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迪的鞋

08/13/2012

 
德諾十歲那年因為輸血不幸染上艾滋病,大夥兒全都躲避著他,只有大他四歲的艾迪依舊像從前一樣與他玩耍。

可艾迪的媽媽不讓他再去找德諾了,她怕一家人都染上這可怕的病毒。

但這並不能阻止兩個孩子的友誼。一個偶然的機會,艾迪在雜誌上看到一則消息,說新奧爾良的費醫生找到了能治愈艾滋病的植物,這讓他興奮不已。

於是,在一個月明星稀的夜晚,他帶著德諾,悄悄地踏上了去新奧爾良的路程。

他們是沿著小河出發的。艾迪用木板和輪胎做了一條結實的船,他們躺在小船上,聽著水嘩啦啦地響,看著漫天的星斗。艾迪告訴德諾,到了新奧爾良,找到費醫生,他就可過上和別人一樣快樂的生活了。

不知漂了多遠,船進水了,他們不得不改乘汽車。為了省錢,他們晚上就睡在隨身帶的帳篷裡。德諾咳嗽得挺厲害,從家裡帶的藥也快吃完了。

這天夜裡,德諾冷得直發抖,他用微顫的聲音告訴艾迪,他夢見了200 億年前的宇宙,行星的光是那麼的暗那麼的黑,他一個人在那裡,找不到回來的路。艾迪把自己的球鞋塞到他的手裡:“以後睡覺,就抱著我的鞋,想像艾迪的臭鞋還在你的手上,艾迪肯定就在你的附近。”

他們的錢差不多用完了,可離新奧爾良還有三天三夜的路。德諾的身體越來越虛弱,艾迪不得不放棄了計劃,帶著德諾又回到了家鄉。

不久,德諾住進了醫院,艾迪依舊常常去醫院看他。只要兩個好朋友在一起,病房裡就充滿了笑聲。

他們有時還玩裝死的遊戲,看見護士們上當的樣子,他們忍不住大笑。艾迪給那家雜誌寫了信,希望他們幫助找到費醫生,結果杳無音信。

秋天的一個下午,德諾的媽媽上街買東西去了,艾迪在病房裡陪伴著德諾,夕陽照著德諾蒼白的臉,艾迪問他還想不想玩裝死的遊戲,德諾點點頭。然而這回,德諾在醫生為他搭脈時再也沒有睜開眼睛笑起來,他真的死了。

那天,艾迪陪著德諾的媽媽回家,兩個人一路無語。直到分手的時候,艾迪抽泣著說:“我很難過,沒能為德諾找到治病的藥。”

德諾的媽媽淚如泉湧:“不,艾迪,你找到了。”她緊緊摟著艾迪:“德諾一生最大的病是孤獨,而你給了他快樂,給了他友情,他一直為有你這樣一個朋友而滿足……”

三天后,德諾靜靜地躺在了長滿青草的地下,雙手抱著艾迪穿過的那雙球鞋。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