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实的朋友

08/01/2012

 
正 如 奥 斯 卡 · 王 尔 德 在 这 篇 故 事 里 提 醒 我 们 的 那 样 , 朋 友 之 间 的 忠 实 应 是 双 向 的 。

一 天 早 晨 , 一 只 年 迈 的 水 老 鼠 从 洞 里 探 出 头 来 。 他 有 一 双 明 亮 的 小 眼 睛 和 一 脸 硬 梆 梆 的 灰 色 连 鬓 胡 子 , 他 的 尾 巴 像 一 根 长 长 的 黑 色 橡 皮 绳 。 这 时 小 鸭 子 们 正 在 池 塘 里 游 来 游 去 , 他 们 看 上 去 就 像 一 群 黄 灿 灿 的 金 丝 雀 。 他 们 的 妈 妈 浑 身 雪 白 , 两 腿 通 红 , 她 正 教 他 们 如 何 在 水 中 倒 立 。

“ 你 们 要 是 不 学 会 倒 立 , 就 不 能 进 入 上 流 社 会 。”她 不 断 地 这 样 对 他 们 说 , 并 不 时 地 给 他 们 做 示 范 。 可 是 小 鸭 子 们 并 没 有 注 意 看 她 。

他 们 太 小 了 , 根 本 不 懂 得 进 入 上 流 社 会 有 什 么 好 处 。

“ 多 不 听 话 的 一 群 孩 子 !”年 迈 的 水 老 鼠 大 声 说 , “ 他 们 真 该 被 淹 死 才 对 。”

“ 可 千 万 别 这 么 说 , ”母 鸭 回 答 道 , “ 万 事 开 头 难 , 做 父 母 的 对 他 们  一 定 要 有 耐 心 。”

“ 哎 ! 我 不 懂 得 你 们 做 父 母 的 心 情 。”水 老 鼠 说 , “ 我 是 一 个 没 有 家 的 人 。 事 实 上 , 我 没 有 结 过 婚 , 也 永 远 不 想 结 婚 。 爱 情 诚 可 贵 , 友 谊 价 更 高 。 说 真 的 , 我 不 知 道 世 上 还 有 什 么 比 忠 诚 的 友 谊 更 高 尚 , 更 可 贵 的 了 。”

“ 那 么 , 请 你 说 说 看 , 怎 样 才 算 是 一 个 忠 实 的 朋 友 呢 ?”停 在 附 近 一 棵 柳 树 上 的 一 只 翠 绿 的 朱 顶 雀 无 意 中 听 见 了 他 们 的 谈 话 , 插 嘴 问 道 。

“ 是 呀 , 这 也 正 是 我 想 知 道 的 。”母 鸭 子 边 说 边 往 池 塘 的 尽 头 游 去 , 并 把 头 潜 入 水 中 , 这 是 为 了 要 给 她 的 孩 子 们 做 一 个 好 榜 样 。

“ 多 么 愚 蠢 的 问 题 !”水 老 鼠 大 声 说 , “ 我 当 然 指 望 忠 实 的 朋 友 一 定 要 对 我 忠 实 啦 。” 

“ 那 么 , 你 怎 样 回 报 他 呢 ?”小 雀 儿 扇 动 着 他 的 小 翅 膀 , 在 银 色 的 树 枝 上 摇 晃 着 说 。

“ 我 不 懂 你 在 说 些 什 么 。”水 老 鼠 回 答 说 。

“ 关 于 这 个 问 题 , 我 来 讲 个 故 事 给 你 们 听 。”朱 顶 雀 说 。

“ 是 关 于 我 的 故 事 吗 ?”水 老 鼠 问 道 , “ 如 果 是 , 那 我 就 愿 意 听 , 因 为 我 非 常 喜 欢 虚 构 的 故 事 。” 

“ 很 久 很 久 以 前 , ”朱 顶 雀 说 , “ 有 一 个 非 常 忠 厚 老 实 的 小 伙 子 , 名 叫 汉 斯 。”

“ 他 很 了 不 起 吗 ?”水 老 鼠 问 。

“ 不 , ”朱 顶 雀 回 答 说 , “ 我 想 , 除 了 他 那 副 好 心 肠 和 那 张 看 上 去 脾 气 又 好 又 有 趣 的 圆 脸 外 , 他 并 没 有 什 么 与 众 不 同 的 地 方 。 他 独 自 一 人 住 在 一 间 小 茅 屋 里 , 每 天 都 在 自 己 的 花 园 里 操 劳 着 。 因 而 整 个 村 子 里 都 没 有 一 个 花 园 有 他 的 花 园 那 么 漂 亮 。 他 的 花 园 里 种 着 美 国 石 竹 、麝 香 石 竹 、芥 子 菜 和 玉 柏 , 还 有 淡 红 色 和 黄 色 的 玫 瑰 , 淡 紫 色 和 白 色 的 紫 罗 兰 , 以 及 兰 花 、楼 斗 菜 和 剪 秋 罗 , 牛 至 和 罗 勒 、立 金 花 和 鸢 尾 草 , 水 仙 和 丁 香 石 竹 。 这 些 花 儿 一 年 四 季 竞 相 开 放 , 所 以 , 人 们 在 他 的 花 园 里 总 是 可 以 看 到 美 丽 的 花 儿 , 闻 到 使 人 心 旷 神 怡 的 花 香 。

