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织的帽子

08/01/2012

 
正 如 这 个 瑞 典 传 说 提 醒 我 们 的 那 样 , 我 们 的 忠 诚 , 即 便 是 对 妈 妈 织 的 帽 子 这 样 微 不 足 道 的 事 物 的 忠 诚 , 也 是 我 们 所 希 望 成 为 的 那 种 人 的 重 要 特 性 。

曾 经 有 一 个 名 叫 安 德 斯 的 小 男 孩 , 他 有 一 顶 新 帽 子 。 你 从 未 见 到 过 比 它 更 漂 亮 的 帽 子 , 因 为 它 是 他 妈 妈 亲 手 织 的 , 没 有 别 的 妈 妈 能 织 出 这 么 漂 亮 的 帽 子 。 帽 子 是 红 色 的 , 只 有 中 间 有 一 小 块 是 绿 色 ( 那 是 因 为 安 德 斯 的 妈 妈 把 红 线 用 完 了 ) , 帽 穗 则 是 蓝 色 的 。 安 德 斯 在 家 里 走 了 一 圈 , 让 他 的 兄 弟 姐 妹 们 欣 赏 他 的 新 帽 子 。 而 后 他 把 手 插 在 口 袋 里 出 去 散 步 , 因 为 他 想 让 每 个 人 都 看 一 看 他 妈 妈 为 他 织 了 一 顶 多 么 漂 亮 的 帽 子 。 他 碰 到 的 第 一 个 人 是 一 个 拉 着 一 车 木 头 在 路 上 走 的 农 夫 。 这 个 农 夫 把 腰 弯 得 那 么 深 , 安 德 斯 都 担 心 他 会 摔 倒 。

这 个 高 兴 的 农 夫 喊 道 :


“ 嘿 , 那 不 是 安 德 斯 吗 ? 戴 着 这 么 漂 亮 的 一 顶 帽 子 , 我 一 开 始 还 以 为 是 一 个 公 爵 , 甚 至 是 一 个 王 子 呢 。 你 想 坐 我 的 车 吗 ?”

安 德 斯 礼 貌 地 笑 了 笑 , 摇 摇 头 , 骄 傲 地 扬 起 头 从 农 夫 身 边 走 了 过 去 。

在 路 的 尽 头 他 碰 见 了 鞣 皮 工 的 儿 子 拉 尔 斯 。 他 是 一 个 高 大 的 男 孩 , 穿 着 长 统 靴 , 拿 着 一 把 折 刀 。 当 他 看 见 安 德 斯 的 帽 子 时 , 忍 不 住 停 下 脚 步 注 视 着 它 , 而 后 不 由 得 走 近 摸 了 摸 蓝 色 的 帽 穗 。

他 建 议 说 : “ 我 们 交 换 帽 子 吧 。 我 甚 至 可 以 把 折 刀 一 起 给 你 。”


这 把 折 刀 相 当 不 错 , 尽 管 刀 锋 有 一 半 已 经 磨 钝 了 , 刀 柄 也 有 一 些 开 裂 。 安 德 斯 一 直 很 羡 慕 这 把 刀 , 但 它 仍 然 比 不 上 他 妈 妈 给 他 织 的 新 帽 子 。

他 对 拉 尔 斯 说: “ 不 , 我 想 我 不 能 这 样 交 换 。”他 朝 他 点 了 点 头 , 继 续 往 前 走 。 

过 了 一 会 儿 他 碰 到 了 一 位 年 纪 很 大 的 老 婆 婆 , 她 向 安 德 斯 行 了 个 屈 膝 礼 , 她 的 裙 子 就 像 气 球 一 样 鼓 了 起 来 。

她 说 : “ 喔 唷 唷 , 你 看 起 来 真 是 一 个 小 绅 士 。 我 敢 说 你 这 样 打 扮 正 要 赶 去 参 加 皇 家 舞 会 。”


安 德 斯 想:  “ 是 呀 , 为 什 么 不 呢 ? 我 看 起 来 多 精 神 , 我 完 全 可 以 去 觐 见 国 王 。” 

他 说 去 就 去 了 。

在 王 宫 广 场 上 站 着 两 名 戴 着 闪 亮 的 头 盔 的 士 兵 , 肩 上 扛 着 火 枪 。 当 安 德 斯 走 近 大 门 时 , 两 把 火 枪 都 对 准 了 他 。

其 中 一 名 士 兵 喝 问 道: “ 你 想 上 哪 儿 ?” 

