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毯下的尘土

08/05/2012

 
这 个 故 事 让 我 们 认 识 到 , 只 有 我 们 表 面 和 背 后 的 工 作 都 干 得 一 样 好 的 时 候 , 我 们 才 能 得 到 好 的 报 偿 ——— 无 论 是 经 济 上 的 , 还 是 品 格 上 的 。

以 前 有 一 位 母 亲 , 她 有 两 个 女 儿 。 由 于 死 了 丈 夫 , 家 里 又 很 穷 , 她 只 能 一 天 到 晚 辛 辛 苦 苦 地 干 活 , 才 得 以 使 一 家 人 勉 强 吃 饱 和 穿 暖 。 她 是 个 熟 练 的 工 人 , 总 能 在 家 外 找 到 工 作 , 她 的 两 个 女 儿 也 很 能 干 , 对 她 很 有 帮 助 , 她 不 在 家 的 时 候 , 把 家 里 收 拾 得 干 干 净 净 , 像 一 只 新 的 发 夹 一 样 光 鲜 。

有 一 个 小 女 儿 是 瘸 腿 的 , 不 能 在 屋 子 里 跑 来 跑 去 , 她 就 坐 在 椅 子 上 缝 缝 补 补 , 她 的 姐 姐 米 妮 就 洗 盘 子 , 擦 地 板 , 把 家 弄 得 漂 漂 亮 亮 的 。 她 们 的 家 就 在 森 林 的 边 上 , 干 完 活 后 , 小 姑 娘 们 就 会 坐 在 窗 前 , 看 着 高 大 的 树 干 被 风 吹 得 弯 下 了 腰 , 看 着 看 着 , 她 们 就 觉 得 这 些 树 像 真 人 似 的 , 互 相 点 头 弯 腰 。

春 天 鸟 儿 欢 叫 , 夏 天 野 花 盛 开 , 秋 天 树 叶 葱 茏 , 冬 天 雪 花 飞 舞 。

一 年 四 季 , 在 这 两 个 幸 福 的 孩 子 看 来 , 都 充 满 了 欢 乐 。 但 有 一 天 , 亲 爱 的 妈 妈 回 家 来 的 时 候 生 病 了 。 她 们 两 人 都 很 悲 伤 。 现 在 是 冬 天 , 很 多 东 西 都 需 要 买 。 米 妮 和 她 的 妹 妹 坐 在 火 炉 旁 , 互 相 商 量 着 , 最 后 米 妮 说 :

“ 亲 爱 的 妹 妹 , 我 必 须 出 去 找 工 作 , 因 为 家 里 的 东 西 快 要 吃 完 了 。”于 是 她 吻 别 了 母 亲 , 把 自 己 裹 得 严 严 实 实 的 , 离 开 了 家 。 森 林 里 有 一 条 窄 窄 的 小 路 , 她 决 定 沿 着 这 条 路 一 直 往 前 走 , 直 到 到 达 能 找 到 她 想 要 的 工 作 的 地 方 。

她 急 匆 匆 地 往 前 走 着 。 黑 夜 很 快 就 降 临 了 , 树 林 里 的 影 子 拖 得 越 来 越 长 。 走 着 走 着 , 她 看 见 了 前 面 有 一 座 小 屋 , 这 真 是 太 好 了 。 她 匆 匆 地 赶 过 去 , 敲 了 敲 小 屋 的 门 。

没 有 人 答 应 。 她 敲 了 一 次 又 一 次 , 还 是 没 有 人 来 应 门 , 她 想 , 这 儿 可 能 没 有 人 住 吧 ! 她 打 开 门 , 走 了 进 去 , 决 定 就 在 这 儿 过 夜 。

一 跨 进 门 , 她 就 吃 惊 地 缩 回 了 脚 步 , 因 为 她 看 到 了 12 张 小 床 , 每 张 床 上 的 被 褥 都 是 乱 糟 糟 的 , 一 张 布 满 了 灰 尘 的 桌 上 乱 七 八 糟 地 放 着 12 个 盘 子 , 房 间 的 地 上 也 非 常 脏 , 到 处 都 落 满 了 尘 土 , 那 情 景 你 一 定 可 以 想 像 到 的 。

