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與手 

08/08/2012

 
(作者:歐·亨利) 

    在丹佛站,很多人登上了由波士頓發出,向東開往緬因的列車。在一節車廂裡坐著一位美麗的少女,她的衣著很華麗。剛剛上車的旅客中有兩位男子,年輕一些的很英俊,面目和舉止都顯出誠實和勇敢。另一位身材高大,面容沮喪,衣著不整。兩個人被銬在了一起。他們沿著過道往前走,惟有那位少女對面的座位空著,這兩個銬在一起的人就在這兒坐了下來。少女無意中瞥了一眼,繼而臉上綻出甜甜的微笑,伸出了帶著灰色手套的小手。一開腔就听得出,她是位很愛跟人聊天、很健談的人。

   “哎,伊斯頓先生,如果您一定要我先開口,我只能這麼著。你們在西部見到老朋友就不打聲招呼嗎?”

     這話音使那位年輕人為之一驚,他好像在極力控制自己別顯得太難堪,很快就鎮定了下來。他用左手抓住了她的手指。

   “原來是費切爾德小姐,”他微笑著說,“請原諒我沒用另外那隻手,這會兒沒法用。”他輕輕地抬了抬右手,一副閃閃發亮的環兒將他的右腕與另外那位的左腕拴在了一起。

   少女雙眼裡的喜悅漸漸變成了疑惑不解的惶恐,臉頰也失去了光彩。伊斯頓輕聲地笑了笑,好像遇上了有趣的事似地剛要開口,另外那位打斷了他。這位滿臉苦相的人一直在用他那雙敏銳探尋的眼睛盯著少女的臉。

   “您得原諒我插嘴,小姐。可我看得出您認識這位警官。如果您能求他在我們到達監獄後為我說幾句好話,他一定會做的。這會使我在那兒的日子好過些,因造假要關七年。” 

“噢!”她長長地出了一口氣,臉上又泛出光彩。“這麼說您在這里幹這個,是位警官!”



   “我親愛的費切爾德小姐,”伊斯頓平靜地說,“我總得點什麼。錢好像是會長翅膀。你知道,要過上像我們在華盛頓那幫伙計們過的那樣日子,我得花好多錢。我了解到西部這個職位空缺,就……唉,雖說比不上當外交官那樣官高爵顯,總還算——” 

“那位外交官,”她熱切地說,“不再打電話了。他大可不必給我打,你應該知道的。這麼說你是一位勇猛的西部英雄了,騎馬、射擊,經歷千難萬險,那可與華盛頓的生活大不一樣啊。老朋友們都想念你呢。”少女的眼睛睜得挺大,好奇的目光又落回到閃亮的手銬上。

   “別為這擔心,小姐,”另外那位說,“所有的警官都把自己同罪犯銬在一起以防止他們逃跑,伊斯頓先生很在行。”

     “我們很快會在華盛頓見面嗎? ”費切爾德小姐問道。   “我想快不了,”伊斯頓說,“恐怕我自由自在的日子結束了。”

   “我喜歡西部,”她說著,眼裡閃現出溫情,抬頭向窗外望去。此時她的言談質樸實在,忘記了自己要顯出高雅端莊。“媽媽和我是在丹佛過的夏天。因爸生病了,她一周前回家了。我可以在西部生活,而且會很愉快,我覺得這的空氣宜人,我會很舒服。金錢並不是一切,可人們總是誤解,而且執迷不悟——” 

    “我說,警官先生,這可有點不對勁兒。我正口渴著,你們聊得 ​​還不夠久嗎?把我帶到餐車去吧,好不好? ”

   綁在一起的兩個人站起身來,伊斯頓的臉上還掛著笑容。



     “要水我可不能拒絕,”他輕快地說,“是患難時的好朋友。再見,費切爾德小姐,你知道,公務在身啊。”他抬起手來道別。 

“你不繼續往東走可太遺憾了,”她說,此時又喚起了要顯出端莊文雅的意識,



   “可我想你必須去利文沃斯,是不是?”


     “是呀,”伊斯頓說,“我必須得去利文沃斯。”


     兩人沿著過道到餐車去了。

     坐在附近的兩位旅客聽到了他們大半的談話,其中一位說:“那位警官可真是好樣的,有些西部人真不錯。”     “那麼年輕就當上那麼大的官了,是不是?”     “年輕!”先開口的那位詫異地說,“怎麼……噢!你沒明白嗎?我說,你見過警官把罪犯銬在自己的右手上嗎?”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