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的八個字

08/13/2012

 
◎瑪麗﹒安﹒伯德

隨著年齡增長,我發覺自己越來越與眾不同。我氣惱,我憤恨--怎麼會一生下來就是裂唇!我一跨進校門,同學們就開始譏嘲我。我心裡很清楚,對別人來說我的模樣令人厭惡:一個小女孩,有著一副畸形難看的嘴唇,彎曲的鼻子,傾斜的牙齒,說起話來還結巴。

同學們問我:“你嘴巴怎麼會變得這樣?”我撒謊說小時候摔了一跤,給地上的碎玻璃割破了嘴巴。我覺得這樣說,比告訴他們我生出來就是兔唇要好受點。我越來越敢肯定:除了家裡人以外,沒人會愛我,甚至沒人會喜歡我。

二年級時,我進了老師倫納德夫人的班級。倫納德夫人很胖,很美,溫馨可愛。她有著金光閃閃的頭髮和一雙黑黑的、笑咪咪的眼睛。每個孩子都喜歡她、敬慕她。但是,沒有一個人比我更愛她。因為這裡有個很不一般的緣故--

我們低年級同學每年都有“耳語測驗”。孩子們依次走到教室的門邊,用右手捂著右邊耳朵,然後老師在她的講台上輕輕說一句話,再由那個孩子把話複述出來。可我的左耳先天失聰,幾乎聽不見任何聲音,我不願把這事說出來,因為同學們會更加嘲笑我的。

不過我有辦法對付這種“耳語測驗”。早在幼兒園做遊戲時,我就發現沒人看你是否真正捂住了耳朵,他們只注意你重複的話對不對。所以每次我都假裝用手蓋緊耳朵。這次,和往常一樣,我又是最後一個。每個孩子都興高彩烈,因為他們的“耳語測驗”做得挺好。我心想老師會說什麼呢?以前,老師們一般總是說:“天是藍色的。”或者“你有沒有一雙新鞋?”等等。

終於輪到我了,我把左耳對著倫納德老師,同時用右手緊緊捂住了右耳。然後,悄悄把右手抬起一點,這樣就足以聽清老師的話了。

我等待著……然後,倫納德老師說了八個字,這八個字仿佛是一束溫暖的陽光直射我的心田,這八個字撫慰了我受傷的、幼小的心靈,這八個字改變了我對人生的看法。

這位很胖、很美、溫馨可愛的老師輕輕說道:

"我希望你是我女兒!”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