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上帝同在

07/30/2012

 
这 是 一 则 古 老 的 基 督 教 故 事 的 翻 版 。 它 的 魅 力 正 在 于 它 的 简 洁 。 尽 管 它 富 有 道 德 说 教 的 意 味 , 但 它 们 仍 然 是 托 尔 斯 泰 小 说 中 最 受 人 欢 迎 的 篇 章 之 一 。

从 前 , 在 俄 罗 斯 的 一 个 小 镇 里 , 住 着 一 位 鞋 匠 , 名 叫 马 丁 · 阿 维 德 伊 奇 。 他 在 地 下 室 里 有 一 间 小 屋 , 屋 子 只 有 一 扇 窗 户 , 从 窗 户 往 上 看 , 可 以 看 见 街 道 。 尽 管 从 窗 户 里 只 能 看 到 来 往 行 人 的 脚 , 但 马 丁 却 能 从 他 们 的 靴 子 上 认 出 他 们 来 。 他 在 这 个 地 方 已 生 活 了 很 长 时 间 , 有 很 多 老 相 识 。 周 围 的 邻 居 , 几 乎 没 有 一 个 人 的 靴 子 不 是 在 他 手 里 经 过 了 一 两 次 的 , 所 以 , 他 常 常 能 从 窗 户 里 欣 赏 自 己 的 手 艺 。 有 的 是 经 他 重 新 换 了 靴 底 的 , 有 的 是 补 缀 了 的 , 有 的 是 加 了 线 的 , 有 的 甚 至 还 是 换 了 新 的 靴 面 的 。 他 是 个 忙 人 , 因 为 他 活 做 得 好 , 用 的 料 也 好 , 收 费 却 不 高 , 而 且 还 值 得 让 人 信 赖 。 如 果 他 能 按 约 完 成 工 作 , 他 决 不 拖 延 , 如 果 他 不 能 , 也 从 来 如 实 相 告 , 从 不 寻 找 什 么 借 口 。 所 以 他 远 近 闻 名 , 有 干 不 完 的 活 。

马 丁 一 直 是 个 好 人 , 但 随 着 年 龄 增 大 , 他 开 始 更 多 地 考 虑 灵 魂 方 面 的 事 , 与 上 帝 靠 得 越 来 越 近 了 。

从 那 以 后 , 马 丁 的 整 个 生 活 就 改 变 了 。 他 的 生 活 变 得 平 和 而 充 满 欢 乐 。 早 晨 , 从 坐 下 来 开 始 干 活 , 当 完 成 了 一 天 的 活 计 , 他 把 油 灯 从 墙 上 取 下 来 , 放 在 桌 上 , 然 后 从 书 架 上 取 下《圣 经》, 打 开 来 , 便 坐 下 来 阅 读 。 他 读 得 越 多 , 就 了 解 得 越 深 , 心 里 就 越 清 楚 , 越 幸 福 。

一 次 , 马 丁 读《圣 经》读 到 很 晚 , 他 被 书 吸 引 住 了 。 他 读 的 那 章 是 “ 路 加 福 音”, 在 第 6 节 , 他 读 到 了 以 下 文 字 :

有 人 打 你 这 边 的 脸 , 连 那 边 的 脸 也 由 他 打 。 有 人 夺 你 的 外 衣 , 连 内 衣 也 由 他 拿 去 。 凡 求 你 的 , 就 给 他 。 有 人 夺 你 的 东 西 去 , 不 用 再 要 回 来 。 你 们 愿 意 人 怎 样 待 你 们 , 你 们 也 要 怎 样 待 人 。

他 思 考 了 一 会 儿 这 段 文 字 , 正 想 上 床 , 但 又 离 不 开 书 , 便 继 续 往 下 读 第 7 节 ——— 关 于 百 夫 长 、寡 妇 的 儿 子 和 对 施 洗 约 翰 派 来 的 门 徒 的 答 复 的 那 一 节 ——— 读 到 了 一 个 富 有 的 法 利 赛 人 邀 请 主 进 他 的 家 的 那 一 段 。 他 读 到 , 那 个 有 罪 的 女 人 用 香 膏 抹 他 的 脚 , 并 用 泪 洗 他 的 脚 , 主 便 赦 免 了 她 。 他 读 到 : 于 是 转 过 来 向 着 那 女 人 , 对 西 门 说 : 
“  你 看 见 这 女 人 了 吗 ? 我 进 了 你 的 家 , 你 没 有 给 我 水 洗 脚 , 但 这 女 人 用 眼 泪 湿 了 我 的 脚 , 并 用 头 发 擦 干 。 你 没 有 与 我 亲 嘴 , 但 这 女 人 从 我 进 来 的 时 候 就 不 住 地 用 嘴 亲 我 的 脚 。 你 没 有 用 油 抹 我 的 头 , 但 这 女 人 用 香 膏 抹 我 的 脚 。”

