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上談兵

09/23/2012

 
[解釋]

以紙上文字來談論用兵的謀略。後來也比喻不切實際的議論。


 


[典故]:


《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七年,秦與趙兵相距長平,時趙奢已死,而藺相如病篤,趙使廉頗將攻秦,秦數敗趙軍,趙軍固壁不戰。秦數挑戰,廉頗不肯。趙王信秦之閒。秦之閒言曰:『秦之所惡,獨畏馬服君趙奢之子趙括為將耳。』趙王因以括為將,代廉頗。藺相如曰:『王以名使括,若膠柱而鼓瑟耳。括徒能讀其父書傳,不知合變也。』趙王不聽,遂將之。趙括自少時學兵法,言兵事,以天下莫能當。嘗與其父奢言兵事,奢不能難,然不謂善。括母問奢其故,奢曰:『兵,死地也,而括易言之。使趙不將括即已,若必將之,破趙軍者必括也。』」

[白話故事]:

戰國時代,秦國率兵要攻打韓國,沿著黃河北岸向東挺進,兩年後,把韓國與其北方領土上黨郡隔開。上黨郡郡守,向趙國投降。趙國接收了上黨郡。秦國當然不願已到手的土地被別人搶去,又於兩年後,向上黨進攻,等到趙國大將廉頗率援軍到達時,上黨已經淪陷了。而秦軍一股作氣,銳不可當地向趙國繼續進攻,廉頗將軍節節失利,一路退守到長平關。他在關中構築營壘,堅守不出。廉頗認為秦軍遠來,一定不能持久,他將等到秦軍撤退時,再行出擊。秦國的將領也知道廉頗的用意,如果不去掉廉頗,就不可能殲滅趙軍了。於是秦國派人在趙國首都邯鄲散布流言說:「廉頗太老了,已經喪失了銳氣,所以屢戰屢敗。他自知不是秦國的對手,已成為一個懦夫,不敢出戰。秦國最害怕的是趙括,只要趙括不出來當統帥,秦國一定贏。」趙王因此聽信流言,把廉頗免職,任命趙括繼任守城。趙括是趙國名將趙奢的兒子,有絕頂的聰明和口才,他自恃甚高,為自己的軍事才能天下無雙。趙奢在世時,父子間談論兵法,父親往往被兒子駁得啞口無言。有人說:「將門虎子,真是不錯。」但趙奢不以為然地說:「戰爭是關係著生死大事,他說起來如此輕鬆,一旦擔任大將,必定失敗。」所以當趙括被任命為總司令後,他的母親便立刻上書給趙王說:「趙括不是個善用兵作戰之才,請不要派遣。」王以為趙括母親只是謙讓之詞,但趙母又趕緊再道:「他父親領兵時,所得到的賞賜,全部分給部下。命令發布的當天,就住進軍營,跟士兵同甘共苦,不再過問家事。遇到困難,必定徵求大家意見,從不敢自以為是。可是趙括剛被任命為總司令就威風凜凜,軍營之中,沒有人敢對他仰視。賞賜給他的財物,全運回家。他父親死時曾一再囑咐,無論如何,不可讓趙括作將領。」儘管趙母如何勸告,趙王還是不肯改變任命,於是趙母又再一次請求:「如果一定要用他,萬一喪師辱國,但求赦免我們全家。」趙王一口就允諾了。秦王得到趙括當大將的消息後,任命各國最畏懼的白起為大將。唯恐白起的威名使趙括恐懼,不敢出戰,那就捕捉不到趙軍的主力了,秦王下令,有敢洩露白起姓名者,立即斬首。趙括就任之後,撤除防禦工事,親自率領精銳,採取突破戰術向秦軍最弱的營壘進攻,白起下令退卻。趙括突破秦軍陣地之後,仍保持猛烈的攻勢以擴大戰果,白起下令再退,然後派出精良部隊切斷了趙括的退路。趙國的大軍被一分為二,趙括和精銳部隊被隔在前方,留守的軍隊仍在長平關陣地。接著白起又切斷趙軍的糧道,趙軍糧食開始短缺。趙括發動數次最猛烈的攻擊,希望衝出包圍圈,但皆遭慘敗。趙括那些說起來頭頭是道的軍事理論,全部失效,他不得不效法廉頗的辦法,改攻為守,等待援兵。可是現在的形勢改變,兵力既被分開,糧草又盡,守關變得不可行了。趙括勉強支持了四十餘天,彈盡糧絕被迫做最後的衝刺,分兵四隊,輪流突圍,最後仍是失敗, 自己也死於亂箭之下。趙軍還剩有四十萬人,全部投降。白起命這四十萬降卒,進入長平關附近一個深谷中,把深谷兩端堵塞。預先埋伏在山頂上的秦軍,拋下土石,四十萬人全被活埋。趙國從此沒落。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