“ 小 汉 斯 有 很 多 朋 友 , 但 是 最 忠 实 的 一 个 要 算 磨 坊 主 大 休 。 的 确 , 富 有 的 磨 坊 主 对 汉 斯 是 那 么 忠 实 , 以 至 于 他 每 次 经 过 汉 斯 的 花 园 都 会 从 矮 墙 处 探 过 身 来 , 或 是 摘 上 一 大 把 花 儿 , 或 是 割 下 一 大 把 香 草 , 或 是 在 果 实 成 熟 的 季 节 , 往 自 己 的 口 袋 里 塞 满 李 子 和 樱 桃 。

“‘ 真 正 的 朋 友 一 切 都 是 不 分 彼 此 的 。’磨 坊 主 常 常 这 么 说 。 小 汉 斯 听 了 总 是 笑 着 点 点 头 , 并 为 自 己 与 一 位 具 有 如 此 高 尚 思 想 的 人 做 朋 友 而 感 到 非 常 自 豪 。

“ 有 时 候 , 左 邻 右 舍 实 在 感 到 奇 怪 , 那 么 富 有 的 磨 坊 主 虽 然 有 上 百 袋 面 粉 储 藏 在 他 的 磨 坊 里 , 还 拥 有 六 头 奶 牛 和 一 大 群 绵 羊 , 但 却 从 来 没 有 给 过 小 汉 斯 任 何 东 西 ; 而 小 汉 斯 也 从 来 没 为 这 些 东 西 伤 过 脑 筋 , 他 认 为 经 常 聆 听 磨 坊 主 讲 述 真 诚 而 无 私 的 友 谊 的 妙 处 , 实 在 是 世 界 上 最 快 乐 的 事 情 。

“ 小 汉 斯 就 这 样 在 他 的 花 园 里 辛 勤 劳 作 着 。 整 个 春 天 、夏 天 和 秋 天 , 他 都 过 得 很 快 活 。 可 是 到 了 冬 季 , 由 于 没 有 果 子 和 鲜 花 可 以 拿 到 市 场 上 去 卖 , 他 不 得 不 常 常 挨 饿 受 冻 。 有 时 候 , 没 有 晚 饭 可 吃 , 他 就 只 能 吃 上 几 只 干 梨 子 或 是 几 个 硬 梆 梆 的 坚 果 就 上 床 睡 觉 去 了 。 一 到 冬 天 , 他 就 非 常 孤 独 寂 寞 , 因 为 那 时 磨 坊 主 从 来 不 去 看 望 他 。

“‘ 雪 一 直 下 个 不 停 , 这 个 时 候 我 去 看 小 汉 斯 没 有 什 么 好 处 。’磨 坊 主 常 对 他 的 妻 子 这 么 说 , ‘ 因 为 人 要 是 有 困 难 的 时 候 , 他 就 应 该 一 个 人 独 处 , 客 人 不 便 去 打 扰 他 。 这 至 少 是 我 对 友 谊 的 看 法 , 并 且 我 敢 肯 定 我 是 对 的 。 所 以 我 要 等 到 春 天 来 临 , 再 去 看 望 他 , 那 时 候 他 就 能 送 给 我 一 大 篮 报 春 花 , 那 样 做 会 使 他 感 到 非 常 高 兴 的 。’

“‘ 你 真 是 能 体 贴 别 人 。’他 的 妻 子 坐 在 松 木 柴 燃 起 的 熊 熊 大 火 边 的 一 张 舒 适 的 扶 手 椅 上 , 回 答 他 说 , ‘ 你 确 实 很 体 贴 别 人 。 听 你 谈 论 友 谊 真 是 一 件 难 得 的 趣 事 。 我 可 以 肯 定 , 就 连 住 在 三 层 楼 的 洋 房 里 、 小 指 上 还 戴 着 一 个 金 戒 指 的 牧 师 , 也 不 能 像 你 一 样 说 出 这 么 多 漂 亮 的 话 来 。’

“‘ 可 是 难 道 我 们 不 能 把 小 汉 斯 邀 请 到 我 们 这 儿 来 吗 ?’磨 坊 主 最 小 的 儿 子 说 ,  ‘ 如 果 可 怜 的 小 汉 斯 遇 到 困 难 , 我 就 把 我 的 麦 片 粥 分 一 半 给 他 , 还 要 把 我 的 小 白 兔 拿 给 他 看 。’ “‘ 你 真 是 一 个 傻 孩 子  !’磨 坊 主 嚷 道 , ‘ 我 真 不 知 道 送 你 去 读 书 有 什 么 用 , 你 好 像 什 么 也 没 学 到 。 唉 , 要 是 小 汉 斯 到 咱 们 这 儿 来 , 看 到 我 们 这 儿 温 暖 的 火 炉 , 这 么 丰 盛 的 晚 餐 以 及 这 一 大 桶 红 葡 萄 酒 , 他 会 忌 妒 的 。 忌 妒 是 世 界 上 最 可 怕 的 事 儿 , 它 会 毁 灭 人 的 本 性 。 我 决 不 允 许 别 人 泯 灭 小 汉 斯 的 本 性 。 我 是 他 最 好 的 朋 友 , 所 以 我 要 一 直 看 护 着 他 , 不 让 他 受 到 任 何 诱 惑 。 而 且 , 如 果 小 汉 斯 到 这 儿 来 , 他 很 可 能 会 让 我 赊 点 面 粉 , 但 我 可 不 能 赊 给 他 。 因 为 面 粉 是 一 码 事 , 友 谊 又 是 另 一 码 事 , 两 者 可 不 能 混 淆 起 来 。 你 看 , 两 个 字 的 拼 法 不 同 , 所 指 的 当 然 也 就 是 不 同 的 事 儿 。 人 人 都 能 明 白 这 一 点 。’

