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期間,一支部隊在森林中與敵軍相遇發生激戰,最後兩名戰士與部隊失去了聯繫。他們之所以在激戰中還能互相照顧、彼此不分,是因為他們是來自同一個小鎮的戰友。兩人在森林中艱難跋涉,互相鼓勵、安慰。十多天過去了,他們仍未與部隊聯繫上,幸運的是他們打死了一隻鹿,依靠鹿肉又可以艱難度過幾日了。這一天他們在森林裡又遇到了敵人,經過再一場激戰,他們巧妙的避開了敵人。就在他們自以為安全時,只聽到一聲槍響,走在前面的年輕戰士中了一槍,幸虧在肩膀上。後面的戰友跑上前來,用顫抖的雙手抱起戰友的身體淚流不止,趕忙從自己的襯衣上撕下布條包紮戰友的傷口。

  事隔三十年,那位受傷的戰士說:“我知道誰開的那一槍,就是我的戰友。他去年去世了。在他抱住我的時候,我碰到了他發熱的槍管,但當晚我就原諒了他。我知道他想獨吞我身上帶的鹿肉活下去,但我也知道他活下來的目的是為了他的母親。此後三十年,我裝著根本沒有知道此事,也從不提及。戰爭太殘酷了,他母親沒有等到他回來就走了,我和他一起祭奠了她老人家。” 


  一個人,要學會容忍,把傷害留給自己,讓世界少一些不幸,回歸溫馨、仁慈、友善與祥和,才是寬容的至高境界。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