读 到 这 些 话 , 他 想 : 
“ 他 没 有 用 水 洗 主 的 脚 , 没 有 亲 他 , 没 有 用 油 膏 抹 主 的 头 ⋯ ⋯”马 丁 再 一 次 摘 下 眼 镜 , 放 在 书 上 , 仔 细 思 量 。

“ 我 想 , 那 法 利 赛 人 肯 定 像 我 这 样 , 也 是 只 想 着 自 己 ——— 怎 样 弄 到 一 杯 茶 , 怎 样 使 自 己 温 暖 舒 服 , 从 不 想 到 客 人 。 他 照 顾 自 己 , 但 对 客 人 却 一 点 也 不 在 乎 。 客 人 是 谁 ? 是 主 ! 如 果 主 到 我 这 儿 来 , 我 会 像 这 样 表 现 吗 ?”

后 来 , 马 丁 头 枕 双 臂 , 朦 朦 胧 胧 地 进 入 了 梦 乡 。

“ 马 丁 !”突 然 , 他 听 到 似 乎 有 人 在 他 耳 边 细 声 叫 着 。

他 从 睡 梦 中 问 道: 
谁 呀 ?”

他 转 头 看 看 周 围 , 看 看 大 门 , 没 有 看 见 人 。 他 又 问 了 一 声 。 然 后 他 清 清 楚 楚 地 听 见: 
马 丁 , 马 丁 ! 明 天 你 看 着 街 上 , 你 会 看 见 我 。”

马 丁 醒 过 来 , 从 椅 子 上 站 起 , 揉 揉 双 眼 , 他 不 知 道 听 到 这 些 话 时 自 己 是 在 做 梦 , 还 是 清 醒 着 的 。 他 熄 了 灯 , 上 床 睡 觉 去 了 。

第 二 天 早 上 , 天 没 亮 , 他 就 起 床 了 , 作 了 祷 告 , 升 上 火 , 做 了 一 些 菜 汤 和 荞 麦 粥 , 点 燃 茶 炉 , 系 上 围 裙 , 坐 在 窗 边 , 开 始 工 作 了 。 他 不 停 地 抬 头 看 着 街 上 , 每 当 有 穿 着 他 不 熟 悉 的 靴 子 的 人 经 过 , 他 就 会 站 起 来 看 , 以 便 不 仅 看 清 楚 走 过 去 这 个 人 的 脚 , 而 且 还 看 清 他 的 脸 。 一 个 穿 新 毡 靴 的 仆 人 走 过 去 , 接 着 是 一 个 挑 水 的 。 现 在 又 来 了 一 个 尼 古 拉 王 朝 时 期 的 老 兵 , 他 走 近 窗 户 , 手 里 还 拿 把 铲 子 。 马 丁 从 靴 子 上 认 出 来 , 这 个 老 人 就 是 斯 特 潘 尼 奇 。 他 的 靴 子 已 经 破 旧 不 堪 , 马 丁 曾 给 它 补 缀 过 一 次 皮 。 附 近 的 一 位 商 人 收 留 了 他 , 他 平 时 的 工 作 就 是 帮 仆 人 做 点 事 。 这 时 , 他 正 在 清 理 马 丁 窗 前 的 积 雪 。 马 丁 看 了 看 他 , 然 后 就 继 续 工 作 了 。

刚 缝 了 10 针 , 他 又 忍 不 住 向 窗 外 看 看 。 他 看 到 , 斯 特 潘 尼 奇 已 将 铲 子 靠 在 了 墙 上 , 自 己 正 在 一 边 休 息 , 也 许 是 在 取 暖 。 看 来 , 他 已 经 老 朽 了 , 显 然 , 他 已 无 力 清 除 窗 外 的 积 雪 了 。

