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仙

08/02/2012

 
在 英 国 童 话 中 , 棕 仙 是 可 爱 的 仙 子 或 精 灵 , 常 常 在 夜 间 出 来 替 人 做 事 , 如 搅 拌 黄 油 、打 谷 和 洗 刷 东 西 。 朱 莉 亚 娜 · 霍 拉 蒂 亚 · 欧 文 这 则 故 事 广 为 流 传 , 它 是 以 1 9 世 纪 中 叶 为 背 景 的 。 听 说 , 这 个 故 事 启 发 了 罗 伯 特 和 阿 格 内 斯 · 巴 登 - 巴 威 尔 , 使 他 们 创 建 了 女 孩 指 导 运 动 的 少 女 分 部 ( 在 美 国 现 在 叫 棕 仙 女 童 子 军 ) 。

很 久 很 久 以 前 , 有 两 个 小 男 孩 , 一 个 叫 汤 米 · 特 罗 特 , 一 个 叫 约 翰 尼 · 特 罗 特 。 汤 米 是 个 好 男 孩 , 只 是 时 常 发 懒 。 早 上 的 时 候 , 父 亲 几 乎 要 把 他 从 床 上 拖 起 来 。 早 饭 到 中 饭 之 间 , 他 差 不 多 什 么 事 也 不 干 , 只 是 削 削 木 棒 。 如 果 父 亲 让 他 出 去 跑 个 什 么 , 他 就 会 在 外 面 拖 上 半 天 。 如 果 父 亲 让 他 做 点 什 么 小 事 , 他 也 非 常 不 情 愿 。

“ 即 使 他 做 了 什 么 事 , ”特 罗 特 先 生 曾 对 与 他 们 住 在 一 起 的 老 奶 奶 说, 
“ 也 做 得 很 不 漂 亮 , 还 不 如 我 自 己 做 呢 ! 他 脑 子 并 不 笨 。 但 他 却 帮 不 了 我 什 么 忙 , 我 真 希 望 他 成 为 我 们 的 一 个 帮 手 而 不 是 一 个 累 赘 。”

“ 嗯 , 不 是 还 有 约 翰 尼 吗 ?”老 奶 奶 咕 咕 哝 哝 地 说 。 “ 约 翰 尼 太 年 青 了 , 现 在 还 帮 不 了 什 么 忙 , ”特 罗 特 先 生 回 答 说 。

“ 而 且 , 如 果 他 的 哥 哥 一 直 给 他 作 出 像 现 在 这 样 的 榜 样 , 他 也 好 不 了 多 少 。”

那 时 候 , 孩 子 们 最 喜 欢 的 事 就 是 听 老 奶 奶 讲 过 去 的 老 故 事 。 一 天 晚 上 , 老 奶 奶 讲 了 一 个 棕 仙 的 故 事 , 这 个 棕 仙 曾 在 特 罗 特 家 住 过 , 而 且 帮 助 他 们 家 做 了 许 多 事 。

“ 他 长 得 什 么 样 , 奶 奶 ?”汤 米 问 。

“ 听 他 们 说 , 长 得 像 个 小 人 , 我 的 孩 子 。”



 “ 他 做 了 什 么 ?”

“ 家 里 人 还 没 有 起 来 , 他 就 来 了 , 打 扫 了 炉 子 , 生 上 火 , 然 后 开 始 做 早 饭 , 整 理 房 子 , 做 各 种 各 样 的 家 务 。 但 他 从 来 不 让 人 见 到 , 他 总 是 在 人 们 能 见 到 他 之 前 就 消 失 。 但 有 时 人 们 能 听 到 他 的 笑 声 以 及 在 屋 子 里 玩 耍 的 声 音 。”

“ 他 们 给 他 付 工 资 吗 , 奶 奶 ?”

