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 有 一 种 友 谊 比 师 生 之 情 更 神 圣 , 而 海 伦 · 凯 勒 ( 1 88 0—1 96 8 ) 和 安 妮 · 萨 利 文 ( 1 86 6—1 93 6 ) 的 友 谊 堪 称 其 中 最 伟 大 者 。

海 伦 · 凯 勒 不 满 2 岁 时 , 疾 病 夺 去 了 她 的 视 力 和 听 力 , 使 她 与 世 隔 绝 。 之 后 的 近 五 年 里 她 长 大 了 , 正 如 她 后 来 描 述 的 : 
“ 粗 野 且 难 以 驾 驭 , 高 兴 时 便 傻 笑 , 不 满 时 则 又 踢 又 抓 , 发 出 令 人 窒 息 的 尖 叫 , 简 直 要 刺 破 耳 膜 。”

安 妮 · 萨 利 文 从 波 士 顿 的 帕 金 斯 盲 人 学 校 来 到 亚 拉 巴 马 州 的 凯 勒 家 , 改 变 了 海 伦 的 生 活 。 萨 利 文 因 眼 部 感 染 而 成 为 半 盲 人 , 始 终 未 能 痊 愈 。 她 带 着 自 己 的 经 历 、百 折 不 挠 的 奉 献 精 神 和 爱 , 来 到 海 伦 身 边 。 通 过 触 摸 , 她 能 与 小 女 孩 的 心 灵 对 话 , 三 年 之 中 , 她 教 海 伦 用 布 莱 叶 盲 文 读 写 。 16 岁 时 , 海 伦 的 口 语 已 经 很 好 , 可 以 上 预 科 和 大 学 了 。 19 04 年 她 以 优 异 成 绩 毕 业 于 拉 德 克 利 夫 , 之 后 像 她 的 老 师 一 样 为 帮 助 盲 人 和 聋 哑 人 奉 献 出 一 生 。 这 两 个 女 人 的 友 谊 始 终 不 渝 , 直 至 安 妮 去 世 。

海 伦 在 自 传《生 命 的 故 事》中 描 写 了 安 妮 · 曼 斯 菲 尔 德 · 萨 利 文 的 到 来 。

在 我 记 忆 中 , 安 妮 · 曼 斯 菲 尔 德 · 萨 利 文 老 师 到 来 的 那 一 天 是 我 一 生 最 重 要 的 日 子 。 想 一 想 自 己 的 生 活 在 这 前 后 天 壤 之 别 般 的 变 化 , 我 心 里 便 惊 诧 不 已 。 那 是 1 88 7 年 3 月 3 日 , 再 过 三 个 月 , 我 就 满 7 周 岁 了 。

在 那 个 不 寻 常 的 午 后 , 我 站 在 门 廊 上 , 一 声 不 响 地 等 着 。 从 妈 妈 的 手 势 和 屋 里 匆 匆 来 往 的 人 们 那 里 , 我 隐 约 猜 到 会 有 不 平 常 的 事 发 生 , 于 是 我 走 到 门 口 , 在 台 阶 上 等 着 。 午 后 的 阳 光 穿 过 覆 盖 着 门 廊 的 团 团 簇 簇 的 忍 冬 花 , 照 在 我 仰 起 的 脸 上 。 我 的 手 指 几 乎 是 不 自 觉 地 在 熟 悉 的 叶 子 和 花 上 流 连 , 刚 刚 绽 开 的 花 儿 在 迎 接 这 南 国 的 春 天 。 我 不 知 道 未 来 将 会 给 我 带 来 什 么 样 的 奇 迹 或 惊 诧 。 连 续 几 个 星 期 以 来 , 愤 怒 和 苦 涩 在 吞 噬 着 我 , 其 后 便 是 深 深 的 倦 怠 。

你 是 否 曾 有 这 样 的 经 历 : 在 浓 雾 弥 漫 的 海 上 , 那 迷 雾 如 同 有 形 的 白 幕 包 围 着 你 , 紧 张 而 焦 虑 的 巨 大 的 航 船 , 借 助 着 测 深 锤 和 探 深 索 , 摸 索 着 驶 向 岸 边 , 而 你 内 心 狂 跳 不 已 , 在 等 待 着 什 么 事 情 发 生 。 我 开 始 接 受 教 育 之 前 , 就 像 那 条 船 , 只 是 没 有 罗 盘 和 探 深 索 , 无 从 知 道 自 己 到 底 离 港 口 还 有 多 远 。“ 光 明 , 给 我 光 明 !”我 的 心 在 这 样 无 声 地 呐 喊 , 就 在 那 一 刻 , 爱 的 光 辉 照 在 了 我 身 上 。

