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秦穆公謂伯樂曰:"子之年長矣,子姓有可使求馬者乎?"伯樂對曰:"良馬,可形容筋骨相也。天下之馬者,若滅若沒,若亡若失。若此者絕塵耶轍。臣之子皆下才也,可告以良馬,不可告以天下之馬也。臣有所與其擔纏薪菜者,有九方皋,此其於馬,非臣之下也。請見之。"穆公見之,使行求馬。三月而反。報曰:"已得 之矣,在沙丘。"穆公曰:"何馬也?"對曰:"牝而黃。"使人往取之,牡而驪。穆公不說。召伯樂而謂之曰:"敗矣!子所使求馬者,色物牝牡尚弗能知,又何馬之能知也?"伯樂喟然太息曰:"一至於此乎?是乃其所以千萬臣而無數者也。若皋之所觀天機也。得其精而忘其粗,在其內而忘其外。見其所見,不見其所不見;視其所視,而遺其所不視。若皋之相馬,乃有貴乎馬者也。"馬至,果天下之馬也。 
[語譯]

伯樂是善於識別馬的大師。但是,他老了,體力已漸漸不支。
一天,秦穆公對伯樂說:"你的年紀大了,你的子孫中可以派得出去尋找千里馬的人嗎?"
伯 樂說:"一匹好馬,可以從它的體形、外貌和骨架上看出來。而要找天下特殊的千里馬,好像沒有固定的標準,沒法子用言語來表達。像這樣的馬奔馳起來,腳步非 常輕盈,蹄子不揚起灰塵,速度非常快,一閃而過,好像看不到身影。我的兒子都是些下等的人才,他們能夠說出什麼是好馬,卻不能識別什麼是千里馬。我有個打柴賣菜的朋友叫九方皋,他相馬的能力不在我之下。請讓我把他推薦給您吧。"
穆公召見了九方皋,派他出去尋找千里馬。三個月以後,九方皋回來報告說:"已經找到了,在沙丘那個地方。"
穆公連忙問:"是什麼樣的馬?"
九方皋回答說:"是黃色的母馬。"
派人去把馬牽來,卻是黑色的公馬。穆公很不高興,把伯樂叫來說:"糟糕透了!你推薦的找馬的人,連馬的顏色和雌雄都搞不清楚,又怎麼能識別哪是天下的千里馬呢?"
伯樂感慨地讚歎說:"九方皋相馬竟達到了這種地步,這正是他之所以比我高明千萬倍的原因呀。九方皋所看到的,那正是天機啊!他注重觀察的是精神,而忽略了它 的表象;注意它內在的品質,而忽視了它的顏色和雌雄;只看見了他所需要看的而忽視了他所不必要看的;只觀察到他所需要觀察的而忽視了他所不必要觀察的。像他這樣相出的馬,才是比一般的好馬更珍貴的千里馬啊!"
馬牽來了,果然是天下少有的千里馬。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