“ 不 , 我 的 宝 贝 。 他 做 这 些 只 是 因 为 他 喜 欢 做 事 。 有 时 候 , 人 们 会 在 晚 上 放 一 杯 水 在 那 儿 , 还 时 不 时 地 放 一 块 面 包 , 一 碗 牛 奶 或 奶 酪 在 屋 里 。 他 喜 欢 这 些 , 因 为 他 讲 究 吃 。 有 时 他 会 在 水 里 放 点 钱 。 有 时 他 会 给 花 园 除 除 草 , 或 打 打 谷 子 。 他 做 了 许 多 事 , 省 去 了 人 们 许 多 麻 烦 。”

“ 哦 , 奶 奶 ! 那 他 为 什 么 要 离 开 呢 ?”

“ 孩 子 , 有 天 晚 上 , 家 里 的 女 人 们 见 到 了 他 , 她 们 看 到 他 的 衣 服 很 破 旧 , 就 给 他 拿 了 一 套 新 制 服 和 一 件 亚 麻 布 衬 衫 , 把 它 们 放 在 了 装 牛 奶 和 面 包 的 碗 的 边 上 。 棕 仙 见 到 了 新 衣 服 , 就 把 它 们 穿 到 了 自 己 的 身 上 , 在 厨 房 里 一 边 跳 舞 , 一 边 唱 歌 :
      

我 们 在 这 儿 有 什 么 ? 嘿 哟 , 嘿 哟 !

就 这 样 , 他 跳 出 了 门 , 从 此 再 也 没 有 回 来 过 。”

“ 哦 , 奶 奶 ! 他 为 什 么 逃 走 呢 ? 他 不 喜 欢 新 衣 服 吗 ?”汤 米 不 解 地 问 。

“ 我 不 知 道 , 亲 爱 的 。”

“ 我 希 望 他 能 再 回 来 !”两 个 男 孩 子 同 时 叫 道 。 “ 他 会 来 整 理 房 间 , ”约 翰 尼 说 。

“ 整 理 草 坪 , ”汤 米 说 。

“ 捡 起 我 们 的 玩 具 , ”约 翰 尼 说 。 “ 整 理 我 们 的 零 碎 东 西 , ”汤 米 说 。

“ 他 会 做 任 何 事 !”他 们 一 起 认 定 。“ 我 们 希 望 他 没 有 走 。”

“ 嗯 , 其 实 棕 仙 很 多 , ”老 奶 奶 说 。“ 也 许 有 一 天 特 罗 特 家 还 会 来 另 一 个 呢 !”

“ 但 我 们 怎 样 可 以 再 得 到 一 个 呢 ?”汤 米 问 。 “ 孩 子 , 只 有 老 猫 头 鹰 知 道 。 你 们 要 去 问 她 。”

那 天 晚 上 , 他 们 爬 上 床 后 , 小 约 翰 尼 很 快 就 进 入 了 梦 乡 , 但 汤 米 脑 子 里 怎 么 也 抛 不 开 去 找 一 个 棕 仙 的 想 法 。

“ 池 塘 边 的 小 屋 里 有 一 只 老 猫 头 鹰 , ”他 想 。“ 也 许 她 就 是 奶 奶 说 的 猫 头 鹰 , 知 道 一 切 。 当 月 亮 升 起 来 , 爸 爸 离 开 时 , 我 要 过 去 看 看 。” 不 久 , 月 亮 升 起 来 了 , 高 高 地 挂 在 苍 穹 , 银 色 的 月 光 洒 落 下 来 , 荒 野 上 铺 满 了 一 层 苍 白 的 月 光 , 隐 住 了 一 切 的 颜 色 , 并 给 石 墙 投 下 了 黑 色 的 影 子 。 汤 米 悄 悄 地 爬 下 床 , 穿 过 厨 房 , 走 到 了 野 外 。 这 是 一 个 美 丽 的 夜 晚 , 但 除 了 风 和 汤 米 以 外 , 所 有 的 一 切 似 乎 都 在 沉 睡 。 石 头 、墙 、微 微 发 着 亮 光 的 巷 子 都 静 静 地 立 着 。 教 堂 的 钟 楼 似 乎 醒 着 。 正 默 默 地 看 着 一 切 。 村 子 里 的 所 有 屋 子 都 闭 上 了 眼 睛 , 这 就 是 说 , 它 们 的 窗 户 都 已 经 黑 下 来 了 , 在 汤 米 看 来 , 草 地 好 像 给 自 己 铺 了 一 张 白 色 的 单 子 , 而 且 也 已 经 沉 沉 地 睡 去 了 。

