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條示龍場諸生--王守仁

[題解]

王守仁,明浙江餘姚人。少有大志,嘗出居庸關外,慨然有經略四方之志。武宗正德元年,守仁三十七歲,以上書救戴銑等,忤宦官劉謹,廷杖幾死,貶為貴州龍場驛丞。時龍場猶窮荒不文,守仁日與諸生講學不輟,書此教條以為訓示。所揭立志、勤學、改過、責善四端,萬古不廢。今值多元教改之空疏無本,重讀此篇,尤有警醒深意。

[原文] 

諸生相從於此,甚盛。恐無能為助也,以四事相規,聊以答諸生之意。一曰立志,二曰勤學,三曰改過,四曰責善。其慎聽,毋忽! 

[語譯]

各位同學跟著我在這龍場驛這裡,人數很多。恐怕我無法對大家有什麼幫助,姑且用四件事情規勸各位。第一件事是立志,第二件事是勤學,第三件事是改過,第四件事是責善。希望大家要慎重聽好,不可以輕忽!  

[原文] 
 
立志

志不立,天下無可成之事。雖百工技藝,未有不本於志者。今學者曠廢隳(ㄏㄨㄟ)惰,玩歲愒(ㄎㄞˋ)時,而百無所成,皆由於志之未立耳。故立志而聖,則聖矣﹔立志而賢,則賢矣﹔志不立,如無舵之舟,無銜之馬,漂蕩奔逸,終亦何所底(ㄓˇ)乎?昔人所言:「使為善而父母怒之,兄弟怨之,宗族鄉黨賤惡之,如此而不為善,可也;為善則父母愛之,兄弟悅之,宗族鄉黨敬信之,何苦而不為善、為君子?使為惡而父母愛之,兄弟悅之,宗族鄉黨敬信之,如此而為惡,可也。為惡則父母怒之,兄弟怨之,宗族鄉黨賤惡之,何苦必為惡、為小人?」諸生念此,亦可以知所立志矣。

[語譯] 

立志

志向尚未立定,天下間沒有任何可能完成的事情。縱使是各種工匠、技術手藝之事,也沒有不是以立志為本的。現在求學的人往往荒廢學業不肯用功、整天貪玩浪費時間、各種學問通通沒有完成,都是因為志向還沒有立定的緣故而已。所以說一個人立志要做聖人,就會變成聖人;一個人立志要做賢人,就會變成賢人。志向如果不立定,就像一艘沒有方向舵的船、也像一隻沒有「馬勒口」的馬,到處漂蕩、到處亂跑,最後不知道會跑到哪裡去。從前有人說過:「如果你做好事而父母氣你、兄弟怨你,親戚鄰居討厭你,那麼你不肯做善事,還說得過去;如果你做好事,父母愛惜你、兄弟喜歡你,親戚鄰居敬重信任你,那麼你又何苦不做善事呢?如果一個人做壞事,父母愛你、兄弟喜歡你,親戚鄰居敬重信任你,那麼你做壞事還說得過去;如果你做壞事,父母氣你、兄弟怨你,親戚鄰居討厭你,你又何苦做壞事、做小人呢?」各位同學想到這裡,大概就知道應該立志的方向了。

[原文]  

勤學

已立志為君子,自當從事於學。凡學之不勤,必其志之尚未篤也。從吾遊者,不以聰慧警捷為高,而以勤確謙抑為上。諸生試觀儕輩之中,苟有「虛而為盈,無而為有」,諱己之不能,忌人之有善,自矜自是,大言欺人者,使其人資稟雖甚超邁,儕輩之中有弗疾惡之者乎?有弗鄙賤之者乎?彼固將以欺人,人果遂為所欺,有弗竊笑之者乎?苟有謙默自持,無能自處,篤志力行,勤學好問﹔稱人之善,而咎己之失﹔從人之長,而明己之短﹔忠信樂易,表裡一致者,使其人資稟雖甚魯鈍,儕輩之中,有弗稱慕之者乎?彼固以無能自處,而不求上人,人果遂以彼為無能,有弗敬尚之者乎?諸生觀此,亦可以知所從事於學矣。 

[語譯]

勤學

已經立志做君子,自然應該努力求學問。凡是學得不夠勤快的人,一定是因為它所立的志還不夠深切。跟著我求學的人,我不會把天資聰明當作是高級的,我反而是把勤勞確實謙虛自處當作高尚。各位試著觀察同學之中:如果有「肚子裡明明空空的,卻假裝很充盈;明明是沒學問,卻假裝很有學問」,隱藏自己的短處、妒忌別人的長處,自我中心、自以為是,說大話來欺騙別人這樣的人,就算那種人天資很高超,同學們不會討厭他嗎?不會輕視他嗎?他就算用那種方式來欺騙別人,別人就真的會被他所欺騙嗎?會有人不在背後偷偷的嘲笑他嗎?如果有人以謙虛緘默自我要求,已沒有能力的態度自處,深切的立志又努力實踐,勤奮向學又喜好提問,稱讚他人的優點,責怪自己的缺點;跟從他人的長處,揭明自己的短處;忠誠信實、和樂平易,外在跟內在完全相同,就算那種人自居無能,而不求超越別人,別人就真的會以為他無能嗎?有人不敬重他嗎?各位同學看看這兩種人,就知道要用什麼樣的態度求學了。   

