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大一的時候,講“現代文學”課的老師是個剛畢業留校的本科生。就年紀來說,比我們大3到4歲,就知識來說自然比不上碩士和博士,講課的水平自然也就難以讓人滿意。尤其是他那口純正的“山區普通話”,聽起來讓人很是彆扭。

   於是,不滿的情緒開始在班裡蔓延,先是有人逃課,然後上課講話的人日漸增多,接著有人在課堂上打呵欠,聲音地動山搖。老師不聞不問,依然認真耐心地講著他的課。最後,我們實在忍不住了,聯名寫了一封信,在課間休息的時候夾在他的備課本里。信件的內容我已經記得不很清楚了,只記得信件最後寫著這樣的話:“如果水平不夠,就不要上這個講台;如果普通話說不好,可以先從拼音學起。”

   上課的時候,老師一翻備課本把信件一看臉就紅了,坐在前排的我明顯地發現他的手在顫抖。老師低頭沉思了半天,然後昂起頭把信件念了一遍,最後說:“我知道,我的水平不夠,但我每講一節課都是準備了很長的時間的,查閱了很多資料,只不過我不善於表達而已。我想,需要你們給我一段時間,我會努力的。”我們面無表情地聽著他的陳述,沒有一個人做出回答。然後,我們默默地看著他收拾好備課本,倉皇地逃出教室,在門口那兒,我們看見他被門檻絆了個趔趄,幾乎摔倒,班裡發出了一陣哄笑聲。

   幾年之後,我們都參加了工作,由於師範專業的性質,大多做了教師。我發現,當自己辛辛苦苦備好課,在課堂上講得口沫飛濺,竟然有學生在那兒竊竊私語的時候,失望心酸的感覺一瞬間遍布全身。這時,我才陡然想起讀大學時做的那件蠢事,那時候我們可不僅僅是竊竊私語,那該讓老師心酸多久啊!

   後來,我到校友錄看同學們的留言,最上面寫著這樣一句語:“老師,請原諒我,那時年少太輕狂!”後面的回复,是一排排的像利劍般的感嘆號!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