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里亚斯

08/06/2012

 
“ 半 个 世 纪 以 来 , 我 们 一 直 在 寻 找 幸 福 。”在 以 下 这 则 故 事 中 , 伊 里 亚 斯 的 妻 子 说 “:
家 里 富 裕 的 时 候 总 找 不 着 。 现 在 什 么 也 没 有 了 , 出 来 当 雇 工 , 反 倒 找 着 了 再 也 好 不 过 的 幸 福 。”这 个 简 单 却 很 有 说 服 力 的 故 事 对 于 任 何 一 个 寻 找 职 业 或 工 作 的 人 来 说 , 都 是 非 常 有 益 的 。 为 了 挣 钱 而 工 作 当 然 没 错 , 但 如 果 你 认 为 得 到 了 钱 就 得 到 了 幸 福 , 那 就 是 非 常 错 误 的 。

从 前 , 有 个 巴 什 基 尔 人 , 名 叫 伊 里 亚 斯 , 住 在 乌 法 这 个 地 方 。 伊 里 亚 斯 结 婚 刚 刚 一 年 , 他 的 父 亲 便 去 世 了 , 死 后 也 没 有 留 下 多 少 财 产 。 那 时 候 , 伊 里 亚 斯 只 有 7 匹 牝 马 , 两 头 母 牛 和 十 来 只 羊 。 但 伊 里 亚 斯 是 个 治 家 的 好 手 , 所 以 , 不 多 时 , 他 那 些 牲 口 数 量 就 渐 渐 增 多 了 。 他 和 妻 子 早 起 晚 归 , 没 日 没 夜 地 干 活 , 他 们 的 财 产 也 就 一 年 一 年 地 增 多 了 。 就 这 样 , 伊 里 亚 斯 渐 渐 积 聚 了 巨 大 的 财 富 。 快 满 35  岁 的 时 候 , 他 有 了 2 00 匹 马 、15 0 头 牛 和 12 00 只 羊 。 他 还 雇 了 许 多 男 工 牧 羊 牧 牛 , 雇 了 许 多 女 工 挤 牛 奶 、马 奶 , 炼 制 马 奶 酒 、牛 油 和 奶 酪 。 伊 里 亚 斯 可 以 说 应 有 尽 有 , 周 围 的 人 都 很 妒 羡 他 。 他 们 在 背 后 说 他 :

“ 伊 里 亚 斯 真 是 个 幸 运 儿 : 他 什 么 都 不 缺 。 他 活 在 这 个 世 上 , 肯 定 非 常 快 活 。”

有 地 位 的 人 听 到 伊 里 亚 斯 的 名 字 , 都 想 跟 他 攀 交 情 。 游 人 专 程 从 远 方 来 拜 访 他 。 伊 里 亚 斯 都 以 诚 相 待 , 给 他 们 吃 的 、喝 的 。 不 论 什 么 人 来 , 都 可 以 受 到 马 奶 酒 、茶 水 、冰 水 和 羊 肉 的 款 待 。 不 论 什 么 时 候 , 客 人 来 访 的 时 候 , 总 会 杀 上 一 两 只 羊 , 倘 若 客 人 人 数 比 较 多 , 他 还 会 杀 一 匹 马 来 飨 客 。

伊 里 亚 斯 有 三 个 儿 女 : 两 个 儿 子 和 一 个 女 儿 。 兄 妹 三 人 全 都 成 家 了 。 从 前 伊 里 亚 斯 家 贫 的 时 候 , 他 的 儿 子 都 和 他 一 起 干 活 , 而 且 自 己 去 牧 牛 放 羊 , 但 伊 里 亚 斯 有 钱 后 , 他 的 儿 子 也 就 变 坏 了 , 其 中 一 个 一 天 到 晚 沉 湎 于 酒 中 。 大 儿 子 在 一 次 角 斗 中 被 人 杀 死 了 , 小 儿 子 娶 了 个 自 私 的 女 人 , 不 再 听 父 亲 的 话 , 他 们 也 就 不 能 再 住 在 一 起 了 。