[原文]   

改過

夫過者,自大賢所不免。然不害其卒為大賢者,為其能改也。故不貴於無過,而貴於能改過。諸生自思,平日亦有缺於廉恥忠信之行者乎?亦有薄於孝友之道,陷於狡詐偷刻之習者乎?諸生殆不至於此。不幸或有之,皆其不知而誤蹈,素無師友之講習規飭也。諸生試內省:萬一有近於是者,固亦不可以不痛自悔咎﹔然亦不當以此自歉,遂餒於改過從善之心。但能一旦脫然洗滌舊染,雖昔為盜寇,今日不害為君子矣。若曰吾昔已如此,今雖改過而從善,人將不信我,且無贖於前過,反懷羞澀疑沮,而甘心於污濁終焉,則吾亦絕望爾矣。 

[語譯]

改過

說到過錯呀,就算是大賢人都無法避免。可是不會妨礙他最後成為大賢人的,並不是以沒犯過過錯為貴,而是以能夠改過為貴。各位同學試著自己想想:平常有沒有不符合廉恥忠信的行為呢?有沒有不足於孝順友愛的道理,陷溺於狡猾奸詐刻薄苛刻的壞習慣的呢?各位同學大概不至於這樣,不幸有些人會有這樣的毛病,那也是因為自己不知道而不小心觸犯,加上過去沒有老師、朋友跟你講道理或互相規勸才會這樣。各位試著自我反省:萬一有人的行為很接近前面所講的那樣,當然不能不痛切的懺悔自己的過錯。可是也不能因為這樣而太過自責,因而缺少了改過向善的決心。只要有一天能夠洗除過去的惡習,就算從前曾經當過大盜匪,今天也不會妨礙你自己成為君子呀!如果自以為自己過去已經這麼壞了,今天就算改過向善,人們還是不會相信自己,何況又對於過去的過錯沒有什麼彌補,自己反而懷著一顆害羞、懷疑沮喪的心理,甘心一輩子在骯髒的環境中打滾到老死,那麼,我也就對你們絕望了啊!  

[原文]    

責善

「責善,朋友之道」。然須「忠告而善道之」,悉其忠愛,致其婉曲,使彼聞之而可從,繹之而可改,有所感而無所怒,乃為善耳。若先暴白其過惡,痛毀極詆,使無所容,彼將發其愧恥憤恨之心,雖欲降以相從,而勢有所不能。是激之而使為惡矣。故凡訐人之短,攻發人之陰私,以沽直者,皆不可以言責善。雖然,我以是而施於人,不可也﹔人以是而加諸我,凡攻我之失者,皆我師也,安可以不樂受而心感之乎?某於道未有所得,其學鹵莽耳。謬為諸生相從於此.每終夜以思,惡且未免,況於過乎?人謂「事師無犯無隱」,而遂謂師無可諫,非也。諫師之道,直不至於犯,而婉不至於隱耳。使吾而是也,因得以明其是﹔吾而非也,因得以去其非。蓋教學相長也。諸生責善,當自吾始。 

[語譯] 

責善

「責求向善,是朋友之間必須的道義」。話說回來,必須「忠心勸導並且好好的開導人家」,竭盡自己的忠實愛護之心,做最委婉曲折的表達,讓人家聽到而可以聽從,思考過後而可以改正,有所感悟而不會怨怒。如果先把人家的過失加以公開揭露,竭盡所能的攻擊,使得人家沒有容身之處,人家反而會激發出慚愧羞恥憤怒怨恨的心理,就算想要放下身段聽你的,在形勢上卻不可能做到了。這反而是刺激人家使人家做壞事了。所以說:所有攻擊人家的陰私,來求取正直之名的行為,通通不能認定是「責求向善」。話說回來,我們自己用這種方式對待別人,是不可以的;別人用這種方式對待我們,凡是攻擊我們缺點的人,都可以說是我們的老師,怎麼可以不樂於接受而心存感激呢?我在聖人之道上實在還沒有什麼心得,學問也很粗疏,辱蒙各位同學跟從我在這裡學習,我常常整夜都在想:我連罪惡都還難以避免,更何況過失,就更是難免了。有人說:「侍奉老師不要冒犯,也不要隱瞞」,於是就以為對老師是不能夠勸諫的,其實這是錯誤的。真正勸諫老師的方法,是「正直而不可以冒犯」、「委婉而不可以隱瞞」而已。如果老師我是正確的,也藉著同學們的勸諫而證明我的正確;如果我是錯誤的,也因為同學的勸諫,而使得我得以改正我的錯誤。原來教與學,是可以互相使對方增長的呀!各位同學要責求向善,應當從我身上先開始。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