安 德 斯 回 答 说: “ 我 要 去 参 加 皇 家 舞 会 。”


另 一 名 士 兵 走 上 前 说 : “ 不 , 你 不 行 。 每 个 参 加 舞 会 的 人 都 得 穿 礼 服 。”

就 在 这 时 , 公 主 从 广 场 上 经 过 。 她 身 穿 白 色 的 丝 绸 衣 服 , 上 面 缀 着 金 色 的 缎 带 。

她 对 士 兵 说: 
“ 这 个 孩 子 的 确 没 穿 礼 服 , 不 过 他 戴 着 一 顶 非 常 漂 亮 的 帽 子 , 那 也 一 样 能 行 。”

于 是 她 牵 着 安 德 斯 的 手 , 带 着 他 走 上 宽 阔 的 大 理 石 台 阶 , 台 阶 上 每 隔 两 层 就 站 着 一 名 士 兵 。 经 过 富 丽 堂 皇 的 大 厅 时 , 身 着 丝 绸 和 天 鹅 绒 的 侍 臣 肃 立 两 旁 向 他 鞠 躬 。 他 们 在 看 到 他 漂 亮 的 帽 子 后 肯 定 把 他 当 成 了 一 位 王 子 。

在 最 大 的 大 厅 的 那 一 头 摆 着 一 张 桌 子 , 上 面 放 着 长 长 的 几 排 金 盏 和 金 碟 。 巨 大 的 银 盘 上 堆 满 了 果 馅 饼 和 蛋 糕 , 还 有 在 亮 晶 晶 的 玻 璃 杯 中 闪 烁 的 红 葡 萄 酒 。

公 主 在 长 桌 的 主 位 上 落 坐 , 而 后 指 引 安 德 斯 坐 在 她 旁 边 的 一
张金 椅 中 。

“ 不 过 你 不 能 戴 着 帽 子 吃 饭 。”她 边 说 边 伸 出 手 去 摘 他 头 顶 上 的 帽 子 。

安 德 斯 担 心 一 摘 掉 帽 子 , 别 人 就 不 再 相 信 他 是 一 个 王 子 , 而 且 他 并 不 能 肯 定 一 定 能 把 帽 子 拿 回 来 , 于 是 他 护 紧 了 帽 子 说:  “ 哦 , 不 , 我 可 以 戴 着 它 吃 。”

公 主 说: “ 嗯 , 把 它 给 我 吧 , 我 会 吻 你 一 下 。”

公 主 当 然 是 很 美 丽 的 , 安 德 斯 也 愿 意 得 到 她 的 吻 , 但 世 上 的 一 切 都 不 能 换 取 他 妈 妈 为 他 织 的 帽 子 。 他 只 是 不 住 地 摇 头 。公 主 往 他 的 口 袋 里 装 满 了 点 心 , 甚 至 把 她 自 己 的 金 项 链 摘 下 来 挂 在 他 的 脖 子 上 , 还 弯 下 腰 吻 了 他 。

她 问 道: “ 现 在 你 能 把 帽 子 给 我 了 吧 ?”

但 安 德 斯 只 是 继 续 往 椅 子 里 缩 , 不 肯 把 手 从 脑 袋 上 移 开 。 突 然 门 被 推 开 了 , 国 王 和 他 身 穿 亮 闪 闪 的 制 服 、戴 着 缀 着 羽 饰 的

帽 子 的 随 从 大 踏 步 走 了 进 来 。 国 王 自 己 穿 着 拖 在 身 后 的 紫 色 的 大 氅 , 白 色 的 卷 发 上 戴 着 一 顶 硕 大 的 金 色 王 冠 。