于 是 他 们 就 分 开 住 , 伊 里 亚 斯 给 他 儿 子 分 了 所 房 子 和 一 些 牲 畜 , 他 的 财 产 也 就 减 少 了 许 多 。 不 久 以 后 , 伊 里 亚 斯 的 羊 群 染 上 了 瘟 病 , 死 了 许 多 。 接 着 他 又 遇 到 了 坏 收 成 , 干 草 饲 料 歉 收 , 冬 天 的 时 候 , 又 死 了 不 少 牲 畜 。 后 来 克 尔 克 兹 人 又 抢 走 了 他 的 许 多 良 马 , 因 此 , 伊 里 亚 斯 的 财 产 便 日 渐 衰 微 。 伊 里 亚 斯 的 财 产 在 一 天 天 减 少 , 同 时 他 的 气 力 也 一 天 不 如 一 天 。 到 了 70 岁 的 时 候 , 他 开 始 变 卖 羊 皮 、地 毯 、马 鞍 和 帐 篷 。 最 后 连 剩 下 的 几 头 牲 口 也 被 卖 光 了 。 他 还 没 明 白 是 怎 么 回 事 , 就 已 经 变 成 一 无 所 有 了 。 年 老 的 夫 妻 只 好 去 替 人 做 工 。 这 时 , 伊 里 亚 斯 除 了 身 上 穿 的 衣 服 、一 件 皮 大 衣 、一 顶 帽 子 、一 双 家 常 穿 的 鞋 和 一 双 套 鞋 之 外 , 什 么 也 没 有 了 。 他 的 妻 子 珊 瑟 玛 吉 也 老 态 龙 钟 , 大 不 如 前 了 。 和 他 分 了 家 的 儿 子 此 时 已 移 居 到 了 异 国 , 女 儿 又 已 死 去 , 这 对 老 夫 妻 就 确 实 没 有 人 赡 养 了 。

他 们 邻 居 穆 罕 默 德 一 沙 很 怜 悯 他 们 。 穆 罕 默 德 一 沙 的 家 境 一 般 , 但 过 得 很 舒 服 , 他 是 个 善 良 的 人 。 他 记 起 伊 里 亚 斯 从 前 待 客 的 好 处 , 心 里 充 满 了 同 情 , 说 道 :

“ 伊 里 亚 斯 , 你 和 你 的 老 妻 来 和 我 们 一 起 住 吧 ! 夏 天 的 时 候 , 你 可 以 在 我 的 瓜 田 里 干 活 , 只 要 你 干 得 动 。 冬 天 的 时 候 你 可 以 喂 喂 牲 口 。 珊 瑟 玛 吉 可 以 替 我 挤 挤 马 奶 , 做 做 马 奶 酒 。 我 供 你 们 衣 食 。 你 们 需 要 什 么 , 告 诉 我 一 声 , 我 会 给 你 们 的 。”

伊 里 亚 斯 谢 了 他 的 邻 居 , 夫 妻 两 人 便 在 穆 罕 默 德 一 沙 那 儿 干 活 。 开 始 时 , 由 于 地 位 的 变 化 , 他 们 感 到 有 些 艰 难 , 但 不 久 就 习 惯 了 。 他 们 就 这 样 生 活 下 去 , 只 要 还 有 力 气 , 就 一 直 干 着 活 。

穆 罕 默 德 一 沙 发 现 , 养 这 种 人 对 他 是 有 益 的 。 因 为 他 们 自 己 从 前 做 过 东 家 , 知 道 怎 样 治 理 一 切 , 而 且 从 不 偷 懒 , 只 要 能 做 , 什 么 事 都 做 。 但 穆 罕 默 德 看 到 从 前 富 贵 的 人 一 旦 变 成 现 在 这 般 微 贱 , 心 里 也 生 出 了 不 少 的 感 慨 。

一 次 , 碰 巧 有 许 多 亲 戚 朋 友 从 远 方 来 看 穆 罕 默 德 , 其 中 有 一 个 长 老 。 穆 罕 默 德 告 诉 伊 里 亚 斯 去 杀 一 只 羊 来 招 待 客 人 。 伊 里 亚 斯 给 羊 剥 了 皮 , 煮 熟 之 后 , 端 到 了 客 人 面 前 。 客 人 们 吃 了 羊 肉 , 喝 了 茶 水 , 然 后 开 始 饮 用 马 奶 酒 。 他 们 与 主 人 一 起 坐 在 放 在 地 毯 上 的 垫 子 上 , 一 边 聊 着 天 , 一 边 喝 着 马 奶 酒 。 伊 里 亚 斯 做 完 了 事 , 从 门 口 走 过 。 看 到 了 他 从 门 口 走 过 的 身 影 , 穆 罕 默 德 一 沙 便 对 一 位 客 人 说 :

“ 你 们 注 意 到 刚 才 从 门 口 走 过 的 老 人 家 了 吗 ?”

“ 是 啊 , 我 们 看 到 了 。”有 一 位 客 人 说: 
“ 他 有 什 么 特 别 的 呢 ?”