“ 我 为 什 么 不 让 他 进 来 , 喝 些 茶 呢 ?”马 丁 想, “ 茶 炉 上 的 茶 已 经 煮 开 了 。”

他 把 鞋 锥 插 好 , 站 起 身 , 把 茶 壶 拿 到 桌 上 , 泡 上 了 茶 。 他 用 手 指 敲 着 玻 璃 。 斯 特 潘 尼 奇 转 过 身 , 来 到 窗 前 。 马 丁 用 手 示 意 , 让 他 进 来 , 并 过 去 打 开 了 门 。


“ 进 来 , ”他 说 , “ 来 暖 暖 身 子 吧 ! 我 想 你 肯 定 冻 坏 了 。”

“ 上 帝 保 佑 你 !”斯 特 潘 尼 奇 答 道,  “ 我 的 骨 头 都 冻 疼 了 。” 他 走 了进 来 , 先 抖 落 身 上 的 积 雪 , 为 了 不 在 地 板 上 留 下 印 迹 , 又 开 始 擦 自 己 的 鞋 底 。 但 擦 靴 子 的 时 候 , 他 踉 踉 跄 跄 的 , 几 乎 跌 倒 。

“ 不 要 麻 烦 , 不 用 擦 鞋 , ”马 丁 说 , 
“ 过 会 我 来 擦 地 板 , 反 正 每 天 都要 擦 的 。 过 来 , 朋 友 , 坐 下 来 喝 杯 茶 。”

他 倒 满 了 两 杯 茶 , 把 其 中 一 杯 给 了 客 人 , 自 己 的 那 杯 放 在 茶 碟 上 , 端 起 来 , 轻 轻 地 吹 着 。

斯 特 潘 尼 奇 一 口 气 喝 干 了 那 杯 茶 , 将 茶 杯 扣 过 来 , 底 朝 上 , 杯 中 剩 下 的 那 块 糖 又 放 到 桌 上 。 他 谢 了 马 丁 , 但 从 神 情 里 可 以 看 出 来 , 他 显 然 还 是 想 再 喝 一 杯 。

“ 再 来 一 杯 , ”马 丁 说 着 , 又 斟 满 了 客 人 和 自 己 的 茶 杯 。 但 当 客 人 喝 完 了 第 二 杯 茶 时 , 马 丁 却 还 一 直 看 着 街 上 。 “ 你 在 等 什 么 人 吗 ?”客 人 问 。


“ 等 什 么 人 ? 哎 , 我 真 不 好 意 思 对 你 说 。 我 其 实 不 是 在 等 什 么 人 , 不 过 我 昨 晚 听 到 了 什 么 声 音 , 脑 子 里 总 是 忘 不 掉 。 我 不 知 道 这 是 幻 觉 还 是 真 实 的 场 景 。 你 知 道 , 朋 友 , 昨 天 晚 上 我 在 读《福 音 书》, 读 到 了 耶 稣 基 督 在 世 受 难 行 道 的 那 段 。 我 敢 肯 定 , 你 一 定 听 说 过 这 一 段 的 。”

“ 我 是 听 说 过 , ”斯 特 潘 尼 奇 回 答 , “ 不 过 我 是 个 睁 眼 瞎 , 读 不 了书 。”

“ 嗯 , 你 知 道 , 我 读 到 了 他 如 何 在 世 上 行 道 。 你 知 道 , 我 正 读 到 他 来 到 一 个 法 利 赛 人 的 家 里 , 而 法 利 赛 人 没 有 好 好 善 待 他 的 那 一 段 。 朋 友 , 我 读 的 时 候 就 想 , 他 为 何 不 诚 心 款 待 我 主 基 督 呢 ? 假 使 我 自 己 遇 到 这 种 事 , 正 不 知 道 该 怎 样 竭 力 欢 迎 他 呢 ! 可 是 朋 友 , 当 我 正 这 么 想 的 时 候 , 睡 意 袭 来 , 当 我 睡 眼 朦 胧 之 际 , 听 到 有 人 唤 我 的 名 字 。 我 站 起 来 , 听 到 有 人 在 轻 声 说 : ‘ 等 着 。 我 明 天 要 来 。’ 这 种 情 况 连 续 发 生 了 两 次 。 实 话 跟 你 说 , 这 件 事 深 深 地 印 在 了 我 的 心 里 , 虽 然 我 为 自 己 感 到 害 羞 , 但 我 一 直 企 盼 着 他 , 亲 爱 的 主 !” 斯 特 潘 尼 奇 默 不 作 声 地 摇 摇 头 , 喝 完 了 杯 子 里 的 茶 , 把 茶 杯 放 在了 一 边 , 但 马 丁 把 茶 杯 拿 过 来 , 再 次 添 满 了 茶 。