当 他 看 见 坐 在 金 椅 里 的 安 德 斯 时 , 脸 上 露 出 了 微 笑 。

他 说: “ 你 戴 的 这 顶 帽 子 非 常 漂 亮 。”

安 德 斯 回 答 说 : “ 确 实 如 此 。 妈 妈 用 她 最 好 的 线 织 的 , 每 个 看 到 它 的 人 都 想 把 它 从 我 这 儿 拿 走 。” 国 王 从 他 的 头 顶 上 摘 下 沉 重 的 王 冠 , 说 : “ 但 你 一 定 愿 意 和 我 交换 。” 

安 德 斯 就 像 一 只 老 鼠 一 样 安 静 地 坐 在 那 儿 。 他 尽 量 保 持 镇 定 , 用 手 抓 紧 头 上 的 红 帽 子 。 但 当 国 王 用 双 手 捧 着 他 金 色 的 王 冠 走 近 他 时 , 他 感 到 从 未 有 过 的 害 怕 。 一 不 留 神 , 国 王 就 可 能 夺 走 他 的 帽 子 ! 因 为 一 个 国 王 可 以 为 所 欲 为 , 这 是 当 然 的 。

安 德 斯 一 下 跳 出 了 椅 子 , 就 像 一 只 箭 头 一 样 飞 奔 过 所 有 富 丽 堂 皇 的 大 厅 , 跑 下 所 有 的 大 理 石 台 阶 , 穿 过 了 广 场 。

他 扭 曲 着 身 子 , 就 像 一 只 鳗 鱼 一 样 躲 过 了 侍 臣 们 伸 长 的 手 臂 。 而 后 又 像 一 只 兔 子 一 样 跃 过 了 士 兵 的 火 枪 。

他 跑 得 如 此 之 快 , 连 公 主 的 项 链 都 从 脖 子 上 掉 了 下 来 , 口 袋 里 的 所 有 点 心 也 颠 了 出 来 。 但 他 的 帽 子 没 丢 ! 不 管 其 他 如 何 , 至 少 他 保 住 了 他 的 帽 子 ! 他 用 双 手 牢 牢 地 抓 着 它 , 一 直 跑 进 他 的 小 屋 。

他 妈 妈 问 他: “ 咦 , 安 德 斯 , 你 上 哪 儿 去 了 ?”他 于 是 扑 到 了 她 的 怀 里 , 把 他 所 有 的 冒 险 经 历 , 还 有 每 人 都 多 么 想 得 到 他 的 帽 子 的 事 一 古 脑 儿 地 告 诉 了 妈 妈 , 他 的 兄 弟 姐 妹 们 站 在 周 围 , 听 得 目 瞪 口 呆 。

当 他 的 大 哥 听 说 安 德 斯 拒 绝 拿 他 的 帽 子 和 国 王 的 金 冠 交 换 时 , 不 禁 大 呼 小 叫 起 来 。

他 嚷 道: “ 你 这 不 是 太 傻 了 吗 ! 你 可 以 把 王 冠 卖 了 , 换 成 一 大 堆 金 子 , 然 后 可 以 买 一 座 城 堡 、一 辆 马 车 和 一 艘 游 艇 。 然 后 你 还 有 足 够 的 钱 可 以 买 一 顶 插 着 紫 色 羽 毛 的 全 新 帽 子 。”

安 德 斯 可 没 有 想 到 过 这 些 , 他 的 脸 一 下 子 涨 得 通 红 。 他 用 手 臂 环 绕 住 妈 妈 的 脖 子 , 问 : “ 妈 妈 , 我 傻 吗 ?”

他 妈 妈 抱 紧 了 他 吻 了 吻 。

她 说: “ 不 , 我 的 儿 子 , 你 就 是 全 身 从 头 到 脚 穿 金 戴 银 , 也 比 不 上 现 在 戴 着 这 顶 小 红 帽 漂 亮 。”

于 是 安 德 斯 又 高 兴 了 起 来 。 他 完 全 明 白 了 , 他 妈 妈 给 他 织 的 这 顶 帽 子 是 全 世 界 最 漂 亮 的 帽 子 。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