“ 其 他 没 什 么 , 但 他 以 前 是 个 特 别 有 钱 的 人 , ”主 人 回 答: 
“ 他 名 叫 伊 里 亚 斯 。 你 们 可 能 听 到 过 他 的 名 字 。”

“ 我 当 然 听 到 过 , ”客 人 答 道 。“ 我 以 前 从 未 见 过 他 , 但 他 却 是 远 近 闻 名 的 。”

“ 是 这 样 , 但 他 现 在 已 经 不 名 一 文 了 , ”穆 罕 默 德 一 沙 说: 
“ 他 现 在 住 在 我 这 儿 , 在 我 家 帮 工 , 他 的 老 伴 儿 也 在 这 儿 帮 工 , 挤 牛 奶 。” 客 人 听 了 , 不 觉 大 惊 , 他 不 住 咂 着 舌 头 , 摇 着 头 , 叹 道 : “ 财 产 旋 转 如 车 轮 。 一 人 升 起 , 一 人 沉 落 ! 老 人 对 自 己 所 失 去 的 东 西 伤 心 吗 ?”

“ 谁 知 道 ? 他 生 活 得 平 和 而 安 静 , 活 也 干 得 很 用 心 。” “ 我 可 以 与 他 谈 一 谈 吗 ?”客 人 问 。“ 我 想 问 问 他 生 活 的 情 况 。” “ 这 有 什 么 不 可 以 的 呢 ?”主 人 回 答 , 他 便 在 他 们 坐 的 圆 形 帐 篷 里 叫 道 :

“ 巴 比 ( 在 巴 什 基 尔 语 里 , 是‘ 祖 父 ’的 意 思 ) , 进 来 与 我 们 一 起 喝 杯 马 奶 酒 吧 ! 让 你 的 老 伴 儿 也 一 起 来 。”

伊 里 亚 斯 与 老 妻 一 起 走 了 进 来 , 与 主 人 和 客 人 互 相 问 候 以 后 , 做 了 祷 告 , 便 坐 在 门 口 附 近 。 他 的 老 伴 儿 也 走 进 幔 帐 , 坐 在 了 女 主 人 的 旁 边 。

大 家 给 伊 里 亚 斯 倒 了 杯 酒 , 他 接 过 来 , 祝 了 主 客 身 体 健 康 , 鞠 了 个 躬 , 喝 了 点 酒 , 把 酒 杯 放 下 了 。

“ 老 人 家 , ”那 个 希 望 与 他 对 话 的 客 人 开 口 说 , 
 “ 我 猜 你 一 定 很 不 喜 欢 看 见 我 们 , 因 为 这 一 定 会 使 你 想 起 以 前 兴 旺 的 日 子 , 而 加 倍 感 伤 现 在 的 不 幸 。”

伊 里 亚 斯 微 笑 道 : “ 如 果 我 告 诉 你 们 , 什 么 是 幸 福 , 什 么 是 不 幸 , 你 们 肯 定 不 会 相 信 我 。 你 们 最 好 问 问 我 的 妻 子 。 她 是 个 女 人 , 心 里 想 什 么 , 嘴 上 就 会 说 什 么 。 她 会 告 诉 你 们 实 情 的 。” 客 人 便 把 头 转 向 幔 帐 。

“ 那 好 吧 ! 老 奶 奶 , ”他 说 道,  “ 请 你 比 较 一 下 你 以 前 的 幸 福 和 现 在 的 不 幸 吧 !”

于 是 珊 瑟 玛 吉 从 幔 帐 后 回 答 道 : “ 我 是 这 样 想 的 : 我 和 我 的 老 伴 儿 生 活 了 50 年 , 一 直 在 寻 找 幸 福 , 却 总 是 找 不 到 。 只 是 到 了 现 在 , 到 了 最 近 这 两 年 , 我 们 已 一 无 所 有 , 靠 替 人 帮 工 过 活 时 , 我 们 才 找 到 了 真 正 的 幸 福 , 我 们 不 盼 望 比 现 在 更 好 的 光 景 了 。”

客 人 们 听 了 , 都 感 到 很 惊 奇 , 主 人 也 不 胜 惊 讶 , 他 甚 至 站 起 身 , 撩 开 幔 帐 , 看 了 看 老 太 太 的 脸 色 。 她 坐 在 那 儿 , 双 臂 交 叉 , 看 着 她 的 丈 夫 , 满 脸 微 笑 。 男 人 满 脸 含 笑 地 看 她 。 她 接 着 说 : “ 我 说 的 全 是 真 话 , 并 无 半 句 玩 笑 。 我 们 俩 寻 找 了 半 个 世 纪 的 幸 福 , 但 当 我 们 富 裕 的 时 候 , 我 们 从 没 发 现 过 幸 福 。 现 在 我 们 已 什 么 也 没 有 了 , 靠 做 工 过 日 子 , 却 找 到 了 我 们 要 寻 找 的 幸 福 , 我 们 已 经 很 满 足 了 。”

