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則徐五不准

09/18/2012

 
清道光二八年某日,北京紫禁城養心殿內,道光皇帝正在召見湖廣總督林則徐。

“林則徐,朕賜封你為欽差大臣,節制廣東水師;賞穿黃馬褂,可在紫禁城中騎馬行走;另賜尚方寶劍一口,火速赴廣州全權處理禁煙事宜。”

林則徐接旨,叩頭謝恩。

道光十九年一月八日,林則徐懷著拯人民於水火的愛國激情,冒著凜冽的寒風,輕裝簡從,在京城父老的擁戴、護送中,啟程了。

深夜,林則徐站在驛館的庭院中,舉頭望著天空中那孤零零的一彎冷月,一件心事湧上心頭。原來,當時在官場中有一種陋習,凡是從京城到地方上去辦公務的京官,都會受到當地官員的“特別”款待。鬧得老百姓不得安寧。林則徐想:此次我奉旨禁煙,聲顯赫,舉國矚目,這一去廣州不知要路過多少州道府現,如果不能革除追求奢華的迎來送往之弊端,與官場中阿諛奉迎者同流合污,豈不有違我為官清廉之誓願?豈不有誤禁煙之大事?

想到這裡林則徐急步跨入屋內,鋪開紙,揮筆疾書通令各地官員的公文。大意是:

不准驚擾百姓。

不准大辦酒席,只用家常飯菜。

不准贈送禮物、揮霍浪費。

不准送錢給隨行人員。嚴辦索賄受賄者。

不准安排豪華的住房,只住驛站公館。

林則徐不僅為官清廉,而且性格剛烈執法如山。各地官員早有耳聞,因此都嚴格按章辦事,沿途秋毫無犯,百姓拍手稱道。

有一個自以為是的縣令,他接到“五不准”通告以後,斷定這位林欽差清廉是假,暗示地方上行賄是真,於是自作聰明地在縣里忙開了。

他調來民工搶修道路,把林則徐進城所要經過的路面統統拓寬墊平,大興土木,張燈結彩,專等欽差一到,殺豬宰羊,喜迎嘉賓。把個小小的縣城,攪得雞犬不寧。

林則徐知道此事後,異常震怒,當即決定繞道前進,決不從那昏官的縣城經過,並下令將那個昏庸的縣令革職查辦。

當那個縣令被摘下烏紗帽的時候,他才如夢初醒,方知原來世上真有清官。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