“‘ 你 说 得 真 好 !’磨 坊 主 的 妻 子 给 自 己 倒 了 一 大 杯 热 葡 萄 酒 , 说 , ‘ 我 真 的 感 到 很 困 了 , 就 好 像 是 在 教 堂 里 听 牧 师 布 道 似 的 。’

“‘ 很 多 人 做 事 情 做 得 好 , ’磨 坊 主 回 答 说 , ‘ 可 是 说 话 说 得 好 的 却 不 多 见 。 可 见 , 说 比 做 要 难 得 多 , 也 比 做 要 好 得 多 。’他 严 厉 地 望 着 桌 子 对 面 那 个 因 羞 愧 而 低 下 了 头 的 小 儿 子 , 他 满 脸 涨 得 通 红 , 正 对 着 他 的 茶 杯 哭 呢 。 不 管 怎 么 说 , 他 还 太 年 青 , 应 该 原 谅 他 。”

“ 这 就 是 故 事 的 结 尾 吗 ?”水 老 鼠 问 道 。

“ 当 然 不 是 , ”朱 顶 雀 回 答 说 , “ 这 才 是 开 头 呢 。”

“ 那 么 , 你 已 经 远 远 落 后 于 时 代 了 。”水 老 鼠 说, “ 现 在 任 何 一 个 说 故 事 说 得 好 的 人 都 是 先 讲 结 尾 , 然 后 再 讲 开 头 , 最 后 以 中 间 部 分 结 尾 。 这 是 一 种 新 格 式 。 我 也 是 早 些 时 候 从 一 个 评 论 家 那 里 听 到 的 , 他 当 时 正 在 同 一 个 年 轻 人 绕 着 池 塘 散 步 。 他 对 此 事 罗 罗 唆 唆 地 讲 了 一 大 堆 , 我 想 他 一 定 是 正 确 的 , 因 为 他 戴 着 一 副 蓝 眼 镜 , 而 且 还 是 秃 顶 。 每 当 哪 个 青 年 发 表 他 的 见 解 时 , 他 总 是 回 答‘ 呸 !’不 过 , 还 是 请 继 续 讲 你 的 故 事 吧 。 我 非 常 非 常 喜 欢 那 位 磨 坊 主 , 我 自 己 也 有 很 多 类 似 的 高 尚 情 操 , 我 和 他 真 是 心 心 相 映 啊 !”

“ 后 来 , ”朱 顶 雀 交 换 着 腿 站 立 着 , 时 而 用 这 条 腿 , 时 而 又 用 那 条 腿 , “ 冬 天 一 过 去 , 当 报 春 花 刚 绽 开 出 许 多 星 星 似 的 淡 黄 色 的 花 朵 , 磨 坊 主 就 对 他 的 妻 子 说 , 他 要 下 山 去 看 望 小 汉 斯 了 。

“‘ 哎 呀 , 你 有 一 副 多 么 好 的 心 肠 啊 !’他 的 妻 子 嚷 道  , ‘ 你 总 是 想 到 别 人 。 噢 , 对 了 , 你 可 要 记 得 带 上 那 只 大 篮 子 去 装 花 儿 呀 。’ “ 于 是 , 磨 坊 主 就 用 一 根 粗 铁 链 把 风 车 的 翼 板 绑 在 一 起 , 臂 上 挽 着 个 篮 子 就 下 山 去 了 。

“‘ 早 上 好 , 小 汉 斯 。’磨 坊 主 说 。

“‘ 早 上 好 。’小 汉 斯 说 。 他 手 里 握 着 一 把 铁 铲 , 笑 得 合 不 拢 嘴 。 “‘ 整 个 冬 天 你 过 得 怎 么 样 ?’磨 坊 主 说 。

“‘ 过 得 还 不 错 , 真 的 。’小 汉 斯 大 声 说 , ‘ 承 蒙 你 关 心 , 你 真 是 太 好 了 , 我 想 我 冬 天 的 日 子 过 得 虽 然 有 点 艰 难 , 不 过 , 现 在 春 天 来 了 , 我 真 高 兴 我 的 花 儿 都 长 得 这 么 好 。’

“‘ 汉 斯 , 你 可 知 道 , 在 冬 天 我 们 一 家 人 时 常 谈 起 你 , ’磨 坊 主 说 , ‘ 不 知 道 你 近 来 如 何 。’

“‘ 谢 谢 你 的 关 心 , ’汉 斯 说, ‘ 我 以 为 你 差 点 把 我 忘 了 呢 。’

“‘ 汉 斯 , 真 想 不 到 你 会 说 出 这 样 的 话 来 , ’磨 坊 主 说 , ‘ 友 谊 是 永 远 不 会 被 忘 却 的 , 这 就 是 友 谊 的 美 妙 之 处 。 不 过 , 恐 怕 你 会 不 懂 得 生 活 的 诗 意 。 顺 便 说 一 声 , 你 的 这 些 报 春 花 真 可 爱 呀 !’