“ 但 你 们 的 幸 福 究 竟 包 含 了 什 么 呢 ?”客 人 问 。

“ 嗯 , 是 这 样 的 , ”她 回 答 , “ 以 前 我 们 富 有 的 时 候 , 我 丈 夫 和 我 有 许 多 牵 挂 , 我 们 没 有 时 间 说 话 和 交 流 , 没 有 时 间 考 虑 我 们 的 心 灵 , 也 没 有 时 间 向 上 帝 祈 祷 。 有 时 候 客 人 来 了 , 我 们 得 考 虑 给 他 们 吃 什 么 , 送 他 们 什 么 礼 物 , 要 不 , 他 们 会 说 我 们 的 坏 话 的 。 客 人 走 后 , 我 们 又 得 去 察 看 那 些 好 吃 懒 做 的 佣 工 们 , 想 办 法 让 他 们 用 尽 全 力 干 活 。 因 此 , 我 们 便 犯 罪 了 。 有 时 我 们 又 担 心 狼 吃 了 我 们 的 小 牛 小 羊 , 或 者 贼 偷 了 我 们 的 马 。 晚 上 睡 觉 的 时 候 , 因 为 害 怕 老 羊 睡 着 的 时 候 会 把 小 羊 压 死 , 又 常 常 惊 醒 , 一 遍 遍 地 起 来 查 看 。 一 件 事 刚 完 , 另 一 件 事 又 发 生 了 。 如 天 气 冷 了 , 又 想 着 早 些 预 备 些 草 料 。 除 此 之 外 , 我 的 老 伴 儿 和 我 之 间 又 常 常 发 生 争 吵 。 他 说 我 们 要 这 样 这 样 做 , 而 我 的 意 见 常 常 与 他 的 不 一 致 。 然 后 我 们 就 争 吵 , 这 样 , 我 们 又 犯 罪 了 。 我 们 从 一 件 烦 恼 到 另 一 件 烦 恼 , 从 一 桩 罪 恶 到 另 一 桩 罪 恶 , 根 本 找 不 到 幸 福 。”

“ 那 么 , 现 在 呢 ?” 

“ 现 在 , 当 我 的 丈 夫 和 我 在 早 晨 醒 来 的 时 候 , 常 常 互 致 爱 的 问 候 , 我 们 平 平 安 安 地 住 在 这 里 , 根 本 没 有 什 么 事 要 争 吵 。 我 们 没 有 什 么 要 担 忧 的 , 只 想 着 尽 力 为 东 家 做 好 工 。 我 们 尽 力 干 活 , 一 心 要 让 东 家 因 为 用 了 我 们 而 受 益 , 而 不 是 受 损 。 当 我 们 做 完 工 回 到 屋 子 里 来 的 时 候 , 无 论 是 否 丰 盛 , 晚 餐 都 已 经 预 备 好 了 , 还 有 马 奶 酒 喝 。 天 冷 的 时 候 , 我 们 有 煤 烧 , 我 们 还 有 皮 大 衣 。 而 且 , 我 们 有 了 时 间 交 谈 , 考 虑 自 己 的 心 灵 , 做 祈 祷 了 。5 0 年 来 我 们 一 直 在 找 幸 福 , 直 到 现 在 , 才 算 找 到 了 。”

客 人 们 笑 了 。

但 伊 里 亚 斯 说 : “ 不 要 笑 , 朋 友 们 。 这 不 是 玩 笑 话 ——— 这 是 生 活 的 真 谛 。 开 始 时 , 我 们 也 很 愚 笨 , 为 失 去 了 财 富 而 悲 痛 不 已 。 但 现 在 上 帝 向 我 们 展 现 了 真 理 , 我 们 现 在 也 将 它 讲 了 出 来 , 并 不 是 为 了 自 慰 , 而 是 为 了 大 家 都 好 。”

于 是 长 老 说 道 : “ 这 是 一 番 智 慧 的 言 谈 。 伊 里 亚 斯 说 出 了 真 理 。《圣 经》里 也 这 样 说 过 。”

于 是 客 人 们 止 住 笑 , 陷 入 了 沉 思 中 。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