“ 呜 , 呜 , ”身 后 的 树 林 里 传 来 了 叫 声 。 是 什 么 东 西 醒 来 了 。 “ 是 老 猫 头 鹰 , ”汤 米 说 。 不 是 吗 , 老 猫 头 鹰 正 有 力 地 扇 动 着 翅 膀 , 穿 过 草 地 , 优 雅 地 飞 了 过 来 , 落 在 了 池 塘 边 的 小 屋 里 。 老 猫 头 鹰 飞 得 很 快 , 汤 米 使 劲 地 跑 , 还 是 落 在 了 她 的 后 面 。 当 他 最 后 走 进 小 屋 的 时 候 , 老 猫 头 鹰 已 经 坐 在 里 面 了 , 正 用 她 那 黄 色 的 眼 睛 一 眨 一 眨 地 看 着 他 呢 !

“ 过 来 ! 过 来 !”她 用 沙 哑 的 声 音 说 。

她 能 开 口 说 话 ! 不 用 怀 疑 , 她 肯 定 就 是 那 只 老 猫 头 鹰 , 不 会 是 别 的 。 汤 米 浑 身 颤 栗 着 。

“ 到 这 儿 来 ! 到 这 儿 来 !”老 猫 头 鹰 说 。

老 猫 头 鹰 坐 在 横 穿 小 屋 的 一 根 桁 条 上 。 汤 米 经 常 爬 上 那 根 桁 条 玩 , 现 在 他 爬 了 上 去 , 与 猫 头 鹰 面 对 面 地 坐 着 , 盯 着 她 的 双 眼 , 心 想 , 她 的 双 眼 就 像 两 团 燃 烧 的 火 焰 。

“ 那 么 , 你 要 什 么 ?”猫 头 鹰 说 。

“ 请 , ”汤 米 说 , 猫 头 鹰 的 话 解 除 了 他 内 心 的 紧 张 。“ 你 能 告 诉 我 哪 儿 能 找 到 棕 仙 , 如 何 才 能 让 他 们 中 的 一 个 来 这 儿 与 我 们 生 活 在 一 起 呢 ?”

“ 呜 !”猫 头 鹰 说 , 
是 这 回 事 呀 , 是 这 样 吗 ? 我 认 识 两 个 棕 仙 。”

“ 好 哇 !”汤 米 说 。“ 他 们 住 在 哪 儿 ?” 



“ 在 你 们 家 里 , ”猫 头 鹰 说 。 汤 米 惊 呆 了 。

“ 在 我 们 家 里 !”他 惊 叫 道 。“ 什 么 地 方 ? 让 我 去 把 他 们 找 出 来 。 为 什 么 他 们 什 么 事 也 不 做 呢 ?”

“ 其 中 一 个 太 小 了 , ”猫 头 鹰 说 , 



“ 那 另 一 个 为 什 么 不 做 呢 ?” 汤 米 问 。

“ 他 太 闲 散 , 太 闲 散 了 , ”老 猫 头 鹰 说 着 。 她 一 边 说 , 一 边 抖 了 抖 身 子 , 身 上 掉 下 来 的 羽 毛 在 小 屋 里 飞 舞 , 汤 米 吃 了 一 惊 , 差 点 从 桁 条 上 掉 下 来 。

“ 那 我 们 就 不 要 他 们 , ”他 说 。“ 如 果 他 们 不 帮 我 们 做 任 何 事 , 我 们 要 棕 仙 干 什 么 用 ?”