“‘ 确 实 非 常 可 爱 , ’汉 斯 说, ‘ 今 年 开 了 那 么 多 , 对 于 我 来 说 , 真 是 好 运 气 。 我 要 拿 到 市 场 上 去 卖 给 市 长 的 女 儿 , 然 后 用 换 来 的 钱 买 回 我 的 独 轮 手 推 车 。’

“‘ 买 回 你 的 独 轮 手 推 车 ? 你 的 意 思 是 说 你 把 手 推 车 卖 了 吗 ? 瞧 你 做 了 一 件 多 么 愚 蠢 的 事 儿 !’

“‘ 这 个 嘛 , 事 实 是 , 我 是 迫 不 得 已 的 。 你 也 知 道 冬 天 对 我 来 说 , 是 个 很 倒 霉 的 季 节 , 我 实 在 是 没 有 钱 买 面 包 了 。 因 此 我 就 先 把 我 节 日 里 穿 的 那 件 大 衣 上 的 银 扣 子 给 卖 掉 了 , 后 来 又 卖 掉 了 我 的 银 链 子 , 再 后 来 又 卖 掉 了 我 的 大 烟 斗 , 最 后 连 我 的 手 推 车 也 卖 掉 了 。 不 过 , 现 在 我 准 备 把 这 些 东 西 都 买 回 来 。’

“‘ 汉 斯 , ’磨 坊 主 说, ‘ 我 打 算 把 我 的 那 辆 手 推 车 送 给 你 。 虽 然 它 年 久 失 修 , 有 一 边 已 经 残 缺 不 全 了 , 车 轮 的 辐 条 也 有 点 毛 病 , 但 是 , 我 还 是 要 把 它 送 给 你 。 我 这 样 做 确 实 是 很 慷 慨 大 方 的 , 很 多 人 认 为 我 把 这 辆 车 送 给 别 人 , 真 是 傻 透 了 。 但 我 可 不 与 这 些 人 一 般 见 识 。 我 认 为 慷 慨 大 方 是 友 谊 的 最 高 境 界 。 再 说 , 我 自 己 已 经 有 了 一 辆 新 的 手 推 车 。 那 么 , 你 现 在 可 以 放 心 了 吧 , 我 会 把 我 的 手 推 车 送 给 你 的 。’

‘ 啊 , 你 真 是 慷 慨 大 方 。’小 汉 斯 说 道 。 他 非 常 高 兴 , 那 张 滑 稽 的 圆 脸 上 容 光 焕 发 。‘ 我 可 以 把 这 车 子 修 好 , 我 屋 子 里 恰 好 有 一 块 木 板 。’

“‘ 一 块 木 板 !’磨 坊 主 说 , ‘ 哎 呀 , 我 要 修 我 谷 仓 的 屋 顶 , 正 需 要 这 样 一 块 木 板 。 我 那 谷 仓 的 屋 顶 上 有 一 个 老 大 的 洞 , 如 果 我 不 把 它 修 补 好 , 储 藏 的 谷 物 就 都 会 被 淋 湿 的 。 幸 亏 你 提 到 这 个 ! 还 有 一 件 事 情 值 得 注 意 , 那 就 是 , 好 心 一 定 会 有 好 报 。 我 把 我 的 手 推 车 给 了 你 , 现 在 , 你 要 把 你 的 木 板 送 给 我 了 , 对 吧 ? 当 然 啦 , 手 推 车 比 木 板 要 值 钱 得 多 , 可 是 真 正 的 友 谊 是 从 来 不 在 乎 这 些 的 。 请 你 马 上 去 拿 来 , 我 今 天 就 要 动 手 修 我 的 谷 仓 了 。’

“‘ 当 然 可 以 , ’小 汉 斯 大 声 说 着 , 跑 进 小 屋 里 把 木 板 拖 了 出 来 。

“‘ 这 块 木 板 不 太 大 , ’磨 坊 主 看 着 它 说, ‘ 恐 怕 我 用 它 来 修 补 我 那 谷 仓 的 屋 顶 以 后 , 不 会 留 下 什 么 给 你 修 手 推 车 了 。 不 过 , 这 当 然 不 是 我 的 过 错 。 并 且 , 我 现 在 既 然 已 经 把 我 的 手 推 车 送 给 了 你 , 我 想 你 一 定 会 很 高 兴 给 我 一 些 花 儿 作 为 回 报 。 篮 子 在 这 儿 , 一 定 要 记 得 把 它 装 得 满 满 的 。’

“‘ 装 得 满 满 的 ?’小 汉 斯 问 道 。 他 心 里 有 点 难 受 , 因 为 这 真 是 一 只 很 大 很 大 的 篮 子 。 他 知 道 如 果 把 它 装 满 以 后 , 花 园 里 就 不 会 剩 下 什 么 花 儿 可 以 拿 到 市 场 上 去 卖 了 , 而 他 又 非 常 想 把 他 的 银 扣 子 买 回 来 。

“‘ 噢 , 确 实 如 此 , ’磨 坊 主 回 答 说,  ‘ 因 为 我 已 经 把 我 的 手 推 车 给 了 你 , 我 想 , 向 你 要 几 朵 花 儿 不 算 太 过 分 吧 。 也 许 我 的 想 法 不 对 , 不 过 , 在 我 看 来 , 友 谊 , 尤 其 是 真 正 的 友 谊 , 不 应 该 带 有 任 何 私 心 杂 念 。’

