 看 到 有 一 根 长 长 的 尖 刺 刺 在 了 里 面 , 使 他 伤 得 不 轻 。 他 用 两 根 指 头 抓 住 刺 的 一 头 , 快 速 、用 力 地 把 刺 拔 了 出 来 。 狮 子 高 兴 极 了 , 像 狗 一 样 跳 了 起 来 , 用 舌 头 舔 着 他 新 朋 友 的 手 和 脚 。

现 在 , 安 德 鲁 克 里 斯 已 不 怎 么 害 怕 了 。 夜 晚 来 临 的 时 候 , 他 和 狮 子 就 一 起 背 靠 背 地 睡 在 了 洞 子 里 。

在 很 长 一 段 时 间 里 , 狮 子 每 天 都 给 安 德 鲁 克 里 斯 带 来 食 物 , 两 人 成 为 了 亲 密 无 间 的 好 朋 友 , 安 德 鲁 克 里 斯 发 现 自 己 的 新 伙 伴 是 一 个 非 常 令 人 快 乐 的 家 伙 。

一 天 , 一 队 士 兵 经 过 这 座 森 林 , 发 现 了 躲 在 洞 里 的 安 德 鲁 克 里 斯 。 他 们 知 道 他 是 什 么 人 , 便 把 他 抓 回 罗 马 去 了 。

那 时 候 的 法 律 规 定 , 任 何 一 个 从 主 子 那 儿 逃 走 的 奴 隶 都 必 须 与 一 只 饥 饿 的 狮 子 决 斗 。 他 们 把 一 只 狮 子 关 了 起 来 , 不 给 他 吃 一 点 东 西 , 并 定 好 了 决 斗 的 时 间 。

决 斗 那 天 来 到 了 , 成 千 上 万 人 聚 集 过 来 , 一 起 来 看 热 闹 。 那 时 他 们 去 的 那 个 地 方 就 像 今 天 的 人 在 一 起 看 马 戏 或 棒 球 比 赛 的 地 方 。 门 开 了 , 可 怜 的 安 德 鲁 克 里 斯 被 带 了 进 来 。 他 几 乎 快 被 吓 死 了 ,

因 为 他 已 能 隐 隐 约 约 地 听 到 狮 子 的 吼 声 了 。 他 抬 头 向 四 周 看 看 , 成 千 上 万 个 人 的 脸 上 没 有 一 丝 同 情 的 表 情 。

狮 子 冲 进 来 了 , 他 一 个 跨 步 就 跳 到 了 这 位 可 怜 的 奴 隶 的 面 前 。 安 德 鲁 克 里 斯 大 叫 一 声 , 不 过 不 是 因 为 害 怕 , 而 是 高 兴 。 因 为 那 只 狮 子 正 是 他 的 老 朋 友 ——— 那 只 山 洞 里 的 狮 子 。

等 待 着 看 狮 子 吃 人 好 戏 的 观 众 充 满 了 好 奇 。 他 们 看 到 安 德 鲁 克 里 斯 双 手 抱 着 狮 子 的 脖 子 , 狮 子 则 躺 在 他 的 脚 下 , 深 情 地 舔 着 他 的 双 脚 ; 他 们 看 到 那 头 庞 大 的 野 兽 用 头 蹭 着 奴 隶 的 头 , 那 么 的 亲 密 无 间 。他 们 不 知 道 究 竟 是 怎 么 一 回 事 。

过 了 一 会 儿 , 他 们 要 求 安 德 鲁 克 里 斯 向 他 们 解 释 事 情 的 原 委 。 于 是 , 安 德 鲁 克 里 斯 双 手 抱 着 狮 子 的 头 , 站 在 这 些 人 的 前 面 , 向 他 们 讲 述 了 他 和 狮 子 一 起 在 洞 里 生 活 的 故 事 。

“ 我 是 一 个 人 , ”他 说 , “ 但 从 来 没 有 人 像 朋 友 一 样 对 待 过 我 。 惟 独 只 有 这 只 可 怜 的 狮 子 对 我 好 , 我 们 像 亲 兄 弟 一 样 相 亲 相 爱 。” 周 围 的 人 还 不 是 很 坏 , 这 时 候 , 他 们 已 不 能 再 对 这 位 可 怜 的 奴 隶

下 狠 心 了 。“ 给 他 放 生 , 让 他 自 由 !”他 们 喊 着 , “ 给 他 放 生 , 让 他 自 由 !”

另 外 还 有 人 喊: “ 也 给 狮 子 自 由 ! 把 他 们 都 放 了 !”

就 这 样 , 安 德 鲁 克 里 斯 获 得 了 自 由 , 狮 子 也 随 他 一 起 获 得 了 自 由 。 他 们 一 起 在 罗 马 住 了 很 多 年 。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