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們申請上限價房後,從8 月份開始,每月要向銀行還款一千七百多元,但我的工資才兩千多,扣除了保險等費用和十一奉獻,連生活費都沒有了。好在我將公積金取出來,可以應付半年多的還款。但是,這是沒有算上換房子的情況。我們原先和人合租的小二居在六層,隨著妻子的身孕越來越重,換一個低層的房子又成為緊迫的需要。經歷了一次恩典的波折後,我們住進了禱告兩年的單位夫妻宿舍房,房子在一層,是個大二居,但裡面什麼家具都沒有。我們買了一些必備的家具後,錢剩下不多了。接下來馬上要面對生孩子的問題,年底又有幾個好朋友要結婚,真是一件接一件。09 年的最後幾個月,我們都是在一條狹窄的路上通過的,切身體會到“許多危險,試煉網羅,我已安然度過”(約翰牛頓的“奇異恩典”)的感覺。下面選取其中兩件說一說。

       離12 月的還款期還有三天,我們還差兩百塊錢。這天早上,我嶽母過來幫助妻子照料孩子。聊天中,她知道了我們的情況,對妻子說,原來在家裏為你們愁得不行,來了看你們倒是不著急,自己就不著急了。不過一想現在要養孩子,接著又要裝修房子,你們掙得又不多,所以我和你爸,還有你們,這幾年還得更仔細點才行。妻子笑著說,媽,你該吃就吃,該穿就穿,別把自己弄得那麼緊,到時候吃了穿了,還覺得自己苦噎噎(內蒙臨河話,意思是很苦)的。再說,你們擔心也沒用,為我們禱告就好了。妻子這麼說是因為嶽母在老家多年照顧她公公婆婆,心裡已經淤積了不少苦毒,到北京後才慢慢釋放開來,我們不想他們再次擔起我們經濟的勞苦重擔,再說這也會成為家庭關係的破口。嶽母大概覺得妻子的想法有點怪異,笑著說:禱告還能來錢?

       這些都是妻子晚上告訴我的。話分兩頭,那天上午我正上班的時候接了一條短信,是河南洛陽的一個弟兄發過來的,大意是他們夫婦知道我妻子剛生小孩,就寄來一些當地的特產,並給小孩一個紅包。東西取回來,打開一看,兩件手工縫製的連體棉襖,一些新鮮的山藥,一個300 元的紅包。正好就是我們所缺的。妻子平靜地說,媽,禱告還真來錢了。

       說起這對河南的夫婦,真是上帝做的一件奇事。丈夫王弟兄,妻子黃姊妹,都是家庭信徒寶寶王正圖於09 年初出生,有先天性心髒病,小孩六個月大的時候,過來北京做手術。選擇的是華信醫院(這華信醫院總體來說實在不怎麼樣,妻子後期的孕檢和生產都在這裡,我們對此深有體會。不過該醫院心臟外科的專家是從阜外醫院過來的老教授,算是不錯的)。小孩術前準備和住院留觀期間,這對夫婦在我們所在的那個小區租房子,在小賣店買東西時,認識了李德民夫婦,得知他們是老鄉,就多聊了幾句。那天正好是他們的寶寶做手術的前一天,醫院方說小孩子手術費要十萬左右,並且手術成功的希望隻有50% ,作為媽媽黃姊妹覺得“像有一座山壓在胸口”,擔憂之情溢於言表。小賣部的張姊妹得知他們也是家庭信主的,就安慰她說:“別擔心,孩子是上帝的產業,上帝會負責任的”。黃姊妹聽了這話,“感覺一下子重擔卸下來好多”,第二天手術的時候,張姊妹特意放下手頭的生意,陪著黃姊妹渡過了最難熬的時刻。手術從上午八點做到下午四點,漫長的等待使孩子的父母坐立不安,尤其是母親幾乎崩潰,在最難熬的時候,是張姊妹給黃姊妹在走廊裡念詩篇捱過去的。終於小孩被推出來,主刀的老教授疲憊的臉上隻剩眼睛還有神采。“手術很成功”。孩子父母心裡的大石頭終於落地。他鄉遇親人,這對夫婦非常感動。通過李哥的介紹,我們認識了這對夫婦,妻子當時是懷孕中期,呆在家裡也沒事幹,就常常給他們熬點雞湯,做點好吃的帶過去,陪他們聊聊天,禱禱告。小孩的手術很成功,恢復得也不錯。在北京的期間,他們也常和我們一起去禮拜。夫妻關係也大大改善了。後來我們一直保持著聯絡。我們當初倒沒有想回報什麼的,隻是儘自己所能,付出了一點愛心,沒想到被上帝紀念了,在我們經濟緊張的時候。

        接下來,妻子老家的一個好朋友1 月初結婚。禮金還不少,準備讓一個朋友帶過去,這個朋友1 月3 號返家。到了12 月31 日,去通宵禱告會前,我突然很愁煩,禱告說:上帝,怎麼辦啊,我真的不想借錢。

       這時候,外面叫飯熟了。我悶悶不樂地走向飯桌,突然電話響了。接起來一聽,是我表妹打過來的,說想在元旦期間看寶寶,並且將大舅給佳路的紅包帶過來。我記起來,大舅說過給寶寶一個紅包來著。這個紅包不小,有兩千塊。除了交禮金,還有剩下的錢給嶽父母生活費。

       有一天妻子對我說,我們這時候真像以利亞在乾旱的日子一樣,靠著烏鴉叼來一塊肉供應,不多也不少。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