“‘ 我 亲 爱 的 朋 友 , 我 最 要 好 的 朋 友 !’小 汉 斯 急 了 , 便 嚷 道,  ‘ 我 花 园 里 所 有 的 花 儿 都 随 你 挑 。 我 任 何 时 候 都 宁 可 听 你 的 宝 贵 意 见 , 而 不 愿 要 回 我 的 银 扣 子 。’说 着 , 他 便 跑 到 花 园 里 把 所 有 漂 亮 的 报 春 花 都 摘 了 下 来 , 把 磨 坊 主 的 大 篮 子 装 得 满 满 的 。

“‘ 再 见 , 小 汉 斯 , ’磨 坊 主 说 。 他 肩 上 扛 着 那 块 大 木 板 , 手 里 提 着 大 篮 子 就 上 山 去 了 。

“‘ 再 见 , ’小 汉 斯 说 。 接 着 他 就 快 快 活 活 地 挖 起 地 来 , 一 想 到 那 辆 磨 坊 主 说 的 手 推 车 他 就 感 到 非 常 高 兴 。

“ 第 二 天 , 当 小 汉 斯 正 忙 着 把 一 株 忍 冬 钉 在 门 廊 上 方 的 时 候 , 突 然 听 到 磨 坊 主 在 大 路 上 喊 他 的 声 音 。 他 立 刻 跳 下 梯 子 , 跑 到 花 园 里 , 从 围 墙 上 朝 外 望 去 。 “ 原 来 是 磨 坊 主 背 着 一 大 袋 面 粉 正 站 在 那 儿 。

“‘ 亲 爱 的 小 汉 斯 , ’磨 坊 主 说, ‘ 去 卖 掉 , 好 吗 ?’

“‘ 啊 呀 , 真 对 不 起 , ’小 汉 斯 说 , ‘ 请 你 帮 我 把 这 袋 面 粉 背 到 市 场 上

我 今 天 实 在 是 忙 不 过 来 。 所 有 的 藤 藤 蔓 蔓 都 要 上 架 , 所 有 的 花 儿 都 要 浇 水 , 还 有 所 有 的 草 地 都 要 平 整 。’
       “‘ 噢 , 算 了 吧 , 说 真 的 , ’磨 坊 主 说, ‘ 我 就 要 把 我 的 手 推 车 送 给 你 了 , 你 就 这 样 拒 绝 了 我 , 真 是 太 无 情 无 义 了 。’

“‘ 呵 , 快 别 这 么 说 了 , ’小 汉 斯 嚷 道 , ‘ 我 绝 对 不 是 个 无 情 无 义 的 人 。’说 着 , 他 便 赶 紧 进 屋 戴 上 帽 子 , 扛 起 那 袋 面 粉 吃 力 地 往 市 场 走 去 。

“ 天 气 很 热 , 路 上 尘 土 飞 扬 , 还 没 有 走 到 第 六 块 里 程 碑 , 他 就 感 到 非 常 疲 倦 , 不 得 不 坐 下 来 休 息 。 但 是 , 不 管 怎 样 疲 劳 , 他 还 是 硬 挺 着 朝 前 走 去 , 好 不 容 易 终 于 走 到 了 市 场 。 在 那 里 等 了 一 阵 以 后 , 他 把 那 袋 面 粉 卖 了 个 很 好 的 价 钱 , 然 后 他 就 马 上 往 回 赶 , 因 为 他 害 怕 如 果 停 留 得 太 晚 , 在 路 上 会 遇 到 强 盗 。

“‘ 这 一 整 天 真 是 累 得 够 呛 , ’小 汉 斯 上 床 时 自 言 自 语 说, ‘ 但 我 很 高 兴 没 有 拒 绝 给 磨 坊 主 帮 忙 , 因 为 他 是 我 最 好 的 朋 友 , 再 说 , 他 就 会 把 他 的 手 推 车 送 给 我 了 。’ “  

第 二 天 一 大 清 早 , 磨 坊 主 就 下 山 来 取 卖 面 粉 的 钱 。 但 小 汉 斯 实 在 是 太 累 了 , 还 没 有 起 床 。

“‘ 在 我 看 来 , ’磨 坊 主 说, ‘ 你 真 是 懒 透 了 , 说 真 的 , 我 还 以 为 我 就 要 把 我 的 手 推 车 送 给 你 了 , 你 干 活 会 干 得 勤 快 点 。 懒 惰 真 是 一 大 罪 孽 , 我 真 不 想 看 到 我 的 任 何 一 个 朋 友 变 得 游 手 好 闲 , 懒 懒 散 散 。 我 这 么 坦 率 地 和 你 说 话 , 希 望 你 不 要 介 意 。 当 然 , 假 如 我 不 是 你 的 朋 友 , 我 是 绝 对 不 会 这 样 说 你 的 。 可 是 , 如 果 作 为 一 个 朋 友 不 能 实 话 实 说 , 那 友 谊 又 有 什 么 用 呢 ? 任 何 人 都 会 讲 些 甜 言 蜜 语 去 讨 好 和 奉 承 别 人 , 不 过 , 真 正 的 朋 友 总 是 会 说 些 令 人 不 愉 快 的 话 语 , 并 且 也 不 在 意 是 否 会 给 对 方 带 来 痛 苦 。 确 确 实 实 , 如 果 他 是 一 个 真 正 的 朋 友 , 他 宁 愿 这 样 做 , 因 为 他 知 道 , 这 是 为 他 的 朋 友 好 。’

