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和孩子們把家安在了一個溫暖舒適的拖車房裏,就在華盛頓湖邊的一片林間空地上。隨著感恩節的臨近,一家人的心情也愉快起來。

  整個12月,最小的孩子馬蒂是情緒最高、忙得最歡的一個。這個樂天頑皮的金發小家夥有個古怪而有趣的習慣——聽你說話的時候,他總是像小狗似的歪著腦袋仰視你。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他的左耳聽不見聲音,但他從未對此抱怨過什麽。


  幾周來,我一直在觀察馬蒂,他好像在秘密策劃著什麽。他熱心地疊被子、倒垃圾、擺放桌椅,幫哥哥姐姐準備晚餐。我還看見他默默地積攢著少得可憐的零用錢,一分錢也舍不得花。我猜這十有八九和肯尼有關。


  肯尼是馬蒂的朋友,他們在春天認識之後便形影不離。肯尼家和我家隔著一小片牧場,中間有道電籬。他們在牧場捉青蛙、逗小松鼠。還試圖尋找箭頭標記發現寶藏……


  我們的日子總是緊巴巴的,但我變著法兒地把生活過得精致一點。而肯尼家就不一樣了,兩個孩子能吃飽穿暖已屬不易,只是肯尼的母親是個驕傲的女人,相當驕傲,她的家規很嚴。


  感恩節前幾天的晚上,我正在做堅果狀的小曲奇餅,馬蒂走過來,愉快而自豪地說:“媽媽,我給肯尼買了件節日禮物,想看看嗎?”原來他一直在策劃的就是這個啊,我暗想。


  “他想要這件東西很久了,媽媽。”他把雙手在擦碗巾上仔細揩幹,從口袋裏掏出一個小盒子。我驚訝地看到了一個袖珍指南針,這可是兒子省下所有的零用錢買下來的!有了這個指南針,8歲的小冒險家就能穿越樹林了。


  “真是件可愛的禮物,馬蒂。”我贊道。但我知道肯尼的媽媽是怎樣看待自己的貧窮的。他們幾乎沒有錢來互贈禮物,更不用說送禮物給別人了。我敢肯定這位驕傲的母親不會允許兒子接受一份她無力回贈的禮品。


  我小心地向馬蒂解釋了這個問題。他立刻明白了我在說什麽。“我懂,媽媽。我懂……可假如這是個秘密呢?假如他們永遠不知道是誰送的呢?”我不知道該怎麽回答他。


  感恩節前一天是個陰冷的雨天。我從窗戶望出去,感到莫名的憂傷。這樣一個下雨的節前夜晚是多麽乏味啊。


  我收回目光,轉身檢查烤爐時,看見馬蒂溜出了房門。他在睡衣外披了件外套,手裏緊握著那個精美的小盒子。他走過濕漉漉的草場,敏捷地鉆過電籬,穿過肯尼家的院子。踮著腳尖走上房子的臺階,輕輕把紗門打開一點點,把禮物放了進去。然後他深吸一口氣,用力按了一下門鈴,轉身就跑。他狂奔出院子,突然,他猛地撞上了電籬!馬蒂被電擊倒在濕地上,他渾身刺痛,大口喘著氣。稍後,他慢慢地爬起來,拖著癱軟的身體迷迷糊糊地走回了家。


  “馬蒂!”當他跌跌撞撞地進門時,我們都叫了起來。他嘴唇顫抖,淚眼盈盈:“我忘了那道電籬,被擊倒了!”


  我把渾身泥水的小家夥摟進懷裏。他的臉上有一道紅印,從嘴角直通到左耳。我趕緊為他處理了燙傷。安頓他上床時,他擡頭看著我說:“媽媽,肯尼沒看見我,我肯定他沒看見我。”


  那個夜晚,我是帶著不快與困惑的心情上床休息的。我不明白為什麽一個小男孩在履行感恩節最純潔的使命時,卻發生了這樣殘酷的事。他在做上帝希望所有人都能做的事——給予他人,而且是默默給予。


  然而,我錯了。


  早上,雨過天晴,陽光燦爛。馬蒂臉上的印痕很紅,但看得出灼傷並不嚴重。不出所料,肯尼來敲門了。他急切地把指南針拿給馬蒂看,激動地講述著禮物從天而降的經過。馬蒂只是一邊聽,一邊不住地笑著。當兩個孩子比劃著說話時,我註意到馬蒂沒有像往常那樣歪著腦袋,他似乎在用兩只耳朵聽。幾周後,醫生的檢驗報告出來了,證明了我們已經知曉的事實——馬蒂的左耳恢復了聽力!


  馬蒂是如何恢復聽力的,從醫學的角度看仍然是一個謎。當然,醫生猜測和電擊有關。不管怎樣,在那個下雨的夜晚發生了一個不折不扣的生命奇跡,而我會永遠感激上帝與孩子交換的神奇禮物…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