“ 谢 谢 你 , 马 丁 · 阿 维 德 伊 奇 , ”他 说, “ 你 让 我 的 灵 魂 和 肉 体 都 得 到 了 食 粮 , 感 到 了 满 足 。”

“ 我 很 欢 迎 你 来 。 下 次 再 来 吧 ! 我 很 高 兴 接 待 客 人 。”马 丁 说 。 斯 特 潘 尼 奇 走 了 , 马 丁 倒 出 茶 壶 里 剩 下 的 茶 水 , 喝 完 后 , 把 茶 具 放 在 一 边 , 又 坐 下 来 干 活 , 缝 起 了 一 双 靴 子 。 干 活 的 时 候 , 他 又 不 停 地 抬 头 看 着 窗 外 , 想 着 在《圣 经》里 读 到 的 话 , 他 的 脑 子 里 充 满 了 基 督 的 教 诲 。


两 个 士 兵 走 了 过 去 , 一 个 穿 着 军 靴 , 一 个 穿 着 马 丁 做 的 靴 子 。 后 来 走 过 了 邻 家 的 主 人 , 穿 着 崭 新 的 套 鞋 , 再 后 来 走 过 了 一 个 面 包 师 , 手 里 挎 着 篮 子 。 这 些 人 过 去 后 , 又 来 了 一 位 妇 女 , 穿 着 破 旧 的 袜 子 , 农 民 自 制 的 鞋 子 。 她 走 过 窗 子 , 但 在 墙 根 下 停 住 了 。 马 丁 透 过 窗 户 打 量 着 她 , 她 是 一 个 外 地 人 , 穿 着 破 烂 的 衣 服 , 手 里 还 抱 着 一 个 孩 子 。 她 站 在 墙 根 , 背 对 着 风 , 要 把 孩 子 包 起 来 , 但 她 实 在 没 有 东 西 可 以 用 来 包 裹 孩 子 。 女 人 身 上 穿 的 是 夏 衣 , 但 即 使 这 单 薄 的 夏 衣 也 已 破 破 烂 烂 了 。 隔 着 窗 子 , 马 丁 听 到 了 孩 子 的 哭 声 , 女 人 想 尽 办 法 哄 着 他 , 但 没 有 作 用 。 马 丁 站 了 起 来 , 走 出 门 , 走 上 台 阶 , 对 她 叫 道:  “ 亲 爱 的 !”

女 人 听 到 了 , 转 过 身 来 。

“ 亲 爱 的 , 为 什 么 抱 着 孩 子 站 在 寒 风 里 呢 ? 进 来 。 屋 里 暖 和 , 你 能 把 孩 子 包 得 好 点 。 这 里 来 !”

女 人 看 到 一 个 系 着 围 裙 、戴 着 眼 镜 的 老 人 在 叫 她 , 露 出 了 惊 异 的 神 色 , 但 还 是 跟 老 人 走 进 了 屋 子 。

他 们 走 下 台 阶 , 进 了 小 屋 , 老 人 把 她 领 到 了 床 边 。

“ 坐 在 那 儿 , 我 亲 爱 的 , 那 儿 靠 近 火 炉 。 暖 暖 身 子 , 再 给 孩 子 喂 点 吃 的 。”

“ 我 没 有 奶 了 。 大 清 早 到 现 在 , 我 什 么 东 西 也 没 有 下 肚 。”女 人 说 着 , 但 还 是 把 奶 头 塞 进 了 孩 子 的 嘴 里 。 马 丁 摇 着 头 。 他 拿 出 一 个 汤 盆 , 一 些 面 包 。 然 后 他 打 开 炉 门 , 往 汤 盆 里 倒 了 些 菜 汤 。 他 还 拿 出 了 煮 粥 的 锅 , 但 燕 麦 粥 还 没 有 煮 好 , 于 是 他 在 桌 上 铺 好 桌 布 , 只 好 单 把 面 包 和 汤 拿 了 出 来 。

