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抱法官

08/06/2012

 
讓別人的生命有一點不同,有一點亮光是何等簡單啊! 

  李夏普洛是個已經退休的法官,他天性極富愛心。終其一生,他總是以愛為前提,因為他明瞭愛是最偉大的力量。因此他總是擁抱別人。他的大學同學給他取了“抱抱法官”的綽號。
    
        甚至車子的保險杠都寫著:“別煩我!擁抱我!” 

  大約6年前,他發明了所謂的“擁抱裝備”。外面寫著:“一顆心換一個擁抱。”裏面則包含30個背後可貼的刺繡小紅心。他常帶著“擁抱裝備”到人群中,借著給一個紅心,換一個擁抱。 

  李因此而聲名大噪,於是有許多人邀請他到相關的會議或大會演講;他總是和人分享“無條件的愛”這種概念。

        一次,在洛杉磯的會議中,地方小報向他挑戰:“擁抱參加會議的人,當然很容易,因為他們是自己選擇參加的,但這在真實生活中是行不通的。” 

  他們要求李是否能在洛杉磯街頭擁抱路人。大批的電視工作人員,尾隨李到街頭進行探訪。首先李向經過的婦女打招呼:“嗨!我是李夏普洛,大家叫我‘抱抱法官’。

        我是否可以用這些愛心和你換一個擁抱。”婦女欣然同意,地方新聞的評論員則覺得這太簡單了。李看看四周,他看到一個交通女警,正在開罰單給一台BMW的車主。

        李從容不迫地走上前去,所有的攝影機緊緊跟在後面。接著他說:“你看起來像需要一個擁抱,我是‘抱抱法官’,可以免費奉送一個擁抱。”那女警接受了。
  
  那位元電視時事評論員出了最後的難題:“看,那邊來了一輛公共汽車。眾所皆知,洛杉磯的公共汽車司機最難纏,愛發牢騷,脾氣又壞。讓我們看看你能從司機身上得到擁抱嗎?”李接受了這項挑戰。
  
  當公車停靠到路旁時,李跟車上的司機攀談:“嗨!我是李法官,人家叫我‘抱抱法官’。開車是一項壓力很大的工作哦!我今天想擁抱一些人,好讓人能卸下重擔,再繼續工作。

        你需不需要一個擁抱呢?”那位六尺二、二百三十磅的公車司機離開座位,走下車子,高興地說:“好啊!”
  
  李擁抱他,還給了他一顆紅心,看著車子離開還直說再見。採訪的工作人員,個個無言以對。最後,那位評論員不得不承認,他服輸了。 

  一天,李的朋友南西·詹斯頓來拜訪他。她是個職業小丑,身著小丑服裝,畫上小丑的臉譜。 

  她來邀請李帶著“擁抱裝備”,一起去殘疾之家,探望那裏的朋友。 

  他們到達之後,便開始分發氣球、帽子、紅心,並且擁抱那裏的病人。李心裏覺得很難過,因為他從沒擁抱過臨終的病人、嚴重智障或四肢麻痹的人。

        剛開始很勉強,但過了一會兒,南西和李受醫師和護士的鼓勵之後,便覺得容易得多了。 

  數小時之後,他們終於來到了最後一個病房。在那裏,李看到他這輩子所見過情況最糟的34個病人,頓時他的情緒變得十分複雜。

        他們的任務是要將愛心分出去,點亮病人心中的燈火,於是李和南西便開始分送歡樂。此時整個房間擠滿著被鼓舞的醫護人員。
  
  他們的領口全貼著小紅心,頭上還戴著可愛的氣球帽。 

  最後李來到最後一個病人李奧·納德面前。李奧穿著一件白色圍兜,神情呆滯地流著口水。李看他流著口水時,對南西說:“我們跳過去別管他吧!”

        南西回答:“可是他也是我們的一分子啊!”接著她將滑稽的氣球帽放在李奧頭上。李則是貼了一張小紅心在圍兜上。他深呼吸一下,彎下腰抱一下李奧。
  
  突然間,李奧開始嘻嘻大笑,其他的病人也開始把房間弄得叮噹作響。李回過頭想問醫護人員這是怎麼一回事時,只見所有的醫師、護士都喜極而泣。李只好問護士長發生什麼事了。 

  李永遠不會忘記她的回答:“23年來,我們頭一次看到李奧笑了。” 

  讓別人的生命有一點不同,有一點亮光是何等簡單啊! 
  (傑克·坎菲爾、馬克·漢森)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