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13歲生日那天,我很鄭重地提出了一個要求:以後在公共汽車上,如果只有一個座位,那麼,請讓座給我。兒子很吃驚,因為以前都是父母為他讓座,這彷彿是天經地義的。我說:“孩子,你快和媽媽一般高了。你身體健康精力充沛,而媽媽已人到中年,腰腿都不如以前了。之所以要在你生日之時提出這樣的要求,是因為你出生那天就是媽媽一生中最辛苦的一天。”兒子說:“媽媽,我懂了。” 
  幾天后,我和兒子路過一家大酒店,一個熟人正摟著她的寶貝兒子在眾親友的簇擁下走出 ​​門來。見到我,她神采飛揚地說,兒子12歲生日,擺了整整十幾桌。我問那男孩,知道媽媽的生日是幾月幾日嗎?那男孩發光的雙眼頓時迷茫起來。我又問,等你長大了會為媽媽過生日嗎?那男孩愣住了。熟人哈哈大笑,拍著我的肩說:“將來想指望他們?沒門兒!等你老了走不動了,就進養老院,靠社會吧!” 
  那一撥人風風光光地走了,我小心翼翼地將目光轉向兒子。出乎我意料的是,兒子原本羨慕的神態變得不屑起來。他說:“等那個阿姨老得走不動了,她就不會說這樣的話了。昨天還在電視裡看到一個老太太為養老的事和兒子打官司呢!”這回輪到我驚詫了:兒子真的長大了? 
  公共汽車上,終於有了一個空位,兒子習以為常地一屁股坐下,但隨即又觸電般地跳了起來,說:“媽媽,您坐。”我如夢初醒地坐下了。看來,我和兒子都沒習慣這樣的讓座。但我們都會習慣的,就像我們終究要習慣讓孩子去獨闖天下一樣。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