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下 面 这 则 古 老 的 故 事 中 , 我 们 看 到 不 同 的 人 在 闲 散 时 所 采 取 的 不 同 态 度 , 有 人 在 闲 散 时 去 偷 窃 , 有 人 在 闲 散 时 做 自 我 调 整 , 有 人 则 利 用 闲 散 时 间 去 做 谋 生 之 事 。 其 实 , 无 所 事 事 之 人 通 常 是 最 不 快 乐 的 人 , 因 为 他 们 是 最 无 聊 的 人 。 另 一 方 面 , 我 们 之 所 以 能 尽 情 地 享 受 我 们 的 闲 暇 时 间 , 是 因 为 在 闲 暇 之 后 , 有 许 多 事 情 等 着 我 们 去 做 。

很 久 很 久 以 前 , 有 个 名 叫 鲍 比 · 奥 布 里 安 的 人 , 一 生 中 很 少 做 事 , 除 非 是 实 在 不 得 已 了 。

“ 过 来 , 鲍 比 , ”他 的 朋 友 常 常 会 说 , 
辛 苦 些 做 点 事 有 什 么 不 对 呢 ? 看 你 小 心 翼 翼 地 保 护 自 己 的 样 子 , 就 好 像 躲 避 瘟 疫 一 样 。” 


“ 我 的 朋 友 , 我 像 别 人 一 样 , 并 不 反 对 工 作 。”鲍 比 回 答 说 , “ 事 实 上 , 没 有 什 么 东 西 能 比 工 作 更 让 我 着 迷 了 。 只 要 你 们 给 我 机 会 , 我 就 能 整 天 坐 在 这 儿 , 看 着 别 人 工 作 。”

当 然 , 他 在 家 里 是 一 点 用 处 也 没 有 的 。

“ 你 怎 么 一 点 也 没 感 到 不 好 意 思 ?”一 天 下 午 , 他 的 妻 子 凯 蒂 抱 怨 说, “ 你 要 为 孩 子 们 树 立 好 的 榜 样 ! 你 要 他 们 长 大 了 也 像 你 一 样 懒 吗 ?”

“ 亲 爱 的 , 今 天 是 礼 拜 天 , 休 息 日 。”鲍 比 指 出 , “ 为 什 么 你 要 在 这 一 天 自 寻 烦 恼 呢 ? 听 我 的 意 见 , 这 是 一 周 中 惟 一 值 得 你 高 高 兴 兴 起 床 来 的 一 天 。 星 期 天 的 惟 一 问 题 就 是 , 它 过 去 以 后 , 一 星 期 中 的 其 他 日 子 就 又 开 始 了 。”鲍 比 是 一 个 雄 辩 家 , 因 为 他 有 的 是 时 间 。

那 天 晚 上 , 一 家 人 坐 在 火 炉 边 , 等 着 汤 烧 开 , 这 时 , 他 们 听 到 橐 橐 橐 有 人 在 拍 窗 户 。 鲍 比 慢 慢 地 走 过 去 , 打 开 了 窗 子 。 窗 户 里 跳 进 了 一 个 比 昂 首 挺 胸 的 公 鸡 大 不 了 多 少 的 小 人 。
“ 我 刚 好 路 过 这 儿 , ”小 人 儿 说 , “ 
闻 到 了 一 股 香 味 , 心 想 也 许 能 够 弄 到 一 点 吃 的 。” 

“ 欢 迎 , 欢 迎 , 你 尽 管 吃 好 了 。”鲍 比 说 , 心 想 这 么 小 的 一 个 小 人 最 多 也 就 吃 上 一 两 勺 东 西 吧 ! 于 是 , 小 人 儿 就 坐 在 了 火 炉 边 , 但 凯 蒂 刚 给 他 一 碗 汤 , 他 就 咕 嘟 咕 嘟 地 喝 下 去 了 , 又 伸 手 要 第 二 碗 。 凯 蒂 给 他 舀 了 第 二 碗 , 他 比 第 一 碗 还 快 , 又 咕 嘟 咕 嘟 地 喝 了 下 去 。 凯 蒂 又 给 他 舀 了 第 三 碗 , 几 乎 没 等 她 装 满 , 他 就 又 已 经 喝 完 了 。

“ 真 是 一 头 小 猪 , ”鲍 比 心 想 , 
 “ 没 等 他 吃 饱 , 我 们 的 晚 饭 就 要 被 他 吃 完 了 。 但 不 管 怎 样 , 是 我 让 他 进 来 的 , 他 是 我 们 的 客 人 , 我 们 应 该 先 让 他 吃 饱 。”

