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 下 这 则 古 老 的 斯 堪 的 纳 维 亚 童 话 告 诉 我 们 要 尊 重 别 人 的 辛 勤 劳 动 。

很 久 很 久 以 前 , 有 一 个 男 人 , 脾 气 不 好 , 非 常 粗 暴 , 从 来 没 有 觉 得 自 己 的 妻 子 在 家 里 做 对 过 一 件 事 。 一 天 傍 晚 , 正 值 翻 晒 干 草 的 时 候 , 他 回 到 了 家 里 , 对 妻 子 抱 怨 , 晚 饭 怎 么 还 没 有 摆 到 桌 子 上 , 孩 子 怎 么 在 哭 , 牛 怎 么 还 没 有 牵 进 牛 圈 。

“ 我 整 天 地 干 啊 干 , ”他 大 声 咆 哮 着 , 
你 待 在 家 里 , 不 就 是 照 顾 照 顾 家 吗 ? 要 我 来 干 , 肯 定 轻 松 极 了 。 我 会 准 时 把 晚 饭 准 备 好 的 , 你 不 相 信 吗 ?”

“ 亲 爱 的 , 不 要 这 么 生 气 , ”他 的 妻 子 说 , 
“ 明 天 我 们 就 换 换 工 作 好 了 。 我 出 门 去 , 带 上 割 草 机 , 去 割 草 , 你 就 待 在 家 里 , 照 顾 照 顾 家 。”

丈 夫 想 , 这 好 极 了 。“ 我 这 一 天 可 以 过 得 很 轻 松 , ”他 说, 
“ 一 两 个 小 时 内 把 你 的 家 务 活 干 完 , 然 后 整 个 下 午 都 睡 觉 。”

我 将 在 于 是 , 第 二 天 早 上 , 妻 子 把 长 柄 大 镰 刀 往 肩 上 一 扛 , 带 着 割 草 机 深 一 脚 浅 一 脚 地 往 草 场 上 走 去 。 丈 夫 就 留 在 了 家 里 , 准 备 做 家 务 。

开 始 , 他 洗 了 一 些 衣 服 , 接 着 就 开 始 搅 拌 奶 酪 。 但 搅 了 一 些 , 他 又 想 起 了 衣 服 还 没 有 晾 起 来 晒 呢 ! 他 走 到 院 子 里 , 刚 把 他 的 衬 衣 晾 上 , 就 看 到 猪 跑 进 了 厨 房 。

他 便 急 忙 跑 到 厨 房 赶 猪 , 不 然 , 它 会 把 奶 酪 弄 脏 的 。 但 他 一 进 门 , 就 看 到 猪 早 已 把 奶 酪 拱 翻 了 。 奶 酪 倒 了 一 地 , 猪 就 在 奶 酪 上 打 着 滚 , 哼 哼 地 拱 着 。 他 一 看 , 马 上 气 坏 了 , 也 忘 记 了 晾 衣 杆 上 还 晾 着 他 的 衬 衣 , 用 尽 力 气 朝 猪 跑 去 。

他 确 实 抓 到 了 猪 , 但 猪 身 上 涂 满 了 奶 酪 , 变 得 很 滑 , 一 下 就 挣 脱 了 他 的 手 , 飞 快 地 跑 出 门 去 了 。 他 也 跟 着 跑 进 了 院 子 , 但 一 看 到 他 的 山 羊 , 他 就 呆 住 了 。 只 见 山 羊 正 站 在 晾 衣 杆 的 正 下 方 , 仰 着 头 , 一 边 拱 , 一 边 啃 着 他 的 衬 衣 呢 ! 他 赶 走 了 山 羊 , 关 好 了 猪 , 把 被 咬 得 破 破 烂 烂 的 衬 衣 从 晾 衣 杆 上 拿 了 下 来 。

然 后 他 又 找 来 了 足 够 的 牛 奶 , 放 进 了 搅 拌 器 里 , 重 新 开 始 搅 拌 , 因 为 奶 酪 是 他 们 晚 饭 的 必 备 之 物 。 搅 好 了 一 点 , 他 又 记 起 了 他 们 的 牛 还 关 在 牛 圈 里 呢 ! 一 整 个 早 上 都 还 没 喝 过 一 口 水 , 没 吃 过 一 点 东 西 , 而 此 刻 太 阳 已 升 得 老 高 老 高 了 。