“ 天 啊 !”小 女 孩 说 “, 就 开 始 整 理 房 子 。

这 儿 怎 么 这 么 脏 !”等 她 的 手 一 暖 和 过 来 , 她 她 洗 了 盘 子 , 整 理 了 床 , 擦 了 地 , 正 了 正 火 炉 前 的 地 毯 , 把 12 把 小 椅 子 沿 着 火 炉 摆 成 了 一 个 半 圆 。 她 刚 做 完 这 些 , 门 开 了 , 进 来 了 12 个 她 从 没 见 过 的 快 乐 的 小 矮 人 。 他 们 只 有 木 工 尺 那 么 高 , 每 人 都 穿 着 黄 色 的 衣 服 。 米 妮 一 见 到 他 们 , 就 知 道 他 们 肯 定 是 山 里 掌 管 金 子 的 小 矮 人 。

“ 噢 !”小 矮 人 一 起 说 , 他 们 的 所 有 话 都 是 押 韵 的 , 像 唱 歌 一 样 。

“ 难 道 这 不 令 人 高 兴 和 吃 惊 ?  我 们 真 不 敢 相 信 自 己 的 眼 睛 !”  

然 后 他 们 就 见 到 了 米 妮 , 吃 惊 地 大 叫 了 起 来 :

“ 这 是 谁 , 那 么 温 柔 漂 亮 ? 原 来 我 们 的 帮 助 者 是 一 个 陌 生 的 小 姑 娘 。” 

米 妮 看 到 了 小 矮 人 , 就 出 来 见 他 们 。
“  你 们 好 , ”她 说 , “ 我 是 米 妮 · 格 雷 , 我 出 来 找 工 作 , 因 为 我 亲 爱 的 妈 妈 病 了 。 我 是 天 刚 黑 时 进 来 的 , 我 ———”

小 矮 人 都 笑 了 起 来 , 高 兴 地 叫 道 : 

“  你 刚 来 时 我 们 的 房 子 的 样 子 有 点 惨 , 但 现 在 你 已 把 它 搞 得 清 洁 又 敞 亮 。” 

他 们 是 多 么 可 亲 可 爱 的 小 矮 人 啊 ! 谢 完 了 米 妮 , 他 们 就 开 始 从 抽 屉 里 拿 出 白 色 的 面 包 和 甜 甜 的 蜜 , 让 她 与 他 们 一 起 共 进 晚 餐 。

在 餐 桌 边 坐 下 后 , 他 们 告 诉 她 , 他 们 的 仙 女 保 姆 去 度 假 了 , 正 是 由 于 她 不 在 , 所 以 他 们 的 房 子 就 变 得 那 么 脏 了 。

他 们 一 边 说 着 , 一 边 叹 气 。 吃 完 晚 饭 , 米 妮 开 始 洗 盘 子 , 并 把 他 们 一 个 个 地 支 走 了 。 他 们 时 不 时 地 打 量 着 她 , 还 在 他 们 中 间 议 论 她 。 当 最 后 一 个 盘 子 洗 完 的 时 候 , 他 们 叫 来 了 米 妮 , 对 她 说 :

“  亲 爱 的 凡 间 女 人 , 你 是 否 愿 意 在 这 儿 长 住 , 当 我 们 的 仙 女 正 在 休 假 外 出 ? 如 果 你 的 真 诚 和 善 良 如 一 , 我 们 的 报 答 将 要 把 你 眷 顾 。”  

米 妮 心 里 也 很 高 兴 , 她 很 喜 欢 这 些 善 良 的 小 矮 人 , 希 望 能 帮 助 他 们 。 所 以 她 谢 了 谢 他 们 , 答 应 了 下 来 , 接 着 就 上 床 , 做 起 了 幸 福 的 美 梦 。

第 二 天 一 早 , 她 被 公 鸡 的 打 鸣 声 叫 醒 了 , 起 床 后 她 做 了 一 顿 可 口 的 早 餐 。 小 矮 人 们 离 开 后 , 她 打 扫 了 房 子 , 并 补 好 了 小 矮 人 的 衣 服 。 晚 上 小 矮 人 回 家 来 了 , 他 们 发 现 炉 子 里 的 火 烧 得 红 红 的 , 桌 上 一 桌 热 气 腾 腾 的 晚 饭 正 等 着 他 们 。 从 此 每 天 都 这 样 , 米 妮 一 直 这 么 认 真 地 干 着 , 直 到 仙 女 的 假 期 到 了 最 后 一 天 。

那 天 早 上 , 米 妮 望 着 窗 外 , 想 看 看 去 工 作 的 小 矮 人 , 她 在 一 扇 玻 璃 上 看 到 了 自 己 见 过 的 最 美 丽 的 景 象 。