“ 坐 下 来 吃 点 东 西 , 亲 爱 的 , 让 我 帮 你 看 会 儿 孩 子 。 哎 , 托 上 帝 的 保 佑 , 我 也 有 过 孩 子 。 我 知 道 怎 样 照 看 孩 子 。”

女 人 画 了 十 字 , 坐 在 桌 边 , 开 始 吃 起 来 , 而 马 丁 把 孩 子 放 在 床 上 , 坐 到 了 孩 子 的 边 上 。 马 丁 叹 息 了 一 声 。“ 你 没 有 再 暖 和 一 点 的 衣 服 了 吗 ?”他 问 。

“ 怎 么 可 能 有 呢 ?”女 人 回 答 , “ 昨 天 , 我 把 最 后 一 条 披 巾 当 了 , 当 得 了 6 角 钱 。”


女 人 走 过 来 , 抱 起 了 孩 子 , 马 丁 也 站 了 起 来 。 他 走 过 去 , 从 墙 上 挂 着 的 衣 物 中 , 取 了 一 件 旧 外 套 。

“ 拿 着 吧 , ”他 说 , “ 虽 然 这 只 是 一 件 穿 破 了 的 旧 衣 服 , 但 可 以 将 孩 子 包 起 来 。” 

女 人 看 着 衣 服 , 然 后 又 抬 头 看 了 看 老 人 , 接 过 衣 服 , 不 禁 哭 了 起 来 。 马 丁 转 过 身 , 在 床 底 下 摸 索 了 一 阵 , 拿 出 了 一 口 小 箱 子 。 他 在 箱 子 里 掏 了 一 会 , 又 坐 在 了 女 人 的 对 面 。 女 人 对 他 说 , “ 上 帝 保 佑 你 , 朋 友 。”

“ 看 在 基 督 的 分 上 , 把 这 个 拿 走 吧 。”马 丁 说 着 , 把 6 角 钱 给 了 她 , 让 她 去 赎 回 披 巾 。 女 人 画 十 字 祝 了 福 , 马 丁 也 画 十 字 祝 了 福 , 然 后 目 送 着 女 人 离 去 。

过 了 一 会 , 马 丁 又 看 到 一 位 卖 苹 果 的 老 妇 人 站 在 了 他 的 窗 外 。

她 背 上 背 着 一 个 口 袋 , 口 袋 里 装 满 了 木 屑 , 是 要 背 回 家 去 的 。 这 肯 定 是 她 在 某 个 工 地 上 捡 来 的 。

看 来 , 她 是 被 背 上 的 那 口 袋 东 西 压 疼 了 , 她 正 想 把 口 袋 从 一 个 肩 头 换 到 另 一 个 肩 头 , 于 是 , 把 那 口 袋 东 西 放 在 台 阶 上 , 苹 果 篮 子 也 放 在 地 上 , 并 摇 晃 着 口 袋 里 的 木 屑 。 她 正 忙 着 的 时 候 , 突 然 冒 出 了 一 个 头 戴 破 帽 的 孩 子 , 从 篮 子 里 一 把 抓 了 一 只 苹 果 , 马 上 就 想 跑 。 但 老 妇 人 看 到 了 , 她 转 过 身 , 抓 住 了 男 孩 的 袖 子 。 男 孩 挣 扎 着 , 企 图 逃 脱 , 但 老 妇 人 用 双 手 紧 紧 地 抓 着 他 , 并 打 掉 了 他 的 帽 子 , 抓 住 了 他 的 头 发 。 男 孩 尖 叫 着 , 女 人 责 骂 着 。 马 丁 丢 下 锥 子 , 顾 不 得 将 它 插 好 , 就 匆 匆 忙 忙 地 跑 出 了 门 。 他 跌 跌 撞 撞 地 跑 上 台 阶 , 慌 乱 之 中 , 眼 镜 也 摔 到 了 地 上 。 他 跑 到 街 上 时 , 老 女 人 正 揪 着 男 孩 的 头 发 , 口 里 骂 着 , 要 带 他 去 见 警 察 。 小 男 孩 则 挣 扎 着 , 为 自 己 辩 白 说 : “ 我 并 没 有 拿 你 东 西 。 

你 为 什 么 打 我 ? 让 我 走 !” 



