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熹 白鹿洞書院學規 

[原文]
  
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右五教之目。堯、舜使契為司徒,敬敷五教,即此是也。學者學此而已。而其所以學之之序,亦有五焉,其別如左: 
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
右為學之序。學、問、思、辨四者,所以窮理也。若夫篤行之事,則自修身以至處事、接物,亦各有要,其別如左:
言忠信。行篤敬。懲忿窒欲。遷善改過。
右修身之要。
正其誼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
右處事之要。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行有不得,反求諸己。
右接物之要。
熹竊觀古昔聖賢所以教人為學之意,莫非使之講明義理,以修其身,然後推以及人。非徒欲其務記覽,為詞章,以釣聲名,取利祿而已也。今人之為學者,則既反是矣。然聖賢所以教人之法,具存於經。有志之士,固當熟讀、深思而問、辨之。苟知其理之當然,而責其身以必然,則夫規矩禁防之具,豈待他人設之,而後有所持循哉?
近世於學有規,其待學者為已淺矣。而其為法,又未必古人之意也。故今不復以施於此堂,而特取凡聖賢所以教人為學之大端,條列如右,而揭之楣間。諸君其相與講明遵守,而責之於身焉。則夫思慮云為之際,其所以戒謹而恐懼者,必有嚴於彼者矣。其有不然,而或出於此言之所棄,則彼所謂規者,必將取之,固不得而略也。諸君其亦念之哉! 

朱熹 白鹿洞書院學規  

[譯文]
 
父子間重情,君臣相處重視義理,夫妻間禮儀有所區別,長幼間重視次序,朋友間講求信用。這是教育的五大要點。堯舜找契做司徒,所遵循的便是這五點。學者所研究的便是這些,而若是提到學問的重點,有另五點。
博學、審問、慎思、明辨、篤行。這是做學問的次序。
學、問、思、辨,才能明白事理。
篤行則是實際運用在自身修養。在處理事物,與人應對又另有五點。
言忠信(言談忠懇重信用)。行篤敬(行為切實有禮)。懲忿窒欲(遏止忿怒,窒塞情慾。)。遷善改過。(改正過失,走上正途。)
這是修養自身品德的重點。
重視情誼不要求利益,遵循正道不爭取功勞,是處理事務的重點。
自己不願接受的,不要給別人。若是作事不順利,要反省自己是否有錯。這是與人交往的重點。
朱熹觀察過往聖人教育它人的意義,不僅是在說明道理而已,還要修養自身行為,還要再推廣至別人身上。不是只會背頌道理、寫些美麗詞句,換取他人誇讚,得到錢財。
現在做學問的人,則是相反而行。聖人教人的方式收錄在經書中,有心向學的人應該熟記、深切思索,發問、明辨。在明白道理後還要親身力行,什麼事不該做,哪能等他人定下,才去遵循呢?
最近的學風,較不重視學問。以這為方法,不是古人的本意。不該以此為教學方法,該效法過去聖賢的重點,就是前面寫下的東西。該高掛在門楣之間。讓各位瞭解遵循,並在身上力行。在思考說話時,要戰戰兢兢的想著,一定有比這更為嚴格的歸則。若不是如此,隨意廢棄這些道理,將被刻板的規則取代,將不懂得之中的道理。各位要明白這些道理。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