“‘ 我 很 抱 歉 , ’小 汉 斯 一 面 说 着 , 一 面 用 手 揉 着 眼 睛 , 并 一 把 扯 下 自 己 的 睡 帽 。‘ 不 过 , 因 为 我 实 在 太 累 了 , 所 以 我 想 要 在 床 上 多 躺 一 会 儿 , 听 听 鸟 儿 的 歌 唱 。 你 知 道 吗 , 听 了 鸟 儿 的 歌 唱 以 后 , 我 干 起 活 儿 来 总 是 劲 头 足 些 。’

“‘ 好 吧 , 我 很 高 兴 听 到 你 的 这 些 话 , ’磨 坊 主 拍 了 拍 小 汉 斯 的 背 说 “, 因 为 我 想 要 你 穿 好 衣 服 以 后 , 马 上 就 上 山 去 帮 我 修 补 一 下 谷 仓 的 屋 顶 。’

“ 可 怜 的 小 汉 斯 非 常 想 到 自 己 的 花 园 里 去 干 活 , 因 为 他 的 花 儿 已 经 有 两 天 没 有 浇 水 了 。 但 是 , 他 不 想 拒 绝 磨 坊 主 的 请 求 , 这 是 因 为 对 他 来 说 , 磨 坊 主 是 那 么 好 的 一 个 朋 友 。

“‘ 如 果 我 说 我 很 忙 , 你 会 认 为 我 是 无 情 无 义 吗 ?’他 觉 得 很 不 好 意 思 , 胆 怯 地 问 道 。

“‘ 算 了 吧 , 说 真 的 , ’磨 坊 主 回 答 说 , ‘ 考 虑 到 我 就 要 把 那 辆 手 推 车 送 给 你 , 我 这 个 要 求 一 点 也 不 过 分 ; 不 过 , 当 然 啦 , 如 果 你 拒 绝 给 我 帮 忙 , 那 我 就 回 去 自 己 干 好 了 。’

“‘ 啊 呀 , 可 千 万 别 这 样 , ’小 汉 斯 大 声 嚷 道 , 然 后 他 就 马 上 跳 下 床 , 穿 好 衣 服 , 上 山 修 理 谷 仓 去 了 。

“ 他 在 那 里 干 了 一 整 天 的 活 儿 , 一 直 干 到 太 阳 落 山 。 太 阳 落 山 时 , 磨 坊 主 跑 来 看 他 的 活 儿 干 得 怎 样 了 。

“‘ 你 把 屋 顶 上 的 那 个 洞 补 好 了 吗 , 小 汉 斯 ?’磨 坊 主 欢 欢 喜 喜 地 说 。

“‘ 都 补 好 了 , ’小 汉 斯 边 从 梯 子 上 走 下 来 边 回 答 道 。

“‘ 啊 哈 !’磨 坊 主 说, ‘ 世 上 的 活 儿 , 要 数 给 别 人 干 的 活 儿 , 干 起 来  叫 人 感 到 最 痛 快 。’ 

“‘ 听 你 讲 话 , 实 在 是 一 件 十 分 荣 幸 的 事 儿 , ’小 汉 斯 坐 下 来 一 边 擦 着 额 头 上 的 汗 水 一 边 回 答 说, 
‘ 不 会 有 像 你 这 么 美 好 的 想 法 。’

真 是 荣 幸 之 至 , 不 过 , 恐 怕 我 永 远 也 “‘ 啊 哈 ! 你 会 有 的 , ’磨 坊 主 说 , 
‘ 但 是 你 还 得 多 下 点 工 夫 才 行 。目 前 , 你 还 只 是 处 在 友 谊 的 实 践 阶 段 , 总 有 一 天 你 也 会 总 结 出 一 些 理 论 的 。’

“‘ 你 真 的 认 为 我 也 能 行 吗 ?’小 汉 斯 问 道 。

“‘ 我 想 这 是 毫 无 疑 问 的 , ’磨 坊 主 回 答 说, 
‘ 不 过 你 已 经 把 我 的 屋 顶 修 补 好 了 , 你 最 好 回 去 休 息 , 因 为 我 想 要 你 明 天 帮 我 把 我 的 羊 群 赶 到 山 里 去 。’

“ 对 于 这 番 话 , 可 怜 的 小 汉 斯 什 么 也 不 敢 说 。 第 二 天 一 大 清 早 , 磨 坊 主 就 把 他 的 羊 群 带 到 汉 斯 住 的 茅 屋 前 , 于 是 小 汉 斯 就 开 始 把 羊 群 往 山 里 赶 了 。 一 来 一 回 花 了 他 整 整 一 天 的 时 间 。 晚 上 回 到 家 时 , 他 觉 得 很 累 , 一 坐 到 椅 子 上 就 睡 着 了 , 一 直 睡 到 第 二 天 早 上 才 醒 过 来 。