吃 了 五 六 碗 , 小 人 儿 舔 了 舔 嘴 唇 , 从 凳 子 上 跳 了 下 来 。

“ 你 们 真 好 , ”他 笑 道
, “  是 我 遇 到 的 最 好 客 的 一 家 人 。 现 在 我 必 须 走 了 , 但 为 了 感 谢 你 们 , 我 很 高 兴 帮 你 们 实 现 在 这 个 屋 里 大 声 说 出 的 第 一 个 愿 望 。”说 完 , 他 跳 出 窗 户 , 消 失 在 了 夜 幕 里 。

这 下 好 了 , 每 个 人 都 提 出 了 不 同 的 愿 望 。 一 个 孩 子 想 要 一 袋 子 糖 , 另 一 个 孩 子 想 要 一 盒 子 玩 具 。 凯 蒂 则 想 要 一 张 新 床 , 因 为 旧 床 看 起 来 已 经 摇 摇 欲 坠 了 。 鲍 比 脑 子 一 转 就 能 说 出 一 大 堆 他 想 要 的 东 西 , 也 许 是 一 根 新 鱼 竿 , 也 许 是 一 块 巧 克 力 蛋 糕 。


“ 我 们 需 要 更 多 的 时 间 考 虑 考 虑 , ”他 宣 称 , “ 可 问 题 是 , 明 天 就 是 礼 拜 一 了 , 会 有 很 多 工 作 和 杂 事 来 打 扰 我 们 的 思 绪 。 我 希 望 我 们 一 整 个 星 期 都 是 礼 拜 天 , 这 样 我 们 就 能 有 充 裕 的 时 间 , 商 量 出 我 们 究 竟 想 要 什 么 。”

“ 现 在 你 已 经 许 了 愿 了 !”凯 蒂 叫 道 , “ 你 许 了 愿 , 为 了 一 个 星 期 的 礼 拜 天 , 浪 费 了 我 们 的 惟 一 心 愿 ! 在 你 开 口 作 出 这 样 的 许 愿 前 , 你 的 笨 脑 子 里 应 该 多 想 一 点 !”


“ 好 了 , 好 了 , 这 个 愿 望 还 不 至 于 那 么 坏 。”鲍 比 说 , 现 在 他 刚 刚 认 识 到 自 己 做 了 什 么 。“ 有 那 么 多 个 礼 拜 天 也 不 错 。 我 需 要 一 些 时 间 休 息 , 这 不 就 有 时 间 了 吗 ?”

“ 你 根 本 就 不 需 要 休 息 , 你 这 个 懒 骨 头 。”凯 蒂 悲 叹 道 , 她 把 孩 子 们 都 赶 上 了 床 。

第 二 天 早 上 , 鲍 比 醒 来 的 时 候 , 听 到 了 教 堂 响 亮 的 钟 声 , 他 记 起 了 , 接 下 来 的 七 天 不 用 干 任 何 一 点 事 , 心 里 便 非 常 高 兴 , 觉 得 自 己 作 出 了 最 聪 明 的 选 择 。 一 整 个 上 午 , 他 都 懒 洋 洋 地 躺 在 床 上 , 凯 蒂 带 孩 子 们 去 了 教 堂 , 她 没 有 叫 醒 他 , 直 到 他 闻 到 了 一 股 香 美 的 礼 拜 天 晚 餐 烤 鸡 的 味 道 。

“ 多 么 美 妙 啊 !”他 坐 在 餐 桌 边 , 伸 了 个 懒 腰 。“ 所 罗 门 国 王 也 没 有 幻 想 过 上 一 整 个 星 期 的 礼 拜 天 这 种 美 妙 的 生 活 啊 !” 吃 饱 了 以 后 , 他 到 外 面 散 步 , 在 他 最 喜 欢 的 一 棵 树 下 打 了 一 个 盹 。

第 二 天 , 他 又 在 床 上 躺 了 一 上 午 , 直 到 教 堂 的 弥 撒 做 完 了 以 后 才 起 床 。 但 这 次 凯 蒂 在 桌 上 放 的 只 是 前 一 天 吃 剩 的 鸡 骨 头 , 鲍 比 只 好 吃 了 昨 天 剩 下 的 这 顿 礼 拜 天 晚 餐 。 下 一 天 的 情 况 更 糟 , 鲍 比 饥 肠 辘 辘 地 坐 在 餐 桌 边 , 可 是 只 发 现 了 稀 粥 和 土 豆 。

“ 这 算 什 么 晚 餐 ?”他 问 , “ 你 忘 记 了 今 天 是 什 么 日 子 了 吗 ? 礼 拜 天 是 不 吃 稀 粥 和 土 豆 的 , 亲 爱 的 !”

