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感覺別人的痛苦———這是同情的實質。以下是一篇安徒生的童話名篇,這個簡單的悲劇故事在每個孩子的心裡都勾起了同情之心。

天氣冷極了。大雪紛紛揚揚地下著,天色已晚,天快要黑下來了。這是一年的最後一夜———新年的前夕。在這樣的寒冷和黑暗中,一位可憐的小女孩從街上走來,她光著腳,頭上什麼也沒戴。她在離開家的時候確實還拖著一雙拖鞋,但它們太大了———是她媽媽一直穿的。當她匆忙跑過街道的時候,兩輛馬車飛奔而來,可憐的小姑娘便把它們跑丟了。後來她四處尋找,一隻怎麼也找不到,另一隻又被一個男孩撿起來,拿著逃走了。男孩還說呢,等他有一天有了小孩,他可以把它當作一個搖籃來用。

小姑娘只好赤著一雙小腳,往前走啊走啊。小腳已經凍得又紅又青了。在她身上的舊圍裙裡,包著許多火柴,她手裡還拿著一把。這一整天,誰也沒有向她買過一根火柴,誰也沒有給過她一枚錢。

可憐的小姑娘! 她又冷又餓, 瑟瑟發抖, 一路慢慢走著, 一幅多麼悲慘的畫面 !

雪花落在她金黃色的長發上———它捲曲地散落在她的肩上,漂亮極了。不過她並沒有想到自己的漂亮,也沒有想到冷。每一扇窗戶都射出明亮的燈光,街上飄著一股烤鵝肉的誘人香味———今晚是除夕,她心裡想的就是這件事。

她在兩座房子———其中一座比另一座向街心更凸出來一點———所形成的一個牆角里坐下來,縮成一團。她把一雙小腳也縮進來,不過她感到更冷。她不敢回家,因為她沒有賣掉一根火柴,沒有賺到一個銅板。她的父親一定會打她的,而且,家裡也同樣很冷。她的家只不過是頭上有一個屋頂的破棚子,雖然最大的破洞都已經用草和破布堵住了,但風還是可以從許多的裂縫裡吹進來。

現在,她的一雙小手幾乎快要凍僵了。哎!哪怕一根小火柴對她也是有好處的。只要她敢抽出一根來,在牆上擦燃,就可以暖手。她終於抽出一根來了,哧!它燃起來了,冒出火光來了!當她把小手覆在上面的時候,它變成了一朵溫暖、光明的火焰,像一根小小的蠟燭。這是一道微小、美麗的光!小姑娘覺得真像坐在一個鐵火​​ 爐旁邊一樣:它有光亮的黃銅圓捏手和黃銅爐身。火燒得那麼暖,那麼美!小姑娘伸出她的小腳,也打算暖一暖。但是,唉,這是怎麼一回事兒?火焰突然熄滅了,火爐也不見了。她坐在那兒,手中只握著一根燒滅了的火柴棍。

她又在牆上擦了一根,它燃起來了,發出了明亮的光。牆上被火光照到的地方都變得透明了,像一片薄紗,她可以看到房間裡的東西:桌上鋪著雪白的台佈,上面有精緻的碗盤,盤裡有一隻肚子裡塞滿梅子和蘋果、冒著香氣的烤鵝。更令人高興和美妙的是,這隻鵝從盤子裡跳了出來,肚子上仍然插著刀叉,蹣跚著徑直朝這個小姑娘走來。

但這時火柴滅了,她面前只剩下了一堵又厚又冷的牆。她又擦亮了一根火柴。現在她坐在了一株美麗的聖誕樹下,這株聖誕樹比起上次她透過玻璃門看到的一個富有商人家裡的聖誕樹還要大,還要美。它的綠枝上燃著幾千隻蠟燭,鮮豔的小人跟商店櫥窗裡掛著的一樣美麗,它們調皮地看著她。小姑娘向它們伸出手,可是火柴又熄滅了。

聖誕樹的燭光越升越亮。她看到它們現在變成了天上的星星, 星星中有一顆落下來了,在天上劃出一條長長的光線。“現在又有一個什麼人要死了。”小姑娘輕聲地嘟噥著,因為她的老祖母——— 這世上惟一愛過她的人, 現在已經死了——— 曾經說過: 天上每落下一顆星, 地上就會有一個靈魂升到上帝那兒去。

她在牆上又擦了一根火柴,火光照亮了周圍。在這亮光中,她親愛的老祖母出現了,她那麼光明,那麼溫柔,那麼和藹,帶著她活在塵世時從未有過的幸福笑容。

“ 哦, 奶奶, ”小姑娘叫道, “ 把我帶走吧! 我知道火柴一滅你就會不見。你就會像那個溫暖的火爐,那隻豐盛的烤鵝,那棵美麗的聖誕樹一樣地不見了。”為了不讓祖母消失,她把剩下的全部火柴都擦亮了。

這些火柴發出強烈的光芒,把黑夜照得比白天還要亮。祖母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美麗和高大。她把小姑娘抱起來,摟在懷裡。她們在光明和快樂中飛走了,兩人越飛越高,飛到既沒有飢餓,又沒有寒冷,也沒有孤獨的地方———她們將與上帝在一起。

但是早晨來臨的時候,可憐的小姑娘坐在牆角里,她雙頰通紅,嘴角露著笑容,她已經死了———在舊年除夕的晚上凍死了。她小小的屍體被凍得又僵又硬,手裡還捏著火柴———一束已經燃燒過的火柴。

“她想使自己暖和一下,可憐的小東西。”人們說。誰也不知道,她曾經看到過多麼美麗的東西,她曾經那麼燦爛地跟祖母在一起,走到新年的幸福中。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