他 想 , 把 牛 牵 到 草 地 上 去 是 太 远 了 , 所 以 他 决 定 把 牛 牵 到 屋 顶 上 去 , 因 为 你 知 道 , 屋 顶 上 堆 满 了 草 。 房 子 就 建 在 山 边 , 他 想 , 如 果 他 在 山 和 屋 顶 之 间 搭 一 块 宽 木 板 , 就 很 容 易 把 牛 牵 到 屋 顶 。

但 他 还 不 能 离 开 奶 酪 搅 拌 器 , 因 为 还 有 一 个 小 孩 在 屋 子 里 满 地 爬 呢 !“ 如 果 我 离 开 , ”他 想, 
 “ 孩 子 肯 定 会 把 奶 酪 打 翻 的 。”

所 以 他 背 上 搅 拌 器 , 出 了 门 。 然 后 他 又 想 起 把 奶 牛 牵 到 屋 顶 前 , 应 该 给 它 喝 够 水 , 于 是 他 拿 起 一 只 水 桶 , 从 井 里 往 上 吊 水 。 但 当 他 在 井 沿 上 俯 下 身 子 时 , 奶 酪 却 从 搅 拌 器 里 倒 了 出 来 , 沿 着 背 和 肩 膀 , 倒 到 了 井 里 。

已 经 快 到 吃 中 饭 的 时 间 了 , 可 他 连 一 点 奶 酪 也 没 有 做 好 。 所 以 他 把 奶 牛 一 把 牵 到 屋 顶 , 就 想 最 好 先 煮 一 点 燕 麦 粥 。 他 在 锅 里 放 满 了 水 , 然 后 把 锅 放 在 了 火 上 。

做 完 了 这 些 , 他 又 想 , 奶 牛 可 不 要 从 屋 顶 上 掉 下 来 , 摔 断 脖 子 。

于 是 便 又 爬 上 屋 顶 , 去 把 牛 拴 住 。 他 把 绳 子 的 一 头 系 在 牛 的 脖 子 上 , 另 一 头 沿 着 烟 囱 伸 了 下 去 。 然 后 他 下 到 屋 里 , 把 绳 子 系 在 自 己 的 腰 上 。 他 得 快 点 了 , 因 为 锅 里 的 水 现 在 已 经 开 了 , 而 他 还 得 去 磨 燕 麦 呢 !

他 开 始 磨 起 了 燕 麦 。 但 正 当 他 磨 得 起 劲 的 时 候 , 奶 牛 从 屋 顶 上 掉 了 下 来 , 牛 一 掉 下 来 , 便 把 这 个 可 怜 的 人 也 拉 进 了 烟 囱 里 ! 他 紧 紧 地 卡 在 了 烟 囱 里 。 奶 牛 呢 , 由 于 只 掉 下 了 一 半 , 挂 在 了 半 空 中 , 上 也 上 不 去 , 下 也 下 不 来 。

这 时 候 , 他 在 田 里 干 活 的 妻 子 正 等 着 丈 夫 来 叫 自 己 吃 晚 饭 。 等 啊 等 , 最 后 , 她 实 在 等 够 了 , 便 回 到 了 家 里 。

一 走 进 家 门 , 她 就 见 到 了 吊 在 半 空 中 的 牛 , 她 跑 过 去 , 用 镰 刀 割 断 了 绳 子 。 绳 子 一 割 断 , 她 的 丈 夫 就 从 烟 囱 里 掉 了 出 来 。 所 以 她 走 进 厨 房 时 , 看 到 他 头 在 下 , 脚 在 上 , 倒 栽 在 了 煮 粥 的 锅 里 。

“ 欢 迎 你 回 来 , ”等 她 帮 他 整 理 好 了 一 切 , 他 说 。“ 我 有 话 对 你 说 。”

他 对 她 说 了 对 不 起 , 并 吻 了 她 , 而 且 从 此 以 后 再 也 不 抱 怨 了 。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