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 里 选 录 的 是 美 国 文 学 史 上 的 一 个 著 名 故 事 , 它 告 诉 我 们 , 在 工 作 中 应 避 免 哪 些 事 , 当 然 , 我 们 也 有 幸 从 中 认 识 到 对 待 工 作 的 正 确 态 度 。 正 如 汤 姆 的 朋 友 向 我 们 表 现 的 ( 他 们 自 己 没 有 认 识 到 ) , 一 件 工 作 是 否 包 含“ 劳 累 ”这 个 令 人 不 愉 快 的 字 眼 , 在 很 大 程 度 上 依 赖 于 你 如 何 去 看 待 它 。正 如 弥 尔 顿 所 说: “ 头 脑 本 身 就 是 一 个 自 足 的 世 界 , 它 可 造 就 一 个 地 狱 的 天 堂 , 也 可 造 就 一 个 天 堂 的 地 狱 。” 马 克 · 吐 温 的《汤 姆 · 索 耶》出 版 于 18 76 年 , 其 背 景 是 内 战 前 的 一 个 密 西 西 比 河 小 镇 。 它 的 续 集《哈 克 贝 里 · 芬》 甚 至 比 它 还 著 名 , 值 得 每 个 美 国 儿 童 阅 读 。

星 期 六 早 晨 到 了 , 整 个 夏 天 的 世 界 光 明 灿 烂 , 生 气 勃 勃 , 洋 溢 着 生 命 的 气 息 。 每 个 人 的 心 里 都 有 一 首 歌 , 如 果 那 颗 心 还 年 青 , 歌 声 就 从 嘴 里 唱 了 出 来 。 每 个 人 的 脸 上 都 流 露 着 喜 色 , 脚 步 是 那 么 轻 快 。 刺 槐 正 在 开 花 , 空 中 弥 漫 着 花 香 。 村 边 高 高 的 卡 迪 福 山 上 草 木 葱 茏 , 一 片 翠 绿 , 它 与 村 庄 的 距 离 不 远 不 近 , 恰 似 一 片 乐 土 , 像 梦 境 一 般 , 安 宁 静 而 诱 人 。

汤 姆 出 现 在 人 行 道 上 , 手 里 提 着 一 桶 灰 浆 , 拿 着 一 把 长 柄 的 刷 子 。 他 打 量 了 一 番 围 栏 , 满 心 的 欢 乐 都 不 见 了 , 一 阵 深 深 的 忧 愁 笼 罩 了 他 的 心 头 。 木 板 围 成 的 围 栏 有 3 0 码 长 , 9 英 尺 高 。 他 似 乎 觉 得 生 命 空 虚 了 起 来 , 生 活 简 直 成 了 一 种 负 担 。 他 叹 了 口 气 , 把 刷 子 蘸 上 灰 浆 , 顺 着 顶 上 一 层 的 木 板 刷 过 去 , 然 后 又 重 复 一 遍 , 然 后 又 重 复 一 遍 。 他 把 刷 白 了 的 那 一 小 片 木 条 和 没 有 刷 的 那 一 望 无 际 的 围 栏 比 了 比 , 就 在 一 只 木 箱 上 垂 头 丧 气 地 坐 下 了 ⋯ ⋯

再 过 一 会 儿 , 那 些 自 由 自 在 的 孩 子 们 就 会 蹦 蹦 跳 跳 地 从 这 儿 走 过 , 四 处 去 做 各 式 各 样 好 玩 的 事 情 , 如 果 见 到 他 还 得 干 活 , 他 们 非 得 好 好 地 取 笑 他 一 阵 不 可 ——— 一 想 到 这 , 他 就 心 急 如 焚 。 他 把 他 的 宝 贝 统 统 拿 出 来 , 仔 细 检 查 了 一 遍 ——— 一 些 破 碎 的 玩 具 、小 石 子 , 还 有 一 些 小 废 物 。 他 要 是 想 和 人 家 换 换 活 干 , 把 这 些 东 西 送 给 人 家 也 许 是 够 的 , 可 是 要 想 买 到 完 全 的 自 由 , 哪 怕 就 是 想 买 到 半 小 时 也 差 得 远 。 于 是 , 他 就 把 那 几 件 可 怜 的 宝 贝 放 回 口 袋 里 , 不 再 打 算 收 买 那 些 孩 子 。 正 在 这 个 倒 霉 和 绝 望 的 时 候 , 他 忽 然 计 上 心 来 , 想 出 了 一 个 妙 主 意 ! 这 真 是 一 次 非 常 伟 大 和 令 人 激 动 的 灵 感 。