我 感 觉 到 了 越 来 越 近 的 脚 步 。 我 以 为 是 妈 妈 , 就 伸 出 了 手 。 有 人 抓 住 了 它 , 把 我 抱 起 , 紧 紧 拥 在 她 的 怀 里 。 她 来 向 我 揭 示 一 切 , 更 重 要 的 是 , 来 爱 我 。

老 师 来 的 第 二 天 早 上 , 她 把 我 领 到 她 的 房 中 , 给 我 一 个 洋 娃 娃 。

这 是 帕 金 斯 学 校 的 盲 孩 子 们 送 的 , 劳 拉 · 布 里 奇 曼 为 它 缝 制 了 衣 服 , 这 些 是 我 后 来 知 道 的 。 我 拿 着 它 玩 了 一 会 儿 , 这 时 , 萨 利 文 小 姐 慢 慢 地 在 我 手 上 拼 出“ 洋 娃 娃”这 个 词 。 我 立 刻 被 这 种 手 指 游 戏 迷 住 了 , 并 努 力 地 模 仿 。 当 我 终 于 成 功 地 把 字 母 准 确 拼 写 出 来 时 , 脸 上 洋 溢 着 童 稚 的 喜 悦 和 骄 傲 。 我 跑 下 楼 , 来 到 妈 妈 面 前 , 擎 着 手 , 拼 写 出“ 洋 娃 娃”这 个 词 。 我 当 时 并 不 知 道 我 是 在 写 字 , 甚 至 不 知 道 有 字 的 存 在 。 我 只 是 像 猴 子 一 样 模 仿 , 让 自 己 的 手 指 移 动 。 在 这 以 后 的 日 子 里 , 我 学 会 了 拼 写 许 多 词 , 但 并 不 理 解 它 们 的 意 思 , 其 中 有“ 针 、帽 子 、 杯 子”和 少 数 动 词 , 如“ 坐 、站 和 走”。 老 师 和 我 一 起 度 过 了 数 周 之 后 , 我 才 明 白 每 个 事 物 都 有 一 个 名 字 。

一 天 , 我 正 在 玩 新 洋 娃 娃 , 萨 利 文 小 姐 把 破 旧 的 大 洋 娃 娃 也 放 在 我 的 膝 上 , 拼 写 出 洋 娃 娃 这 个 词 , 竭 力 让 我 理 解“ 洋 娃 娃”对 两 者 都 适 用 。 那 天 早 些 时 候 , 我 们 曾 为“ 杯”和“ 水”这 两 个 字 苦 苦 纠 缠 。 萨 利 文 小 姐 尽 力 让 我 明 白“ 杯”是 指 杯 子 , 
水”是 指 水 , 而 我 总 是 把 两 者 混 淆 。 绝 望 之 中 , 她 暂 时 放 下 了 这 个 题 目 , 待 有 机 会 再 重 新 捡 起 。 我 对 她 的 反 复 努 力 变 得 很 不 耐 烦 , 抓 起 新 洋 娃 娃 , 摔 在 地 上 。 当 我 感 觉 到 摔 破 的 洋 娃 娃 的 碎 片 就 在 脚 下 时 , 我 非 常 开 心 。 在 脾 气 发 作 之 后 , 我 既 没 有 懊 悔 , 也 没 有 歉 意 。 我 从 未 喜 欢 过 洋 娃 娃 。 在 我 生 活 的 寂 静 和 黑 暗 世 界 里 , 既 没 有 强 烈 的 感 伤 , 也 没 有 太 多 的 柔 情 。 我 感 觉 到 老 师 把 碎 片 扫 到 壁 炉 边 , 有 了 一 种 满 足 感 , 我 的 不 快 便 消 除 了 。 她 为 我 拿 来 帽 子 , 我 知 道 我 要 出 去 , 到 温 暖 的 阳 光 下 。 这 个 想 法 , 如 果 这 种 无 言 的 知 觉 可 以 称 为 想 法 , 让 我 高 兴 得 又 蹦 又 跳 。

我 们 沿 着 小 路 向 汲 水 房 走 去 , 笼 罩 着 汲 水 房 的 忍 冬 花 香 吸 引 了 我 们 。 有 人 在 汲 水 , 老 师 把 我 的 手 放 在 喷 水 管 下 。 当 清 凉 的 水 流 冲 着 一 只 手 时 , 她 在 我 另 一 只 手 上 写 出“ 水”这 个 字 。 开 始 很 慢 , 后 来 写 得 很 快 。 我 静 静 地 站 着 , 全 神 贯 注 于 她 手 指 的 动 作 。 突 然 , 我 有 了 一 种 朦 胧 的 意 识 , 像 是 记 起 了 早 已 忘 却 的 东 西 ——— 一 种 恢 复 思 维 的 狂 喜 , 不 知 怎 的 , 语 言 的 秘 密 向 我 揭 开 了 。 于 是 , 我 明 白 了 水 就 是 在 我 手 上 流 过 的 奇 妙 而 清 凉 的 东 西 。 这 个 生 动 的 字 眼 唤 醒 了 我 的 心 灵 , 赋 予 它 光 明 、希 望 和 欢 乐 , 使 它 获 得 了 自 由 ! 当 然 , 障 碍 依 然 存 在 , 但 那 些 障 碍 总 有 一 天 会 被 清 除 。

