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昌學射

09/18/2012

 
      甘蠅是古代一名神箭手,利箭所向,飛鳥落地,走獸伏倒。他的學生飛衛,勸學苦練,技巧超過了老師。 

      有個人名叫紀昌,又來拜飛衛為師。飛衛對他說:「你先要學會在任何情況下都不眨眼睛的本領;然後才談得上學射箭。」紀昌回到家,就照著飛衛的話,仰面朝天躺在他妻子的織布機下,雙眼死死盯住穿來穿去的梭子。這樣苦練兩年後,就是有人用鋒利的錐尖朝他眼睛刺去,他都不眨一眨眼。於是,他高興地跑去告訴飛衛。 

      飛衛搖搖頭說:「還不行,你再要練好眼力,才談得上射箭。當你能把極小的物體看得很大,將模糊的目標看得很顯著,那時候,你再來找我。」紀昌回到家,就捉了一隻虱子,用牛尾巴毛拴住,吊在窗口上,天天面朝南方目不轉睛地盯著。十多天過去,虱子在目中漸漸顯得大起來;三年以後,竟顯得有車輪一般。回頭看看其他東西,都像山丘一樣巨大。他便用燕國牛角的做的弓,搭上楚國蓬杆製的箭,朝虱子射去,弦聲響處,利箭穿透虱心,而牛尾毛還好端端地懸在空中。於是,紀昌又跑去告訴飛衛。飛衛聽了,高興地說:「好,你學成功啦!」           


【原文】  

      甘蠅,古之善射者,彀弓而獸伏鳥下。弟子名飛衛,學射於甘蠅,而巧過其師。

      紀昌者,又學射於飛衛。飛衛曰:「爾先學不瞬,而後可言射矣。」紀昌歸,偃其妻之機下,以目承牽挺。二年之後,雖錐末倒眥而不瞬也。以告飛衛。


      飛衛曰:「未也;亞學視而後可。視小如大,視微如著,而後告我。」昌以氂懸虱於牖,南面而望之。旬日之間,浸大也;三年之後,如車輪焉。以餘物,皆丘山也。乃以燕角之弧,朔蓬之簳射之,貫虱之心,而懸不絕。以告飛衛。飛衛高蹈拊膺曰:「汝得之矣!」

《列子‧湯問》


【今解】 

       飛衛不僅是一名神箭手,也算得上是一位精通教學方法的老師。他十分重視基本功夫的訓練,要求紀昌用五年時間來苦練「不瞬」和「學視」。看上去,不眨眼和練眼力,並不是射箭,但這些卻是射好箭不可缺少的基本技能,如果讓紀昌一開始就射箭,未必能有這樣好的效果。在學習中,只有老老實實地打好紮實的基礎,才能真正得到提高,取得「貫虱之心」的成績。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