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現役軍人學生叫威廉,是個黑人學生,很有禮貌,也很聰明,一年前選過我的邏輯課,可上了幾節就不來了。 

  期中考試,威廉考了個不及格。他跑來跟我求情,說他爸爸死了,所以缺很多課。中國教授通常都比美國教授講情意,我很同情他。 


  威廉依然缺課,一直缺到期末考試。他請我不要給他不及格,給他一個“課目未結業”。他說他的部隊要到前線去打仗了。我一聽,立刻同意。突然有一天,我接到一個電話。一個軍人問我:“為什麼威廉一年前的課到現在都沒有結業'”我說:“威廉到前線去啦。”那邊立刻提高了嗓門:“他到什麼前線?他撒謊。要知道在他讀書期間,部隊不送他去前線!”我一聽,當然很生氣,立刻給了他一個不及格。

 
  可沒想到部隊不讓此事結束,他們三番五次打電話來,要我起訴威廉“學術欺騙”。我沒理會部隊的要求。 


  一天我下課回來,辦公室門口站著一個高大的軍人,他 ​​說:“博士,我是團長詹姆斯。我們要把威廉送上軍事法庭,因為他撒謊。如果您不起訴,他就可以從這所大學畢業。他畢業後,就可以當排長,32個美國的兒子和女兒的生命就要掌握在他手裡。如果他不誠實,您能放心把32個美國的兒子和女兒交給他嗎,”這話說得很有威脅性。 


  我想了一個星期,依然決定不起訴威廉。過了幾個月,我在校園裡碰見威廉。我問他有沒有被送到軍事法庭。他說:“倒是沒有上軍事法庭,可我自己要求退役了,因為我不誠實。”“32個美國的兒子和女兒”的生命算是安全了,只是他最後幾句話使我看到了“誠實”在美國的位置。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