我 带 着 求 知 的 渴 望 离 开 汲 水 房 。 每 个 事 物 都 有 名 字 , 每 个 名 字 都 带 来 一 个 新 想 法 。 当 我 们 回 到 家 , 我 触 摸 到 的 每 个 物 体 都 好 像 拥 有 了 生 命 , 都 在 颤 抖 , 那 是 因 为 , 我 是 用 已 经 获 得 的 一 种 新 奇 的 眼 光 看 待 一 切 。 刚 一 进 门 , 我 就 想 起 被 我 摔 碎 的 洋 娃 娃 。 我 摸 索 着 走 到 壁 炉 边 , 捡 起 那 些 碎 片 。 我 试 图 把 它 们 拼 合 在 一 起 , 但 却 无 法 做 到 。 接 着 , 我 眼 里 涌 满 泪 水 ; 因 为 我 意 识 到 自 己 做 了 什 么 , 我 第 一 次 感 觉 到 悔 恨 和 悲 伤 。

那 天 我 学 会 了 许 多 生 字 。 我 不 能 完 全 记 起 是 哪 些 字 , 但 我 明 白 地 记 得“ 妈 妈”“、 爸 爸 ”、“ 姐 妹 ”、“ 老 师 ”就 在 其 中 ——— 这 些 字 词 使 整 个 世 界 像 花 一 样 为 我 绽 开 , 
“ 如 盛 开 的 毛 蕊 花”。 在 那 个 不 平 常 的 日子 就 要 结 束 时 , 我 躲 在 小 床 上 , 重 温 那 一 天 带 给 我 的 欢 乐 , 很 难 找 出 一 个 比 我 更 幸 福 的 孩 子 , 我 第 一 次 渴 望 着 新 的 一 天 到 来 。

安 妮 · 曼 斯 菲 尔 德 · 萨 利 文 在 信 中 描 述 了 她 所 看 到 的 发 生 在 海 伦 身 上 的“ 奇 迹”。

这 天 早 晨 , 我 的 心 在 欢 快 地 歌 唱 。 奇 迹 发 生 了 。 理 解 之 光 照 耀 着 我 的 学 生 幼 小 的 心 灵 , 看 , 一 切 都 改 变 了 !

这 个 两 星 期 之 前 还 粗 野 的 小 东 西 , 变 成 了 一 个 温 文 尔 雅 的 孩 子 。

我 写 字 的 时 候 , 她 坐 在 我 身 边 用 苏 格 兰 毛 线 钩 织 一 条 红 色 的 长 链 , 表 情 宁 静 而 快 乐 。 她 本 周 学 会 了 这 种 编 织 法 , 并 对 这 一 成 绩 感 到 非 常 骄 傲 。 当 她 成 功 地 钩 织 出 一 条 可 以 横 贯 房 间 的 链 子 时 , 她 轻 轻 拍 了 拍 自 己 的 手 臂 , 把 她 第 一 件 手 工 作 品 爱 惜 地 放 在 面 颊 上 。 现 在 , 她 允 许 我 吻 她 了 , 并 且 在 特 别 温 顺 的 时 候 , 她 还 会 在 我 膝 上 坐 一 两 分 钟 ;

但 她 并 不 回 报 我 的 爱 抚 。 这 一 大 步 ——— 重 要 的 一 步 ——— 已 经 跨 过 来 了 。 这 个 小 小 的 野 孩 子 第 一 次 学 会 了 顺 从 , 她 发 现 服 从 并 不 是 件 很 难 的 事 。 现 在 , 对 已 开 始 在 幼 小 的 心 灵 中 激 发 出 来 的 可 爱 的 才 智 加 以 引 导 和 雕 琢 , 是 我 的 任 务 , 对 此 我 欣 然 接 受 。 已 经 有 人 在 谈 论 海 伦 的 转 变 。 她 父 亲 早 上 去 办 公 室 或 晚 上 回 来 时 , 会 进 来 看 着 她 自 得 其 乐 地 把 珠 子 穿 成 串 , 或 在 缝 纫 板 上 织 横 线 , 他 会 感 慨 : 
“ 她 是 多 么 安 静 !”我 刚 来 的 时 候 , 她 的 行 动 如 此 僵 硬 , 总 使 人 感 觉 她 有 点 不 自 然 , 近 乎 怪 诞 。 我 现 在 注 意 到 她 的 饭 量 小 多 了 。 她 父 亲 为 此 非 常 烦 恼 , 急 于 带 她 回 家 。 他 说 她 想 家 了 。 我 不 同 意 他 的 想 法 , 但 我 想 我 们 是 很 快 就 要 离 开 这 小 房 子 了 。