“ 也 许 他 们 自 己 不 知 道 这 些 , 因 为 没 有 人 告 诉 他 们 , ”猫 头 鹰 说 。 “ 我 希 望 你 告 诉 我 去 哪 儿 找 他 们 , ”汤 米 说 。“ 我 会 告 诉 他 们 的 。” “ 你 能 吗 ?”猫 头 鹰 说 。“ 呜 ! 呜 !”汤 米 看 不 出 她 是 在 号 叫 还 是 在大 笑 。

“ 我 当 然 能 , ”汤 米 说 。“ 以 后 他 们 就 会 早 早 起 床 , 在 爸 爸 起 来 前 打 扫 房 子 , 生 火 , 铺 桌 子 , 整 理 东 西 。 另 外 , 他 们 还 能 想 我 们 所 想 。 棕 仙 们 会 做 奶 奶 的 妈 妈 年 青 时 做 的 一 切 。 然 后 他 们 还 会 整 理 房 子 , 除 草 , 捡 起 我 们 的 玩 具 , 整 理 好 奶 奶 的 零 碎 东 西 。 喔 , 要 做 的 事 太 多 了 。”

“ 就 是 的 , ”猫 头 鹰 说 。“ 呜 ! 这 样 吧 , 我 可 以 告 诉 你 去 哪 儿 找 其 中 的 一 个 , 找 到 他 后 , 他 会 告 诉 你 他 的 兄 弟 在 哪 儿 。 但 你 要 心 诚 , 一 切 听 从 我 的 指 挥 。”

“ 我 已 经 做 好 准 备 了 , ”汤 米 说 , 
“ 我 会 按 照 你 告 诉 我 的 去 做 的 。

我 确 信 我 能 说 服 他 们 。 他 们 应 该 知 道 , 只 有 他 们 对 别 人 有 用 , 别 人 才 会 喜 欢 他 们 !”

“ 呜 ! 呜 !”猫 头 鹰 说 着 。“ 现 在 你 听 着 。 趁 天 上 的 月 光 正 亮 着 , 你 要 走 到 池 塘 的 北 边 , 转 三 个 圈 , 然 后 念 下 面 这 段 咒 语 :

Twist me and turn me and show me the elf
I looked in the water and saw. ... 

当 你 看 着 池 塘 , 如 果 你 见 到 了 棕 仙 , 就 必 须 想 出 一 个 词 , 可 以 完 成 上 面 整 个 句 子 。 无 论 是 见 不 到 棕 仙 , 还 是 想 不 出 一 个 合 适 的 词 , 都 不 能 使 你 成 功 。”

“ 棕 仙 是 个 生 活 在 水 底 的 人 鱼 吗 ?”汤 米 问 , 动 了 动 坐 在 桁 条 上 的 身 子 。

“ 那 要 看 他 是 不 是 长 了 一 条 鱼 尾 巴 , ”猫 头 鹰 说 , “ 这 点 你 可 以 通 过 自 己 去 发 现 。” 

“ 嗯 , 天 上 的 月 光 正 亮 , 我 得 去 了 , ”汤 米 说 。“ 再 见 , 谢 谢 你 , 夫 人 。”他 从 桁 条 上 跳 了 下 来 , 一 边 走 , 一 边 说 ,  “ 我 相 信 他 是 个 人 鱼 , 要 么 他 怎 么 能 生 活 在 池 塘 中 呢 ? 现 在 我 对 棕 仙 的 了 解 比 奶 奶 要 多 了 , 我 得 把 这 些 告 诉 她 。”汤 米 像 所 有 的 年 轻 人 一 样 , 有 点 自 以 为 是 。


月 亮 的 倒 影 映 在 池 塘 里 , 熠 熠 地 闪 着 光 。 汤 米 对 这 个 地 方 很 熟 悉 , 因 为 在 那 儿 可 以 听 到 好 听 的 回 声 。 池 塘 的 边 上 长 着 灯 芯 草 和 水 生 植 物 , 月 光 下 , 在 池 塘 里 投 下 了 长 长 的 阴 影 。 汤 米 走 到 池 塘 的 北 边 , 按 老 猫 头 鹰 告 诉 他 的 , 转 了 三 圈 , 然 后 重 复 着 下 面 的 咒 语 :


Twist me and turn me and show me the elf
I looked in the water and saw. ... 


