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肚子的反叛

08/05/2012

 
这 个 关 于 齐 心 协 力 、共 同 努 力 的 故 事 取 自 于 古 希 腊 。 它 告 诉 我 们 在 分 工 劳 动 中 每 个 人 应 负 各 自 的 责 任 。 它 还 告 诉 我 们 , 辛 勤 劳 动 能 使 人 保 持 身 体 健 康 , 而 那 些 一 天 到 晚 无 所 事 事 、牢 骚 满 腹 的 人 则 死 得 很 快 。

以 前 有 个 人 做 了 个 梦 , 梦 见 自 己 的 手 、腿 、嘴 和 脑 子 都 开 始 反 叛 自 己 的 肚 子 。

“ 你 这 个 毫 无 用 处 的 懒 鬼 !”手 说 , “ 我 们 整 天 劳 动 , 又 锯 又 钉 , 又 拎 又 拿 。 到 了 晚 上 , 我 们 身 上 都 布 满 了 水 疱 和 伤 疤 , 关 节 也 很 疼 , 而 且 还 都 是 脏 兮 兮 的 。 你 却 就 坐 在 那 儿 , 吞 噬 着 食 物 。”

“ 我 们 也 有 同 样 的 看 法 !”脚 说 , 
“ 一 整 天 我 们 都 不 停 地 来 回 走 着 , 想 想 我 们 有 多 累 。 而 你 却 塞 得 满 满 的 , 像 头 贪 得 无 厌 的 猪 , 那 么 沉 , 压 得 我 们 走 起 来 累 死 了 。”

“ 对 的 !”嘴 哭 诉 道 , “ 你 知 道 你 喜 欢 的 那 些 食 物 是 从 哪 儿 来 的 ? 我 就 是 那 个 整 天 要 为 你 咀 嚼 东 西 的 人 , 我 一 嚼 碎 , 你 就 把 它 们 全 都 吞 吸 下 去 了 。 你 认 为 这 公 平 吗 ?”

“ 你 们 知 道 我 的 情 况 吗 ?”脑 子 说 , “ 我 一 天 到 晚 要 想 你 下 顿 吃 什 么 , 做 到 这 一 步 你 们 认 为 容 易 吗 ? 辛 苦 了 这 么 多 , 我 自 己 却 什 么 也 没 得 到 。”

人 身 体 中 的 一 个 个 器 官 都 加 入 到 了 讨 伐 肚 子 的 战 斗 中 , 肚 子 却 一 言 不 发 。

“ 我 有 一 个 主 意 , ”脑 子 最 后 宣 称 , “ 让 我 们 都 来 造 这 个 懒 肚 子 的 反 , 停 止 为 它 工 作 。” 

“ 好 主 意 !”其 他 器 官 都 同 意 它 的 说 法 , “ 我 们 将 让 你 知 道 我 们 有 多 么 重 要 , 你 这 笨 猪 。 这 样 也 许 你 就 能 自 己 做 点 什 么 了 。” 于 是 它 们 都 停 止 了 工 作 。 手 拒 绝 去 提 或 拿 任 何 东 西 , 脚 拒 绝 走 路 , 嘴 决 定 不 再 嚼 一 下 或 吞 一 口 , 脑 子 则 发 誓 不 再 想 任 何 好 的 主 意 了 。 起 初 , 肚 子 咕 咕 地 叫 了 一 阵 , 就 像 它 平 时 饿 的 时 候 一 样 。 但 过 了 一 会 , 它 就 静 悄 悄 的 了 。然 后 , 做 梦 的 人 大 吃 了 一 惊 。 他 发 现 自 己 一 步 也 走 不 动 , 手 也 拿 不 动 一 点 东 西 了 , 甚 至 连 嘴 也 张 不 开 了 , 而 且 一 下 子 觉 得 自 己 病 得 不 轻 。梦 连 续 了 好 几 天 , 每 过 去 一 天 , 做 梦 的 人 就 感 到 越 来 越 虚 弱 。


“ 这 次 对 肚 子 的 反 叛 最 好 快 结 束 , ”他 心 里 想 , “ 否 则 我 会 饿 死 的 。”

与 此 同 时 , 手 、脚 、嘴 和 脑 子 就 一 动 不 动 地 呆 着 , 也 变 得 越 来 越 虚 弱 。 最 初 , 它 们 只 是 偶 尔 动 一 下 , 气 一 气 肚 子 , 不 久 , 它 们 就 连 这 点 力 气 都 没 有 了 。 最 后 , 做 梦 的 人 听 到 了 一 个 虚 弱 的 声 音 从 脚 的 方 向 传 来 。



“ 我 们 好 像 错 了 , ”脚 说 , “ 看 来 肚 子 一 个 人 好 像 过 得 好 好 的 。”

“ 我 也 这 么 想 , ”脑 子 轻 声 说 , “ 它 确 实 吃 下 了 那 么 多 东 西 , 但 看 来 它 又 把 大 部 分 东 西 送 回 来 了 。” 


“ 我 们 得 承 认 我 们 犯 了 错 误 , ”嘴 说 , “ 肚 子 与 手 、脚 、脑 子 和 牙 齿 一 样 在 工 作 。” 

“ 那 就 让 我 们 重 新 开 始 工 作 吧 !”它 们 一 齐 叫 道 。 就 在 这 时 , 做 梦 的 人 也 醒 了 过 来 。

让 他 高 兴 的 是 , 他 的 腿 又 能 走 路 了 , 手 也 又 能 拿 东 西 , 嘴 也 又 能 嚼 东 西 了 , 而 且 脑 子 也 能 清 楚 地 想 问 题 了 。 他 开 始 感 到 好 多 了 。

“ 是 的 , 我 获 得 了 一 个 教 训 , ”吃 早 饭 的 时 候 , 他 心 想 , “ 我 们 得 协 作 做 事 , 否 则 将 一 事 无 成 。”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