这 一 周 海 伦 学 了 几 个 名 词 。“ 杯 子 ”和“ 牛 奶 ”对 她 来 说 最 难 , 拼 写“ 牛 奶 ”时 , 她 指 向 杯 子 , 拼 写“ 杯 子 ”时 , 她 做 出 倒 饮 料 的 手 势 。 这 说 明 她 把 两 个 词 混 淆 了 。 她 还 不 知 道 每 个 事 物 都 有 一 个 名 字 。

18 87 年 3 月 2 0 日

今 天 上 午 我 必 须 给 你 写 封 信 , 因 为 发 生 了 一 件 重 要 的 事 , 海 伦 在 学 习 上 又 迈 出 了 重 要 的 一 步 。 她 知 道 了 每 个 事 物 都 有 一 个 名 字 , 而 写 在 手 上 的 字 母 就 是 她 了 解 想 要 知 道 的 一 切 的 钥 匙 。

在 前 面 的 一 封 信 中 , 我 想 我 说 过“ 杯 子”和“ 牛 奶 ”两 个 词 对 海 伦 来 说 最 难 。 她 把 这 些 名 词 和 动 词“ 喝 ”搞 混 了 。 她 不 知 道“ 喝 ”这 个 词 , 每 当 她 拼 写“ 杯 子”或“ 牛 奶”时 , 就 做 出 喝 的 动 作 。 今 天 早 上 当 她 洗 脸 时 , 她 想 知 道“ 水”这 个 词 。 当 她 想 知 道 任 何 东 西 的 名 字 时 , 就 指 着 它 拍 拍 我 的 手 。 我 当 时 拼 写 出“ 水 ”这 个 词 , 在 早 饭 前 并 没 多 想 此 事 。 后 来 我 想 到 , 借 助 这 个 字 , 我 也 许 可 以 解 决“ 杯 子 ——— 牛 奶”的 难 题 。 我 们 来 到 汲 水 房 , 让 海 伦 拿 着 杯 子 放 在 出 水 管 下 , 我 来 抽 水 。 清 凉 的 水 涌 出 , 盛 满 了 杯 子 , 这 时 , 我 在 海 伦 空 着 的 那 只 手 上 拼 写 出 “ 水”。 这 个 字 紧 接 着 清 凉 的 水 流 过 手 上 的 感 觉 而 来 , 似 乎 令 她 很 惊 骇 。 她 扔 掉 了 杯 子 , 怔 怔 地 站 着 , 脸 上 露 出 一 种 新 的 光 彩 。 她 把“ 水” 字 写 了 几 遍 。 接 着 , 她 蹲 在 地 上 , 问 它 叫 什 么 , 然 后 指 了 指 水 泵 和 花 棚 , 这 时 她 忽 然 转 过 身 , 问 我 的 名 字 , 我 拼 写 出“ 老 师”。 这 时 , 保 姆 把 海 伦 的 妹 妹 带 进 汲 水 房 , 海 伦 拼 写 出“ 婴 儿 ”, 随 后 又 把 手 指 向 了 保 姆 。 回 屋 的 路 上 她 一 直 很 兴 奋 , 学 会 了 她 触 摸 到 的 所 有 东 西 的 名 字 。 在 短 短 几 个 小 时 之 中 , 她 学 会 了 30  个 生 字 , 其 中 有“ 门 、开 、关 、给 、 去 、来”等 等 许 多 单 词 。

又 及 : 昨 晚 我 没 有 及 时 写 完 信 寄 出 , 所 以 再 加 上 几 句 。 海 伦 今 天 早 上 起 床 时 , 像 个 光 彩 照 人 的 仙 女 。 她 轻 轻 地 从 这 件 东 西 换 到 那 件 东 西 , 问 我 所 有 这 一 切 的 名 字 。 她 一 高 兴 就 吻 我 。 昨 晚 我 上 床 时 , 她 自 己 偷 偷 钻 进 我 怀 里 , 第 一 次 亲 吻 我 , 我 心 里 高 兴 坏 了 , 觉 得 自 己 都 要 飞 起 来 了 。

1 88 7 年 4 月 5 日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