说 到 这 儿 , 他 就 看 着 水 里 , 看 见 了 ——— 自 己 倒 映 在 水 中 的 脸 。 “ 怎 么 , 除 了 我 就 没 有 别 人 了 !”汤 米 说 。“ 接 什 么 词 好 呢 ? 我 肯 定 做 错 了 。”

“ 错 了 !”回 声 说 。

汤 米 大 吃 一 惊 , 夜 这 么 深 了 , 回 声 怎 么 还 醒 着 呢 !

“ 闭 上 你 的 嘴 !”他 说 。“ 事 情 已 经 够 乱 的 了 。 Belf ! Ce lf ! De lf ! F e lf ! Gelf ! H elf ! Je lf !①     什 么 呀 ! 找 不 到 什 么 押 韵 的 词 。 我 到 这 儿 来 找 棕 仙 , 可 什 么 也 找 不 到 , 只 有 Myself !”

“ Myself !”回 声 说 。

“ 你 闭 上 嘴 , 好 吗 ?”汤 米 说 。“ 如 果 你 能 告 诉 我 这 个 词 , 那 插 个 嘴 还 有 用 。 但 你 对 我 喊 什 么‘ Myself ’, 又 没 有 意 思 , 又 不 押 韵 ——— 嗯 , 是 押 韵 的 ②  , 真 碰 巧 了 。 奇 怪 , 连 起 来 说 也 是 可 以 的 :

Twist me and turn me and show me the elf
I looked in the water and saw MYSELF


这 是 什 么 意 思 呢 ? 奶 奶 说 过 , 老 猫 头 鹰 知 道 的 。 我 应 该 回 去 问 她 。”

“ 问 她 !”回 声 说 。

说 完 他 便 往 回 走 。 走 回 了 小 屋 , 猫 头 鹰 还 像 以 前 一 样 坐 在 那 里 。 “ 呜 !”汤 米 爬 上 桁 条 的 时 候 , 她 说 。“ 你 在 池 塘 里 看 到 了 什 么 ?” “ 什 么 也 没 有 见 到 , 只 有 我 自 己 , ”汤 米 气 愤 地 说 。 “ 那 么 你 希 望 见 到 什 么 呢 ?”猫 头 鹰 问 。

“ 我 希 望 见 到 一 个 棕 仙 , ”汤 米 说 。“ 你 不 是 告 诉 我 能 见 到 吗 ?” “ 那 么 , 请 问 棕 仙 长 得 什 么 样 ?”猫 头 鹰 问 。 “ 奶 奶 知 道 的 那 个 是 一 个 对 人 有 帮 助 的 小 家 伙 , 就 像 一 个 小 人 , ”
汤 米 说 。

“ 喔 , ”猫 头 鹰 说 , 
“ 但 你 现 在 见 到 的 是 一 个 懒 惰 的 小 家 伙 , 一 个 小 人 。 呜 ! 呜 ! 你 肯 定 自 己 没 有 见 到 他 吗 ?”

“ 肯 定 , ”汤 米 大 声 回 答 。“ 我 什 么 也 没 见 着 , 只 有 我 自 己 。” “ 哈 哈 ! 哈 哈 ! 我 们 是 多 么 容 易 被 人 激 怒 啊 ! 请 问 , 你 又 是 谁 呢 ?”

“ 我 不 是 棕 仙 , ”汤 米 说 。

“ 不 要 那 么 肯 定 , ”猫 头 鹰 说 。“ 你 没 发 现 什 么 押 韵 的 吗 ?” 



