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 尼 尔 · 迪 福 著 的《鲁 宾 逊 漂 流 记》于 17 19 年 出 版 , 是 英 国 文 学 史 上 的 第 一 部 重 要 小 说 , 以 后 小 说 家 的 探 险 和 浪 漫 故 事 很 少 有 能 超 过 他 的 。 在 这 本 书 中 , 克 鲁 索 在 委 内 瑞 拉 沿 岸 一 座 荒 无 人 烟 的 小 岛 上 整 整 呆 了 2 8 年 , 费 尽 心 力 , 建 造 了 一 艘 船 。 这 里 选 录 的 故 事 告 诉 我 们 , 在 着 手 一 件 工 作 以 前 , 如 何 进 行 安 排 和 计 划 。

结 果 , 这 就 使 我 产 生 了 一 种 想 法 , 就 像 我 自 己 所 说 的 , 即 使 在 没 有 工 具 和 没 有 帮 手 的 情 况 下 , 是 不 是 可 能 用 一 棵 大 树 的 树 干 做 成 一 只 船 , 就 是 附 近 一 带 的 土 人 叫 做 佩 里 阿 瓜 的 独 木 舟 呢 ? 我 觉 得 不 但 可 能 , 而 且 容 易 , 而 想 到 自 己 能 做 船 , 想 到 自 己 同 黑 人 或 印 第 安 人 相 比 , 在 做 船 方 面 有 许 多 有 利 条 件 , 我 高 兴 极 了 。 但 我 根 本 没 有 考 虑 到 , 同 印 第 安 人 相 比 , 我 也 有 许 多 特 别 不 利 的 条 件 。 比 方 说 , 船 做 好 以 后 , 没 有 人 能 帮 助 我 把 船 搬 进 水 里 , 同 印 第 安 人 没 有 工 具 的 困 难 相 比 , 我 没 有 帮 手 的 困 难 似 乎 更 难 克 服 。 等 我 在 林 子 里 找 到 一 棵 大 树 , 就 算 我 累 死 累 活 想 法 把 它 砍 倒 了 , 而 且 , 凭 那 几 件 工 具 把 它 的 外 部 劈 劈 削 削 地 弄 出 个 船 的 样 子 来 , 再 用 火 烧 刀 砍 的 办 法 把 它 中 间 挖 空 , 做 成 了 一 条 可 以 乘 坐 的 船 , ——— 就 算 我 做 成 了 这 一 切 , 我 也 只 能 让 它 原 地 留 在 那 儿 , 不 能 把 船 弄 进 水 里 , 那 么 它 对 我 又 有 什 么 用 处 呢 ?

人 们 也 许 会 想 , 我 在 做 船 时 怎 么 一 点 也 没 有 想 到 自 己 所 处 的 环 境 呢 ? 我 是 应 该 马 上 想 到 怎 么 让 船 出 海 这 一 问 题 的 。 但 我 一 心 想 着 的 只 是 自 己 怎 么 在 海 上 驾 船 航 行 , 始 终 没 有 想 到 该 怎 么 先 让 船 离 开 陆 地 。 而 对 于 船 这 种 东 西 , 要 我 在 海 上 驾 着 航 行 45 英 里 , 比 我 在 陆 上 把 它 移 动 45 英 寻 ① , 实 在 是 容 易 多 了 , 可 是 不 移 动 这 点 距 离 , 它 就 到 不 了 水 里 。

于 是 我 就 像 个 天 下 最 大 的 傻 瓜 , 懵 懵 懂 懂 地 做 起 船 来 。 我 想 得 很 美 , 一 点 也 没 有 想 过 这 事 的 可 行 性 如 何 。 要 说 想 到 过 什 么 困 难 的 话 , 也 只 是 常 牵 挂 着 以 后 怎 么 下 水 的 问 题 。 不 过 对 于 这 个 疑 问 , 我 总 是 用 这 样 一 句 蠢 话 去 搪 塞: 
“ 让 我 先 把 船 做 起 来 , 等 到 做 好 以 后 , 我 敢 担 保 总 会 找 到 解 决 的 办 法 的 。”