他 拿 起 刷 子 , 心 平 气 和 地 又 去 干 活 了 。 本 · 罗 杰 斯 马 上 从 什 么 地 方 蹦 了 出 来 ——— 他 正 是 所 有 孩 子 中 最 令 他 惧 怕 的 一 个 , 他 很 怕 他 的 恶 作 剧 。 本 走 着 三 级 跳 的 步 法 ——— 这 足 以 证 明 他 的 心 里 是 轻 松 的 , 正 打 算 干 一 些 痛 痛 快 快 的 事 情 。 他 吃 着 一 个 苹 果 , 嘴 里 隔 一 会 就 发 出 一 阵 长 长 的 、好 听 的 叫 声 , 随 后 就 是 一 阵 低 沉 的 叮 咚 咚 、叮 咚 咚 , 因 为 他 正 扮 演 着 一 只 轮 船 。 到 了 汤 姆 附 近 , 他 放 慢 了 速 度 , 走 在 街 道 当 中 , 右 舷 倾 斜 了 一 个 很 大 的 角 度 , 使 足 了 劲 让 船 头 停 住 。 他 做 得 很 神 气 , 很 认 真 ——— 因 为 他 所 扮 演 的 是“ 大 密 苏 里 号”, 想 像 着 自 己 是 只 排 水 量 九 英 尺 深 的 大 轮 船 。 他 一 人 身 兼 轮 船 、船 长 和 发 动 机 铃 铛 三 职 , 所 以 只 能 想 像 自 己 站 在 自 己 的 顶 层 甲 板 上 发 着 口 令 , 并 且 还 要 执 行 这 些 口 令 :

“ 停 船 , 伙 计 ! 叮 — 噢 呤 — 呤 !”轮 船 差 不 多 停 住 了 , 他 慢 慢 地 向 人 行 道 上 靠 拢 过 来 。

“ 调 头 ! 叮 — 噢 呤 — 呤 !”他 把 两 只 胳 膊 伸 直 , 使 劲 向 两 边 垂 着 。 “ 右 舷 往 后 退 ! 叮 — 噢 呤 — 呤 !  丘 呜 ! 丘 — 呜 ! 丘 呜 !”同 时 , 他 的 右 手 还 画 着 大 圆 圈 ——— 因 为 它 代 表 了 一 只 40 英 尺 的 大 轮 子 。 “ 停 右 舷 ! 叮 — 噢 呤 — 呤 ! 停 左 舷 !  右 舷 往 前 开 ! 停 住 ! 外 面

慢 慢 转 过 来 ! 叮 — 噢 呤 — 呤 ! 丘 呜 — 呜 — 呜 ! 把 船 头 的 粗 绳 拿 出 来 ! 快 一 点 ! 出 来 ——— 把 船 边 的 粗 绳 拿 出 来 ——— 你 在 那 儿 干 什 么 ! 把 绳 耳 绕 着 靠 墩 转 一 圈 ! 好 了 , 就 这 么 拉 住 ——— 撒 手 吧 ! 机 器 停 住 吧 , 伙 计 ! 叮 — 噢 呤 — 呤 ! 唏 特 ! 唏 特 ! 唏 特 !”( 他 模 仿 着 汽 门 撒 气 的 声 音 。)

汤 姆 继 续 刷 墙 ——— 并 不 理 睬 那 只 轮 船 。 本 看 了 一 会 儿 , 然 后 说 :

“ 唉 呀 ! 又 有 麻 烦 了 , 是 不 是 ?”

没 有 回 答 。 汤 姆 以 艺 术 家 的 眼 光 打 量 着 他 刚 刚 涂 上 去 的 那 一 块 , 然 后 又 用 刷 子 轻 轻 地 抹 了 一 下 , 而 且 又 像 刚 才 那 样 打 量 了 一 番 。 本 走 过 来 , 站 到 他 的 身 边 。 汤 姆 看 到 他 的 苹 果 , 嘴 里 流 下 了 口 水 , 可 是 他 还 是 坚 持 干 他 的 活 。 本 说 :

“ 喂 , 伙 计 , 你 还 得 干 活 呀 , 嗯 ?” 