“ 没 有 , ”汤 米 说 。“ 我 没 有 发 现 什 么 押 韵 的 词 , 只 有‘ Myself ’这个 词 。”

“ 嗯 , 这 就 是 了 , ”猫 头 鹰 说 。“ 你 还 要 别 的 什 么 呢 ?”

“ 我 不 懂 , ”汤 米 谦 恭 地 说 。“ 你 知 道 我 不 是 一 个 棕 仙 , 难 道 不 是 吗 ?”

“ 不 , 你 是 的 , ”猫 头 鹰 说, “ 一 个 非 常 闲 散 的 棕 仙 。 所 有 孩 子 都 是 棕 仙 。” 


“ 可 我 做 不 了 棕 仙 们 做 的 事 , ”汤 米 说 。

“ 为 什 么 不 能 ?”猫 头 鹰 问 。“ 难 道 你 不 能 擦 地 板 , 生 火 , 铺 桌 子 , 整 理 房 子 , 除 草 , 捡 起 自 己 的 玩 具 , 整 理 你 奶 奶 的 杂 物 吗 ? 正 如 你 自 己 所 说 的 , 能 干 的 事 很 多 。”

“ 请 别 说 了 , ”汤 米 说 , “ 我 现 在 要 回 家 了 , 把 这 些 都 告 诉 约 翰 尼 。

外 面 有 点 冷 , 我 也 很 累 了 !”

“ 很 好 , ”老 猫 头 鹰 说 。“ 我 想 最 好 我 带 你 回 家 。” “ 我 自 己 认 识 路 , 谢 谢 你 , ”汤 米 说 。 “ 就 把 身 子 靠 在 我 身 上 就 可 以 了 , ”猫 头 鹰 坚 持 说 。“ 把 全 身 的 重

量 都 靠 在 我 身 上 , 闭 上 眼 睛 。” 汤 米 把 头 靠 在 老 猫 头 鹰 的 羽 毛 上 。 他 隐 隐 约 约 闻 到 了 她 身 上 一 股 青 草 的 气 味 , 他 想 , 这 也 许 是 她 长 期 生 活 在 草 地 里 的 缘 故 吧 ! 他 闭 上 了 眼 睛 , 把 全 身 重 量 都 靠 在 了 猫 头 鹰 的 身 上 , 心 里 还 怕 自 己 和 猫 头 鹰 都 会 从 桁 条 上 掉 下 来 。 往 下 ——— 羽 毛 ——— 毛 茸 茸 的 感 觉 ——— 他 不 停 地 往 下 沉 , 往 下 沉 。 他 浑 身 轻 飘 飘 的 , 无 处 着 落 。 他 猛 地 一 跳 , 想 把 自 己 救 出 来 。 他 睁 开 眼 睛 , 发 现 自 己 正 坐 在 床 上 , 旁 边 睡 着 约 翰 尼 。 更 奇 怪 的 是 , 根 本 就 没 有 什 么 月 光 , 天 早 就 已 经 亮 了 。

“ 起 来 , 约 翰 尼 , ”他 叫 道 。“ 我 有 一 个 故 事 要 讲 给 你 听 !”约 翰 尼 睡 眼 惺 松 地 醒 了 过 来 , 汤 米 便 把 一 切 都 告 诉 了 他 。

从 那 以 后 , 特 罗 特 家 里 就 有 了 两 个 世 界 上 最 勤 快 的 小 棕 仙 。


①          这 些 词 都 与 咒 语 里 第 一 句 的最 后 一 个 词“小 精 灵 ”( Elf ) 押 韵 , 是 汤 米 情 急 之 下 的 胡 思 乱 想 , 所 以 都 是 一 些 并 不 存在 的 词 。

②          此 处 的“ 我 自己 ”( mys elf ) 一 词 与 第 一 句 的 最 后 一 个 词“ 小 精 灵 ”( Elf ) 是 押 韵 的 。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