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名嬰,字平仲.生在奴隸制瓦解和封建制出現的春秋時代,曾做過齊國的相同,是當時著名的思想家和政治家。他的廉政思想,突出表現在愛民的主張上。他強調.“德莫高於愛民,行莫厚於樂民”:國君對於平民不能“奪其財而飢之.勞其力而疲之,常致其苦而嚴聽其獄,痛誅其罪”;應該體察平民的痛苦,“飽而知人之飢,溫而知人之寒,逸而知人之勞”,要“散百官之財,施之民”。(以上均見《晏子春秋》)

齊國到景公時代,統治者對人民的剝削壓追更加殘酷,朝政更加腐敗。晏子尖銳批評和揭露統治者的過失、罪惡。有一年,齊國連續17天降大雨不止,洪澇災情嚴重。齊景公不聞不問,依然飲酒作樂“日夜相繼”,還派人到各地去尋找“能歌者”。晏子多次奏請救濟災民,都被景公拒絕了。晏子把自家的糧食分給了災民。把車馬、器物等放在路旁供人們隨便使用,徒步前去見景公說:百姓“凍寒不得短褐,飢餓不得糟糠”,而“君不恤”,“民氓百姓,不亦薄乎?”然後氣憤地“請身而去”。逼使景公不得不下令開倉救濟災民。 

晏子反對統治者窮奢極欲,主張實行“善政”,減輕賦稅。他大聲疾呼,統治者奢侈腐化,就是“與民為仇”,其結果會導致“民叛”,得罪於民的國君,將遭到“民誅”。齊景公出遊麥丘,問那裡的封人,年歲多大?封人告訴他:85歲。景公說,您真長壽啊I請您祝福我吧!封人先祝他健康長壽,有益於國家,景公不滿足;再祝他的後代長壽,景公仍不滿足,封人便說: “使君無得罪於民。”景公聽了不高興,說,“只有百姓得罪於君主的,哪有君主得罪於百姓的?,,晏子在一旁插嘴說:“君主錯了,桀紂不是被百姓誅滅的嗎?” 晏子憎惡官場上的吹牛拍馬之風,常對那些馬屁精給予辛辣的諷刺和暴露。

齊景公在泰山飲酒,忽然流下淚來,說:寡人將要離開這堂堂大國而死!他身邊三個大臣也陪著流淚,還說:國君您要是棄國而去,誰還能治理國家? 唯獨晏子拍腿大笑。景公火了,說:寡人悲哀,唯獨你大笑,為什麼?晏子說:今天我見到一個怯懦的國君,三個馬屁精,因此大笑。又說,“物有必至,事有常然,古之道也。曷為可悲?至老尚哀死者,怯也;左右助哀者,諛也。怯諛聚居,是故笑之。” 晏子自身很注重廉潔節儉。他上朝辦公,總是坐一輛破舊的車,駕車的馬也不好。景公派人送給他一輛新車、四匹好馬,晏子拒收。'景公很不高興,說:“夫子不受,寡人也不乘。”晏子回答說:“君使臣臨百官之吏,臣節其衣服飲食之類,以先國之民,然猶恐其侈靡而不顧其行也。今輅車乘馬,君乘之上,而臣也乘之下,民之無義,侈其衣服飲食而不顧其行者,臣無以禁之”。因此,晏子為相多年,始終不置家產,兩袖清風。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