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子的悲哀

08/07/2012

 
我當兵時的部隊旁邊有座看守所,駐紮在那裡的武警戰士小孫是我朋友,他講過一個關於騙子的真實故事—— 

  這個人38歲時身陷困境,急於擺脫,但又耐不住辛苦,於是開始行騙。最初他是針對親戚朋友,且屢屢得手。“信心”十足的他很快將行騙範圍擴大到一般的熟人,“成功率”仍然很高——僅四個月時間,有二十多人上當,給他帶來的“收入”是七萬元現金和價值四萬元的實物。


  基於這些“收穫”,騙子感覺家鄉待不長了,否則會等來敗露的那一天。於是,他在一個平常的日子裡攜款外逃。兩個月後,他在北方的一座城市站穩腳跟,開了一家小“公司”。他穿戴的是名牌服裝,夾著名牌皮包,整天亂竄,結識了一些生意場上的“朋友”。更幸運的是,他遇見了“意中人”,一個漂亮的女人,在一起同居了。此後,這個女人就成了他的“小蜜”,常常陪伴在他的社交場合。


  不足一年,這個城市對於他來說充滿了危險,他決定再次出逃。不同的是,這次他已經是百萬富翁了,他決定去南方謀求更大的“發展”。出逃的前夜,那個“小蜜”竟然先他一步消失了,同時消失的還有存摺上的四十萬元現金。


  1992年至1995年,這個騙子的足跡遍布大江南北,上當受騙的人包括商人、公司負責人、政府官員等等。到了被捕的時候,他已經擁有“個人資產”近三百萬。


  故事聽到這裡,我笑了,因為它缺少“新意”——騙子們大抵如此,而那些因為私慾而“甘願”上當的人們,多數又不值得同情。但是,小孫接下去講的故事卻令我心驚—— 


  有一天,騙子的母親來探望他,是小孫去辦手續的。當小孫告訴騙子他母親來了時,騙子兩眼閃爍不定,似乎不為所動。小孫連說了三次,騙子仍然不相信,惟一的反應就是坐在地上點頭笑笑。小孫只好進去將他拉起來,帶到接待室。


  騙子見到母親,一點羞愧或悲傷或快樂都沒有,只是盯著母親的臉瞅了片刻,然後神情坦然地坐下來,一句話沒說。他的母親開始也說不出話,默默流出兩行淚。最終,還是母親開口了……騙子緊緊盯著母親,似乎要聽出話語背後蘊涵的“深意”,其間僅僅用“嗯”、“唔”、“噢”作答。當母親說到家鄉的什麼事情時,騙子忽然站起身,急促地搖頭擺手:“不,不,不,媽,你不要再裝了,套我的話幹什麼!”騙子的母親一下愣在那裡,兩眼圓瞪,似乎面前的不是她兒子,而是一個陌生男人。


  我將故事剪裁到這裡結束。騙子的悲哀不僅在於他不受別人信任,更痛苦的是他也難以信任任何人——甚至包括自己的母親。陰暗的心靈籠罩了他的整個天空,他可能得永遠生活在虛假和不安中。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