图 画 里 有 美 丽 的 宫 殿 , 银 色 的 塔 , 塔 尖 上 装 了 花 花 绿 绿 的 玻 璃 , 一 切 都 是 那 么 的 新 奇 和 漂 亮 , 她 津 津 有 味 地 看 着 , 连 要 干 的 活 都 忘 了 , 直 到 壁 炉 架 上 的 布 谷 鸟 自 鸣 钟 敲 了 1 2 下 。

她 便 急 急 忙 忙 地 跑 过 去 整 理 床 , 洗 盘 了 。 但 由 于 时 间 很 匆 忙 , 她 再 也 无 法 更 快 地 干 了 , 当 她 拿 着 扫 把 准 备 去 扫 地 的 时 候 , 已 快 到 了 小 矮 人 们 回 家 的 时 间 了 。

“ 我 想 , ”米 妮 大 声 说, 
 “ 今 天 我 就 不 打 扫 地 毯 下 面 的 地 了 。 再 者 , 地 毯 下 面 没 人 看 得 见 , 有 点 灰 尘 也 没 关 系 的 。”于 是 她 匆 匆 跑 过 去 做 晚 饭 , 没 有 去 动 地 毯 。

不 久 , 小 矮 人 们 回 家 来 了 。 房 子 里 看 起 来 跟 平 时 没 什 么 两 样 , 他 们 什 么 也 没 说 。 米 妮 也 没 有 再 想 毯 子 下 面 的 灰 尘 这 回 事 了 , 直 到 她 上 了 床 , 看 到 星 星 透 过 窗 户 , 向 她 眨 着 眼 。

于 是 她 才 想 起 了 地 毯 下 的 尘 土 , 因 为 她 好 像 听 到 星 星 们 在 说 :

“ 那 位 小 姑 娘 , 诚 实 而 善 良 。”米 妮 把 脸 转 向 墙 , 她 听 到 一 个 微 弱 的 声 音 , 就 在 她 的 心 里 , 说 :

“ 地 毯 下 的 尘 土 ! 地 毯 下 的 尘 土 !”

“ 那 位 小 姑 娘 , ”星 星 们 叫 道 , 
“ 把 房 子 整 理 得 像 星 光 一 样 敞 亮 。”

“ 地 毯 下 的 尘 土 ! 地 毯 下 的 尘 土 !”米 妮 心 里 的 那 个 小 小 的 声 音 在 说 。

“ 我 们 看 到 她 了 ! 我 们 看 到 她 了 !”所 有 星 星 都 快 乐 地 叫 着 。

“ 地 毯 下 的 尘 土 ! 地 毯 下 的 尘 土 !”米 妮 心 里 的 那 个 小 小 的 声 音 在 说 , 她 再 也 忍 不 住 了 , 便 拿 起 扫 帚 , 开 始 扫 地 毯 下 的 尘 土 , 可 是 , 哦 , 地 毯 下 躺 着 12 块 闪 闪 发 光 的 金 币 , 就 像 月 亮 一 样 圆 润 、闪 亮 。


“ 哦 ! 哦 ! 哦 !”米 妮 惊 奇 地 大 声 叫 道 。 所 有 小 矮 人 都 跑 过 来 看 看 究 竟 发 生 了 什 么 事 。

米 妮 把 一 切 都 告 诉 了 他 们 。 当 她 讲 完 整 个 故 事 的 时 候 , 小 矮 人们 高 兴 地 聚 在 她 的 周 围 , 齐 声 说 道 :

亲 爱 的 孩 子 , 金 子 就 给 你 , 因 为 你 证 明 了 真 挚 和 诚 实 ; 但 如 果 你 不 翻 动 地 毯 , 你 能 得 到 的 就 只 是 遗 憾 。 我 们 的 爱 随 着 金 币 一 起 给 你 , 哦 ! 今 生 你 要 牢 记 , 每 个 小 小 的 工 作 里 , 都 藏 着 快 乐 的 宝 藏 。” 

米 妮 感 谢 了 小 矮 人 对 她 的 好 心 , 第 二 天 早 上 , 她 带 着 金 币 急 匆 匆 地 赶 回 了 家 , 给 亲 爱 的 妈 妈 和 妹 妹 买 回 了 许 多 东 西 。

她 再 也 没 见 过 小 矮 人 了 , 但 她 永 远 也 忘 不 了 他 们 的 教 诲 , 总 是 认 认 真 真 地 对 待 自 己 的 工 作 , 而 且 总 是 要 擦 地 毯 下 的 地 板 。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