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所面向大海的地勢較高的中學。

那年約有80名新生入學,其中大多數是那些與大海搏擊的漁民們的子弟。


那是我給新生上第一課的事情。“起立!”大家都站了起來。但是,有一名學生耍滑頭未起立。“站起來,剛入學就是這種態度可不行!”我的語氣頓時嚴厲起來。這時,傳來一個聲音:“老師,我站著呢。”是的,A君站著,但是由於他個子太矮,我看著像是他在坐著。


糟糕!我做了對不起A君的事。我為自己的粗心感到不安,一時竟不知說什麼。如果我再次道歉,反而會傷害A君的自尊心。於是,我當時只說了一聲“對不起”,周圍的學生都笑了起來。下課後我想向A君道歉,但忙亂之中竟把此事給忘了。晚上,我猶豫是否給A君打電話,但打電話道歉太不禮貌,於是只好作罷。


第二天,我給A君的班上第二次課。“起立。”這時,忽然傳來一個洪亮的聲音。“老師,我站著呢!”A君,他站在椅子上,微笑著。我只覺得眼前發黑,在A君的微笑中,我看出他這樣做並不是諷刺,也不是抵抗情緒的表露。


我感到了“老師,我不在意,不要為我擔心”這樣的一種體諒,我的心口感到疼痛。晚上,我懷著複雜的心情給A君撥了電話。“老師,別在意,別在意。”對面傳來A君爽朗又充滿稚氣的聲音。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