马 丁 将 他 们 拉 开 。 他 拉 着 男 孩 的 手 , 说 : “ 看 在 基 督 的 分 上 , 原 谅 他 。让 他 走 吧 ! 老 婆 婆 。 ”

“ 我 要 教 训 教 训 他 , 让 他 过 了 一 年 都 忘 不 了 这 事 ! 我 要 把 这 无 赖 带 去 见 警 察 !”

马 丁 开 始 恳 求 老 妇 人 。

“ 让 他 走 吧 ! 老 婆 婆 。 他 不 会 再 这 样 做 了 。” 老 妇 人 松 了 手 , 男 孩 正 想 跑 走 , 但 马 丁 叫 住 了 他 。

“ 请 老 婆 婆 原 谅 你 !”他 说, “ 以 后 不 能 再 这 样 做 了 , 我 看 你 拿 了 苹 果 。”

男 孩 哭 了 起 来 , 向 老 妇 人 请 求 宽 恕 。 “ 这 就 对 了 。 给 你 这 个 苹 果 。”马 丁 从 篮 子 里 拿 了 一 个 苹 果 , 递 给 了 男 孩 , 并 说 道 , “ 我 会 付 你 钱 的 , 老 婆 婆 。”

“ 你 会 把 他 们 惯 坏 的 , 这 些 小 无 赖 。”老 妇 人 说 。“ 他 应 该 受 到 鞭 打 , 这 样 , 他 才 会 记 住 一 个 礼 拜 的 教 训 。

“ 噢 , 老 婆 婆 , 老 婆 婆 , ”马 丁 说 , 
“ 这 是 我 们 俗 人 的 做 法 , 但 上 帝 可 不 是 这 样 行 事 的 。 如 果 男 孩 偷 了 一 个 苹 果 要 受 鞭 打 , 那 我 们 这 些 犯 下 了 罪 孽 的 人 , 该 受 怎 样 的 惩 罚 呢 ?”

老 妇 人 无 言 了 。

马 丁 又 讲 了 这 样 一 个 寓 言 故 事 : 一 个 东 家 免 去 了 仆 人 的 一 笔 大 债 , 仆 人 出 门 后 , 却 扼 住 了 欠 他 债 的 债 户 的 喉 管 。 老 妇 人 从 头 到 尾 听 完 了 故 事 , 男 孩 也 站 在 一 边 听 着 。
       

“ 上 帝 要 我 们 宽 恕 别 人 , ”马 丁 说 ,  “要 不 我 们 自 己 也 得 不 到 宽 恕 。  

宽 恕 每 一 个 人 , 那 不 会 思 想 的 年 轻 人 , 更 加 应 该 得 到 宽 恕 。”

老 妇 人 点 了 点 头 , 叹 息 道 。

“ 说 得 不 错 , ”她 说 , “ 但 他 们 已 经 被 完 全 宠 坏 了 。”

“ 既 然 如 此 , 我 们 老 年 人 更 应 该 给 他 们 作 出 好 的 榜 样 。”马 丁 回 答 。

“ 我 说 的 也 正 是 这 意 思 , ”老 妇 人 说 , “ 我 曾 经 也 有 7 个 孩 子 , 现 在 只 剩 一 个 女 儿 了 。”老 妇 人 便 开 始 讲 述 她 同 女 儿 住 在 何 处 , 生 活 得 怎 样 , 有 几 个 外 孙 子 。



“ 就 这 样 , ”她 说 , “ 我 剩 下 的 力 气 已 不 多 了 , 但 为 了 我 的 外 孙 们 , 我 努 力 工 作 , 他 们 都 是 好 孩 子 。 没 有 人 出 来 迎 接 我 , 只 有 他 们 。 小 安 妮 一 刻 也 不 愿 离 开 我 , 整 天 叫 着,  ‘ 外 婆 , 亲 爱 的 外 婆 , 亲 亲 外 婆 。’”说 到 这 儿 , 老 妇 人 的 心 肠 完 全 软 下 来 了 。 “ 当 然 , 这 孩 子 只 是 有 点 淘 气 。”她 说 的 是 那 个 男 孩 。

当 老 妇 人 要 把 口 袋 背 到 背 上 的 时 候 , 小 男 孩 一 步 走 到 她 面 前 , 说: “ 我 帮 你 背 吧 ! 老 婆 婆 。 我 与 你 同 路 。”

