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中午吃過飯,總有孩子的嬉鬧歡笑聲在隔壁院子裡響起。那是我的新鄰居索尼亞在同她的3個孩子玩捉迷藏的遊戲。我有午休的習慣,他們歡呼的聲音,每每將我從美夢中驚醒。有時,我也會好奇地將頭伸出院牆觀看。

    索尼亞下在給其中大一點的女孩蒙眼睛,她一邊系紗巾,一邊喊:“傑瑞、邁克,你們都藏好了沒有?”兩個小男孩的聲音就從院子的另一頭傳來:“我們都準備好了。”索尼亞又小聲地叮囑身邊的這個女孩:“琳達,你可不准偷看哦!”琳達脆生生地回答:“媽媽,我沒有偷看。” 

    索尼亞將琳達輕輕地往前一推,說:“好了,你現在就去抓住那兩個小傢伙吧!”琳達小心地邁開步子,抬起雙手,摸索著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索尼亞則遠遠地站在後面進行指揮:“琳達,小心!那裡是台階。注意!你的左邊是公路,右邊是商場,再過去就是電影院了。前邊左轉,很好,你已經到了學校了。現在,傑瑞站在公路上,邁克蹲在商場附近。琳達,你只要往後一點就可以捉住他們了。”琳達轉身,果然就抓住了邁克,很快又捉住了傑瑞。這時,院子裡就會爆發出巨大的歡笑聲。然后索尼亞又用紗巾蒙住傑瑞的眼睛,讓他去抓琳達和邁克。

    我覺得吃驚,這樣捉迷藏我還是頭一次見到,要知道,那寬敞的院子裡其實空無一物,而索尼亞所說的商場、公路、電影院和學校究竟是從哪裡來的呢?

    出於好奇,也因為他們這們的玩鬧實在是打攪了的睡眠,我決定去拜訪一下這位新鄰居。我心裡盤算著,如果她能答應每天中午都帶孩子們去電影院,我很樂意為他們支付門票錢。

    我敲開了索尼亞的院門,表達了想請孩子們去看電影的意願。我的眼睛不經意間越過了索尼亞的肩膀,看到她身後院子裡橫七豎八畫滿了線要,3個孩子在線條構成的奇怪圖形裡玩得正起勁。

    “哦,看電影?孩子們,你們知道嗎,這是喬克叔叔,他說要請 ​​你們去看電影。”索尼亞向孩子們介紹我。儘管看上去索尼亞很熱情,但她好像對我的邀請並不感興趣。趁著孩子們玩得入迷,她向我眨眼睛,示意我隨她走到一邊說話。
她告訴我,這3個孩子是她從孤兒院裡領出來的。由於擔心鄰居的孩子對他們不友好,也怕人們知道孩子的身世後對他們有偏見,她跟先生才決定遷居到此。“喏,在這裡我們就你一個安靜的鄰居。”她 ​​對我笑得很友善。她說最近她正在以捉迷藏的方式,都孩子們如何在這個小區裡生活,如何獨自去上學。
這時我才恍然大悟,院子裡畫的原來就是這個小區的地圖。

   “不瞞你說,現在,琳達已經能夠獨自一人往返於海德學校了。”索尼亞說起來十分驕傲。
   “海德?你的意思是……琳達她是盲童?”我非常吃驚,因為海德是附近一所有名的盲人學校。
    索尼亞點了點頭,補充說:“不僅是她,傑瑞與邁克也快要入學了。”她 ​​招呼著孩子閃過來。3個孩子摸索著慢慢走到她身邊,拽著她的手嘰嘰喳喳地問:“媽媽,媽媽,看電影有捉迷藏好玩嗎?”索尼亞對我一笑,說:“這個我們還是請你們的喬克叔叔來回答吧。” 
    我突然被一種不知所措的情緒感染,覺得自己很對不起這些孩子。我撫摸著他們的頭,看著他們仰望著的眼神裡的無憂無慮,高聲說:“當然沒有,有什麼能比捉迷藏更好玩呢?” 
    當我走出索尼亞家的院門時,我輕聲向索尼亞說:“對不起,我不知道情況是這樣的。但我還是想問一個問題:既然孩子們什麼也看不見,在捉迷藏的時候,為什麼你還要給他們用紗巾蒙上眼睛呢?” 

    索尼亞認真地說:“因為他們的心靈永遠是明亮的。在母親的眼裡他們跟常人一樣,什麼都看得見!”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