汤 姆 突 然 转 过 身 来 说 道 :“ 啊 , 原 来 是 你 , 本 ! 我 还 没 注 意 哪 。”

“ 哈 ——— 我 可 是 要 去 游 泳 了 , 告 诉 你 吧 , 难 道 你 不 想 去 吗 ? 你 当 然 愿 意 留 在 这 儿 干 活 喽 ——— 是 不 是 ? 你 当 然 愿 意 干 活 了 !”

汤 姆 把 那 男 孩 打 量 了 一 番 , 说 道 : “ 你 说 什 么 叫 做 干 活 ?”

“ 嘿 , 你 这 不 叫 干 活 叫 什 么 ?” 

汤 姆 又 继 续 刷 他 的 墙 , 满 不 在 乎 地 回 答 说 : “ 嗯 , 也 许 是 吧 ! 也 许 不 是 。 我 只 知 道 , 这 很 适 合 汤 姆 · 索 耶 。”

“ 啊 , 算 了 吧 , 难 道 你 的 意 思 是 说 你 喜 欢 干 这 个 吗 ?” 刷 子 继 续 在 动 。

“ 喜 欢 干 ? 哼 , 我 不 知 道 我 为 什 么 不 应 该 喜 欢 干 。 难 道 一 个 小 孩 有 机 会 天 天 刷 围 栏 玩 吗 ?”

这 么 一 说 , 事 情 好 像 起 了 新 的 变 化 。 本 停 住 咬 他 的 苹 果 了 。 汤 姆 把 刷 子 仔 细 地 来 回 刷 着 ——— 往 后 退 两 步 看 看 效 果 怎 样 ——— 又 在 这 儿 补 一 刷 , 那 儿 补 一 刷 ——— 再 打 量 一 下 效 果 ——— 本 观 察 着 他 的 一 举 一 动 , 越 看 越 有 兴 趣 , 越 看 越 入 迷 。 最 后 他 说 :

“ 嘿 , 汤 姆 , 让 我 也 刷 几 下 。”

汤 姆 想 了 一 下 , 看 样 子 想 同 意 , 可 又 改 变 了 主 意 :

“ 不 行 ——— 不 行 ——— 我 想 这 可 能 不 行 , 本 。 你 知 道 , 波 莉 阿 姨 很 在 意 她 的 这 道 围 栏 ——— 这 是 当 街 的 地 方 呀 , 你 知 道 吧 ——— 要 是 屋 后 的 围 栏 , 那 我 就 不 在 乎 了 , 她 也 不 会 在 乎 的 。 是 啊 , 她 对 这 道 围 栏 在 乎 得 要 命 , 我 一 定 得 很 仔 细 地 刷 。 我 想 一 千 个 孩 子 里 面 , 也 许 两 千 个 里 面 , 也 找 不 出 一 个 来 , 能 够 把 它 刷 得 让 波 莉 阿 姨 满 意 。”

“ 是 吗 ——— 是 真 的 吗 ? 嘿 , 不 要 紧 ——— 让 我 试 试 吧 。 我 只 刷 几 下 ——— 汤 姆 , 如 果 我 是 你 , 就 会 让 你 来 试 试 。”

“ 本 , 我 是 愿 意 让 你 来 试 试 的 , 骗 你 不 是 人 。 可 是 波 莉 阿 姨 ——— 唉 , 吉 姆 想 干 , 但 她 没 让 他 干 , 西 德 也 想 干 , 她 也 没 让 西 德 干 。 你 看 , 我 多 为 难 ? 要 是 让 你 来 刷 这 道 围 栏 , 万 一 出 了 什 么 问 题 ⋯ ⋯”

“ 啊 , 没 事 的 , 我 也 会 一 样 小 心 地 刷 的 。 让 我 来 试 试 吧 。 嘿 ——--

我 把 苹 果 核 给 你 吧 !”

“ 嗯 , 那 ——— 不 , 本 , 算 了 吧 。 我 怕 ———” “ 我 把 这 苹 果 全 给 你 !”

