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時的奉獻

08/08/2012

 
環球時報

約翰·邁卡利弗杜敏譯


  事故之後,湯姆一直沉浸在悔恨與悲哀中。他後悔:不該為一點小事與妻子爭吵,不該不陪她去車站,不該……他不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故。實際上,無人能料到在他的妻子海倫靠向車門,車門會突然打開……事故發生時,他正在不耐煩地看表。幾個月前,他與海倫分居,但雙方均認為,他們終將會言歸於好。


  等了兩個小時之後,他決定回家;他心情憂鬱,看見兩個人等在家門口時,他更加不悅。 


  他暗想:他們要幹什麼?卻沒有註意到其中一人是巡警。 


  另外一個是鄰居吉姆,他的老同學 ​​。 


  “湯姆,”吉姆說,努力掩飾自己的情緒,“這是巡警羅賓遜,我們可以進去一會兒嗎?”“當然可以。出了什麼事?”湯姆邊問邊向巡警點頭。 


  他們進入客廳。湯姆正要準備飲料時,巡警說話了:“史密斯先生,請你坐下,我們有一個可怕的消息必須要告訴你。” 


  巡警停住,不知如何繼續。吉姆說話了,他的話斷斷續續,但湯姆完全可以聽明白:“湯姆……海倫出事了……今晚在火車站……門開了……她掉了下去……”他描述了事故經過,但湯姆好像沒有聽見。 


  在以後幾天裡,家里人來人往。之後,湯姆拒絕與周圍的人往來。他不能接受與海倫永別的現實。 


  醫生說他神經錯亂,建議他接受心理治療。 


  但湯姆誰也不見,葬禮之後,他甚至從未走出家門。 


  前幾周里,他在別人的服侍下吃飯、洗漱、穿衣。幾個月後,他才可生活自理。他的老闆很有同情心,為他提供了一台與公司聯網的電腦,讓他在家工作。 


  湯姆念念不忘過去的事,常想:如果花些時間去辦公室接她,如果花些時間談談他們的問題,如果……6個月後的一天,湯姆終於同意與朋友們出去晚餐,地點是一家酒吧,開車約一小時。他謝絕朋友們的接送,決定自己開車去。 


  那一天,他提前出發赴約,以防交通阻塞。天漸漸地黑下來,路上爬滿黃色的車燈。 


  他注意到右前方出現一片混亂,吃驚地看到幾棟著火的房子。許多人聚在那裡,哭喊聲交織在一起。車無法開近著火的房子,他就跳下車,向最近的那所房子跑去。 


  空氣中瀰漫著焦糊味兒,他的周圍煙霧繚繞,一片狼藉。燒傷的人躺在地上,驚恐萬狀。他徑直向第一所房子奔去。 


  火幾乎吞沒了那棟房子,只有頂層靠右邊的一間屋子尚未燒到。一夥人在拼命地阻攔一位絕望的婦女,她在不停地喊:“安妮!”,保羅!”在嘈雜的人堆裡,沒有人聽到安妮、保羅的名字,但湯姆聽到了。他毫不猶豫地衝進房子。在房內,他找到一條毛巾,將其浸濕,一邊上樓一邊用濕毛巾裹住臉。 


  喊叫聲不太清楚,好像來自右邊。湯姆很快掃視一下房內的格局:左邊是火,右邊是關緊的門。 


  他去摸門把手,很燙。他解下裹臉的濕毛巾,用它包住門把手,將門打開。 


  如果他不知道地獄的樣子,那麼現在該知道了。窗簾、椅子、地毯……到處是火,他呼吸困難,但喊聲使他繼續向前。他蹲下身子以躲避煙火。他注意到角落裡蜷縮著兩個孩子。 


  “安妮!保羅!”他大叫。屋頂吱吱作響,湯姆知道他們時間不多了。遠處消防車及救護車呼嘯而至。 


  火焰瀰漫了整間屋子,孩子們暈倒在他的臂上,他知道時間已到。他盡力用身體護著孩子,跳過大火,找到下樓的階梯。他看不見東西,只靠雙腳探索前進。 


  他幾次要栽倒,但臂上的重量支撐著他。他甚至沒有感覺到火舌已吞盡衣服,舔到皮肉。 


  他好像看見了門,一個男人的輪廓。臂上的重量被卸下……孩子們……照顧好孩子們……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一張臉俯視著他。淺淺的微笑掩飾不住護士那擔憂的雙眼。 


  疼,渾身難忍地疼,但他仍掙扎著要講話。 


  “孩子,安妮和保羅,他們在哪裡…… ”



  “他們很好,”他聽到她說,“謝謝你,史密斯先生。” 

  “很好。”他低聲說。然後他見到另一張臉,模糊,但很熟悉。 

  “海倫,”他說,“見到你真高興。” 

  “別出聲,”她說,“湯姆,把手給我,我們還有最後一段路要走。” 

  他走向那隻手。突然,一切疼痛消失,光明出現了,沒有血,沒有疼。 

  他與海倫又在一起了。這一次,他們永遠不會分開了。 

  他的墓碑上寫著:他沒有時間了,只好奉獻生命。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