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禹上高二那年,迷上了網絡遊戲,總是往網吧裡跑。老師沒有辦法,讓人把他的父母叫到學校。正值農忙時節,父親幹完地裡的活,騎車帶著母親,走了十多公里的是山路才趕到學校。母親用怯怯的眼神看著老師,陪著笑說:“讓老師費心了。”父親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民,他忐忑不安地從身後提出一個蛇皮袋,裡面裝著從地裡摘的豆角,黃瓜。他取了出來,分成一小堆一小堆的,在每個老師的桌子上放一份,謙恭地說:“自家種的,值不了幾個錢。” 
劉禹被叫到了辦公室。他是一個帥氣的男孩子,個頭已經超過了父母。他看了看父親,沒有說話,徑直走到老師跟前。母親問:“你又惹老師生氣了?”劉禹仰著頭,看著別處,不說話。老師把記錄簿攤開,列舉劉禹的一條條“罪狀”:某天白天,逃課去網吧;某日深夜翻學校圍牆,出去打遊戲。。。。。。母親在一邊聽了,臉色變得蒼白。“小時候,你多乖啊,每天放學,搬一個小凳,坐在小院裡看書。”母親的淚水一滴一滴落下來,“我和你爸在地里幹活,幹得那麼辛苦,捨不得多花一分錢,是想省錢供你讀書,是想讓你有出息,你卻不好好學。。。。。。”父親把劉禹拉過來,拳頭高高舉起,落下時卻拐了彎,捶在自己的胸口上。父親抱著頭,蹲在一邊,淚水一滴一滴洇濕了地板。劉禹站了一會兒,頭慢慢地低下來,一言不發,就往門外走,忽回頭瓮聲瓮氣地答道:“回教室了”。母親一愣,眼中閃過一絲亮光。她把帶來的包裹遞給劉禹,那是吃的和換洗的衣服。“雞蛋要趁早吃,時間長了會壞的。天晴的時候,記得把球鞋墊放在太陽下曬曬。”母親叮囑道。她理理孩子的衣領,淚水在臉上無聲地流淌。


一年後,劉禹以全市第一名的成績考上大學。父母把教過他的老師請到家裡。擺了一大桌酒席。席間,劉禹站起來,恭恭敬敬地了敬了父親一杯酒,又敬了母親一杯。他們接過來,一仰脖喝了,笑出了兩行淚。劉禹說了一句話,令在場的人無不動容:“當我的父母最無助的時候,他們只能用淚水來愛我。”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