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後的報恩

08/13/2012

 
文/容容  


2004年5月7日,一份來自四川成都的匯款單,攪亂了7個家庭的平靜——整整30萬元,來自成都這個遙遠的城市,匯給了已經去世多年的外婆。無論家中長輩如何回憶,“黃海濱”這個陌生的名字,都喚不起他們絲毫的記憶。家裡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在成都這地方長時間停留過。姨婆甚至套用小表弟的網絡語言斬釘截鐵地說:“我不認識這個東東——”


   按照匯款單的聯繫方法,我們打電話找到了他,這個叫黃海濱的人。舅舅告訴他外婆已經去世,他當時就在電話那頭失聲痛哭。無論舅舅在這邊如何追問他是何方神聖,話筒里傳來的只有他的哭聲。再打電話過去,已無人接聽。


  第二天下午,當家里人決定把匯款單原樣寄回去的時候,他出現了。


  在外婆遺像前跪拜之後,二姨問他究竟是誰。他有禮貌地說:“我叫海濱。”見我們一大家子都沒有反應,他困惑地問道:“難道,奶奶她沒向你們說起過我嗎?” 


  “奶奶?”“奶奶?”我們更加如墜雲霧,屋里頓時一片驚訝聲。怪哦!孫大聖是從石頭里蹦出來的,但面前這個人,他 ​​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是的。七年前,我認識了奶奶,她挽救了我的一生。”只見他皺著眉,眼光四處搜尋。“當年,有一個小女孩一直跟在奶奶身邊,她應該知道我。”


   於是乎,屋里二十多雙眼睛對準了我。我是外婆一手帶大的,跟在外婆身邊最長。


  “我?我知道你是誰?”我摸了摸腦門,可這動作並沒有幫我回憶起什麼。


  “你看!”這個叫海濱的人走上前來,撥開額頭的頭髮,露出了一條傷疤。“還記得嗎?”


   記得!我忽然靈光一閃。我不該忘記的!七年前,在一家超市,一個少年被三名保安按倒在地,他的額頭因為碰到櫃檯,血順著額角流下。而他的一隻手還緊握著一塊蛋糕,口中直喊:“我不是小偷,我不是……”


   我努力把當天的少年跟眼前的海濱聯繫起來。


  當時,外婆走過去,拉開保安說:“這是我孫子,我選了蛋糕,讓他在這兒等我們的。”見我和外婆大袋小袋提了一堆,保安半信半疑地鬆開少年,走開了。


  在超市門口,外婆先是用清水洗乾淨少年的傷口,然後一邊用創可貼將傷口蓋住,一邊對少年說:“孩子,我不知道你有什麼難處,但如果一不小心做錯了事,你會後悔一輩子的。不管怎樣,別喪失了做人基本的自尊啊!”


  在那一刻,我看見少年的眼中原先的疲倦和頹廢變成了震驚和感動。當少年對外婆訴說因為母親再嫁,後父已有一子因而對他百般刁難,而且他已經兩天沒有吃東西時,外婆立刻掏盡了口袋中所有的錢,交到少年手中。當時,少年跪在外婆前,發誓說,總有一天他會十倍、百倍、千倍地還給外婆這筆錢。他請求外婆留下姓名和地址,外婆寫給了他,要他常跟她聯繫,有什麼困難就來找她。沒想到,少年拿著外婆寫了字的小紙片,一轉身就跑掉了。這一別,我們從此再沒有了他的消息。


  “其實,外婆根本就不記得她給了你多少錢,而且,她只希望你過得好,並不指望你還錢啊!”


  “是285塊錢。我用這些錢到了四川,從小工做起……今天,我是回來報恩的。奶奶不在了,錢可以給你們。” 


  “不,我們不會拿的。”去年動了一場大手術,欠下一大筆債的母親站起來說。“如果我們拿了這筆錢,就違背了當初我母親的意願了。她只是要幫助你,而不是投資。”停頓了一下,母親又說:“如果你願意,去幫助一些需要幫助的人,這才是真正的報答。”


   第二天,海濱回成都去了。


  5月12日,本地電視台連續播出了福利院感謝一位不留 ​​名的男士捐給孤寡老人30万巨款的報導。家里人看著電視,都笑了。我們知道那位男士是誰。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