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罐的秘密

08/15/2012

 
    上高中時,學校坐落在江邊上的一個小村子裡。寧靜的村落三面臨水,四季風景如畫,如同古人筆下的世外桃源,但也極其偏僻閉塞,周圍疏疏落落全是民居,連買一根針,也非得上十里外的小鎮不可。

    這可苦了我們這群高三的可憐蟲們。讀書實在太耗心智了,以致於整天惟一的感覺就是餓,連睡夢中都滿是各種各樣令人垂涎好吃的東西。不知是誰帶了一罐糖來,是那種黃色如金、細軟如沙的黃砂糖。

    於是,寢室裡就流行罐裝的黃砂糖,12個糖罐,恰似我們12個女孩子,親親熱熱地排成一排。臨睡前,美滋滋地喝上一杯熱騰騰的糖水,月兒便甜甜地照進夢鄉。

    惟獨秦霜是不大喝糖水的。因此她那個別緻的青瓷陶罐裡的糖,比起我們的總是又多又滿。每晚,我們一邊喝著糖水,一邊品頭論足,或嘀嘀咕咕發著牢騷,或嘻嘻哈哈相互取笑時,秦霜總是在燈下讀著她那本似乎永遠也讀不完的小說。問她為什麼不喝,她說:“壞牙齒呢!”

    後來有人跟我“咬耳朵”,說秦霜的糖罐根本就只是做做樣子罷了。她自幼父母雙亡,跟著年邁的外婆一起過活,學費都交不齊,哪還有閒錢買糖吃?她那一罐糖,吃了再沒的添了,又怕人瞧不起,就胡說什麼壞牙齒的鬼話!我聽了以後覺得心頭一緊,有說不出的悲涼。一次下課間操,口渴了,我匆匆忙忙回寢室找水喝,經過寢室門前的花壇時,不經意地向室內一瞥,卻見秦霜正狼吞虎咽地吃什麼東西,不由一驚。細細看,竟是在吃糖呢!她挨次從每個糖罐裡舀上一大勺,大口大口地往嘴裡塞。

    我看得目瞪口呆。可不知怎的,慢慢地,所有的驚訝、憤怒、鄙夷漸漸散去,兩行熱淚卻無聲無息地流下來,滴落在暗香襲人的花壇中。我悄悄地離開了那扇窗戶,賊一樣地潛回教室。

    晚飯後,待寢室的人走得一個不剩,我一躍而起,飛快地閂上門,拉上窗簾抱起我的糖罐,先給另外的幾個逐一補上一大勺糖,然後,將剩下的統統倒進那青瓷糖罐,又從箱子裡抽出一袋糖,倒入自己的空罐兒。膽戰心驚地忙完這一切,我狂跳不止的心才慢慢平靜下來。……

   前不久,我收到一封來自深圳的來信,信是這樣寫的:

曉琴:

    你一定還記得那個糖罐吧,那是我外婆的嫁妝,據說還是宮廷裡的東西。現在居然有人要出5萬元買它呢!我捨不得出手,因為,你倒進去的糖,遠遠不止值這個數兒。

    那個偷吃糖的女孩兒,她其實察覺到了花叢中的那雙眼睛——那雙世界上最純最美的眼睛。

    不用說,是我多年的摯友——一家電腦公司的總經理秦霜寄來的。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