“‘ 这 一 下 我 总 算 可 以 在 我 的 花 园 里 快 快 活 活 地 干 活 了 !’他 一 说 完 , 就 立 即 开 始 工 作 了 。 “ 可 是 不 知 怎 么 他 就 是 无 法 好 好 照 看 他 的 花 儿 , 因 为 他 的 朋 友 磨 坊 主 老 是 跑 来 , 要 他 到 老 远 的 地 方 去 给 他 办 事 或 是 要 他 去 磨 坊 帮 忙 。 有 时 候 汉 斯 感 到 非 常 苦 恼 , 因 为 他 害 怕 他 的 花 儿 会 以 为 他 把 它 们 给 忘 了 , 但 他 总 是 想 着 磨 坊 主 是 他 最 要 好 的 朋 友 , 并 以 此 来 安 慰 自 己 。

他 还 常 常 想 :  ‘ 他 就 要 把 他 的 手 推 车 送 给 我 了 , 那 是 十 分 慷 慨 大 方 的 举 动 。’

“ 小 汉 斯 就 这 样 一 直 为 磨 坊 主 干 着 活 儿 , 而 磨 坊 主 则 对 他 讲 各 种 各 样 有 关 友 谊 的 漂 亮 话 儿 。 汉 斯 把 这 些 话 都 记 在 笔 记 本 上 , 到 了 晚 上 便 拿 出 来 念 念 , 因 为 他 是 个 非 常 好 学 的 人 。

“ 有 一 天 晚 上 , 小 汉 斯 正 坐 在 火 边 烤 火 , 突 然 外 面 传 来 一 阵 很 响 的 敲 门 声 。 那 是 一 个 暴 风 雨 之 夜 , 大 风 在 他 的 房 子 周 围 狂 吹 怒 吼 着 , 那 声 音 是 如 此 之 大 , 以 致 于 起 初 他 还 以 为 是 狂 风 暴 雨 的 声 音 。 又 传 来 了 第 二 、第 三 声 敲 门 声 , 并 且 一 次 比 一 次 响 。

“‘ 一 定 是 个 可 怜 的 过 路 人 。’小 汉 斯 自 言 自 语 地 说 , 于 是 他 就 马 上 跑 去 开 门 。

“ 门 外 站 着 的 是 磨 坊 主 , 他 一 只 手 提 着 一 盏 提 灯 , 另 一 只 手 拿 着 一 根 大 手 杖 。

“‘ 亲 爱 的 小 汉 斯 , ’磨 坊 主 大 声 说 , ‘ 我 遇 到 了 很 大 的 麻 烦 , 我 的 小 儿 子 从 梯 子 上 摔 了 下 来 , 跌 伤 了 , 我 要 去 请 医 生 来 。 可 是 他 住 得 太 远 了 , 而 且 今 晚 的 天 气 又 是 这 么 糟 糕 , 刚 才 我 突 然 想 起 , 要 是 你 能 替 我 去 走 一 趟 , 那 就 好 多 了 。 你 知 道 , 我 就 要 把 我 的 手 推 车 送 给 你 了 , 因 此 , 你 应 该 替 我 做 点 事 作 为 回 报 , 这 才 公 平 。’

“‘ 当 然 啦 !’小 汉 斯 大 声 说, ‘ 你 来 找 我 , 这 就 是 我 的 荣 幸 , 我 马 上 就 去 。 但 是 , 你 一 定 要 把 你 的 提 灯 借 给 我 , 因 为 晚 上 天 很 黑 , 我 怕 会 掉 到 沟 里 去 。’

“‘ 很 抱 歉 , ’磨 坊 主 回 答 说,  ‘ 这 是 我 的 一 盏 新 提 灯 , 万 一 它 出 了 点 什 么 事 儿 , 我 的 损 失 可 就 大 了 。’

“‘ 那 好 吧 , 没 关 系 , 没 有 提 灯 也 行 , ’小 汉 斯 大 声 说 。 于 是 他 便 取 下 他 那 件 毛 皮 外 衣 穿 在 身 上 , 戴 上 他 那 保 暖 的 红 帽 子 , 脖 子 上 围 上 一 条 围 巾 就 走 了 。

“ 那 是 一 个 多 么 可 怕 的 暴 风 雨 之 夜 啊 ! 夜 黑 得 小 汉 斯 几 乎 什 么 也 看 不 见 , 狂 风 吹 得 他 几 乎 站 不 稳 。 然 而 , 他 很 勇 敢 , 就 这 样 他 一 直 走 了 大 约 三 个 小 时 才 到 了 医 生 的 家 , 他 敲 了 敲 门 。

“‘ 是 谁 呀 ?’医 生 把 头 从 卧 室 的 窗 口 伸 出 来 大 声 问 道 。

“‘ 是 小 汉 斯 , 医 生 。’

“‘ 你 来 有 什 么 事 , 小 汉 斯 ?’