老 妇 人 点 了 点 头 , 把 口 袋 放 到 了 男 孩 的 背 上 , 两 人 一 起 往 前 走 去 , 老 妇 人 连 马 丁 的 苹 果 钱 也 忘 记 要 了 。 马 丁 站 着 , 看 着 他 们 有 说 有 笑 地 一 起 走 去 。


当 他 们 从 视 线 里 消 失 的 时 候 , 马 丁 回 到 了 自 己 的 小 屋 。 他 在 台 阶 上 发 现 了 自 己 的 眼 镜 , 还 好 , 没 有 摔 碎 , 他 捡 起 锥 子 , 重 新 开 始 干 活 。 他 干 了 一 会 , 不 久 , 他 发 现 屋 子 里 的 光 线 已 经 暗 了 下 来 , 他 连 皮 子 上 的 针 眼 都 看 不 清 了 , 他 看 到 , 点 灯 的 人 正 在 把 街 灯 一 盏 盏 地 点 亮 。

“ 该 是 点 灯 的 时 候 了 , ”他 想 。 他 剪 了 剪 灯 绳 , 点 上 灯 , 又 开 始 干 活 了 。 他 做 好 了 一 双 靴 子 , 转 过 来 翻 过 去 , 又 检 查 了 一 遍 。 靴 子 做 得 不 错 。 于 是 他 收 拾 好 工 具 , 打 扫 干 净 了 边 角 材 料 , 归 置 好 毛 刷 、线 和 锥 子 , 然 后 把 灯 从 墙 上 取 下 来 , 放 在 桌 上 。 之 后 他 从 书 架 上 取 下《福 音 书》。 他 原 想 翻 到 昨 天 晚 上 夹 了 块 摩 洛 哥 革 做 了 记 号 的 地 方 , 但 一 下 翻 到 了 别 的 地 方 。 一 翻 开 书 , 昨 天 的 梦 境 就 又 浮 现 在 了 脑 海 , 不 久 , 又 恍 惚 听 到 有 脚 步 声 响 起 , 似 乎 有 什 么 人 在 他 背 后 走 动 。 马 丁 转 过 身 , 他 模 模 糊 糊 好 像 看 到 有 人 站 在 黑 暗 的 角 落 里 , 但 他 看 不 出 来 是 
谁 。 


然 后 传 来 了 低 声 的 耳 语: “ 马 丁 , 马 丁 , 你 不 认 识 我 吗 ?”
     

“ 你 是 谁 ?”马 丁 嘟 哝 着 问 。


“ 是 我 , ”那 个 声 音 说 。 随 后 , 从 黑 暗 的 角 落 里 走 出 了 斯 特 潘 尼 奇 。 他 微 笑 着 , 而 且 像 一 片 云 一 样 转 瞬 不 见 了 。

“ 是 我 , ”那 个 声 音 又 说 。 随 后 , 从 黑 暗 的 角 落 里 走 出 了 抱 着 孩 子 的 女 人 , 女 人 微 笑 着 , 孩 子 也 咯 咯 地 笑 着 , 她 们 马 上 也 消 失 不 见 了 。



 “ 是 我 , ”那 个 声 音 又 说 。 随 后 , 从 黑 暗 的 角 落 里 又 走 出 了 老 妇 人 和 手 拿 苹 果 的 孩 子 , 两 人 都 面 带 微 笑 , 很 快 又 全 都 不 见 了 。 马 丁 心 里 充 满 了 欢 乐 。 他 在 胸 前 画 了 十 字 , 戴 上 眼 镜 , 开 始 读 《福 音 书》中 打 开 的 那 一 页 。 在 那 一 页 的 上 方 , 他 读 到 :

我 饿 了 , 你 们 给 我 肉 。 我 渴 了 , 你 们 给 我 水 喝 。 我 是 个 外 乡 人 , 你 们 迎 我 进 家 门 。

那 页 的 下 方 , 他 又 读 到 :

我 实 在 告 诉 你 们 , 凡 你 们 所 施 给 我 这 些 卑 贱 兄 弟 中 的 一 个 , 就 是 施 在 我 身 上 。

于 是 马 丁 恍 然 大 悟 , 知 道 梦 已 显 灵 了 , 救 世 主 今 天 确 实 来 过 了 , 而 他 还 尽 心 招 待 了 他 。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