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善

08/15/2012

 
        許多年前的一個夏天,在一列南下的火車上,一位滿臉稚氣的男青年倚窗而坐。他是個農村娃子,一件嶄新的白色半袖衫掩蓋不住黝黑的皮膚。男青年忽閃著一雙大眼睛,好奇地看著車窗外迅速後退的景物,時不時扭轉身看看車廂裡來回穿梭的人們。男青年是第一次出遠門,在此以前,他連火車都沒坐過。他要到遠方去上自己夢寐以求的大學。  

  列車上沒有空調,車廂內悶熱異常。男青年揮汗如雨,飢渴難耐。男青年對面的座位上,坐著一對母子。女人三十歲左右,小男孩可能只有四五歲吧!小男孩坐在靠窗子一側,女人的身子斜倚向小男孩,呼搧著手中的雜誌,為小男孩搧風。女人的另一隻手拿著一瓶礦泉水,自己喝著,時不時餵孩子一口。天氣可真熱!  


  乘務員推著小推車走了過來——方便麵、火腿腸,健力寶、礦泉水。健力寶?男青年在心中默念著。男青年知道,這是一種極奢侈的飲料,可以補充體能,恢復體力。讀高中時,班裡有錢的同學才喝得起。爸媽從來沒給自己買過。如今,他要到外地上學了,衣兜里有了些許自己支配的零花錢,加之當時,飢渴難耐,他想喝, 一聽健力寶,便從衣兜里摸出一張皺巴巴的五元人民幣,遞向乘務員。



    男青年把健力寶拿在手裡,顛來倒去地仔細看了看。最後,他把目光落在了拉環的位置。遲疑了一會兒,他從腰間摸出了一把小小的水果刀,企圖在拉環的位置把健力寶撬開。男青年撬了兩下,發覺易拉罐的殼很堅硬,便停下了手中的水果刀,把目光盯在拉環處。


    男青年不知道如何開啟這聽飲料。這時,卻聽見對面 ​​的婦女對兒子說,童童,快把塑料袋裡的健力寶給媽媽拿出來。小男孩說,媽媽,你剛喝過礦泉水,怎麼又渴了。快聽話,拿出來。小男孩便站在車座上,把手伸進了車窗旁邊掛著的塑料袋。


    婦女把健力寶拿在手中,但卻用自己眼睛的余光注視著男青年,發覺男青年正盯著自己手中的易拉罐。只聽“砰”的一聲,健力寶打開了。隨之,車廂裡又傳出“砰”的一聲響,男青年的易拉罐也打開了。女人微微地笑了一下,喝了一口,就把自己的健力寶放在了茶几上。男青年向女人投去了感激的一瞥,便開始品味健力寶的甘甜。女人過了許久也沒再碰茶几上的那聽健力寶。顯然,她並不渴。


    許多年後,男青年參加了工作,卻仍對這件事記憶猶新。他感激那位年輕的婦女。她為了不使男青年難堪,沒有直接教他易拉罐的開啟方法,而是間接地完成了這一過程。為了引起男青年的注意,她專門叫自己的孩子拿健力寶而自己不去拿,雖然她的健力寶就掛在自己伸手就能夠著的地方。婦女的舉動是一種小小的善。


    男青年把這種感激做了更多小小的善,帶到了社會的角角落落。


    那位男青年就是我,那年我18歲。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