“‘ 磨 坊 主 的 儿 子 从 梯 子 上 摔 了 下 来 , 摔 伤 了 , 磨 坊 主 请 你 马 上 就 去 哩 。’

“‘ 行 啊 !’医 生 说 。 随 后 他 就 吩 咐 备 马 , 穿 上 长 统 大 皮 靴 , 提 着 提 灯 下 了 楼 , 骑 上 马 就 往 磨 坊 主 家 的 方 向 奔 去 。 小 汉 斯 步 履 艰 难 地 跟 在 他 后 面 。

“ 可 是 暴 风 雨 越 来 越 大 , 这 时 竟 下 起 了 瓢 泼 大 雨 。 小 汉 斯 既 看 不 见 要 走 哪 条 路 , 也 跟 不 上 医 生 的 马 。 最 后 他 竟 迷 了 路 , 在 沼 泽 地 里 转 来 转 去 。 沼 泽 地 是 个 很 危 险 的 地 方 , 因 为 那 里 到 处 都 是 很 深 的 水 坑 , 可 怜 的 小 汉 斯 掉 进 沼 泽 地 里 淹 死 了 。 第 二 天 , 几 个 牧 羊 人 发 现 他 的 尸 体 漂 浮 在 一 个 大 水 塘 里 , 他 们 便 把 他 的 尸 体 抬 回 他 的 茅 草 屋 。

“ 人 人 都 去 参 加 了 小 汉 斯 的 葬 礼 , 因 为 他 的 人 缘 很 好 , 而 磨 坊 主 成 了 首 席 送 葬 者 。

“‘ 因 为 他 是 我 最 要 好 的 朋 友 , ’磨 坊 主 说, ‘ 我 应 该 占 个 最 好 的 位 置 这 才 公 平 。’他 披 上 一 件 黑 色 长 斗 篷 走 在 送 葬 队 伍 的 最 前 面 , 还 时 不 时 地 用 一 块 老 大 的 手 帕 擦 擦 他 的 眼 睛 。

“‘ 小 汉 斯 的 死 , 对 于 我 们 每 个 人 来 说 , 确 实 是 一 个 很 大 的 损 失 。’ 葬 礼 结 束 之 后 , 当 大 家 都 舒 舒 服 服 地 坐 在 小 酒 店 里 喝 着 加 香 料 的 酒 , 吃 着 甜 点 心 时 , 铁 匠 这 样 说 道 。

“‘ 无 论 怎 么 说 , 他 的 死 对 我 才 是 个 极 大 的 损 失 呢 。’磨 坊 主 接 过 话 头 说, ‘ 唉 ! 我 几 乎 是 等 于 把 我 的 手 推 车 送 给 了 他 , 可 我 现 在 真 不 知 该 拿 着 车 子 怎 么 办 。 放 在 家 里 碍 手 碍 脚 的 , 因 为 它 实 在 是 坏 得 太 厉 害 了 , 卖 也 卖 不 了 几 文 钱 。 以 后 我 要 注 意 再 也 不 要 把 东 西 送 人 了 , 确 实 , 一 个 人 由 于 太 慷 慨 大 方 会 吃 不 少 的 苦 头 。’” “ 后 来 呢 ?”停 顿 了 一 会 儿 之 后 , 水 老 鼠 问 道 。 “ 完 了 , 这 就 是 结 尾 。”朱 顶 雀 说 。

“ 可 是 , 那 磨 坊 主 后 来 怎 样 了 呢 ?”水 老 鼠 又 问 道 。

“ 唉 ! 说 真 的 , 我 也 不 知 道 。”朱 顶 雀 回 答 说 “, 而 且 可 以 肯 定 地 说 , 我 对 此 并 不 关 心 。”

“ 这 充 分 证 明 你 的 本 性 中 没 有 同 情 心 。”水 老 鼠 说 。 “ 恐 怕 你 对 这 个 故 事 的 寓 意 还 不 十 分 清 楚 。”朱 顶 雀 说 。 “ 故 事 的 什 么 ?”水 老 鼠 尖 声 说 。

“ 寓 意 。”

“ 你 的 意 思 是 说 这 个 故 事 还 有 个 寓 意 ?”


 “ 一 点 不 错 。”

“ 算 了 吧 !”水 老 鼠 气 呼 呼 地 说 , 我 想 , “ 你 应 当 在 开 始 讲 之 前 就 对 我 讲 明 这 一 点 。 你 要 是 事 先 说 明 了 , 我 当 然 就 不 会 听 你 讲 了 。 说 得 更 确 切 一 点 , 我 会 像 那 个 批 评 家 一 样 , 对 你 说 声‘ 呸 ’。 不 管 怎 么 说 , 我 现 在 就 要 说 了 。”因 此 , 他 提 高 嗓 门 大 声 喊 道 : “ 呸 ! 呸 ! 呸 !” 一 甩 尾 巴, 就 钻 进 他 的 洞 里 去 了 。

“ 你 觉 得 水 老 鼠 怎 么 样 ?”几 分 钟 后 , 母 鸭 子 摇 摇 摆 摆 地 走 过 来 问 他 有 很 多 优 点 , 但 就 我 而 言 , 因 为 我 有 着 一 份 做 母 亲 的 情 感 , 所 以 每 当 我 看 着 一 个 固 执 的 单 身 汉 时 , 我 就 禁 不 住 要 热 泪 盈 眶 。”

“ 我 恐 怕 已 经 惹 他 生 气 了 , ”朱 顶 雀 回 答 说 , “ 事 实 上 , 我 给 他 讲 了 一 个 寓 意 很 深 的 故 事 。”
       

“ 啊 呀 呀 ! 讲 这 样 的 故 事 总 是 非 常 危 险 的 事 情 。”母 鸭 子 说 。 


说 实 话 , 我 也 很 赞 同 她 的 说 法 。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