汤 姆 把 刷 子 让 给 了 本 , 脸 上 露 出 了 不 情 愿 的 神 情 , 但 心 里 却 高 兴 得 很 。 当 刚 才 那 只“ 大 密 苏 里 号”轮 船 在 太 阳 底 下 干 着 活 , 累 得 浑 身 出 汗 的 时 候 , 那 位 退 了 休 的 艺 术 家 却 坐 在 附 近 荫 凉 处 的 一 只 木 桶 上 , 晃 荡 着 两 条 腿 , 大 声 地 嚼 着 苹 果 , 心 里 盘 算 着 如 何 算 计 下 一 个 傻 子 。 角 色 并 不 缺 乏 , 每 过 一 会 儿 , 都 会 有 男 孩 从 这 儿 走 过 。 他 们 都 想 过 来 取 笑 一 番 , 结 果 却 留 下 来 刷 墙 。 当 本 累 得 不 行 的 时 候 , 汤 姆 又 和 比 利 · 费 舍 尔 讲 好 了 价 , 把 接 下 来 的 机 会 给 了 他 , 交 换 条 件 是 一 只 收 拾 得 很 好 的 风 筝 。 等 他 又 刷 累 了 的 时 候 , 约 翰 尼 · 米 勒 又 用 一 只 死 老 鼠 和 拴 着 它 的 小 绳 子 买 得 了 这 个 特 权 ——— 就 这 样 , 一 个 又 一 个 地 轮 流 下 去 , 时 间 也 一 小 时 一 小 时 地 过 去 了 。 下 午 过 了 一 半 的 时 候 , 汤 姆 已 经 从 早 上 的 一 个 可 怜 的 穷 孩 子 成 了 一 个 地 地 道 道 的 阔 佬 了 。 除 了 上 面 提 到 过 的 那 几 件 东 西 外 , 他 还 得 到 了 十 二 颗 石 子 , 一 只 破 口 琴 , 一 块 可 以 透 视 的 蓝 玻 璃 片 , 一 尊 用 笔 管 做 成 的 炮 , 一 把 什 么 锁 也 开 不 了 的 钥 匙 , 一 小 支 粉 笔 , 一 只 大 酒 瓶 的 玻 璃 塞 子 , 一 个 锡 兵 , 一 对 蝌 蚪 , 六 个 爆 竹 , 一 只 独 眼 的 小 猫 , 一 个 铜 的 门 把 手 , 一 根 拴 狗 的 项 圈 ——— 但 没 有 狗 , 一 个 刀 把 , 四 块 橙 子 皮 , 还 有 一 个 坏 了 的 窗 框 。

这 段 时 间 里 , 他 一 直 过 得 快 活 、舒 适 、安 逸 ——— 伙 伴 多 得 很 ——--

而 围 栏 已 经 刷 了 三 遍 了 ! 要 不 是 他 的 灰 浆 用 完 了 , 他 恐 怕 会 把 村 子 里 的 每 个 男 孩 都 弄 得 破 产 。

汤 姆 心 里 想 , 这 世 界 原 来 并 不 那 么 空 虚 啊 。 他 发 现 了 人 类 行 为 的 一 个 伟 大 的 法 则 ——— 那 就 是 , 为 了 让 一 个 大 人 或 一 个 小 孩 迷 上 一 件 事 , 只 需 要 设 法 把 那 件 事 弄 得 很 不 容 易 实 现 就 行 了 。 如 果 他 是 聪 敏 的 大 哲 学 家 , 像 这 本 书 的 作 者 一 样 , 他 就 会 理 解 到“ 工 作”就 是 由 一 个 人 不 得 不 去 做 的 事 构 成 的 , 而“ 玩 耍”则 是 由 一 个 人 不 一 定 要 去 做 的 事 情 构 成 的 。 这 种 理 解 可 以 帮 助 他 明 白 为 什 么 制 造 假 花 或 是 拼 命 蹬 脚 踏 车 也 算 是 工 作 , 而 打 十 柱 戏 或 爬 勃 朗 峰 就 只 算 是 娱 乐 。 英 国 有 些 富 有 的 绅 士 在 夏 季 每 天 都 在 一 条 固 定 的 线 路 上 驾 着 四 匹 马 拉 的 客 运 马 车 走 二 三 十 里 的 路 , 只 是 因 为 这 种 驾 车 的 特 权 花 了 很 高 的 价 钱 。 可 是 如 果 你 出 工 资 让 他 驾 车 , 那 就 把 这 桩 事 情 变 成 了 工 作 , 他 们 也 就 不 肯 干 了 。

汤 姆 把 他 那 小 天 地 里 刚 刚 发 生 的 重 大 变 化 思 量 了 一 阵 , 然 后 就 回 到 司 令 部 报 告 去 了 。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