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班學藝

09/19/2012

 
        魯班年輕的時候,決心要上終南山拜師學藝。他拜別了爹媽,騎上馬直奔西方,越過一座座山崗,趟過一條條溪流,一連跑了30天,前面沒有路了,只見一座大山,高聳入雲。魯班想,怕是終南山到了。山上彎彎曲曲的小道有千把條,該從那一條上去呢?魯班正在為難,看見山腳下有一所小房子,門口坐著一位老大娘在紡線。魯班牽馬上前,作了個揖,問:「老奶奶,我要上終南山拜師學藝,該從哪條道上去?」老大娘說:「這兒九百九十九條道,正中間一條就是。」魯班連忙道謝。他左數四百九十九條,右數四百九十九條,選正中間那條小道,打馬跑上山去。

        魯班到了山頂,只見樹林子裏露出一帶屋脊,走近一看,是三間平房。他輕輕地推開門,屋子裏破斧子、爛刨子攤了一地,連個插腳的地方都沒有。一個鬚髮皆白的老頭兒,伸著兩條腿,躺在床上睡大覺,打呼嚕像擂鼓一般。魯班想,這位老師傅一定就是精通木匠手藝的神仙了。他把破斧子、爛刨子收拾在木箱裏,然後規規矩矩地坐在上等老師傅醒來。

        直到太陽落山,老師傅才睜開眼睛坐起來。魯班走上前,跪在地上說:「師傅啊,您收下我這個徒弟吧。」老師傅問:「你叫什麼名字?從哪兒來的?」魯班回答:「我叫魯班,從一萬里外的魯家灣來的。」老師傅說:「我要考考你,你答對了,我就把你收下;答錯了,你怎樣來還怎樣回去。」魯班不慌不忙地說:「我今天答不上,明天再答。哪天答上來了,師傅就哪天收我做徒弟。」

        老師傅捋了捋鬍子說:「普普通通的三間房子,幾根大柁?幾根二柁?多少根檁子?多少根椽子?」魯班張口就回答:「普普通通的三間房子,四根大柁,四根二柁,大小十五根檁子,二百四十根椽子。五歲的時候我就數過,師傅看對不對?」老師傅輕輕地點了一下頭。

        老師傅接著問:「一件手藝,有的人三個月就能學會,有的人得三年才能學會。學三個月和學三年,有什麼不同?」魯班想了想才回答:「學三個月的,手藝扎根在眼裏;學三年的,手藝扎根在心裏。」老師傅又輕輕地點了一下頭。

        老師傅接著提出第三個問題:「兩個徒弟學成了手藝下山去,師傅送給他們每人一把斧子。大徒弟用斧子掙下了一座金山,二徒弟用斧子在人們心裏刻下了一個名字。你願意跟哪個徒弟學?」魯班馬上回答:「願意跟第二個學。」老師傅聽了哈哈大笑。

        老師傅說:「好吧,你都答對了,我就得把你收下。可是向我學藝,就得使用我的家伙。可這家伙,我已經五百年沒使喚了,你拿去修理修理吧。」

        魯班把木箱裏的家伙拿出來一看,斧子崩了口子,刨子長滿了,鑿子又彎又禿,都該拾掇拾掇了。他挽起袖子就在磨刀石上磨起來。他白天磨,晚上磨,磨得膀子都酸了,磨得兩手起了血泡,又高又厚的磨刀石,磨得像一道彎彎的月牙。一直磨了七天七夜,斧子磨快了,刨子磨光了,鑿子也磨出刃來了,一件件都閃閃發亮。他一件一件送給老師傅看,老師傅看了不住地點頭。

        老師傅說:「試試你磨的這把斧子,你去把門前那棵大樹砍倒。那棵大樹已經長了五百年了。」

        魯班提著斧子走到大樹下。這棵大樹可真粗,幾個人都抱不過來;抬頭一望,快要頂到天了。他掄起斧子不停地砍,足足砍了十二個白天十二個黑夜,才把這棵大樹砍倒。

        魯班提著斧子進屋去見師傅。老師傅又說:「試試你磨的這把刨子,你先用斧子把這棵大樹砍成一根大柁,再用刨子把它刨光;要光得不留一根毛刺兒,圓得像十五的月亮。」

        魯班轉過身,拿著斧子和刨子來到門前。他一斧又一斧地砍去了大樹的枝,一刨又一刨地刨平了樹幹上的節疤,足足幹了十二個白天十二個黑夜,才把那根大柁刨得又圓又光。

        魯班拿著斧子和刨子進屋去見師傅。老師傅又說:「試試你磨的這把鑿子,你在大柁上鑿兩千四百個眼兒:六百個方的,六百個圓的,六百個楞的,六百個扁的。」

        魯班拿起鑿子和斧子,來到大柁旁邊就鑿起來。他鑿了一個眼兒又鑿一個眼兒,只見一陣陣木屑亂飛。足足鑿了十二個白天十二個黑夜,兩千四百個眼兒都鑿好了:六百個方的,六百個圓的,六百個楞的,六百個扁的。

        魯班帶著鑿子和斧子去見師傅。老師傅笑了,他誇獎魯班說:「好孩子,我一定把全套手藝都教給你!」說完就把魯班領到西屋。原來西屋裏擺著好多模型,有樓有閣有橋有塔,有桌有椅有箱有櫃,各式各樣,精緻極了,魯班把眼睛都看花了。老師傅笑著說:「你把這些模型拆下來再安上,每個模型都要拆一遍,安一遍,自己專心學,手藝就學好了。」

        老師傅說完就走出去了。魯班拿起這一件,看看那一件,一件也捨不得放下。他把模型一件件擎在手裏,翻過來掉過去地看,每一件都認真拆三遍安三遍。每天飯也顧不得吃,覺也顧不得睡。老師傅早上來看他,他在琢磨;晚上來看他,他還在琢磨。老師傅催他睡覺,他隨口答應,可是不放下手裏的模型。

        魯班苦學了三年,把所有的手藝都學會了。老師傅還要試試他,把模型全部毀掉,讓他重新造。他憑記憶,一件一件都造得跟原來的一模一樣。老師傅又提出好多新模型讓他造。他一邊琢磨一邊做,結果都按師傅說的式樣做出來了。老師傅非常滿意。

        一天,老師傅把魯班叫到眼前,對他說:「徒弟,三年過去了,你的手藝也學成了,今天該下山了。」魯班說:「不行,我的手藝還不精,我要再學三年!」老師傅笑著說:「以後你自己邊做邊學吧。你磨的斧子、刨子、鑿子,就送給你了,你帶去使吧!」

        魯班捨不得離開師傅,可是知道師傅不肯留他了。他哭著說:「我給師傅留點什麼東西呢?」老師傅又笑了,他說:「師傅什麼也用不著,只要你不丟師傅的臉,不壞師傅的名聲就足夠了。」

        魯班只好拜別了師傅,含著眼淚下山了。他永遠記著師傅的話,用師傅給他的斧子、刨子、鑿子,給人們造了許多橋樑、機械、房屋、家具,還教了不少徒弟,留下了許多動人的故事,所以後世的人尊他為木工的祖師。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