“ 那 你 想 吃 什 么 ?”凯 蒂 叫 道 , “ 村 子 里 的 商 店 连 续 七 天 都 不 开 张
 , 我 也 不 可 能 给 你 买 一 只 鸡 来 吃 呀 ? 我 们 的 厨 柜 里 就 这 些 东 西 , 你 就 将 就 着 吧 , 我 的 大 男 人 !”

第 二 天 早 上 , 鲍 比 的 肚 子 咕 噜 噜 叫 得 很 响 , 他 实 在 忍 不 住 了 , 就 比 平 时 的 礼 拜 天 早 一 些 起 床 。 他 在 厨 房 里 转 了 一 下 , 这 儿 看 看 , 那 儿

瞧 瞧 , 想 找 点 吃 的 , 但 他 只 在 厨 柜 里 找 到 了 一 块 发 霉 的 面 包 。


“ 你 知 道 , 亲 爱 的 , ”他 说, “ 我 想 我 可 能 需 要 一 些 运 动 。 我 要 到 院 子 里 , 挖 几 块 土 豆 , 当 晚 饭 吃 。”

“ 你 不 会 做 这 种 事 的 , ”凯 蒂 大 声 说 , “ 我 不 会 在 礼 拜 天 早 上 , 当 邻 居 们 都 领 着 一 家 人 上 教 堂 去 的 时 候 , 让 你 挖 土 豆 去 的 。 这 绝 对 不 可 能 。”

“ 但 家 里 什 么 吃 的 也 没 有 了 , 只 有 一 点 发 霉 的 面 包 。”鲍 比 叫 道 。 “ 这 你 又 能 怪 谁 呢 ? 你 只 能 怪 自 己 , 怪 你 自 己 要 来 的 一 星 期 的 礼 拜 天 。”凯 蒂 说 。

又 到 了 第 二 天 , 鲍 比 在 破 晓 时 分 就 起 床 了 , 在 屋 子 里 踱 来 踱 去 , 用 手 指 头 弹 着 每 扇 窗 户 的 窗 槛 。 孩 子 们 一 步 不 离 地 跟 在 他 的 后 面 , 直 到 教 堂 的 钟 声 响 起 , 然 后 他 们 大 声 叫 喊 着 , 不 停 地 抱 怨 。

“ 这 些 年 轻 人 怎 么 了 ?”鲍 比 嘀 咕 道 。“ 他 们 一 点 礼 貌 和 规 矩 也 没 了 吗 ?”


“ 那 么 你 究 竟 要 他 们 怎 么 着 ?”凯 蒂 叫 道,  “ 这 些 可 怜 的 小 家 伙 们 一 星 期 内 参 加 的 弥 撒 比 你 一 年 内 参 加 的 都 要 多 , 他 们 都 坐 着 听 牧 师 讲 道 , 而 你 却 在 呼 呼 大 睡 。 他 们 的 背 脊 都 在 教 堂 的 长 椅 上 坐 疼 了 , 而 且 , 他 们 已 经 把 自 己 积 攒 的 每 一 个 子 儿 都 扔 进 教 堂 的 募 捐 箱 了 。”


“ 他 们 应 该 在 学 校 里 , 那 是 他 们 要 呆 的 地 方 。”鲍 比 说 , 



“ 要 我 说 , 这 又 能 怪 谁 呢 ?”凯 蒂 责 问 道 。

第 六 个 礼 拜 天 , 鲍 比 已 经 烦 躁 不 安 , 百 无 聊 赖 , 他 决 定 随 家 里 其 他 人 一 起 去 教 堂 。 当 他 跨 进 教 堂 大 门 , 蹑 手 蹑 脚 地 走 过 教 堂 走 廊 的 时 候 , 每 个 人 都 转 过 头 来 看 着 他 。

就 是 他 !”站 在 布 道 坛 上 的 牧 师 叫 道 , “ 他 就 是 那 个 无 赖 , 让 我 一 星 期 来 都 站 在 这 儿 , 为 作 一 个 新 的 布 道 绞 尽 脑 汁 。 他 就 是 那 个 罪 魁 祸 首 , 让 合 唱 队 里 的 每 个 歌 手 都 唱 破 了 喉 咙 , 让 管 风 琴 手 的 手 指 都 几 乎 弹 断 ! 我 猜 想 你 现 在 是 来 检 查 你 不 光 彩 的 工 作 成 果 来 了 , 是 吗 ?”