这 完 全 是 一 种 本 末 倒 置 的 考 虑 方 法 。 但 是 , 我 的 痴 心 妄 想 已 使 我 忘 乎 所 以 , 竟 然 就 动 手 干 了 起 来 。 我 砍 倒 了 一 棵 大 杉 树 , 心 里 还 常 常 想 , 不 知 当 初 所 罗 门 建 造 耶 路 撒 冷 的 神 殿 时 , 有 没 有 我 这 样 大 的 木 料 。 我 砍 下 的 这 段 木 料 主 干 长 22 英 尺 , 粗 的 一 端 直 径 是 5 英 尺 10 英 寸 , 细 的 一 端 直 径 4 英 尺 1 1 英 寸 , 2 2 英 尺 的 主 干 完 了 后 , 树 干 的 直 径 不 断 缩 小 , 随 后 便 是 许 多 枝 杈 。 为 了 砍 倒 这 棵 树 , 我 真 是 费 尽 了 力 气 , 一 连 在 树 下 砍 了 2 0 天 , 接 着 用 大 斧 和 小 斧 干 了 14 天 , 砍 掉 了 所 有 树 枝 , 截 掉 了 那 遮 天 蔽 日 的 大 树 冠 , 其 间 的 辛 苦 真 是 一 言 难 尽 。 此 后 , 我 花 了 一 个 月 的 时 间 把 它 弄 出 个 样 子 , 把 它 各 个 部 分 都 做 出 一 定 的 形 状 , 船 底 部 分 也 做 好 了 。 有 了 这 个 船 底 , 到 了 水 里 它 就 能 够 底 朝 下 地 浮 在 水 面 上 了 。 为 了 做 成 一 条 真 正 的 船 , 我 又 花 了 将 近 三 个 月 时 间 , 把 这 木 料 的 中 间 部 分 都 挖 空 了 。 我 没 有 用 火 , 硬 是 花 了 死 功 夫 用 锤 子 和 凿 子 做 出 来 的 , 终 于 做 成 了 一 艘 很 漂 亮 的 独 木 舟 。 它 很 大 , 足 以 容 纳 2 6 个 人 , 所 以 也 就 足 以 把 我 和 我 的 全 部 家 当 都 装 上 。

完 成 了 这 一 工 作 后 , 我 高 兴 极 了 。 同 我 平 生 见 过 的 用 一 根 木 头 做 成 的 任 何 独 木 舟 或 佩 里 阿 瓜 相 比 , 我 的 就 算 最 大 的 了 。 当 然 大 家 想 像 得 出 , 为 了 做 成 它 , 我 付 出 了 多 少 的 辛 苦 。 现 在 万 事 俱 备 , 就 差 把 它 拖 进 水 里 了 。 只 要 它 一 下 水 , 我 就 肯 定 要 进 行 一 次 航 行 了 , 而 在 一 切 航 行 中 , 我 这 次 可 以 说 是 最 疯 狂 最 异 想 天 开 的 了 。

我 想 尽 办 法 , 费 了 九 牛 二 虎 之 力 , 却 无 法 把 它 弄 到 水 中 去 。 它 离 水 最 多 不 过 10 0 码 , 但 首 先 一 个 难 处 是 , 从 它 所 在 之 处 到 小 河 边 , 地 面 是 向 上 倾 斜 的 。 好 吧 , 为 了 排 除 这 个 障 碍 , 我 决 定 挖 开 地 面 , 一 路 挖 下 去 , 挖 出 一 个 朝 下 倾 斜 的 坡 度 。 我 动 手 干 了 起 来 , 累 得 死 去 活 来 , 但 只 要 希 望 在 前 , 谁 又 会 为 受 苦 受 难 抱 怨 呢 ? 然 而 , 当 我 把 活 儿 干 完 , 把 这 困 难 克 服 以 后 , 情 况 依 然 如 故 。 我 以 前 既 然 弄 不 动 那 只 救 生 艇 , 现 在 当 然 也 弄 不 动 这 只 独 木 舟 。

眼 看 我 无 法 把 独 木 舟 弄 到 水 边 , 我 便 又 量 了 一 下 地 面 的 距 离 , 决 定 挖 一 条 沟 渠 , 把 水 引 到 独 木 舟 跟 前 。 好 吧 , 我 又 得 干 这 个 活 了 , 可 当 我 刚 开 始 干 时 , 我 计 算 了 一 下 , 这 条 沟 得 挖 多 深 和 多 宽 , 挖 出 来 的 土 怎 么 甩 出 去 , 这 么 一 算 我 才 发 现 , 凭 我 这 么 一 双 手 , 我 得 花 上 1 0 年 到 12 年 , 才 能 完 成 这 项 工 程 。 因 为 河 岸 很 高 , 所 以 挖 到 高 的 那 头 时 , 我 那 条 沟 至 少 得 有 20 英 尺 深 。 最 后 , 虽 说 我 一 百 个 不 愿 意 , 也 只 能 放 弃 这 个 打 算 了 。

这 件 事 使 我 大 为 伤 心 。 现 在 我 才 体 会 到 , 不 事 先 考 虑 好 代 价 , 就 贸 然 动 手 做 事 , 不 事 先 估 计 一 下 自 己 的 力 量 就 把 事 情 干 了 下 去 , 实 在 是 愚 不 可 及 , 但 悔 之 已 晚 也 !




①          1 英 寻 等 于 6 英尺 。 ——— 译 者 注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