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襖與玫瑰

08/15/2012

 
          在小鎮最陰濕寒冷的街角,住著約翰和妻子珍妮。約翰在鐵路局幹一份扳道工兼維修的活,又苦又累;珍妮在做家務之餘就去附近的花市做點雜活,以補貼家用。生活是清貧的,但他們是相愛的一對。

  冬天的一個傍晚,小兩口正在吃晚飯,突然響起了敲門聲。珍妮打開門,門外站著一個凍僵了似的老頭,手裡提著一個菜籃。“夫人,我今天剛搬到這裡,就住在對街。您需要一些菜嗎?”老人的目光落到珍妮綴著補丁的圍裙上,神情有些黯然了。“要啊,”珍妮微笑著遞過幾個便士,“胡蘿蔔很新鮮呢。”老人渾濁的聲音裡又有了幾分激動:“謝謝您了。” 

  關上門,珍妮輕輕地對丈夫說: “當年我爸爸也是這樣掙錢養家的。” 

  第二天,小鎮下了很大的雪。傍晚的時候,珍妮提著一罐熱湯,踏過厚厚的積雪,敲開了對街的房門。

  兩家很快結成了好鄰居。每天傍晚,當約翰家的木門響起賣菜老人篤篤的敲門聲時,珍妮就會捧著一碗熱湯從廚房裡迎出來。

  聖誕節快來時,珍妮與約翰商量著從開支中省出一部分來給老人置件棉衣:“他穿得太單薄了,這麼大的年紀每天出去挨凍,怎麼受得了。”約翰點頭默許了。

  珍妮終於在平安夜的前一天把棉衣趕成了。鋪著厚厚的棉絮,針腳密密的。平安夜那天,珍妮還特意從花店帶回一枝處理玫瑰,插在放棉衣的紙袋裡,趁著老人出門購菜,放到了他家門口。

  兩小時後,約翰家的木門響起了熟悉的篤篤聲 ​​,珍妮一邊說著聖誕快樂一邊快樂地打開門,然而,這回老人卻沒有提著菜籃子。

  “嗨,珍妮,”老人興奮地微微搖晃著身子,“聖誕快樂!平時總是受你們的幫助,今天我終於可以送你們禮物了,”說著老人從身後拿出一個大紙袋,“不知哪個好心人送在我家門口的,是很不錯的棉衣呢。我這把老骨頭凍慣了,送給約翰穿吧,他上夜班用得著。還有,”老人略帶羞澀地把一枝玫瑰遞到珍妮面前,“這個給你。也是插在這紙袋裡的,我淋了些水 ​​,它美得像你一樣。” 

  嬌豔的玫瑰上,一閃一閃的,是晶瑩的水滴。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