弥 撒 结 束 的 时 候 , 鲍 比 看 到 邻 居 们 都 排 着 队 来 见 他 。

“ 嗯 , 那 么 , ”其 中 一 位 问, “ 你 是 否 想 过 , 有 了 那 么 多 礼 拜 天 , 我 们 会 获 得 什 么 样 的 收 成 呢 ?” 


“ 像 我 们 又 怎 么 过 日 子 呢 , 一 星 期 每 天 都 关 着 门 不 开 张 ?”肉 铺 和 面 包 坊 的 主 人 问 。

“ 缝 缝 补 补 , 洗 洗 烫 烫 的 事 又 怎 么 办 呢 ?”有 人 问, “ 下 一 个 礼 拜 一 来 的 时 候 ——— 如 果 真 还 有 下 个 礼 拜 一 ——— 不 知 道 已 经 堆 了 多 少 东 西 了 呢 ?”

“ 还 有 , ”学 校 校 长 问 , “ 你 们 照 顾 孩 子 的 功 课 了 没 有 , 他 们 现 在 是 否 把 学 过 的 东 西 都 忘 得 一 干 二 净 了 ?” 鲍 比 慌 慌 张 张 , 连 忙 跑 回 了 家 。

“ 感 谢 上 帝 , 现 在 只 剩 下 一 个 礼 拜 天 了 !”他 安 全 地 躲 到 自 己 家 的 门 后 , 叹 着 气 说 道 ,

“ 如 果 再 有 更 多 的 礼 拜 天 , 人 的 身 体 就 要 受 影 响 了 。”


最 后 一 个 礼 拜 天 是 鲍 比 · 奥 布 里 安 一 生 中 最 长 的 一 天 。 一 分 钟 就 像 一 个 小 时 , 而 一 个 小 时 却 漫 长 得 几 乎 无 穷 无 尽 。 鲍 比 捻 着 大 拇 指 , 来 回 在 屋 里 走 着 圆 圈 , 不 停 地 看 着 钟 表 。

“ 这 玩 意 儿 是 否 坏 了 ?”他 大 声 嚷 着 , 把 钟 表 从 壳 子 里 扯 出 来 , 用 力 摇 晃 着 , 直 到 里 面 咯 咯 地 响 着 。“ 你 怎 么 拖 拖 拉 拉 走 得 那 么 慢 啊 !”

“ 你 什 么 时 候 希 望 礼 拜 天 结 束 过 吗 ?”凯 蒂 问 , “ 你 忘 记 明 天 是 礼 拜 一 了 吗 ?”

“ 忘 记 ? 我 脑 袋 里 想 的 只 有 它 。”鲍 比 高 声 叫 道 ,  “ 我 一 生 中 从 没 有 像 现 在 这 样 盼 望 过 这 个 礼 拜 一 早 上 的 来 临 。”


阴 影 逐 渐 盖 过 了 草 地 , 太 阳 终 于 下 山 了 , 当 第 一 颗 星 星 升 上 了 天 空 , 又 有 人 来 敲 窗 户 了 , 这 不 是 一 星 期 前 来 过 的 小 仙 人 吗 ?

“ 你 的 愿 望 实 现 得 怎 么 样 ?”他 问 鲍 比 。


“ 恐 怕 不 怎 么 样 。”鲍 比 说 。

“ 真 的 吗 ?”小 仙 人 叫 道 , “ 那 么 你 不 再 需 要 用 一 点 点 食 品 来 换 取 另 一 个 星 期 的 礼 拜 天 了 吗 ?”


“ 看 在 上 帝 的 分 上 , 我 绝 不 !”鲍 比 大 声 说, “ 我 只 想 得 到 另 外 干 活 口 的 六 天 。 我 花 了 一 整 个 礼 拜 才 明 白 了 这 个 道 理 , 我 不 会 这 么 快 就 忘 记 的 。 所 以 , 谢 谢 你 , 你 就 带 着 你 的 祝 愿 走 吧 , 我 的 朋 友 。”

小 仙 人 马 上 就 消 失 了 , 而 且 从 此 再 也 没 有 出 现 过 。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